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重武裝決戰型-阿斯特萊雅

既不像是活著,也不能說是死了,雪風就這麽徘徊在生死的邊緣。如果隻是從外表上看著的話,就像是睡著了一樣。異形軍的到來仿佛刺激到了雪風,蒼白的眼瞼不時的抖動一下,是想要透過眼皮去尋找敵人的位置?抑或是她隻想睜開雙眼,讓雪原的光線驅散腦海中的黑暗?

雪風在黑暗的世界裏掙紮著,被黑暗所束縛著。

[……敵人……]

雪風的右手時不時的顫動著,仿佛要握住什麽一樣,雙腳偶爾還會下壓,想要把什麽踩下去的樣子。她無意識的做著這個動作,重複著這幾個動作。但是身體卻沒有感覺,即使不管再怎麽重複那撥動通信開關的動作,她依舊意識不到自己並沒有在那共和國鐵騎上。

在雪風的意識中仿佛回到了那漆黑一片的空間通道一樣,不同的是,在這裏雪風一直能看到那小小的金色光芒。

就在自己的前方,拖動著束縛住自己的黑暗鎖鏈,雪風一步步前進著,想要到達那一抹金色所在的地方。

那裏是什麽?

不是記憶中的銀色月光和如同太陽般的白金色光芒……

再也見不到了麽?

空虛感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擴大著,自身的存在也迅速縮小消失著。

手上的動作頓時停止了,意識再次陷入生與死的夾縫中。

雪風對自己的生死漠不關心,任憑著時間不斷流逝。就連那些逝去的時間,對她而言也毫無意義。

直到在黑暗中聽到那小小聲音的呼喚——

【醒來吧……】

在左手原本暗紅色的核不知何時變為了亮紅,體內的警告係統在拚命的向大腦發送著警告,有好的,有懷的,但是相同的是目前身體的主人都無法回應這顆努力工作的核……不,應該稱之為-阿斯特萊雅。

她在擔心著,在害怕著,無法從主觀程序中接收周邊環境信息。但是從友軍回路中不斷傳來戰鬥的消息,不時的還有著敵人巢穴試探性的信息流掃過。

這一切都讓這個新生的意識感到了這個世界的不友好。

[探測到主體信息通道壞死,修複係統工作開始,主核工作正常]

[巢穴信息危險警告,無響應,擬真係統通過權限C-1啟動,套取僚機隱匿模式,對魔力壓製……失敗。轉為對N能量壓製……]

[未知飛行物靠近,編號Dc000485,危險度標記-Red]

[友軍被鎖定,發現友軍‘二型’,僚機關注度上升]

[請求氮基粒子炮發射許可,無響應,通過權限C-1實行隱蔽備戰。]

[氮收集進度0%,無響應,權限不足,待機]

[全係統……StanyByReady]

[啟動?Y/N……]

那在雪風腦海中不斷閃爍的光標如同遠處空域的戰鬥一樣,實彈的曳光在天空中拉出了一道道亮黃色的痕跡。

“這倒是什麽東西?”

橫向翻滾躲過了掃射而來的一串實彈,這種僅僅接了八發就讓時雨手腳冰涼的高力度攻擊她是絕對不會再接了。

那一串實彈打在雪原上,除去彈藥超音速激波砸出的雪花,能看到的就隻有深不見底的洞,如果被打中的話恐怕會被馬上打成篩子吧,或許連篩子都不如?

不能繼續被動挨打了,要還擊。

時雨默記下了前方距離那座山的距離,猛的轉身,麵朝上看著背後咬死自己六點鍾方向的奇怪敵人,開火!

MG42如同電鋸般的響聲伴隨著無數穿甲彈形成了鋼鐵的牆壁,在第一發擊中了敵人尾翼崩掉了一小塊黑色裝甲後,全黑色的敵人的翅膀如同紙張版收起了一部分,拉升逃離了時雨的彈幕。

而時雨怎麽會放過這個機會,不顧已經見紅過熱的槍管,持續著向它潑灑著彈藥。

‘哢嚓、哢嚓……’

槍管過熱燒融了保險,隨後機夾鎖死了彈鏈,時雨瞅了瞅剩下的十二發彈藥,直接丟掉了臨界報廢的MG42,但是敵人卻抓著這個間隙向她俯衝,全收起的機翼讓它如同火箭般向時雨砸來。

對方比自己要快很多,和對麵比的話,速度自己是絕對的劣勢,但是空戰可不是你速度快就能贏的啊!

打開了減速板,姿勢不變的拉起身體,猛然降低的速度讓時雨覺得整個世界仿佛都忽然黑下來了一樣,所幸馬上就恢複了,向自己麵對的方向加速,原本的追逐戰也變為了兩者交錯而過。

戰鬥還在繼續,時雨拿出綁在腰間的波波沙,彈鼓隻有三個,援軍還不知道在哪,話說給自己發信的那家夥還不到麽!

在逆風和心理因素的影響下,時雨顫抖著按上彈鼓,原本考慮節省魔力所以隻開啟了六根魔導針現在也顧不得那麽多了,必須馬上取得之前那個發信人的支援,自己果然依舊不是戰鬥的料啊……

魔導針如同打開賀卡一樣,層層疊疊的被打開,原本隻在頭部附近的魔導針迅速的向周邊擴展,時雨整個人都如同被魔導針覆蓋了一樣。隨後,展開的部分主要集中在背部,高密度的魔導針就像是透明的綠色雙翼一樣在時雨的背後展開。

現在的狀態是時雨的信息戰模式,總共一百七十組魔導針提供了強有力的信號支援。可是之前所做的對異形信息屏蔽對這個敵人完全無效,仿佛它本身就是個巢穴可以散發能量一般,時雨完全沒有探測到有巢穴對其支援能量供給,也就是說,時雨對異形的最大殺手鐧-能量供應切斷被無效化了。

完全的實彈攻擊,敏捷的高過載機動,可變翼帶來的詭異轉向,再加上自給自足的能量供應……

‘簡直像是魔女一樣……’

再次轉回身來向異形方向加速,時雨的目標是前方的山脈,那裏有很多因為雨雪侵蝕造成的峽穀,而且轉彎和障礙也頗多,到了那裏就是自己的主場了。

時雨就不相信那個異形有膽子直接撞上去。

[魔導針陣列展開完畢]

[目標鎖定完成]

[地形探測……載入……完畢……]

[友軍發現,坐標計算……距離友軍到達還有110秒]

“那麽,要上了……”

時雨仿佛戴上了淺藍色的防風鏡一般,那是核心使用魔力所做的魔力投影,原本使用異形能量的話可以直接投送到視網膜上,可惜時雨一開始就被抓住了。

隻有更換了環境信息後才能再次向巢穴申請能量投送,不然在異形的眼皮子地下申請能量供應的話……

那不就成了“你的手借我,我打你一拳……”這樣,巢穴不直接用能量塞滿你然後直接抹掉你的意識才怪。

異形軍雖說是目的不明,但是又不傻,這種蠢事是不會做的。

[魔力迷彩展開,視覺迷彩啟動,質量殘影ON]

對方再次爬升到時雨的頭上,但是卻發現時雨身邊環繞著淺淺的霧氣,看上去時雨就像是在不斷的抖動……不,是閃動著,就在那小小的範圍內,如同每個時間點都有無數個時雨出現一樣,全黑色的異形完全無法鎖定她。

從上而下的彈雨明顯失去了準頭,原本準確的點射變成了無數的彈雨,時不時的用盾擋下躲不開的彈頭,時雨在利比裏昂合眾國P-51B型飛行腳的支持下距離那座山穀已經很近了。

對方似乎明白了想要繼續用機槍擊墜對方是不可能的了,機身下方開啟了個艙門,如同時雨在羅馬涅執行任務時看到的轟炸機一樣。

“什麽東西?”

沒有多少時間用來思考,時雨隻能轉身展開護盾,然後看到拖著尾焰和煙霧向自己衝來的……

“火箭彈!?”

時雨猛的向上拉升同時減速,想用之前的方法來繞過這枚火箭彈,但是同樣的招數對方表示已經沒有作用了。

在火箭彈與時雨交錯而過的時候,它忽然爆炸了。

‘轟!~!~’

劇烈的爆炸就連老遠的蕾都看見了,之前忽然接到了核心的導航,加緊速度趕來就隻看見這個場景。

“真該死……”

蕾的魔導針也發現了在山脈上方盤旋的敵人,核心在它身上標識了鮮紅的Red。這就是那個Dc編號的敵人。

看著山穀口仍舊沒有消退的硝煙,蕾咬了咬嘴唇。還好信號還在,差一點……

[警告,你的關注度現為高,若參戰請先降低關注級別]

“替換!連著坐標軌跡一起換掉,不能再讓巢穴增援了……”

[擬真環境更換開始,虛假信息參與完成,坐標替換完成,N能量供應無異常……]

[參戰許可確認]

用去了八秒來降低自身的巢穴關注度,蕾苦著臉,因為她在回去時不得不更換信息庫了,那種整個人泡在維生液裏,連肺部都要灌滿的感覺真心不好受。

“攻擊開始!”

蕾那充滿敵意的行為一來就被對方發現了,劃過一個弧線,蕾向對方潑灑著彈藥,而異形的攻擊線隻有正前方的樣子,而魔女卻沒有這個限製,畫著弧線的飛行軌跡,蕾打空了一個彈鏈,但是因為雙方的速度都很快,命中數寥寥無幾。

抽出腰間的替換槍管換上,在搭上新的彈鏈,蕾減慢了速度,等待著對方出現。

【援軍來了麽?】

魔導針中傳來了無線電調頻通訊,那應該是由魔導針的全波段通訊。

“特殊戰二分隊,黑崎蕾,交火中……”

【啊!你不要減速,這個異形的火力很……】

發現了蕾的動作,時雨馬上想要提醒她,但是沒有等時雨說完,異形已經向蕾掃射過去。亮黃色的曳光準確的集中了蕾的上半身,隨後的彈頭爆炸引起了一片煙霧,接著是無數的曳光接踵而至,連續集中的聲音在這片空域響著回音。

【嗚啊!!蕾……】

時雨通過魔導針看到這樣的場景嚇壞了,也顧不得飛行腳被毀,自己完全沒有戰力。時雨從山穀的石頭縫裏努力的鑽出來,看到的是天空的爆炸痕跡。

‘不會吧……’

捂住嘴的時雨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黑崎蕾依舊用剛剛那慢下來的速度晃出了爆炸範圍,四引擎的噴氣式飛行腳將爆炸產生的煙霧迅速吹散。

黑崎蕾用空著的左手擦掉了剛剛彈頭擊中臉頰造成的白印子,把MG42掛回背上,開始在衣服上拍打剛剛異形攻擊留下的痕跡。

姑且把那種實彈攻擊稱為航炮吧,異形的航炮掃射沒有對蕾起到任何作用,並不是躲開,而且完完全全憑借肉身抗下了,那種讓時雨疲於奔命的攻擊實實在在的打到蕾身上連衣服都沒能破壞。

“剛剛你說那異形怎麽了?”

處理完剛剛的攻擊痕跡後,蕾忽然想起剛剛這個同行的話還沒說完,沒有理會那掉線的異形軍,轉過頭向時雨問她那沒說完的話。

“不……不可能……明明沒有啟動魔法盾,隻憑借肉體真的可以抵擋那種攻擊麽?就算是我也擋不下那種實彈超過8發而且還是用的魔法盾……你真的是人類麽,這是人類可以做到的事?”

蕾的舉動完全摧毀了時雨的世界觀,到目前還沒有說有魔女可以用肉身抗的,抵抗攻擊的方式基本都是護盾,就算是雪風的魔力裝甲也隻是護盾的變種而已,說到底依舊是護盾。

然而蕾的這個能力則是冥王計劃的副產物,作為手術生還率最低的三型必定有著前兩個型號沒有的優勢,除去之前說的超高魔力增幅和大容量N能量容納能力,最明細的,就是三型特有的【氮氣裝甲】以及【氮基粒子炮】。

為了進行類似白令海峽戰役那種正麵攻堅作戰,三型在皮膚上10CM會形成形成高密度的氮氣防護層,同時作為氮氣儲備,為【氮基粒子炮】做反應原料。

而蕾現在做的,就是氮基粒子炮的攻擊準備。反正回去就得去泡LCL,那麽一不做二不休,速戰速決!

[氮基粒子炮發射許可確認]

[氮氣儲備100%確認]

[N能量共鳴開始……]

紅色的光芒開始在覆蓋了黑色裝甲的手部聚集,培養著AI核心的左手是堅固程度僅次於顱骨的地方,也是最適合使用這種異形兵器的地方。在蕾的手部黑色八邊形變紅的時候,對麵的異形終於反應過來,開啟了機身的艙門,總共12發的火箭彈向蕾撲去。

“該不會真以為我會站著不動給你打吧……”

改變姿態的同時,Mig15爆發出異形般的尖嘯,蕾迅速的躲過傾灑而下的彈幕,繞過重重疊疊的火箭彈,在交錯而過時火箭彈的爆炸連讓蕾改變航向這種事都做不到。

和黑色的異形交錯而過,已經準備就緒的粒子炮發射,紅色的光柱擊中了黑色飛鳥般異形的頭部,隨著它向前飛行,如同蕾手臂粗的粒子炮將其切成了兩半。

兩秒內,先是濃煙,然後是爆炸。

那隻異形沒有像以往的異形那樣變為白色的金屬屑,但是從那碎成無數塊的殘骸上的能量反應上看,它確實是被消滅了。

“搞定。AI,收尾工作交給你了,更換坐標,向巢穴替換能量供給模式……”

[戰鬥脫離程式啟動中……]

“唔……原來已經學會了麽,不早說。”

蕾降落在時雨麵前,伸出了手。

“還走得動麽?”

時雨眨了眨眼睛,驚愕的表情依舊沒有褪去,她已經猜到對麵這位魔女的身份了,在各大研究院中流傳的決戰兵器,手術成功總共隻有倆名成功者,手術後成功蘇醒的隻有一名。

‘冥王計劃三型-重武裝決戰型·阿斯特萊雅’

“啊……嗯……”

“車隊距離這裏還很有一段距離,我們得在巢穴的增援到來前離開這裏,你是二型的對吧,信息庫更換別忘了~”

“唔……”

看著時雨的表情忽然變成了非常難看的苦瓜臉,蕾覺得很奇怪,為什麽是這個表情呢。

“我們……貌似,走不了了……”

“嗯?”

接下來的發展讓蕾有些措手不及,隨著地震般的響聲,總共12個和之前一模一樣的異形從地下飛出。在脫離了類似火箭推進器的東西後,展開兩翼,它們組成了一個圓環,環繞著兩人飛行著。

“這可真是見鬼……”

將時雨保護在身後,已經降落的蕾在機動上完全落了下風,而且如果直接逃跑也不是不行,但是……

蕾看了眼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時雨,因為之前被火箭彈攻擊,飛行腳已經被毀,就連身上也被幾個彈片擊中,可以看見大腿上還在滲血的繃帶。

硬上的話,自己的下場比起剛剛被自己消滅的異形估計好不了多少。

要怎麽做?

黑崎蕾首次實戰……大危機!

PS:大家有什麽問題的話記得在書評區問哦,小蝶會去回答你們的,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