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驚雷行動-階段貳

·

“這裏是Kamikaze第一中隊,與第二第三中隊匯合完成。”

漆黑地雲層之下,閃過一排排飛馳地陰影,就像群居的候鳥,沿著預定的路徑遷徙著。

陰影緊緊吸附在雷雲之下,在偶爾閃過的電弧中舞蹈著,不仔細尋找的話,恐怕根本看不到的吧……

“時間正好,接下來通過雲層,向異型軍要塞進發開始。”

下方的海麵上,同樣漆黑的陰影保持在趴伏狀態下發出一陣微弱的波動,感知到波動的空之陰影頓時有了反應,前端向上傾斜著,一下子紮入了濃密的雷雲中。

“高度九千,雲層穿越確認。”

漆黑的天幕下,皎潔地月光驅散了陰霾,顯露出影鳥的本體來:

整整一百五十八架的戰鬥機排成了大中有小的人字形編隊,在引擎震天的轟鳴中向著正前方壓了過去。

“接下來轉入水平飛行,左轉十七度,切入氣流逸散路徑。”

“了解,航向修正,水平飛行,左轉十七度……Over。”

“到達幹擾極限距離,塔台引導結束,接下來將由魔女引導。”

“通道二聯通,了解。”

聽到這段通信的戰機駕駛員們紛紛伸手將通信器旁邊的另一個按鈕按了下去,頓時,一陣陣微弱地魔力波動從機體中散發開來:“魔導通信器,魔力輸出切換完成。”

“本艦即將進入遠端靜默,GoodLuck,Kamikaze。”

“Thanks,Furotodai,GoodLuck。”

隨著臨別祝福的消失,除了引擎的嗡嗡作響之外,天海間仿佛突然寂靜了下來。

直到比活塞引擎更為響亮的轟鳴衝破了雲層,駕駛員們才從終站那壓抑的氣氛中回過神來。

“這裏是偵察班,雪風。接下來我會用集束波躲開敵軍與你們保持引導。”

“Kamikaze,明白,通道一關閉。”

·

“雪風她……沒問題的吧?”正在暖機的艾拉抬著頭,怔怔地盯著雷雲翻滾的夜空,同時在心中勾勒著雪風在雲端飛舞的樣子。

“已經重複了十五遍了哦,艾拉,雪風醬就那麽讓你擔心嗎?”桑尼婭從旁邊的架子上轉頭看了過啦,雖然依舊是一貫的溫柔表情,但是艾拉卻仿佛從中看出一絲難以察覺的……狡黠?

錯覺……一定是錯覺……

“但是呐~雪風可是一個人的啊,而且還是我們剛剛承諾過要一直在一起的現在……”

“現在……離得也不遠啊~而且,等這場戰鬥完結了,不是又能在一起了嗎?”

“啊啊~~桑尼婭……不要在戰前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啊~~”

“安心了啦,雪風醬的話,在離敵人那麽遠的地方,沒有事的啦艾拉,反倒是我們,才是真正需要小心的呢。”

“危險什麽的才不可怕呢~”聽到這種話,艾拉頓時拍著她此時那尚未呈現規模的胸脯,顯得相當地自信:“隻要有我艾拉在,沒有什麽能傷到桑尼婭的哦!上回風頭都讓雪風搶走了呢,這回嘛~嘿嘿~可是輪到我來保護桑尼婭了哦~”

“艾拉~人家好歹,也是魔女的說呢……”

“呃…………”

賭氣般地撇過頭去,桑尼婭徑自檢查起自己的武器來,似乎在向同伴表達自己被看輕的不滿,然而……

就在艾拉想要道歉的瞬間,她分明看見一抹調皮地笑容在桑尼婭的嘴角綻放了瞬間。

那笑容的殺傷力是如此之大,以至於艾拉就那樣定定地看著桑尼婭的側臉,直到出擊準備的命令下達,才發現和艦載機群間僅有的五分鍾時間差已經不知不覺間全部消失掉了。

不過好在艾拉是有提前整備好武器的說,倒是不至於一下子慌了手腳。

從旁邊抽過靜待已久的武器,艾拉緊隨在桑尼婭的身後,向著敵人,以及那飄渺的未來發起了衝擊。

·

‘真是感人的戰前宣言呢……’腦海中還回蕩著剛剛蕾蒂亞的戰前演講,雖然尚且稚嫩的聲線並沒有如預想的一般傳達出足夠的威嚴和雄壯感,但潛移默化地,在激昂的語調之下,那種血淚控訴地柔弱使得聽眾們更加堅定了自己守護至今的信念。

即使是與這個世界並沒有很深瓜葛的雪風,在聽完之後也不禁生出一種想要衝上前線的衝動。

還好,最終,雪風總算將這突如其來的衝動壓了下去。

自己的任務是測量坐標和保證通訊,這都要求自己時刻停留在航母的通訊範圍之內,要是一時衝動擅離職守,戰鬥一定會因此徹底完蛋的吧……

正在想著這些有的沒的,通信中突然傳來了一條消息,雪風趕緊搖搖頭將內心的胡思亂想拋了出去。

[太平洋艦隊進入戰鬥坐標!]

以此做為激發信號,整個悄悄布置的戰場突然躁動了起來。

【……月光迷蒙,雲海飄揚,在那深遠的洋麵,陰霾在囂張……】

不知何時,有細小的絕境戰歌在通信中唱響,似乎隻是某個新補充來的飛行員在給自己打氣的舉動,卻隨著依舊保暢通的通訊線路傳遍了整個戰場。

【……雷鳴咆哮,氣旋彷徨,唯有光榮的神風,飛翔在蒼穹之巔……】

或許是出於鼓舞士氣的考慮,指揮部並未製止這種明顯擾亂通信的行為,反而將那些不必要命令一減再減,最後甚至幹脆徹底無視起來了。

【……浪濤貪婪,海龍作倀,絕跡恐懼的神艦,劈開那碧波蕩漾……】

見到並沒有人反對,奮戰在各個崗位上的戰士們都跟著小聲唱起了自己軍中的戰歌。混亂地歌聲隻持續了很短時間,隨後便自然而然地交織融合成了全新的詩篇——一支隻為這場戰鬥而存在的專屬神曲。

本就不是一首歌,自然也沒有伴奏,也沒有鼓掌。來自驚恐心靈的自我安慰,應和著引擎的轟鳴,攜襯著輪機的震顫,在這一刻化作了指引戰場走向的指揮棒。

【……久遠的仇敵,早已忘卻了債券的契約,昔日的戰績,僅由敵人屍首傳承頌揚……】

[魔女隊,對異型嘲諷作戰開始!]

以明娜和阪本為首,魔女小隊化作鋒利的尖刀,朝著異型要塞的防空圈直捅而去。

【……千年的曆史,全憑鮮血與烈火鑄就,偉大的祖國,複生在異型殘骸之上……】

[神風攻擊隊就位,高度一萬三千,盤旋開始!全機注意,冗餘供油回路開放,引擎過載到120%,機體改平,注意穩定高度!]

離開了高度隻有九千米的雲層頂麵,在超過了升限整整一公裏的高度,一百五十八架螺旋槳戰機將節流閥一推到底,毫不停歇地一口氣衝了上來。

【……敵人的力量無可阻擋,閃過就是無需阻擋,衛士的熱血受之若素,帝國的怒火贈予品嚐……】

擦過一道直徑近十米的粒子炮攻擊,明娜清楚地知道,那不是自己的護盾所能夠擋下的,好在和可以順發與連發的小型粒子炮不同,這種級別的攻擊在發動之前是需要花些時間來聚能的,雖然全過程隻有一秒多些,但是在場的魔女們都對此早有經驗了,雖然機動動作並沒有提前閃避對方攻擊的能力,但至少能把原本精準的狙擊拖成需要依賴數量和密度才能建功的無腦彈幕。

【……從聖潔地天空之城墜入血紅地幽冥深淵,我們無怨無悔……】

要塞中傳來了莫名的魔力波動,阪本睜開右瞳的魔眼,在魔力波的世界中,要塞左右兩邊箱型的構造中激活了大量的核心,顯然,那樣的小玩意兒不可能是要塞型自己留著用的。

稍稍退後脫離了戰場核心,阪本一邊繼續觀察的敵方的動向,一邊向位居戰列卑斯麥中的指揮部傳送戰情。

[這裏是誘餌小隊,確認敵軍空中部隊起飛開始,播種條件良好。]

【……要知道,在地獄仰望天堂,無疑比天使降臨人間更能否定信念的消亡……】

[神風了解!各機,轉垂直俯衝姿態,橫風修正……]

沿著環形路線盤旋的一百五十八架戰機同時右傾側翻,將機首垂直於地麵,然後又朝逆著氣旋的方向拉起幾度。

[神風全機進入攻擊姿態,對地子母燃燒彈,投放開始!]

【……火雨播撒流星,報銷一切妄圖升空的抵抗,白磷引動奇跡,舔舐焰圈中哀號地有生力量……】

戰機們就像慷慨赴死的烈士,從高空中向著雲層發起了衝鋒。

近千枚母彈同時從機腹或機翼的掛點上脫離開來,由於沒有獨立動力,在空氣作用下速度甚至連投放自己的活塞引擎戰鬥機都比不上,立刻便被遠遠地甩在了後麵。

然而戰機隊卻不管不顧,徑自向著正下方傾瀉著彈藥。待到載彈清空的瞬間,猛然將機體改平,然後貼著雲層頂端向著之前定好的降落地點逃竄而去——他們的任務至此已經全部完結了。

【……炮管昂揚,戳中敵人脆弱的心髒,側舷齊射,衝擊彰顯巨炮的輝煌……】

[通告各戰列艦,主炮校準,三式彈裝填,齊射準備]

母彈從九千米的高度栽入雲層中,等到從下方漏出時,已經炸散為十餘萬渺小而不起眼地子彈,均勻地撒在要塞周邊。

[燃燒彈散布確認,火種投送!]

【……不應再躲閃,碾碎前方腐朽地路障,我們衝刺在,通往光明希望的航向……】

[淨化了它!!]

主炮的怒吼中,裝填了範圍殺傷利器——三式對地燃燒彈頭的投送器以二點四馬赫的高速拋出,而隨著劃過的拋物線看向其終點處……

【……可以被預見,那屬於敵人的修羅戰場,就在不遠前方!】

·

·

Ps1.小汐子今天(4號)竟然拋下小蝶,和別的姬友偷偷跑出去玩了喵!於是喵……(咬手帕怨念中喵)

Ps2.為什麽明天(5號)還要去啊喵!!

Ps3.碼字時BGM開錯了……於是好痛苦的說喵……

Ps4.小蝶給汐子做的要塞攻略作戰的原定計劃書就放在下麵的鏈接裏了喵……

Ps5.吐槽小蝶為什麽吧計劃書放在自己文文裏的小食物醬全部叼走走吃掉掉呢喵!!

沒錯,作戰計劃就在這裏》》》[bookid=2174991,bookname=《虛海征程之另一種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