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階段終了-宛若青空

“要塞自爆了一部分……”

【自爆了一部分?】

“是的,上層建築全部消失,外部防空陣列消失,體積縮小了三分之一,感情這家夥是拚起來的麽……”

【艦隊還有少許時間就能到達,雪風你別忘記了這次作戰的任務……】

“明白,那麽……我現在參戰也沒事了吧。”

【上吧。】

“引導機雪風Engage……”

爆炸的衝擊掃清了整個空域,雪風靠魔導針找到了被吹的七零八落的魔女隊。大部分人甚至連武器都不知道丟哪裏去了,最要命的,是從那個要塞新打開的甲板下方彈射的異形核心。

圍成一個圓環的七十二枚核心正在快速的成為完整的異形軍,而且從成型跡象上看每個的最短長度都在一百五十米以上,這就是讓常規軍隊完全束手無策的大型航空異形軍。

就算是魔女,一般也是采用一個大隊對付一隻大型航空異形軍的作戰策略,如果麵對這種數量的異形集群,能做的也隻有保命逃走一途。

但是現在能逃走麽?艾拉、哈特曼和阪本都被困在了那個圓環之中,異形軍一旦開始攻擊的話……

拉動槍栓,將指示目標用的彈鏈從中扯出丟棄,換上戰鬥用的兩千發彈藥箱,雪風開始向下方俯衝,現在首要的目標是讓魔女隊安全匯合,得打破這個圓環狀的牢籠才可以。

雪風咬緊牙關,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觀察著魔女隊伍的情況。

除去被封鎖在要塞上方的艾拉三人,桑尼亞和娜塔莎在要塞北方,扶桑小隊被吹到了要塞東邊U型島的山脈方向,羅馬涅小隊和卡爾斯蘭小隊則在要塞西方徘徊。

【失去武器的魔女現在去西北方向12海裏處經行補給,那裏有我們的一艘戰巡艦,其他人攻擊那些沒有成型的核心!桑尼亞,聯係扶桑的潛艇,我們需要時間。】

……

對了……潛艇!

雪風想起了之前的戰鬥布置,潛艇的話,現在應該在西南方,那麽就從那裏攻擊,順帶給潛艇的自爆行動加點保險吧。

“艾拉!!!”

藍色的附魔彈將要塞西南方的一隻異形打的粉碎,緊隨其後的則是打破音障而來的暴風,雪風從異形圓環陣型中穿插而過,除去掀飛了西南方幾隻靠的近的異形軍外沒有其他成果,但是這樣就夠了。

“為什麽連我也一起吹飛了啊啊啊啊!!”

哈特曼扔掉了手中的槍支,抱住阪本以避免她被雪風的尾流吹飛,然而已經沒有多少魔力的她隻能和阪本一起被暴風向北方吹去。

“哈特曼!!我接住你了!!”

“嗚咦!!特露德你把胸前的子彈帶拿開啊啊……”

啪嘰……隨著特露德一下子抱住哈特曼,然而衝擊力讓巴克霍隆不得不轉了幾圈來卸力。

“啊!阪本長官!”

哈特曼最後還是沒有拉住阪本,還好明娜就在一邊接住了被甩出來的阪本美緒。

“雪風幹的漂亮!所有人集合!”

明娜拉動了阪本飛行腿上的緊急製動鎖,還在不斷冒黑煙的飛行腿從阪本腿上分離。將她交給失去了武器的隊員送去潛航而來的卡爾斯蘭戰巡艦,而明娜還得繼續指揮戰鬥。

“喲~雪風~”

提早一步做好準備了的艾拉並沒有像哈特曼那樣被吹飛出去,順著雪風打出的缺口,艾拉成功的跑出了包圍圈順帶幹掉了一個核心漏出來的異形。成型得慢不是你的錯,但是把核心放我麵前就是你的不對了。

將最後的彈鏈裝上,艾拉追上了降低速度了的雪風。

“剛剛那下幹得不錯。”

“可是,剩下的還有這麽多……”

雪風看著已經基本成型了的異形軍集群,無奈的歎口氣。這可不是拉洛斯那種隨便幾槍就能敲下來的啊。

“那些異形軍怎麽在向要塞集中?”

“可能是準備完全防守了吧。”

【艾拉,雪風你們向異形軍東方試探性進攻一次,順帶和羅馬涅隊伍會合,扶桑隊像我這裏靠攏!】

“明白。”

“了解~”

輕巧將身體轉過一個角度,雪風和艾拉向羅馬涅的魔女們靠近。她們被封鎖在了U型島那座小山前,那裏距離要塞太近了,分離出來的異形可以輕鬆的向她們潑灑彈幕。

“雪風!雙剪刀飛行哦~”

“嗯……”

說話的瞬間,兩人突入了異形軍粒子炮的攻擊範圍。這次可不是隻有一隻異形了,足足十來隻異形將她們納入了攻擊範圍,不過早有準備的兩人並未停下來擺出防禦姿態,反而在不斷交錯而過的同時向異形們傾瀉起了子彈。

“第一個!”

“收到。”

艾拉的MG42撬開了距離最近的那個異形軍的外殼,沒有貪傷害多敲掉一點,翻轉身體躲過襲來的粒子炮,同時雪風和艾拉的飛行軌跡交錯而過,同時雪風的航炮透過還沒來得急修複的裝甲擊碎了異形的核心。

等兩人再次交換位置,雪風發現麵前的異形已經被消滅了。驚訝的向艾拉看過去卻發現艾拉用同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繼續哦!”

“嗯!”

兩人繼續在空中畫出不斷交錯的軌跡線,再次擊破了一隻異形軍後,雪風在被擊破的異形軍陣型的後方看見了熟悉的紅色。

兩人迅速的拉升以避開那片空域,從中發出的,是已經看過好幾次的高能粒子炮,擦著艾拉和雪風的腳後跟射向了遠處。而在那裏,雪風看到的眼熟的十字星型裝的異形軍……

““回避!!””

兩人同時提醒對方回避那折射回來的粒子炮,同時選擇了俯衝加速,可以慶幸的是,這種大功率的射擊似乎沒有辦法在射擊中調整射角。

雪風兩人再次爬升,不知不覺,大雨已經停歇,但是瘴氣依然籠罩著天空,這裏依舊是漆黑一片。

有的隻是異形軍們火力點不斷透出的紅色光芒還有魔女們曳光彈打出的光亮。

“那個要塞好像恢複了……”

“啊!是北歐的,是來接我們的!”

“要衝了,你們就不能省點氣力少說點話麽!”

羅馬涅的三人輪換著護盾抵擋異形軍的粒子炮,在艾拉和雪風吸引了大量火力後加速突破了這個山背麵,向北方和大部隊集合。

“這裏是雪風,紅褲隊成功脫離。”

“雪風!你看那個是潛艇麽?”

順著艾拉指示的方向,漆黑的海麵上一道明顯的航跡直直的向異形軍要塞衝去,那確實是扶桑的潛艇,現在隻是個超大號魚雷罷了。

因為漲潮的關係,異形軍要塞不得不努力的將自己撐高,以避免主體接觸海水,但是不管怎麽墊,隻要魔女還在,要塞就不可能安心的轉移,現在潛艇的攻擊已經開始,首先是早已投放的4枚610毫米長矛魚雷,現在依然到達。雖然隻有一枚命中了要塞的機械腳,但是原本預計的是無一命中來著……

“潛艇的攻擊開始了,幹掉那個方位的異形軍後我們也撤。”

“了解。”

兩人同時側身90°向斜下方俯衝,魚雷的到達很好的吸引了異形軍們的注意力,直到隨著卡爾斯蘭航炮和機槍特有的撕布機版的撕拉聲響徹天空後它們才發現已經開始跑路的雪風和艾拉。

兩人輕鬆的躲過了異形軍的粒子炮射擊,雪風透過魔導針看著那艘潛艇成功的透過之前打破的缺口進入異形軍防衛線的內部。

接著,則是震天動地的巨響。

載滿了三式彈和其他各種爆炸物的潛艇成功在異形軍陣型內爆炸,稍稍沉靜下的海島再次被白磷燃燒的光芒和煙霧籠罩。

“歐耶~”

“成功,艾拉我們趕緊和大部隊會合。”

“嗯嗯~”

拉住艾拉的手,雪風開始了加速,淡藍色的引擎尾焰劃過要塞上空,聽著異形軍那被白磷彈燒灼的劈裏啪啦聲和那完全無法理解的聲音,我們姑且理解為慘叫好了。雪風覺得這次攻擊還算是比較成功的吧。

然而,隨著那叫聲越發的詭異,雪風發現那些異形無論是被點著的還是沒有被點著的統統變成了妖異的紅色。

“不是吧!”

突然出現的強光讓雪風不得不閉上眼睛,然而之後襲來的猛烈熱輻射、異形身體破片和衝擊波可沒法用閉上眼睛來解決。

抱著艾拉,雪風猛的栽向海中來躲避那些致命的威脅,但是在那些東西過去之後,雪風不得不麵對另一個問題……她正在被沉重的飛行腳拉往深海。為了避免連累艾拉,雪風鬆開了抱住艾拉的手,然後努力的去摸索在腿上的緊急製動鎖。

‘在哪裏,在哪裏……這樣會被拖到海底去的……’

雪風這時非常想詛咒那些設計員,哪個該死的家夥把製動鎖放在膝蓋那個位置的,摸都摸不到啊。

終於摸到了製動鎖把手,拉動脫離!沒有管往深海掉落的飛行腿,雪風因為憋氣太久不得不吐出了一大串泡泡,但是……海麵在哪個方向?

因為缺氧思考以及開始停頓,雪風隻能原地的劃動手腳,但是這對於解決問題一點辦法都沒有。

‘難道……這就是最後?不是死於空難,最後是死於溺水麽,果然當初應該好好學遊泳麽……’

【雪風!!】

已經放棄活動的手被什麽握住了,魔導針依舊向已經模糊的腦海傳送著周圍的圖像,白金色的長發,人魚公主麽?

拉動著雪風的手,順著魔導針那暗淡的紅色,艾拉看到了雪風因為憋氣到極點而有些發灰的臉色和被迫吐出的泡泡,艾拉吻上了雪風的嘴唇……

被寒風忽然凍醒的雪風不自主的咳嗽著,聽著耳邊熟悉的聲音,雪風知道自己又被艾拉給救了。

“雪風你沒事吧!”

“咳咳……咳……艾……拉?”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艾拉用力的將雪風擁入懷中,當時艾拉感到雪風鬆手就覺得要遭,整個世界都是漆黑一片而且寒冷刺骨,手中唯一溫度的消失讓艾拉第一次感覺到了什麽叫做恐懼。

“雪風你居然會鬆手……我差點再也抓不住你了啊……”

“……抱歉,但是不鬆手的話兩人可能都被拉下去的吧。”

“那也不行!要不是當時你魔導針還開著有那麽一點亮光,你真的會死的。”

感覺著自己脖子那裏溫熱的感覺,雪風知道那是艾拉的眼淚,像是艾拉這樣的人居然也會哭泣,雪風本來以為她應該是看的最開的人。

“艾拉……其實,死亡並沒有什麽好怕的。在這短短的3個月內我至少瀕死4次不是麽,我們是軍人啊,死亡什麽的,不是隨時都會有的事麽。”

“但是……”

艾拉看向雪風的眼睛,全身因為海水變的濕漉漉的,貼著額頭的發絲讓兩人都有種憔悴的感覺,而頭發被浸濕的雪風更是將其瘦弱的身體完全顯現出來。但是隻有眼神,雪風的眼神是真正的無所謂,對於死亡毫無畏懼,艾拉沒有在雪風的眼神中找到任何後悔或者其他的什麽感情,能看到的,隻有自己的倒影。

“但是……你也稍微考慮下我的感受啊!”

艾拉那用哭腔吼出的語言不得不讓雪風愣在那裏。

“至少……我會因為你受傷而擔心,我會因為你的死而傷心的啊!不要再用這種和自己完全無關的語調來說自己的事了,你的命不止是你自己的!好好想想你周圍的人啊!!”

……

【我希望的……隻是雪風能作為雪風幸福的活著啊……】

……

這樣的我……是錯誤的麽?

……

一直以來為艾拉和桑尼亞著想……反而忽略了她們本身的感受麽?

……

太差勁了……

……

【找到了!她們在這裏!】

“啊!!桑尼亞!這裏這裏~~”

隨著紅綠兩色的航行燈劃過,後續跟來的哈特曼和巴克霍隆將雪風和艾拉帶回了那艘前來支援魔女的戰巡艦。

“這下子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吧~”

“沒錯~這下次戰略要求也完成了~”

紅褲隊的隊員和哈特曼打趣著,雪風和艾拉喝著煮過生薑片的可樂借以驅寒,同時魔女們乘著利比裏昂的太平洋艦隊接手的這段時間等待著俾斯麥的會和。

““第零步~瞞天過海~~耶~””

大家相互擊掌慶祝,現在算算時間,齊柏林應該已經到達威爾士附近,隻要太平洋艦隊的接應完成,那麽大家的任務就完成了~

從一開始所有的攻擊都是為了第零步做偽裝,也算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了。不過……為什麽一直很不安呢。

雪風小口的喝著杯子裏的可樂,她一直想不起來自己忘記了什麽。

“雪風,怎麽了?”

和雪風一起裹著被子窩牆角的艾拉察覺到了雪風的不安,伸出手摸了摸雪風的額頭,難道是發燒了?

苦笑著拿開艾拉的手,雪風壓根不是發燒,隻是覺得忘記了什麽很重要的東西而已。

【這裏是桑尼亞……】

“桑尼亞?”

雪風和艾拉停下了手中的杯子靜靜的聽著。

【異形軍要塞依舊建在……】

“真是的,這家夥到底多耐打啊。”

“不行了……魔力已經用光了啦。”

巴克霍隆和哈特曼聽到這裏也不由得抱怨,剛剛那麽多人又是轟炸又是全體突擊的再加上最後的扶桑自爆特攻,感情這要塞這麽堅挺。

【那72個核心依然存在……】

“什麽!!”

“不可能!剛剛我們至少消滅了20隻異形!”

“是那個要塞……”

頭發上的海水已經被魔力蒸發幹淨,雖然還有很多鹽花,不過現在隻能無視掉,雪風對大家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那個要塞……隻要本體沒有被破壞,那麽那72個大型航空異形就可以無數次重生吧,之前那次毫無猶豫的自爆就應該看出來了。因為是消耗品隻要主體沒事就能無限複活,所以用子機自爆來解決燃燒彈附著就可以理解了。”

哈特曼擔憂的看了眼雪風:“也就是說……這個要塞還具有一部分巢穴的特點麽?”

雪風搖搖頭:“那些隻是推測,也許那些核心是那個要塞新釋放的也說不定。”

“那為什麽不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全部放出呢?就算這些就是那個要塞所有的存貨,那也有150以上的大型航空異形了啊……”

雪風低下頭悶悶的說道:“誰知道呢……”

【對了……那個要塞的反射板沒有修複的樣子……】

桑尼亞好像又發現了什麽,稍微停頓了一下。

【之前戰列艦在上麵開的27個洞都還在,一個都沒有修複,而且那些被開洞的反射板都失去了光澤……應該是被廢棄了。】

反射板?就是那個要塞本身自帶的那些折射板吧,沒有修複……是節省資源?話說異形軍修複真的有用資源麽?

【利比裏昂戰列艦開火確認,魔女隊接敵確認……】

忽然,整個天空都變成了熟悉的紅色,雪風也忽然想起來,還有一隻月牙的特裝型異形在經行反射……

“桑尼亞!桑尼亞你沒事……唔!”

雪風猛的站起來,卻被一旁的艾拉一個麵刀敲了下去。

“冷靜,桑尼亞很強的。桑尼亞,回個話吧,雪風剛剛差點一頭撞桌子上。”

雪風瞅了瞅頭頂,確實是一個桌子,她和艾拉是窩在桌子下麵的……話說誰把桌子放牆角的啊!

【……(刺啦)……雪…(刺啦)我這裏沒事,要塞是向太平洋艦隊開火的,剛剛看見了一個之前月牙形的特殊型,已經和利比裏昂的魔女隊通話過了,她們會去解決那個。】

雪風喝光了手中的可樂,然後繞過桌子站了起來:“我們也去吧。”

艾拉疑惑的看向雪風:“去哪裏?”

“當然是去幫忙把那個要塞幹掉,難道真的就這麽撤了麽?”

艾拉順了順鬢角,無奈的說:“但是我們的飛行腳已經在海底喂魚了哦。”

“……”

“而且大家的魔力也都差不多到極限了,在強行飛會出事的呢。”

明娜摸了摸雪風的小腦袋,無奈的說。

“啊~~沒力氣了,好困……”

“而且,這裏沒有足夠我們起飛的地方呢。而且彈藥補給船在之前的要塞自爆中被毀了。”

“這樣啊……那我們現在怎麽辦??”

無奈的歎口氣,明娜說道:“如果太平洋艦隊也無法消滅那個要塞的話,我們就隻能繞行伊麗莎白群島了。俾斯麥到了之後配合進行炮戰,這樣還消滅不了它的話……哎……”

明娜的歎氣含義雪風很清楚,如果那樣都消滅不了那個要塞……那恐怕就拿那個要塞沒辦法了,這裏將成為一個新的前線,而且是人類一上來就處於劣勢的那種。

【俾斯麥號發現……我們的艦隊來了……】

轟隆的艦炮聲從外麵傳進了魔女們休息的小倉室,雖然大家都在各做各的事,但是擔憂的表情都是同樣的。如果不能在這裏打敗這個要塞的話,再從伊麗莎白群島繞路就要再經過好多個異形控製區,那時可沒有太平洋艦隊來救場了……

血紅色的天空再次出現,船艙裏都是一片血紅,所有人都擔心的湊在舷窗前,看著外麵隻有紅與黑的世界。

【……不好了!齊柏林好像被發現了!】

“什麽!”

“不可能,底倉注水後齊柏林隻有塔台是在海麵以上的,怎麽會被發現!?”

【剛剛那發就是直接衝著航母方向去的……啊!是那個月牙型的小型異形,它一定是發現了護航的那幾艘戰艦……整座U型島小島完全被粒子炮擊穿,大部分變為了岩漿或者氣化,幸好剛剛那隻可以折射粒子炮的小型異形被打掉了,不然……】

雪風直接衝到了甲板上,魔導針掃描開啟,通信接入,電台接入……雜亂的全頻道通訊讓雪風不由得頭疼起來。

【T36-002被擊穿!全艦隊注意營救落水人員……】

【這裏是華盛頓號,第9次齊射預備……】

【齊柏林致電太平洋艦隊,第零步失敗,我們被發現了,重複……】

……

怎麽會……第零步失敗了的話,那麽努力這麽久不久全白費了麽?

“雪風……”

明娜背對著雪風

“在……”

“詢問俾斯麥……接下來要怎麽做……”

沒有等雪風開始動作,從俾斯麥戰列艦傳來的全頻通訊就到了……

【……現在,大家可能都很迷茫。齊柏林被發現了,接下來我們要怎麽辦?那個異形要塞很難攻下,集合了這裏所有的戰力我們看到它依舊站立在大迪奧梅德島之上,要繼續進攻麽?那麽已經沒有了魔女掩護的我們可能會死在這裏。要逃麽?至少還能多活一會,年複一年,直到壽終正寢。卡爾斯蘭的人民哦,我們已經逃避太多了,齊柏林現在還沒有被擊毀,我們還能去取得我們的未來!全艦隊前進!讓我們告訴那個大鐵塊,它也許能奪走我們的生命,但是它奪不走我們的未來!】

沉靜的艦隊忽然爆發出了隆隆的炮響,所有的戰艦不在考慮齊射,不在考慮隱秘,現在要做的,就是把彈藥庫內所有的彈藥全部卸到那個要塞頭上!

……

【利比裏昂魔女隊再次接敵……】

……

【華盛頓號全力射擊開始……】

……

紅色的不詳再次籠罩天空,這次就連魔女們所在的戰巡艦也感受到了明顯的震動,雪風之前放在桌子上的水杯直接被震到了地上。

“怎麽了!”

【異形軍要塞剛剛打向了聯合艦隊……大家都沒事麽?】

“還好……被震了一下……雪風?”

艾拉看著雪風麻溜的從地板爬起來,然後衝向外麵:“這樣下去不行,普通的炮火對異形軍沒有什麽作用,桑尼亞,現在異形軍是什麽情況?”

【72個航空異形軍擋住了利比裏昂的魔女隊,要塞之前擊沉了為齊柏林護航的一艘驅逐艦後就被聯合艦隊的炮擊吸引了注意。現在正在向艦隊攻擊,已經有一艘被擊沉了。】

“是哪一艘?!難道是……”

【不是俾斯麥,光源太少了,看不清……】

“那就好……”

其他的魔女也追著雪風來到了炮台,而此時……看到雪風的動作,在最前麵的明娜嚇了一跳。

“雪風不要!!”

雪風將魔力輸入了炮塔,而隨著震耳欲聾的炮聲,這個炮塔打出了一發如同電磁炮的藍色炮彈……

然而雪風本人卻覺得眼前一黑,原本還算充裕的魔力一下子跌入穀底,明娜趕緊接住了跌倒在地的雪風。

“你不要命了麽!!給大型裝備附魔使用的魔力可不是成倍的啊,需要的魔力是成立方方倍的增長啊,很多年前就有不少魔女為此犧牲了!”

……

原來如此……

雪風撐住昏昏的頭,努力的想把自己撐起來。但是忽然抽空了魔力手腳冰涼的雪風根本沒法站起來。不過心裏的疑惑卻被解除了……

因為附魔的魔力需求和體積相關,所以魔女的裝備才一直在壓縮體積,所使用的武備也多為機槍,頂天了是航炮。因為更大體積的會變成我這樣麽……

明娜檢查了雪風的心跳和體溫,謝天謝地雪風沒有因為這一炮猝死在這裏。明娜將雪風交給艾拉,艾拉則又開始教訓雪風……

“剛剛和你說的是白說了麽,居然還這麽亂來……”

“……我……不知道。”

“總之下次幹什麽事之前就不能和我們說下麽!”

“唔……”

‘嗙!’‘嗙!’‘嗙!’

這是不用再隱藏自己的聯合艦隊打出的照明彈,黑夜變的亮堂了起來,雪風可以看見整片海域都被照的透亮,甚至可以透過雲層看見飛的並不是很高的桑尼亞。

【雪風你還好麽?】

“桑尼亞……為什麽知道我出事了?”

【因為那種顏色的魔力……隻有雪風才有。】

“好吧,不會有下次了,我真的不知道為艦炮附魔會用這麽多魔力。”

【曾經想為戰艦附魔的,基本都死掉了……】

“……哦。”

雪風無奈的低下頭,這回連桑尼亞都生氣了啊,這麽嚴厲的話還是第一次聽到。

“真是的……受不了你了。”

忽然熟悉的話語插進來,是娜塔莎,她現在已經全副武裝,雖然這裏沒有波波沙,但是MP40還是有的。

“休息的也差不多了,還能飛的都去支援下吧,總不能讓這麽多人的心血真的就毀於一旦啊。”

娜塔莎從背上丟下了一堆武器,這是她找遍了整個戰艦的成果,畢竟不是專門來支援魔女的,能有這些都不錯了。

“大家~出發吧!”

““好!””

經過確認,現在能升空的隻有娜塔莎、明娜、巴克霍隆還有雪風……

是的,就算剛剛被艦炮抽掉了相當於雪風三分之一魔力,現在雪風依舊可以出擊,就連魔力量很大的巴克霍隆嘴角也不得不**了兩下,怪物啊……這是哪裏來的怪物啊……

“雪風……”

“我知道的,艾拉。”

握住了艾拉的手,冰冷的手心可以清楚的感受艾拉的溫度,那是諾言。

“我會回來的……約定了……”

……

“那麽,現在開始對利比裏昂魔女隊經行掩護……雪風!拉我們起來。”

“了解。”

就像之前在航母一樣,雪風直接從側舷跳了下去,接著激活了火箭助推器,穿著哈特曼的機體,雪風直接拉著三人離開甲板。

“可以了雪風,放開我們吧。”

“嗯。”

鬆開了手中的繩子,後方的三人追上雪風。

“我們的魔力和彈藥都不多,注意隻要掩護就可以,不要深入了。”

““明白。””

【也許……我們真的可以直接解決掉這個要塞……】

“桑尼亞?”

【剛剛雪風的附魔艦炮……直接砸穿了要塞的最後一個折射板,接下來這個要塞要是還想發射大型粒子炮,就隻能把核心放出來了。】

“誒,看來那炮還起作用了呢。”

明娜看著興奮的雪風不住的搖頭,反正你別想在那麽來一下就是,給200毫米以上武器附魔然後沒猝死的雪風也就獨一個,再讓雪風去幹一次她也未必會去就是。

“也就是說,在那72個家夥被利比裏昂拖住的時候……”

【我們可以直接突入要塞內部摧毀核心。】

“這裏是明娜,參謀部剛剛你們聽到了麽?”

【是的……很清楚,成功率隻有6成……】

“足夠了,桑尼亞你繼續監視,我們上。”

四人排出了一個弧線,向要塞飛行中,路上基本沒有受到什麽阻礙,能對魔女造成阻礙的防空設備的核心已經被徹底摧毀,而且那些小核心沒有辦法依靠要塞重生的樣子。

“看見了!要塞的核心!”

明娜帶著三人衝向了已經開始蓄能的核心……

……

“唔……這裏是……”

“啊!阪本長官醒了!”

艾拉和其他扶桑隊的隊員看著阪本的蘇醒顯得很高興,這次行動魔女沒有死亡的呢,都是些小傷,想到這裏艾拉又想起了雪風之前差點把自己弄死的行為……

歎氣,艾拉重新給阪本倒上杯熱水。

“什麽!明娜帶著還能升空的魔女去打要塞了!”

“是的,不過那72個可複活核心以及被太平洋艦隊牽製了,現在要塞已經沒有了防空係統,明娜帶著巴克霍隆和北歐組去了。”

“哦,那麽把無線電給我吧……希望趕得上……”

……

“那些航空型的好像注意到我們了……”

雪風的魔導針看到了已經有幾個航空型還是回防了,不過就速度而言還是自己這邊比較快。

“沒問題,把要塞幹掉後,我們就撤。現在請求火力支援,讓艦隊再來一次齊射!”

【了解,艦隊齊射……確認……】

後方無數的炮彈帶著曳光砸向了要塞,就連前來支援的兩隻航空型都被砸了個正著,直接核心出現,然後被路過的四人組補槍,變為了亮晶晶的金屬屑。

“我和巴克霍隆負責左邊,娜塔莎你們去攻擊右邊!”

“了解!雪風你來負責最後一擊。”

點點頭,雪風將用了一半的彈夾換成了裝滿的。兩隊雙人組向要塞的核心殺去。

“開火!”

降低速度,雪風和娜塔莎同時向保護核心的裝甲板開火,雖然每槍都能削掉一大塊異形甲板下來,但是……太慢了。這樣下去會被那些航空型堵住的。

“桑尼亞!!”

【了解。】

拉著娜塔莎飛過一些距離,桑尼亞從天而降的九連發火箭彈全數打在了那片核心所在的箱式區域。

包含魔力的連續轟炸讓這裏的裝甲變的脆弱不堪,接著娜塔莎和雪風更是幹脆直接對著那裏經行懸浮射擊……

“好硬……”

“馬上應該就可以打穿了,雪風繼續射擊!”

“彈藥用盡……”

“那看我的……”

掄起已經用盡彈藥的槍支,娜塔莎直接向已經布滿裂紋的甲板砸去:“給我!!打開!!!”

‘轟’的巨響,還有槍支斷掉的聲音,加載著雪風的驚呼聲,那保護著要塞核心的裝甲終於被砸開了。

“呈現在!!!”

娜塔莎從腰間拔出了手槍像核心開火,而雪風摸了半天隻摸出了自己那把扶桑式樣的匕首。

這個也將就用了!

“娜塔莎讓開!”

雪風將匕首舉在跟前,全力衝向了核心,魔力裝甲全功率開啟,雪風整個人都像是被藍色的火焰覆蓋了一樣。

“這樣就……”

然而在匕首刺入核心的前一刻,雪風再次看見了那不詳的紅色……

‘可惡……我手中的是長刀的話……’

“雪風小心!”

娜塔莎猛的拉住了雪風的胳膊,在那鮮紅的甲板炸開前將雪風撲飛出去。

然而,沒有刺耳的爆炸聲,就連遠處艦炮的聲音也停了下來……

將自己身形穩定下來,雪風的回過頭看已經沉默的要塞,隨著要塞的沉默,那72個航空型也盡數沉默,紛紛掉入海中。異形軍是非常討厭水的,就算被當靶子攻擊也不會進入水中,既然會掉到水裏那就表明……

“我們……我們勝利了!!”

“贏了啊!”

【耶~~~】

無線電、通訊頻道,各個船隻的炮塔裏,大家都在歡呼著勝利。雪風愣神的看著手中那藍色光芒構成的足足5米長、4厘米厚、10厘米寬的直刀……或者用門板更能體現手中這武器的樣子,就在剛才,隨著明娜她們破壞核心不久,雪風手中的匕首忽然變為了這門板一樣的斬艦刀直接擊中了要塞的核心。

看著眼前已經徹底再起不能的要塞,天空中的魔女們不由得舒了一口氣。

和普通的小型機體不同,這隻要塞級擁有與其百餘米長的身軀相襯的恢複能力,再加上那些能夠無定時自爆並且再生同樣迅速的外掛反應裝甲,戰艦的攻擊愣是沒有任何建樹,反倒被對方的巨型粒子炮趁機打沉了幾艘——和空中的攻擊不同,從陸戰型異形發出的攻擊全部集中於船體側壁水線附近,一旦貫穿了裝甲,內部的隔牆便完全失去了阻礙效果,自然,水密封鎖也就談不上了。

失去了那些大口徑艦炮的壓製,僅憑魔女們手中的輕武器更加無法啃動如此的硬骨頭了,能打穿核心的防護完全是運氣,如果不是對方直接將那72個航空異形全部調去攻擊太平洋艦隊,這次兩支艦隊折在這裏也是很可能的。

還好,隨著那隻要塞型的機能停止,那72個大型航空異形也都停止了運轉。魔女們很快偵查清空了這已經沒有敵人的空域,現在這些已經不是問題了。

【不過說起來,那隻異形竟然沒有完全爆成碎片呢。難道是陸戰要塞型的特點麽?】

娜塔莎並不知道答案,畢竟,在以往的戰鬥中從未出現過這種級別的敵軍,沒有資料自然也就無從判斷。

【或許,隻是因為核心還沒有擊毀吧。】

娜塔莎看著那被雪風一刀戳出了無數裂縫的核心,不過隨即又奇怪起來:【這樣說來它為什麽會機能停止呢?】

“還有點疑問,你們在這裏等著,我過去看看它到底出了什麽事。”

娜塔莎將手中的槍口超敵人晃了晃,示意自己說的它指的是那隻要塞級,不過四人人顯然都明白,此時都遠遠地在一公裏外懸停下來——在這裏的話,即使那隻要塞突然對艦隊發動攻擊,也能被護盾擋下來的,畢竟大型粒子炮已經徹底的被毀了。

飛到近前,便可以清晰地看到要塞身體表麵的紋路了。那是一種在局部雜亂無章而在宏觀範圍有顯得很有秩序的圖案,平時會間歇放射出紅色或藍色的光芒,也不知道有什麽用處,而此時卻隻剩下了黑,死寂一般的漆黑,就和其他異形死亡時一樣。

離得足夠進,使得娜塔莎不需要擁有任何探查天賦便可輕鬆感知到對方的核心,雖然那核心的位置在之前雪風的近身特攻時便已經鎖定,但此時,那裏全無能量的波動,就和要塞表麵一樣,死一般的寂靜。

“果然是因為兩顆核心都被摧毀的緣故嗎?隻有一顆粉碎了一半的核心連修複都做不到了呢。嘛~終於做掉了,接下來隻要把這個碎裂開的核心也摧毀掉……”

找到原因的娜塔莎終於完全放鬆了下來。

如此反常的情況,自然不會隻有娜塔莎一個人在意,雖然命令是呆在原地,但眾人都在默默地關注著那邊的情況——通過桑妮婭和雪風的魔導針的實時通信。

‘奇怪?為什麽那塊殘破的外掛裝甲上的能量反應開始緩慢地增加了?’

雪風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扭過頭來,發現桑妮婭也同時回過頭來看著自己,顯然也是發現了什麽的樣子。

【需要告訴娜塔莎麽?那點能量並不算什麽,甚至連魔女飛行腳暖機時的能量反應都比那大,而且,離得這麽近的她應該也是能感覺得到的吧?】

雪風猶豫起來,那個有必要一驚一乍的麽?

不過,萬一她真的沒有感知到呢?為了安全還是提醒一下好了。

這麽做出決定的雪風的感知中突然生出些許的**。這**是如此的細微,甚至連旁邊的桑妮婭都沒有發覺。

那是什麽?

疑惑地轉頭再次看向要塞時,卻發現一片原本殘破的裝甲已經修複完畢了,其中一邊的折射版抖動了兩下,最後停在了橫向的位置上,就仿佛戰機在起飛前對機翼的自檢一般。

那個,難道是……

想到了什麽的雪風再也呆不下去了,腳下的引擎轟鳴聲徒然加劇,轉眼間,雪風已經裹挾著凜冽的氣流衝出了老遠,同時,通信頻道中也響起了她驚恐地呼叫聲:“娜塔莎,快躲開!!”

“嗯?怎麽了?”

聽到呼叫聲,娜塔莎半轉過身子,看向雪風的方向,然而下一句“不是讓你在那裏等著嘛”的責備還沒有說出口,眼角餘光便撇到了什麽不對勁的東西。

什麽時候修複好的?

這樣的疑問首先出現在腦海中,然後便看到那塊裝甲板沿著支柱上的滑軌高速向自己撞了過來。

方才還沉浸在拉著雪風躲過爆炸的劫後餘生喜悅中的娜塔莎沒有能夠再次反應過來,呆滯地看著那向自己高速迫近的外掛裝甲,橫放的折光板邊緣所折射的西伯利亞的漆黑的海麵作為最後的景象永久地刻印在了她的眼中。

下一刻……沒有下一刻了……

高速之下,那不甚鋒利的遮光板邊緣依然輕易地切開了柔嫩的肌膚,敲下了易碎的頸骨,撕裂了搏動的血管……

區區一公裏的距離,在平時根本不算什麽,即便是再慢的飛行腳也能在幾秒鍾內趕到。但是此時,雪風第一次迫切地希望自己可以突破那該死的魔力輸出限製,突破馬赫,甚至跨越光障……

然而,這種毫無道理的奇跡終究沒有降臨,即便魔力輸出開到了最大,甚至真的爆掉了魔力限製器,螺旋槳引擎的速度仍然沒能摸到音障的蹤跡。

娜塔莎一次次的在異形手中保護了雪風,但是雪風這次卻沒能保護住娜塔莎……

險險撞上要塞殘骸的雪風隻來得及抱住娜塔莎那在飛行腳支撐下尚未完全倒地的身軀,而噴灑著點點鮮紅的頭顱卻已然先一步埋葬在了西伯利亞永久冰凍的雪海之下了。尚未收到死亡指令的心髒依舊費力的將血液噴到懷抱著自己的雪風的臉上,直到這時,雪風魔導針中才傳來了阪本美緒那已經遲到的消息。

【大家要小心!這要塞有三個核心!!】

伴隨著近距離的轟鳴,明娜和巴克霍隆拉著雪風離開那個不知道還有什麽危險的地方,雪風機械性的抬起頭,看到的則是被日後稱為‘所羅門要塞’的主要核心,用著和那月牙形一樣的藍色機動手段快速離開這片空域的樣子。

……

天空明亮了起來,經過暴風雨的洗禮,整片天空透著美麗的青色,就像是雪風那分離出來的魔力裝甲一般的清亮的顏色。

在付出了三十八艘各色戰艦,失蹤戰死820人以上,魔女一名的代價後……異形軍的腳步被封鎖在了白令海峽以西,同時打通了利比裏昂合眾國與歐拉西亞帝國的航線。

但是……

在金色卷發女孩的葬禮結束後,再也沒有人見到那名名為雪風的黑發女孩。

每當艾拉和桑尼亞問起雪風的行蹤時……上麵的回答都隻有4個字……

國家機密。

==================================

第二卷:死神之名

敬請期待......

·

·

Ps1.這章是小汐子很費力很費力之後的大爆發呢喵……

Ps2.看起來小蝶之前無聊練筆的那段悲劇被汐子融合的相當好呢喵~

Ps3.淩晨三點真是辛苦了呢喵~~來,讓姐姐叼叼吧喵~~~

Ps4.因此小蝶也絕對不會吐槽汐子文文裏的各種錯別字了喵……

Ps5.於是小蝶看了幾行就果斷看不下去轉到修改模式了喵,發現什麽的話就順手改過來了呢喵……

Ps6.這已經算是最前排的評論席了吧喵~~(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