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驚雷行動-陰霾中的溫暖

“二號跑道,緊急關閉!”

“推到升降機上!抓緊時間!”

“護衛隊要緊急著艦,後半甲板全部空出來!是的,魔女們要回歸了。”

“有傷員,快聯絡醫療班,擔架,搬過來!”

“阻攔網,快一點拉起來!!”

……

齊柏林號上一陣雞飛狗跳的場景,在得知魔女們成功返回的消息後,老練的艦長不用多說便開始布置了起來。

風力比起之前又有加強了,人已然被吹得站立不穩,又怎麽可能去高效率的作業呢。

直到魔女們已經在艦隊上空盤旋了一周多的時候,甲板上的迫降準備作業才算勉強完成。

原本習慣的垂直降落在這種天氣中是不可能了的,就連利用跑道降落也是危險萬分,阻攔索更是別想了,那種東西除了把人絆倒外不會有其他作用的。不過憑借著體型的小巧,使用原本為戰鬥機迫降而開發的的阻攔網係統卻是毫無壓力的。

之前行動時的激烈空戰和被困雷雲中的惴惴不安消耗了眾人太多的體力和魔力,已經沒有精力再關注其他的事情了呢,甚至於幾個平時比較嗜睡的,在碰到阻攔網的瞬間便秒睡了過去。

看著一眾以各種姿態掛載阻攔網上的空騎士們,無語地醫療班長一揮手,早已待命的護士們便衝上前去從架子上摘葡萄……呃……我是說將魔女們解下來……

由於時差的原因,桑尼婭也是屬於碰到網子立刻秒睡的類型。尚且清醒著的艾拉婉拒了護士們的幫忙,和雪風一起試圖將桑尼婭搬回房間裏去。

不過,走到半路的時候……

“喂,雪風,不要睡!別睡過去了啊,要是連你也睡了,就剩我一個怎麽辦啊!”

看到雪風不住地微微點著小腦袋,上身不住地晃啊晃的,艾拉有些著急起來。

同時搬動兩隻同伴,自己可是做不到的,要是平時自己魔力充足的時候倒是沒事,但是在現在的狀態下……

“你要是敢在這裏睡著的話,我一定會把你送到醫務室裏去的哦!”

“嗚~~~~”

可能是上回在醫療室裏的印象太過深刻,雪風立時便是一個激靈,頭搖的像艦島後麵飄著的旗子一樣。

不過即便是有來自醫療室的非常糟糕的回憶威脅著,在把桑尼婭抬回床上之後,雪風也算是到了極限,一頭栽過去趴在桑尼婭身上陷入了沉眠,至於艾拉,在見到了雪風偷跑的行為之後幹脆也躺了上去,雙臂張開將兩隻友人抱在了懷裏……

總之,當明娜找過來時,看到的就是這麽一副景象了呢。

而另一邊,雪風所攜帶的照相設備中的膠卷再一次被抽了出來,處理後送到了參謀部裏。

“這就是偵察班提到的不明機的影像?”

“看起來是了呢。”

“雖然很模糊,但這根本就是米高楊設計局的後掠三角翼型噴氣驗證機嘛。”

“機型看上去完全相同。”

“不明機連殘骸都沒有發現是嗎?”

“就和其他掉到海裏的異型軍一樣的。”

“也沒有接到設計局有關機體丟失的報告。”

“那麽,這機體是什麽?”

“正體不明……”

“報告上說,這架不明機在雷電中至少飛行了十五分鍾?”

“是的。”

“眾所周知,異型軍由於裝甲構造的原因,對雷電等高密度能量攻擊的承受能力極差,而且一般也不會進入雷雲這種濕度過大的強凝結氣液混合體中——試驗證明,異型軍的裝甲會在這種環境下發生緩慢地崩解反應。”

“報告中提到過,在追擊途中目視了對方的推進器火焰?”

“是的,就像這張照片上一樣,是橘黃色的火焰噴射效果。”

“對方使用的也是噴氣引擎麽?”

“不知道,但是最可能的並不是噴氣引擎,而是火箭引擎。隻要有合適材料的話,火箭引擎比噴氣式引擎要簡單可靠的多,正如我們這邊早已成熟的火箭型輔助推進器一樣。”

“那麽下一項,關於武器部分,對方似乎是將常見的粒子武器更換成實彈了?”

“似乎是的,或許這是異型軍針對給它們造成了大量損失的魔女們而專門改造的武器。”

“實彈武器不是對魔女沒有用麽?哦,對了,那個偵察班的魔女,好像不會用護盾的吧?”

“是的,但是她擁有更為堅固的防禦手段,曾經在之前的偵查行動中甚至擋住了能夠一擊破盾的敵方重武器攻擊,而這次卻無法完全阻擋這種實彈武器,我們一致認為,可以將該武器的出現視為異型軍開始追求武器穿透效果的體現。”

“追求穿透……麽……如果這種類型的敵人大量出現……我們人類……”

“不會的,這應該是針對魔女的特殊應對個體,不會,也不可能去量產才對,畢竟,如果真的能量產的話,以異型軍一貫的生產能力來看,這回就不會隻有一架了。”

“是的,實彈武器可能在應對航空力量方麵有些用處,但是在麵對地麵及海上目標的時候,不論是攻擊力,射程還是精度都遠遠不及現有的粒子武器,可以這麽說,如果它們要真的都換成實彈型,我們人類的戰鬥可就輕鬆多了啊……”

“那麽,這次事件就作為對敵軍特殊型號的遭遇而到此為止吧,眼下我們還是得把精力集中到眼前海峽的突破作戰上來,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這幾天就必須突破這裏,不然的話……”

隨著不明機的墜落,天空中的雷雲也似乎正常了起來,至少,沒有那些詭異亂竄的高密度閃電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磅礴的暴雨,洗刷著置身風暴中的一切,當然,某支不幸闖進來的人類艦隊也是一並算入洗禮對象中的。

風雨中飄搖了將近十個小時之後,小屋中,兩隻魔女揉著惺忪的睡眼從床上半坐起身來。

“艾拉……早上好~~”

“嗯,早上好,桑尼婭~~”

……

“那個……我們好像忘記了什麽似的?睡下的時候,這裏可是有三個……對啦!雪風呢?”

“明明就沒有忘記嘛,艾拉,這種時候就不要裝樣子了呢。”

“唔路賽的說……”

桑尼婭打開魔力天線,稍稍轉了下腦袋:“雪風醬的話,在瞭望台上哦~”

並沒有看表,事實上也不需要知道時間,不管是白天還是夜晚,在這無邊的的暴風雨之中都是一樣的。

內置式的瞭望台阻擋了風雨,卻沒有阻擋住那昏暗的未來所賜予的寒意。雪風蜷縮在窗口,靜靜地注視著深邃的海麵,沒有焦距的瞳孔中,看著的卻是另一個世界——一個……隻有自己知道的世界。

“雪風醬,怎麽了呢?一個人坐在這種地方?”

背後響起桑尼婭軟糯的聲音,但是雪風卻沒有像往常一樣給出回應。

“撒~~不會是又想起什麽了吧?比如故鄉什麽的?”

“艾拉!你明知道的……”桑尼婭譴責著友人“這種事情可不要用來開玩笑哦。”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那個…雪風?你不會真的在想家呢吧?”

“剛才遇見明娜長官了,上層似乎將那架機體作為異型軍的特殊型來對待了……”

“那不是很正常的嘛?怎麽看也不像是常見的類型吧?”

“不,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在想……”雪風微微皺了下眉:“那種東西……真的是異型軍麽?”

雖然動力依然不明,但很明顯裝有某種類似噴射引擎的裝置,大口徑的機炮,全隱型的機體……

而且,在它向自己撞過來的瞬間,近距離看去,對方的機體表麵遊蕩著一種條紋狀的斑紋,隻是看了一眼,便有點頭暈眼花的樣子。那個,應該是某種光學迷彩的吧?

那麽接下來還有什麽?

矢量噴口?相控雷達?熱障巡航?

如果那真的是異型軍的話……再加上粒子炮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的吧?

而且,雖然隻是做了一個眼鏡蛇機動,但是從對方的一些小動作中還是能察覺到的,那種滲透了現代空戰理論的感覺……

“如果,這回遇到的不隻一架,而是一群的話……我,真的能保護得好麽?以後,又真的能守護得了麽……”

溫暖地臂膀從後麵抱了過來,帶著桑尼婭特有的溫柔。

“雪風又在自己嚇自己了?”

“才沒有!我隻是……”

“安心,雪風醬不是一個人哦,桑尼婭和艾拉會和你在一起的,還有,大家……搭嘎啦,遇到一個人無法解決的問題的時候,大家一起上就能做到了呢~”

就像陰霾中透露出的些許陽光一般,桑尼婭的話語雖然無法完全抹除自己的擔憂,心中的寒意卻是已經消退下去了。

“又被桑尼婭安慰了呢~~”

轉過身來,和桑尼婭麵對麵,雙手自然地攀擾在桑尼婭的肩膀上,雪風臉色泛紅地注視著自己的友人,腦袋慢慢向對方靠近過去……

然後……

“吼啦!雪風你又偷跑了啦!把我的桑尼婭還回來啊……”

·

·

Ps.小汐子今天又偷懶了呢喵~~小蝶接到信息的時候,正在公司開年會,晚上回來還要寫述職報告都噶……於是……

嘛,“於是明天我也要全力全開!!”小汐子如是說道,大家隻需要期待著就好了喵……

嗯喵……以上呢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