044 驚雷行動-目視不能的激戰

“在那裏!!”

抬起手中的機炮,衝著剛剛對方攻擊的軌跡回敬了三個三發點射。

不過九發子彈全部被對方輕易地躲了過去,雪風甚至連對方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反而是背後又有一串機炮打來,好在這回雪風有了準備,很是輕鬆地閃了開來。

背後?對方有兩隻麽?

可惡,雲霧太濃了,根本看不到的說……

靜靜地懸停在空中,將注意力集中到雷達上,雪風不斷分析著周圍的信息,試圖找出敵人的位置——雖然因為雷雲的幹擾,有效的反饋根本沒有多少……

閃過了又一串子彈,雪風將魔力化為純質的衝擊,收束之後砸了過去。

像這樣聚攏之後再發射,掃描強度可以提高十幾倍,就是再強的幹擾也…………

啊嘞?

沒有反應……

為什麽?

已經被雪風遺忘了好幾天的恐懼再次湧上心頭,那是自己第一次夜間巡邏的時候,當回到船上被告知自己之前時刻處於可能莫名消失的危險之下的時候,那種使人麵色蒼白,不禁想要鑽到桌子底下的恐懼……

雖然當日的恐懼已經隨著自己製空圈的建成而忘諸腦後了,但眼下,幾乎相同的情況再次發生,又一次將雪風送入了恐懼的深淵。

呼……呼……

精神高度緊張起來,恐懼將呼吸和心跳都加速到了相當明顯的地步,呼呼的喘氣聲甚至已經沿著魔力波動飄散了出去。

【怎麽了雪風醬?喘得好厲害的說……】

“有什麽在攻擊我,已經交火三次了,是隻……好奇怪的家夥……”

【有受傷嗎?敵人是什麽?又是那種半月形的家夥嗎?】

“傷倒是沒有,不過根本看不見啊……魔力雷達上也是一片混亂……完全探測不到,而且敵人似乎不隻一隻的樣子……”

【雪風醬快點離開這裏!一隻都很難對付了,好幾隻的話雪風醬一個人應付不過來的!】

“但是,桑尼婭怎麽辦呢?”

【我的話……不要緊的,這裏被雷雲包圍著,暫時還是很安全的說,而且,有艾拉在……】

“這樣啊,那麽……”

那天夜裏,敵方隻是單機出動,那壓到性的實力就差點讓自己和桑尼亞再也回不去了,這次居然來了好幾隻,而且還是看不見的……

這種絕對不利的狀態下,也隻有……

先退避一下了吧……

……

左翼閃光發現!

“不離開!”

【誒!?】

“敵人已經在雷雲中轉了好一會兒了,它們根本並不怕閃電!桑尼婭並不安全!雪風說過,‘桑尼婭由我來保護’的,搭嘎啦,這次絕對不會自己一個人離開的!”

高聲宣告著浸蘊著純質友情的諾言,雪風恐懼而彷徨的心中,守護的信念變得堅定起來。

側閃擦過早在預料中的彈幕,將身子俯趴到接近水平的程度,然後……

“魔力安全裝置,限定接觸!火箭噴射器全開,收束噴射!!”

迎著子彈射來的方向,不是用航炮,而是將自己發射了過去。

“是了,我在害怕什麽喲!隻是不能看見罷了,隻要還在雲層裏,至少高度是有保障的。當初坐在J10裏,空戰時不基本都是看不到敵人的嘛,視距外攻擊什麽的,自己已經練習了很多次了啊……”

穿過電光與雷雲,雪風看到一個黑影從眼前閃過,似乎是吃驚於雪風的反應,沒有能夠來得及及時隱匿的樣子。

“雷達發現不了?那又如何!說起來,那也不過就是架反射截麵小的不可思議的隱形戰機而已吧?應對隱形的方法又不是沒有……”

側立機體,向右來了次中距離變向,切入了黑影消失前的航線。不同於雷雲的一閃即逝,點點橙色的光芒在前方持久地閃爍著。

雖然形態有些奇怪,不過……

敵機尾焰發現!

雖然對方依舊如黑洞般吞噬了照射到的魔力波,但隻要看見了,剩下的,也就好辦了啊……

“魔力波引導正常,目視跟蹤識別率高於臨界,紅外特征登錄,Fox3,Fire!”

……

【那個……雪風醬?雖然那告,告白是很有氣勢了啦……不過,打那之後,你就開始在那裏喊些不明所以的話了呢,到底,是什麽意思的啊?】

“啊,啊哈哈~~那個啊,那啥,腦子中突然出現的場景罷了……不由自主地模仿了一下,沒什麽意思的,嗯……”

【是嘛?雪風醬的記憶……恢複了?】

“不,沒有,那隻是……嗯,類似個人習慣一樣的條件反射了啦……”

鬱悶中的雪風才不會告訴好友自己興奮過頭以至於意淫出了某種遠比現在先進得多的武器呢。

這個世界是沒有導彈的——至少,現在還沒有能讓魔女帶在身上的微型空空導彈……

但是並不是意謂著就沒有辦法了!

仔細想,對方隻是隱形戰機而已,一定還有什麽方法……

對了!隱形技術!異型軍的材料並不能被魔力波完全穿透,而沒有回波則說明……被吸收了!

不管是吸波塗層技術,還是更為先進的結構黑體技術,總之,它是將波吸收掉了!

確實,這樣可以從主動雷達的視野中消失掉,但是,在某些環境下卻躲不過被動雷達!那些太過超前的不說,至少自己的雷達探測的波段還是能被吸收的吧?而能幹擾到雷達運作的閃電的電波,自然也是會被吸收的!

停止天線的主動掃描,取消對閃電的噪波過濾,雪風沐浴在狂躁的電波浪濤中,在心中重繪出電波世界的原貌。

看到了!

前方閃過一團藍紫色的光團,毫無疑問,那是一次雷暴的釋放,然而在那電波的世界中,燈泡般明亮的雷雲前方出現了一隻黑影。

毫無疑問,那便是敵人了!

平舉機炮瞄向前方,但是一直保持在被周身閃電所麻痹的狀態中的手臂尚且無法完全控製,這樣開炮的話,多半打不中目標,反而會驚動敵人的吧?

條件……還差一個……

就在雪風猶豫的過程中,敵機的機影已經漸行漸遠。

“啊啦~超音速的呢……怪不得之前打不到你,怪不得感覺不止一架……但是,別小看我喲~這邊也是,能超音速的啊!”

加速,再加速,追趕上音速,超越了馬赫,空氣的激波在平伸向前的機炮炮口處濺起,化作堅實地氣盾,將離子化的空氣強行擠向四周,隻會取道離子通路的閃電不甘地炸響在周圍,卻是再也無法潑灑那僅有的麻痹光環了。

機體安定,目標明確,雪風將食指搭上了扳機。

就仿佛預感到來自後方的威脅,不明機猛然拉起了巨大的仰角,將寬大的翼麵朝向前方,在空氣阻力的作用下,從前方迅速地邊減速邊向著雪風撞了過來。

眼鏡蛇機動?

有意思,確實用J10做出眼鏡蛇稍微困難了一點,但是飛行腳的話……

回想起來,很久以前,在那邊的世界看過的動畫中,那種能夠三段變形的戰鬥機的動作……

身體上仰,腰部發力,將腿部的引擎翻到正前方來,借助重力,一邊向下掉落一邊往後翻了一周。

“不管你是電磁炮也好什麽也好,利用我的魔力,把這家夥……”

保持著大迎角的敵機正處於機動性最差的時候,並沒有能夠對這種違反了一般戰機和魔女動作習慣的戰技做出什麽有效的反應,就像約好的一樣將自己的機體重疊在了魔女的射擊線上。

“擊穿吧!!!”

伴隨著雪風的怒吼,泛著藍光的流星比以往更加高速的射出,線形的彈幕在極近距離下毫無意外地撕裂了敵機的半個身子,消失在雲端。

留下的,隻有打著旋掉落的兩半敵機殘體……

奇怪?為什麽沒有自我修複?明明沒有看到核心的說……

但是,不管怎麽說,敵機沒有再次出現。

既然建立了通信,雪風並沒有廢多少工夫便找到了被密集地雷雲所圍困的護衛小隊,憑借著魔力裝甲,將同伴們一個個地送出來也就不是什麽難事了呢。

升到雷雲之上,頓時一種重見天日的感覺撲麵而來,心中曾經的恐懼已經不知道被丟在何處了。

當然,最關鍵的是,桑尼婭沒事,艾拉沒事,大家都沒事了……

自己果然,比起戰鬥來更害怕與朋友的分別呢~

帶著劫後餘生的喜悅,雪風接通了艦隊的通信:

“這裏是偵察班,雪風,護衛隊全員健在,救援任務康普利特,RTB……”

·

·

啊嗚?會不會有點燃了的說?嗚~~~~果然學不來汐子的文風呢喵……

嘛……小汐子今天又米有碼字的說呢喵~~不過明天會回歸的吧~~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