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重見天日

[我所在意的……隻有艾拉和桑尼亞兩人而已……這是不會變的……是隻屬於我的幸福……]

整體變為黑色的要塞變為死一般的寂靜,在漆黑的海域中近乎融為一體,金發的女孩驅動著疲憊的身軀向著要塞飛去。

‘你在這裏呆著,我去看看……’

點點頭,目送著她向那漆黑一片的虛空飛去……

[原本我以為,我會是個更加冷血的人。]

‘娜塔莎快躲開!’

懷中依舊溫暖的身體……

【你這個笨蛋!失憶了還敢往天上飛?!】

我還記得你焦急的樣子。

……

臉上如同岩漿般灼熱的血液……

【嘛……做得好!】

我還記得你微笑的樣子。

……

再也沒有神采的眼神……

【魔女是沒有不可能的!不要小瞧了魔女的力量!】

我還記得你說教的樣子。

……

漆黑的天空消失了,漆黑的海洋消失了,漆黑的要塞消失了……

整個世界就隻剩下了那抹金色。

金色的光在說著什麽……

是什麽呢?

聽不清……

如果,我當時直接告訴你的話……

如果,我能將那片裝甲攔截下來的話……

如果,我能變的更強的話……

……

1940年8月25日。

米高揚·格列維奇設計院下屬研究所,白色的病房透著上方雪原的反光,黑發的瘦小女孩穿著比牆壁更加雪白的病服,呼吸機氣泵工作的聲音和女孩手臂上的點滴的滴答聲成了這個女孩唯一活著的象征。心電圖監控的滴答聲,腦電波記錄時鉛筆的沙沙聲,緊急警報的滴滴聲和研究所外麵雪原鬆針林樹上雪團落地的聲音匯合成了獨特的協奏曲,在這西伯利亞的雪原上演奏著。

隨著外部消毒室開啟的聲音,身穿白色防菌服的科研人員現在正準備檢查女孩的常規項目。

“B-3的腦波反應這回又開始了……”

“又是那樣?”

“是的,很有規律的周期變化。我真想把她解剖開看看那詭異的周期腦波是怎樣形成的。”

“被解剖了還會有腦波麽?說話都不經過大腦。”

“等等……三號的腦波反應正在加劇……要醒過來了?見鬼,她心率太高了!這樣下去不行……”

“是排異反應,她在排斥‘核’……”

“內髒大出血,心率不齊,腦波呢?”

“很亂,看不出什麽,CsA起作用了麽?”

“出血量在降低,輸血800cc,不,再加1600cc……”

這時,外邊的其他醫療人員也馬上到位,原本的病房忽然就變成了手術房,正上方的高光燈從數個角度打來,將少女原本就蒼白的皮膚照的更加具有透明感。

“顱壓……”

“安定。”

“左臂呢?”

“依舊在出血,排異情況持續中。”

“上止血帶,不知道這次她撐不撐的過去。”

“我們得放出左臂的淤血,手術刀……”

“心髒部分和顱內都安定了,隻要左臂再安定下來的話……”

“我覺得這樣我們太殘忍了,輸血壓力增大二十,血壓增大中……”

“三型的存活率原本預計就是最低的,而且來這裏的都是簽過生死狀和遺書的,我們要做的就是期盼她們能醒過來……”

“但是,上一個三型植入誌願者已經在一個月前被批準出院了不是麽……”

確定了止血帶的有效性,看了眼一同負責這個項目的同事,她用幽幽的語氣說著:“你難道要申請廢棄B-3麽。”

另一個男聲的語氣有些無奈,也包涵著一些其他複雜的感情。

“距離手術完成已經過去了六個月以上。和她同期的計劃參與者已經有人有實戰數據了,難道你要604所守著她然後被廢棄麽,你應該知道這個計劃不會持續多久。”

“就算你這麽說……”

女聲的主人把手中的手術刀交給身邊的助手,用輕柔但是無比堅定的語氣說道:“即使如此,我也絕不會‘廢棄’她的。”

女孩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左臂順著血管全部切開的黑色血液浸透了床單,血管中的紅色晶體線路散發著妖異的紅色光芒。

……

1941年2月25日……

西伯利亞雪原上一輛履帶裝甲車拖著魔女用飛行架在灰色的雲層的承托下飛奔著。

“零……我們要去哪裏?”

全黑色帶有SS標誌的外套,黑白相間的套裙,黑色的眼眸,再加上黑色的長發,白裏透紅的皮膚,仿佛整個人都是由黑與白所構成一樣。

“去看望你的隊友,順帶給你做複查。”

回答女孩的是一個沉穩而有力的回答。身上的白色迷彩大衣表明了他是隸屬於新成立的統合軍空軍成員,從肩章上看,這是一名少校。

被女孩稱為零的男人專注的看著雪原上那些不起眼的路標,現在如果迷路的話那就太糟糕了。在一望無際的雪原上是很難把握方向感的,能確認的隻有那些做好的路標。

少女伸出縮在袖子裏的左手,手背上則是暗紅色的晶體圖案,總體由四個菱形構成的如同長劍般的形狀表明著自己是‘三型’的產物,對於這個讓自己變成‘怪物’的係統,黑發的少女對其有著相當複雜的感情。

有了這個係統的輔助,自己現在有了以往想都不敢想的力量,但是……自己同時失去了人類的身份,變為了更接近‘兵器’的東西。

自己到底是賺了還是虧了呢?

“蕾……不舒服麽?”

女孩的突然沉默讓身邊的男性稍微有些擔心,在過去的一年中為了適應那個‘係統’女孩受了不少苦,直到現在零才知道,計劃中和女孩一樣實行‘三型’手術成功活下來的人,一隻手就數的過來。

“不,沒什麽,對了,那名隊友叫什麽?”

女孩搖搖頭,將散落出來的黑發重新挽回耳朵後麵,縮了縮身子。

零將暖氣再次的調大,然後將女孩的圍巾翻出來讓她帶上,不像是一直滿世界跑的零,蕾之前一直在新卡爾斯蘭的研究院內生活,雖然是魔女,但是對於西伯利亞這樣的低溫還是有些不適應。

“她啊……你應該聽過的,白令海峽戰役的參與者,可以給艦炮經行附魔攻擊的那名魔女……”

遠遠的看見了那片鬆針林,零把女孩的帽子套到她頭上,那裏就已經是目的地了。

“雪風……”

小聲念叨著自己唯一的搭檔,兩人乘坐的裝甲車進入了一個類似車庫的小房間。零下車拉動了牆上的拉杆,忽然吹進車內的冷氣讓蕾縮了縮脖子。

四周豎起的木質欄杆讓蕾不得不懷疑那東西的堅固程度,下沉的地麵表明了這裏隻是個轉運的電梯罷了。

“地下?”

“嗯,地麵的天氣是很大的問題,所以歐拉西亞的研究所大多是在地下。安心,有暖氣的。”

“那就好……”

看著被說中心理所想的女孩臉上紅紅的一片,零嘴角勾起了一個小小的笑容。自己這個養女什麽都好,就是喜歡什麽事都藏心裏,不過……最近也慢慢的可以猜到她在想什麽了。

電梯到達了最下方,鋼鐵閘門左上方的監控魔法拍攝到了前來的車輛,隨後,四周牆壁上銘刻的檢查魔法開始啟動,綠色的魔力波前後左右的掃遍了這輛加有掛載部的裝甲車。

“統合軍下屬空軍少校深井零,我們有預約過的。”

【明白,大門正在開啟,請稍等。】

聽著那個看上去很堅實的大門後麵的機械聲,蕾明白了那門不是很堅實,而是非常結實,這大門後麵恐怕是一整個密封機構吧。

“這裏的研究所不僅是有著作為研究地點的用途,在設計建造之初也有著作為人類避難所的作用,雖然啟用的沒有幾個,但是就堅固程度來說,就算是當初白令海峽的所羅門要塞,想要攻破這個AA級避難所也是很有難度的。而在之上的AAA級和S級,則是用正麵抵擋巢穴攻擊的標準製作的。”

聽著零的講解,蕾眨了眨眼睛,驚異的看著麵前正在打開的大門。

進入其中,停好了車後,零帶著蕾進入了研究所內部。

“我想先帶她去看看B-3。”

“唔……你來的正好,關於B-3……”

穿著白大褂的醫療部人員聽到零說道這個編號忽然變了臉色,連忙和零說道:“深井少校,如果你還想看那個孩子的話,你得快點了,負責冥王計劃的副主管已經提交了廢棄B-3的提案……”

“廢棄?為什麽?”

那名帶路的醫療部人員隻能歎氣,而這時零想起來,上次負責B-3的那個人好像說過‘太久了……’。

【原來如此,歐拉西亞的那群家夥已經等不及了麽。】

“蕾!我們過去!你帶路!”

“嗯!”

“啊……我明白了。”

穿白大褂的那人楞了一下,然後馬上明白過來,帶著零和蕾向重點監護房跑去。

深井零和黑崎蕾不知道……就在他們慢悠悠的趕來時,計劃代號B-3的雪風在此時卻麵臨著相當嚴峻的情況。

“不行!絕對不行!明明有希望的你們這麽做不就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麽!”

“現在所裏的情況你也應該有所了解才對。冥王計劃現在已經基本完成,成功的都已經開始戰鬥,而失敗的……該發撫恤金的,該寫死亡通知書的也都全部完成,隻剩下B-3了。”

“但是……”

“繼續下去真的有回報麽?我們還有多少資源?還需要解決多少問題?”

“但是也不能就這麽放棄她啊……明明……她現在撐過了排異反應,隻要再有一點時間……一點點就好……”

“抱歉,瑪麗,604所已經沒有多的經費來繼續B-3的治療了,而且還有別的項目也相當吃錢,冥王計劃已經完結了,後續也沒有經費補充,我們為這個孩子該做的不是都做了麽。”

說著,另外兩邊的工作人員開始拆卸雪風的檢查設備。

“我還有工資……還有魔動炮的設計經費……那些也不夠麽,這孩子就非死不可麽……”

“那些……在之前一年內就全用掉了,你應該最清楚冥王計劃到底是個什麽東西,LCL也好,人工核心也好……你那點錢夠幹什麽?瑪麗你該醒醒了,科研人員不能對誌願者產生感情,你也不要將你女兒套在B-3的身上。”

心跳顯示儀被拆掉,腦波測量儀被拆掉,記錄用的卡帶紙被拆掉……

剩下的,隻有維持雪風呼吸的空氣泵了。

瑪麗將它擋在身後,如果這個空氣泵拆掉了的話,植物神經係統不完善的B-3就會在數分鍾內腦死亡。

“瑪麗……讓開。”

“不行!”

所長失去了繼續等下去的興趣,給保安部的人揮揮手後,離開了特護病房。

“等等!你們不能這麽做。”

“去把B-3處理掉,然後瑪麗……你去禁閉室好好想想吧,就這麽讓B-3……不,就這麽讓雪風這麽躺著真的對她好麽?排異反應也好……大出血也好……還是說你想把她送去成教的研究所?”

“不……怎麽會……我從來沒想過把雪風送去任何宗教下屬去……”

“一周前就有人來索要B-3了……”

瑪麗愣了愣,看著所長有些佝僂的背影,也明白了院長他頂著多大的壓力在為自己打掩護。和送去宗教研究所相比,死亡可能是更加好的選擇吧……那些完全非人道的項目,雖然著手了冥王計劃的自己完全沒資格說他們……

“話說到這裏……你自己想吧,保安部留幾個人幫瑪麗,其他人都出去吧。”

那麽,要怎麽辦,就在這裏結束B-3的生命,還是將她交給那些完全不把人當人看的家夥?

瑪麗迷茫了,手在呼吸機的開關上顫抖著,到底要怎麽辦呢。雖說隻要活著就有可能,但是生不如死就又是一種情況了……

‘啪……’

“住手!!”

猶如一陣黑影,蕾撞開門衝進了病房看也沒看直接將瑪麗撞開,帽子和發帶散開的瑪麗被撞到一邊,金色的長直發披散開來,由於眼鏡被撞掉,她不得不縮在地上找自己的眼鏡。

而保安部的看到衝進來的蕾,直接拔出了腰間的配槍……

“好了,到此為止,我們是特殊戰第二分隊,收起你們的槍。”

舉著自己的證件,零也進到房間內,看到了他的證件後,保安們放低了自己的配槍,但是沒有放下,但是隨著瑪麗的發言,他們也知道了來的兩人不是什麽可疑人物。

“零……是你麽?”

“嗯。”

“二分隊……怎麽說?”

瑪麗雙手交叉握緊著,不知道是因為剛剛的碰撞還是其他的原因眼淚汪汪的眼睛看著深井零。

零透過眼鏡直視著瑪麗的藍色眼眸說道:“……你放棄吧。”

沉默……瑪麗仿佛整個人都僵住了,那是整個世界都塌下來的感覺。

“我們要帶走B-3,她現在是歸屬於統合軍特殊戰二分隊的,不管是活著還是死了……我說瑪麗你有聽我說話麽?”

零轉過頭看瑪麗,發現她已經完全沉靜在自己的世界裏處於石化狀態了。

蕾戳了戳瑪麗的臉頰然後說:“已經變灰了呢……”

一陣冷風吹過,幾個保安看著這父女兩的互動覺得瑪麗部長真是太可憐了,好不容易保住了B-3還要被她所在部分的人狠狠欺負一下。

“零!!欺負我很好玩麽!!”

回過神的瑪麗用力的扯著零那張仿佛永遠都不會有表情的臉,使勁的將其拉扁搓圓。蕾在一旁吃驚的看著兩人的互動,他們,很熟悉?

“對了,她是我……的養女,黑崎蕾。是我戰友的女兒……”

說話說到一半,零仿佛顧忌著什麽,看著沒什麽異狀的瑪麗,輕輕鬆口氣。

而瑪麗則是想起了什麽,低著頭想了想,然後拉了拉蕾的手,算作打過招呼。

“我們二分隊還差個醫生……瑪麗……”

零小聲的輕輕說著,蕾還沒有見過他如此小心翼翼的樣子,是因為瑪麗?還是因為雪風?亦或是其他什麽?

“好啊……我去……B-3的情況還不穩定,而且,蕾的調整也需要我來做吧。畢竟和雪風一樣是‘三型’核心。交給我吧,蕾能麻煩你把雪風和那些東西推出去麽?”

點點頭,蕾推著雪風的病床和附屬設備離開了房間,零看著瑪麗去到了隔壁拿上了一堆東西……在離開房間關門的時候,零聽到瑪麗輕輕的低語……

“……你的養女……那我們的女兒呢……”

“……抱歉……”

同樣的……那是被壓抑在喉嚨中近乎完全聽不到的聲音。

看著瑪麗一行人離開,604所的所長拉下了辦公室遮光簾。

“喂……嗯,這裏是604所,B-3在特殊戰,嗯……這是上峰的決定,你們如果真的還有什麽問題的話,就去和特殊戰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