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前方是一片平原,上空被十二隻實彈型異形封鎖,背後則是已經被堵死的峽穀,還有已經受傷而且武器丟失的友軍。

怎麽辦?要怎麽做?自己直接逃跑有5成幾率,要丟下她麽……

沒有給蕾更多的時間猶豫,那十二隻異形開始發動了攻擊,還好蕾和時雨背對著山脈,否則在第一輪掃射開始的瞬間就要減員。

[剛性護盾開啟]

[氮氣儲備70%-70.3%-70.8%……]

[左臂神經信號駁接中,預計完成時間18S]

“小心!”

將身邊已經呆住的時雨拽到身後,原本用於衝鋒作戰的半弧形藍色護盾展開護住兩人,護盾上的正八邊形紋路在異形的攻擊下濺起了一圈圈的波紋,雖然對於蕾來說這一點點攻擊不算什麽,但是自己的魔力儲備量正在明顯的降低中,雖然不是幾下就會被攻破的那種,但是這樣下去也堅持不了很多時間。

“蕾……”

“什麽?”

感覺到了背後搭上來的手,從那冰涼的手心中傳來了陣陣的暖流,同時蕾體內已經下降到80%的魔力儲備再次上升到95%,雖然對於蕾來說隻有一點,但那已經是時雨剩下魔力的大半了。

“起飛吧!去幹掉那些家夥,再這樣下去我們兩個全得死在這。”

“但是,你……”

蕾回過頭看到的是表情堅毅的時雨,雖然黑色的頭發上落的全部是灰,就連額頭也有被砸到的瘀傷,但是眼神卻是一直都是明亮的。蕾知道,她這是想好了才說的,不是頭腦發昏說胡話。

“我勁量保護好自己,再幫你一下製造一個攻擊機會是我能做的最後的事了。把魔導針關上,我這個可是不分敵我的。”

聽到時雨這麽說的蕾趕緊把魔導針關閉,看著時雨背部的魔導針間的魔力流越來越大,魔導針相互間甚至出現了肉眼可見的魔力火花閃爍著。

“廣域信息幹涉……300%!!ON!”

隨著藍色的粒子瞬間爆發開來,距離最近的蕾感覺腦袋就像是被鐵錘砸中了一般,伴隨著耳鳴和黑視,將飛行腳馬力開到最大,向前加速,一定要在對方反應過來前升空。

而異形們受到的影響比蕾還要大,因為剛剛過於一波掃射,不再是環繞飛行的異形們距離時雨比較近的直接砸到了地上或者山崖上,而距離較遠的異形們也紛紛從引擎中散發了黑色的濃煙,嚴重點的甚至還在閃耀著電火花。

而就是這樣嚴重受損的異形也對準備升空的蕾經行了火力攔截,四發火箭彈如同流星錘一樣,劃過一個弧線覆蓋了蕾的起飛路線。

硬抗?那是傻子才會做的事,硬抗下護盾耗費的魔力足夠蕾來上六次垂直起降,沒有猶豫,蕾馬上拉升,直接起飛。

“好,那麽接下來……”

後空翻回轉,火箭巢保險開啟,目標是地上的異形軍。

灌注了大量魔力和N能量的火箭彈拉出不詳的黑煙向倒在地上的異形軍們打去,一隻異形用十二發招呼,剛好一個彈巢。

蕾仿佛要用火箭彈把整個雪原洗一遍一樣,六個火箭巢全數用盡後,迅速轉身對著追來的異形軍用MG42經行掃射。

【這樣的話……可以贏】

將身後的異形逼開正六點方向,猛的彎腰將引擎衝著前方,核心的G數計量瞬間漲到13,就連體內已經完全不是人類構造的蕾也有些不好受,形容一下的話就是活活吞下了一把子彈的感覺。

瞬間的減速讓追逐在身後的異形軍衝到了前麵,依靠AI核心的鎖定,蕾的掃射打爛了它們的機翼,帶著之前時雨那招廣域幹擾造成的黑煙,直挺挺的砸到了地上。

但是身後還有一個,蕾用剛剛修複好神經係統的左手握住了MG42那通紅的導氣管,用力的向那個從正後方邊掃射邊衝過來的異形身上掄過去。

“給我,下去!”

如同蕾在小時候和父親打棒球一樣,標準的全壘打。隻是那個‘球’和‘球棍’都四分五裂了就是。

解決了這個偷襲者,蕾啟動了魔導針,在確認了自己身邊沒有敵人了後,開始和時雨通話。

“餒,你還好麽?”

【還好,倒是你……真厲害……】

“嘛,幸好你那一下直接讓對麵一半失去戰力,否則結果還要兩說。可以動麽?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裏。”

【啊……等一下,我的背包……】

“別管背包了,我的運輸車隊就在後麵,補給是沒有問題的。”

蕾再次降落到了地麵,但是卻沒看到時雨。

“你人在哪?”

“這裏~”

如同空間被高熱扭曲了一般,隨著畫麵扭曲感消失,時雨再次出現在蕾的麵前。

“這個是光學魔力迷彩?連魔導針都能屏蔽,真厲害……”

“不是屏蔽,是吸收了……話說我們快離開吧,敵人並沒有消滅完,剛剛你隻消滅了九個,但是剛剛開始的時候是十二名敵人的。”

聽到時雨這麽說,蕾再次緊張起來,再次確認自己探測範圍內沒有異性的蹤影後,對時雨說道:“上來,我背你。”

“嗯,雖然不知道它們是不是撤退了,我們還是快點離開比較好。”

沒有再說什麽,蕾背起時雨,向高空爬升而去。

而此時,深井零的車隊也遇到了一名魔女。

“你也是去葉卡捷琳堡麽?”

“是呢,因為黑海地區的戰況,所以就連我這種剛剛從實驗室裏出來的試驗品也得去前線呢。真悲催……”

野分·V·不列顛尼亞一邊嚼著瑪麗遞過來的肉幹一邊無奈的搖頭,作為扶桑和不列顛的和親產物,就身份來說還是不列顛第三王女的野分居然會被丟去參加冥王計劃本身就讓零很吃驚了,然而還被丟來歐拉西亞前線就更讓人吃驚了。

“啊……你別亂想,冥王計劃也好,來前線也好……我都是自願的。”

拍拍手上的食物殘渣,野分站起身來。

“嘛~我老師有過這麽一句話,‘隻要能拿出實績怎麽樣也無所謂。’而且……”

回過頭看著零和瑪麗:“我也是魔女呢。”

【這裏是蕾,零……聽得到麽?】

“嗯,聽得到……”

忽然轉進的無線電打斷了三人的談話,蕾帶著時雨已經到達了無線電的通訊範圍內了。

而野分則奇怪的看著正在通話的零……

話說,這就是瑪麗說的那個養女了沒錯吧,父親和女兒同名……真的沒問題麽,兩人都叫做[Rei],不會叫混麽?而且兩人都還是用名字稱呼對方。

稍微捂了捂嘴角,野分覺得他們這樣也挺有趣的不是麽。

【我和另外一名魔女需要營養液維護,剛剛我使用了粒子炮……】

“嗯,瑪麗會給你準備的,那個時雨傷的怎麽樣?”

【是外傷,可以直接用治療魔法治療,我覺得就麻煩程度上說我的傷更加麻煩】

“蕾你又用異形化了?”

【隻是替換了體外裝甲部分,不礙事】

“我不記得我有給你許可……”

【……】

“……先回來吧。”

掛掉了無線電,零歎口氣,開始和瑪麗準備三人份的營養液,至於為什麽是三人的,因為在裝甲車的病床上還有一隻呢。

雪風的意識依舊是混沌的,但是比起之前的毫無反應,現在雪風在阿斯特萊雅的幫助下已經可以對外界做出一些回應了。當然,那是非常機械的信息回應,就屏蔽巢穴方麵勉強夠用吧。雪風的意識依舊在黑暗中穿行著,偶爾還能看見一些光影閃過,那是雪風的零散碎片。

‘為什麽我要參加這個計劃?’

‘隻是你比較合適而已,你和桑尼亞都符合這個計劃的要求,然而……根據參謀部預計,你有90%的幾率會直接答應。’

‘……你們這算是威脅我麽。’

‘不,隻是說明情況。當然,作為稀缺的夜戰魔女是不可能完全送去執行那個計劃的,那些研究所給出的生還率並不高。’

‘也就是說……我去的話,桑尼亞就不會去了吧……’

‘是的,西伯利亞區隻用一名魔女參加就可以了。’

‘你可以保證嗎,隻要我去的話,桑尼亞就不會去參加這個聽上去就很欠揍的計劃?’

‘是的,我保證……而且我可以給她們一個休假?或者,一次軍官培訓?’

‘她們?’

‘你懂的……計劃內的魔女家屬有軍籍的都是這個待遇……’

‘OK,我去。’

……

[檢測到宿主規律腦波反應]

[喚醒程序Lv.2]

[友軍信號發現]

[探測到友軍正在被攻擊]

[支援?Y/N……120、119、118……]

……

“時雨你還撐得住麽?”

“還……還好。”

感覺到背後時雨的喘氣聲,蕾再次提升了速度。她沒注意到,下方雲層那一閃而過的三道軌跡。

PS:今天更的不多,在群裏聊著忽然傷心了……

於是今天就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