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飛行不是你想飛,想飛就能飛……

“想要試試飛行腳?”

“是的,不管怎麽說雪風擁有魔力資質不是麽?而且她可是開著斯圖卡玩俯衝轟炸的喲,所以絕對能飛的。”

“……”

看著娜塔莎還在苦惱的扶著頭,艾拉索性把話放開了說。

“而且現在的狀況,再多一個能升空的魔女不是很好麽?她在撤離時候的戰果不是很不錯嗎,隻要稍稍複習下,再次作為魔女升空也不是不可能把……”

“住嘴!”

艾拉被娜塔莎忽然的嗬斥嚇了一跳猛的立正站好。

“艾拉?伊爾瑪塔?尤蒂萊南,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稍稍複習?再次升空?你知道她是什麽情況麽,那可是失憶啊失憶!不是擦破皮這種不礙事的小傷。她還記得怎麽升空麽?記得怎麽降落麽?記得引擎停機時的魔力流動跡象麽?你知道每年歐拉西亞有多少見習航空兵抱著你這樣的態度上天然後為此造成非戰鬥減員麽?又有多少人一輩子都無法再上天了麽!而且……”

而且她現在還不是魔女啊……

搖搖頭,將說了開頭的話咽回去,娜塔莎順了順氣:“總之!不行就是不行,誰知道她會不會直接摔到航母下方然後被攪到螺旋槳裏去,真出事了你能付這個責任麽?”

哢嚓……

還在娜塔莎說教的時候,門被打開了,是愛德華上校,還有兩個之前在門口偷聽的兩個小家夥,雪風和桑妮亞。

雪風之前在艾拉說要幫她申請戰鬥腳的使用的時候是很興奮來著,這個心情和當初她第一次開著教練機上天一樣,不過,娜塔莎說的也有道理,這裏不是訓練基地,而是航母上,不慌說陸基航空和航母的區別,就光是對戰鬥腳的了解雪風基本是8竅通7,一竅不通的水準。

自家人知自家事,能被接納沒有當作奸細和可疑人士抓起來嚴刑拷打就謝天謝地了,還指望去接觸戰鬥腳這種高關注度的東西,真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啊。

無奈的歎歎氣,雪風隻能把頭低的更厲害了……

雪風不知道,她這樣子在在場的4人看來就是另外的意思了。

艾拉本來還想說些什麽,被桑妮亞拉了一下。愛德華給桑妮亞使了個眼神,點點頭,桑妮亞拉起了雪風:“我們走吧,還有不少事來著……”

……

等雪風三人離開了房間,關上了艙門。

“那麽,愛德華長官,您又是來幹什麽呢?”

“嘛,這是到撤離為止,歐拉西亞帝國陸軍586戰鬥機連隊的工資以及……”

“你,是來看我笑話的麽。”

沒有等愛德華把話說完,娜塔莎就將頭扭過去,但是愛德華分明看得到,那一閃而去的淚水。

“……現在,就歐拉西亞帝國陸軍第586戰鬥機連隊對帝製卡爾斯蘭首都柏林防衛戰的貢獻進行表彰……”

沒有理會對麵少女的反應,愛德華將錦盒從牛皮紙袋中拿出,那是3枚銀橡葉勳章。

“……阿芙蘿拉?石娜佳,卡捷琳娜?V?斯戴爾,薇拉?克謝尼婭三名追封騎士爵爵位以及銀橡葉勳章……”

娜塔莎始終沒有看愛德華,直到愛德華將那一長趟官方辭令念完……

……許久之後。

“我,是不是很差勁……”

愛德華小心翼翼的將三枚勳章包好,裝入印有黑色雄鷹以及十字標誌的木質盒子中,這三個盒子將會由歐拉西亞軍方存檔,然後交由那三名陣亡魔女的家人……

“586隊……來的時候是5人,現在……隻剩下桑妮亞了……不,如果不是艾拉的固有魔法,恐怕連桑妮亞也……”

小聲的……不,那是近乎無聲的哭泣,如果不是愛德華距離的足夠近恐怕是聽不見的把,不管在人前多麽的堅強,從本質上說,娜塔莎也隻是16歲的女孩罷了。

愛德華看著背對著自己不斷**著肩膀的娜塔莎,那貝雷帽下麵的金發讓他不由得想起了遠在不列顛尼亞聯邦避難的愛人,如果沒記錯的話,自己的女兒也應該是16歲了吧,她沒有成為魔女的資質……

對此,自己到底是抱有怎樣的心情呢……作為軍人,自己的女兒沒有魔女天賦無疑是可惜的,但是作為父親自己何嚐不是在慶幸呢。

作為柏林戰區最好的大夫以及參謀部秘書長,魔女的陣亡率自己是最清楚的,機械航空兵的陣亡率,尤其是新兵們的陣亡率現在在有ACE不斷出現的現在有所下降,但是也有30%的陣亡率……

而機械步兵的死亡率更是達到了50%之高……

這已經近乎是常規部隊的陣亡率了,作為父母和長輩,我們應該做的不是為子女們撐起家園麽?然而現在的我們卻得在魔女的庇護下苟延殘喘……

不自覺的,愛德華將手放到了娜塔莎頭上,頭發與手摩擦帶來的點點溫暖令人心安,娜塔莎沒有向以往一樣直接將愛德華的手拍走,反而哭泣的越發清晰。

“……嗚嗚……說好要一起回去的!為什麽就不聽人好好說話呢,明明在平時已經訓練了那麽多次了,為什麽還會在異形軍麵前發呆呢,明明都已經用航炮來做躲避訓練了,為什麽你們就是躲不開那該死的激光呢!……”

被愛德華抱住的娜塔莎無法再壓抑自己的感情,那些後輩們,明明已經那麽努力了,卻依舊倒在了異形軍的槍口下,4個月……整整4個月的時間,一個一個的……都離開了自己。明明自己也那麽拚命了。想要守護什麽的信念,想要守護什麽的力量,使用著最好的資源,無論走到哪裏都會受到最好的待遇。

因為是魔女……

因為是唯一有效殺傷異形軍的力量……

但是……就剩下我的話,我又能做什麽呢……

……

將已經昏睡過去的娜塔莎放回到床上,愛德華準備離開,走前看到了桌子上的文件,那是艾拉來的時候娜塔莎正在批複的文件……

“死亡通知書……麽……”

將文件放到文件盒內防止遺失,愛德華關上了艙門,在門口佇立良久,整理儀表、立正、抬頭……

敬禮。

……

回頭,看到的是沉默的雪風三人……

……

“……那個,說起來,雪風是想試試戰鬥腳來著是麽?”

PS:最後附上艾拉和桑妮亞的合照一章,話說我發現艾拉貌似是白發?G?嘛……觀察了無數張圖……這裏還是把艾拉設定為接近為白色的金白色。[[[CP|W:581|H:353|A:L|U:chapters/20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