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驚雷行動-最後的倒數

【致電太平洋艦隊,戰鬥時間定為12小時之後,借由暴風雨消失前三小時由魔女隊消滅零散異形軍,全艦隊於天晴前到達指定位置……】

……

“什麽?在暴雨中出動?”

聽到娜塔莎送來的作戰計劃艾拉差點把手中的麵包丟出去,這種程度的暴雨居然要機械航空兵出動,喂喂……開玩笑也得有個限度吧。

看著窗外的瓢潑大雨,桑尼亞也不安的看了看雪風,卻發現雪風正在不緊不慢的吃著自己的午餐,仿佛不管娜塔莎的作戰也好,那外麵的瓢潑大雨也好都是和她無關一樣。

和艾拉、桑尼亞不同,雪風是擁有在惡劣天氣飛行經驗的,隻說在海南遇到的暴風雨有比這更誇張的台風。現在這種暴雨的話,那麽還沒問題,大概。而且看雲層狀況,這雨估計停的也很快……

“雪風……”

“唔……桑尼亞?”

“嗯……沒什麽。”

……

轉過頭的桑尼亞沒有說出自己心裏的疑惑,自從昨天見到了那個特殊的實彈型異形軍後,雪風就變成了這樣,整個人的神經都是緊繃的,雖然在看向自己和艾拉的時候還是那個雪風,但是……

桑尼亞看著雪風以一種詭異的節奏快速的解決著自己的午餐。看著自己的餐盤如同看著敵人一樣,餐刀每次落下都會切掉和上次同樣大小的牛排,機械化的嚼兩下,機械化的咽下,再機械化的重複以上過程。

【簡直,整個人就像是變成了機械一樣……】

桑尼亞稍微注意了一下自己的食物分量,至少還有一大半,但是雪風已經快要吃完了,於是桑尼亞一邊聽著娜塔莎拿來的作戰計劃,一邊加快了進食速度。

“雖然有些強人所難,但是也不是做不到不是麽?卡爾斯蘭方麵連一次性的火箭推進器都拿出來了,要知道就算是一次性的推進器的造價也高達500馬克,相當於800盧布,也就是我們一年多的工資……”

“啊,有助推器啊,那就好辦了,直接衝到雲層上方就是了。不過……我們的工資……”

說到這裏,艾拉無奈的往嘴裏塞了口麵包,自己的工資的話,要著基本沒什麽用吧,家人的話,老姐的工資貌似比自己還多,而桑尼亞想要往家裏寄,但是連寄到哪都不知道,至於雪風……

轉過頭,艾拉看著已經吃完午飯正坐的雪風和桑尼亞,雪風的話,就連有沒有要寄的對象都不知道吧,真是相像呢……雪風和桑尼亞,就連惹人憐愛度和吃飯速度都一樣。

“誒……吃飯速度?”

感覺自己腦海中出現了奇怪東西的艾拉看了看雪風和桑尼亞麵前的空盤子,再回過頭看了看自己還是近乎半滿的餐盤。

“欸!!這不科學!!你們居然吃得這麽快!!”

“因為……艾拉你一直在和娜塔莎姐姐說話啊。”

“基本上說上半天才會動一口呢……”

“嗚啊!!你們兩個說話不要這麽相像啊!這樣讀者怎麽分誰是誰啊!”

“嘛,反正艾拉很好分啊……”

“一直吐槽的那個就是了……”

“嗚咕……你們兩個欺負人……”

看著艾拉一邊發表不滿一邊快速的吃掉手中的麵包撐得臉頰都鼓起來的樣子,雪風稍微捂住了嘴‘Fufufu~’的笑了。

而桑尼亞則是看著雪風的樣子心裏舒了口氣……

【還好……雪風還是那個雪風……】

……

“12小時?”

“是的。”

“現在算起12小時那不是午夜麽?”

“氣象部預計大雨將在那時停止,在那之前完成對零散異形軍的殲滅,戰列艦進入炮擊位置後配合魔女對其發動進攻。”

“最後的機會麽?”

“是的,畢竟……這種地方居然會有暴風雨……”

“嗬嗬~這算不算異形軍自己砸了自己的腳?”

撐著身後華盛頓號那三聯裝16英寸主炮炮塔站起來,利比裏昂陸軍第363戰鬥飛行隊所屬,夏洛特·E·葉格士官長將飛行隊的紅色上衣拉平,雖然擠壓著已經開始發育的胸部略感疼痛……

“唔……也許我該去領一件大一點的衣服……”

“夏利~啊,找到了。”

“隊長啊,午安呢~”

“午安~欸……不對!!趕緊去休息!晚上12點不是還有任務麽?”

“嘛……現在睡就太可惜了,隊長你看!”

順著夏利指的方向看去,那是近在眼前的白令海峽,但是如同是地獄和天堂的區別,前方是瓢潑大雨,這裏則是風平浪靜,如同一到看不見的玻璃牆將世界化為兩半一樣,艦隊如同要衝擊地獄般一樣,衝進了這個被暴雨雲覆蓋的海域,世界整個變的昏暗了,原本無風的航行忽然變為了在暴雨中披荊斬棘,在華盛頓號甲板的夏利等人頓時被淋得透濕。

“隊長你看到了麽?!簡直就是一副自然的畫卷啊,從寂靜一下子變為狂風暴雨,這簡直就是自然的偉力……”

“好!!STOP!!你現在給我馬上回去把那身衣服換掉!我可不想晚上有人因為感冒而缺席……”

隨著隊長一邊推著小自己2歲的夏利回去艙室另一隻手拉著被夏利提溜出來的隊伍最小的隊員,太平洋艦隊進入白令海峽範圍。

距離驚雷作戰正式開始還有12小時……

……

“唔……暴雨中起飛啊,雖然沒做過……但是既然有助推器的話那就沒問題吧,大概。”

“大概是多餘的哦,美緒。”

“啊哈哈哈~總之小心點也沒什麽錯嘛~”

赤誠號,明娜正在向扶桑的魔女們講明作戰計劃,隨著小聲的“打擾了……”,那是被暴雨淋得透濕的諏訪天姬……因為被阪本以年齡太小為理由從戰鬥序列中強行剔除,於是諏訪就完全成為了阪本文書工作的助手……當然這個助手大多數時間就是在赤誠和齊柏林來回跑就是了。

“阪本姐,這個是最終下達的命令書……現在聯合艦隊正在向炮擊位置前進,太平洋艦隊預計於10小時後到達炮擊範圍,交戰時間為,午夜12點。”

“嗯,我明白了,明娜,看了上麵已經做決定了呢。”

將泡好的綠茶放到明娜麵前,阪本稍微愣了下,然後把自己那杯遞給了淋得濕透的天姬。

“我比你了解元首大人……她是不會放棄齊柏林上的人們,同樣也不會放棄這個艦隊……總之做好死戰的準備就是了。”

看著好友的舉動明娜眯著眼睛看著她們的互動,然後喝掉美緒給自己準備的生薑綠茶……聽她說可以暖身體?

“嗚啊!阪本姐……這個……”

“喝掉,當做中藥喝掉就是了,不然你想感冒麽?”

“可是……這個……好苦,好辣……”

“再來一杯~”

“欸!!”

諏訪天姬看著一口氣喝光了那杯生薑綠茶後表情依舊是微笑的明娜,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很寬廣……亦如同明娜長官的味覺回路一般……

距離驚雷作戰開始還有8小時……

……

“批複文件,入隊申請,備案……嗯,這下雪風的身份總算是搞定了……”

“我記得……前段時間誰和我說,誰愛管誰管的……阿勒,好像不是這麽說的……你當時怎麽說的來著?”

“我當時……啊呸!愛德華你又套我話。”

“反正是你說的沒錯吧?”

“哼~”

沒有回愛德華的話,娜塔莎知道對方隻是在打趣自己而已,反正現在雪風的歸屬已經屬於歐拉西亞,誰也搶不走了,愛德華也就隻能靠打趣自己來發泄不滿了而已。

檔案放到特製的檔案櫃中,娜塔莎滿意的將鎖鎖上。

“說起來,博麗家的那些家夥還真的完全不理會雪風呢。”

“不管是作為一個神社還是一個魔女研究組織,她們是不可能缺少優秀魔女的,所以看不上雪風?”

“你自己都用的疑問句不是麽,我倒是覺得那個博麗靈夢對雪風好像有蠻大意見。其實雪風有些太軟弱了,稍微受些外部刺激也好。”

“把你那站一邊看戲的思想收起來吧,雪風現在是隸屬於歐拉西亞機械航空兵,我就不信一個神社還能翻天了不成,雪風可是受東正教庇護的。”

愛德華看著娜塔莎像是防賊一樣的看著自己,無奈的笑笑,從口袋裏掏出一隻雪茄,想了想又放回去……

“餒……娜塔莎,你覺得這次作戰成功率有多少?”

“……反正,必須成功不是麽。”

“你在作戰會議上居然沒有抗議,我還以為你睡著了。”

“反正再怎麽抗議也是沒用的,腓特烈三世都做好與艦隊共存亡的準備了我還能說什麽。”

“嘛……你也趕緊休息吧,午夜的作戰……千萬別死了。”

“烏鴉嘴……”

愛德華隨手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包什麽往桌子上一丟,然後離開了房間。娜塔莎將那包紙包拿起,是卡爾斯蘭高級軍官才有配給的水果糖,貌似之前的份也是分給其他的魔女了吧。

“一天到晚就拿這東西忽悠小女生麽?還不如幫我拿瓶伏特加來……”

往嘴裏丟了兩個糖塊,將剩下的收好,娜塔莎也強迫自己進入夢鄉。

距離驚雷作戰開始還有6小時……

……

雪風和艾拉的艙室……現在是雪風和艾拉以及桑尼亞的艙室,就算後勤部送來了新的床單,三人依舊是保留了睡在一起的保留節目。

感覺到懷中少了點什麽的桑尼亞順著手抱過去,用抱抱枕的姿勢纏上艾拉,這是在這幾周時間桑尼亞養成的睡覺習慣……至於是怎麽養成的我們暫且不去管它。

雪風就套著襯衣,看著窗戶外麵的暴雨。

不管是天……還是海……統統都是如同深淵的漆黑,這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使魔那一身漆黑的哥特裝,那是能讓人沉迷其中而不自知的漆黑。

抽出博麗靈夢交給自己的那把短刀,明明是除去夜光燈外沒有任何光線的房間卻如同打開了夜光棒一樣,從刀身上散發出了一陣陣如同青煙樣的藍色魔力光芒……

這是這個世界雪風完全無法理解的東西,魔法。

讓原本10分鍾就會用盡的燃料的引擎可以不斷工作,讓原本的體弱少女輕鬆的揮動著重型兵器,據說是神明降下的祝福……

這是毫無道理可講的奇跡……用唯物主義無法解釋的現象……是雪風現在可以依靠的東西。

那麽,自己的敵人呢?雪風的思緒再次回到那時布滿了靜電的空域,那帶有明顯原本世界風格的戰機。

就算是擊破,也沒有看見核心,也沒有崩解,那不是異形軍……

所以……那是什麽?

“小雪?”

“抱歉,吵醒你了麽?”

“不……我隻是……嘛,小事情而已,倒是你,晚上有任務的吧,不睡覺麽?又做噩夢了麽?”

看著努力想將桑尼亞抱住自己的手弄開又怕把桑尼亞吵醒的艾拉,雪風及其低聲的笑了兩下。

“別光看著吖……雪風來幫幫我……”

“其實很簡單的啦……”

輕車熟路的將艾拉從桑尼亞的禁錮下放出來,然後讓桑尼亞躺好,看著艾拉狼狽的樣子雪風露出了小貓一樣的笑臉。

“唔……真是的,總覺得最近壓力好大,雪風不準笑,我的壓力有5成都來自你!”

“撒~”

“話說雪風你剛剛在幹啥,大晚上的拿把刀站在床前麵一聲不吭的……很嚇人的。”

喝著熱可可,艾拉開始抗議雪風剛剛的行為了,那可是把剛剛處於迷糊狀態的艾拉嚇了一跳來著。

“我隻是在想……”

“之前那個異形軍?”

“……”

“看來是說中了。”

“總之……很不安……”

將雪風那比桑尼亞還嬌小一點的身體抱在懷裏,艾拉用下巴蹭著雪風的頭頂,而雪風則安靜的聽著艾拉的心跳聲。

“雪風你的腦海中總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真不知道你是哪裏的神殿教出來的,居然會有那種可怕武器的記憶,雖然在我看來那更可能是小說中的末世魔法一樣的東西……”

“但是……那些都是存在的……”

“是啊是啊,存在的,不論是諸神的黃昏還是傳說的龍破斬都是存在的……”

“艾拉你敷衍我……”

“阿勒,聽出來了?”

看著賭氣鼓起臉頰的雪風,艾拉笑著蹭了蹭雪風的臉頰……

【安心吧雪風,就算天塌下來了,我幫你頂著~】

驚雷行動,馬上就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