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決戰武裝

黑暗的世界慢慢變的喧囂起來,阿斯特萊雅那層層疊疊的警報將雪風的腦海塞滿。主意識沒法做出反應,但是潛意識總會有些反應。

[這個……是什麽?]

[受傷了?]

[友軍?]

[……]

[友軍是什麽?]

[受傷了,會死?]

[不要……好討厭……]

[不能死……]

[……]

“瑪麗姐!快過來!雪風的樣子不太對!”

野分詫異的看著身邊被皮帶固定在床上的雪風忽然動用了魔力,亮藍色的魔法陣掃過整個車隊,還好在零的指揮下沒有出現車禍,整個車隊很快的停了下來。

“怎麽回事?”

瑪麗抱著自己的記錄本趕緊從副駕駛那裏鑽到後車廂,看到的則是正在碎碎念著什麽的雪風。

“敵%&¥#自啟動#¥武@#%不@¥*……”

不對,這不是人類可以發出的聲音,這更像是……異形軍的嚎叫聲。

“野分!先收緊束縛帶……”

“啊?這個麽?”

野分將原本鬆垮垮的扣帶拉緊,原本還有些動作的雪風被死死的扣在了特製擔架上。而瑪麗開始查看雪風的常規指數。

“這個是,AI核心被啟動了,主核正在持續能量供應?”

“喂喂!騙人的吧!主核正在啟動……明明沒有主意識的操控,難道是AI?”

“不,AI活動維持在第二層級,權限保持在C級,要主動操縱宿主的話至少要A+級權限……”

悄然間,漆黑就像被吸入宣紙的墨水一般在雪風的體表蔓延開來,在兩人詫異地注視下,飛快地替代著原本略帶透明的瑩白。

“氮氣裝甲……這種時候?怎麽可能……”

“不好!AI權限被提升至B,N能量壓製作業停止了!”

“瑪麗,發生什麽了?”安頓好車隊,零轉頭向身後問道。

“有什麽在刺激著雪風,喚醒了她尚不完善的意識,她正在……試圖異型化……在這裏。”

魔力波動越發強烈起來。

看著病床邊那些簡易的監測設備,瑪麗露出了無力的表情,到底是移動版的,這點波動就讓指針頂到了頭,難以繼續監控下去了。

和研究所的固定設備相差太遠了……

“停下來,雪風!機體創建必須在研究所完成,在這裏的話,沒有安全保障設備,會死掉的啊!”

瑪麗焦急地喊著,希望雪風能夠聽話地乖乖停下來,隻是,主意識尚未蘇醒的雪風又哪裏能聽到的?

[有什麽……阻礙……]

[好難受……]

[‘武裝化’失敗……]

[什麽意思?……支援方案B?……又是什麽?……]

[不管了……]

[怎麽樣都無所謂吧……]

“魔力輸出提升,進入不可視領域!”

啪的一聲,魔壓管在示壓麵頂到頭之後不出意外地爆掉了——即使是在昏迷狀態,雪風的魔力也比其他魔女充沛得多。

而在遠處空域的蕾也發覺了一些不妙的事,比起下方和左右的三麵夾擊,更糟糕的是她自身的狀況,不知道從何而來的魔力不斷的被塞進蕾的體內,因為體內魔力密度的增大,甚至影響到了蕾的氧氣吸收率。

【AI!你在做什麽?從哪裏來的這麽多魔力?】

[接收到非特異性魔力信息,對方請求機體借用。]

【別說傻話了!我可沒有聽說過魔女還有借機體這個說法……】

閃過一串側後方飛來的航炮,蕾用吼的向自己那判斷力完全不合格的AI反問了回去,然而,在與AI的魔力波通信聯通的瞬間,一陣異樣的感覺從身上拂過,暖洋洋的,就像被浸泡在溫泉之中一樣。

【是誰?是誰在那裏?】

沒有回應。

[警報,飛彈接近……]

AI依舊堅持著自己的本職工作,發覺危險臨近,立刻提醒了走神中的蕾。

“遭了!!!”由於走神而來不及反應的蕾回過神的時候,三枚飛彈已經距離自己不到三十米了,可以預見,下一刻,便是轟雷與烈焰的降臨了。

機體動了,在蕾沒有給出任何指示的情況下,連同自己的身體在內,向右沿順時針方向圍著飛彈的飛行軸線繞了個圈。

三聲爆炸在身後響起,而蕾卻連身後的衝擊波都沒有覺察到。

“好險……不過,剛才那……怎麽回事?”

[來自B-3的機體引導信息。]

【誒?B,B-3……雪風麽?】

病床上的雪風突然動了起來。

“居然動了?N能量難道將神經係統修複完成了麽?要醒過來了?零你快來看~”

瑪麗以為自己的呼喚起了效果,連忙吧零叫了過來,但是,曾經當過飛行員的零卻覺得那並非是醒來的征兆。

手指交替蜷動著,在床單上劃出一道道痕跡,腦袋輕微地點著時而又小幅度地搖晃起來,再加上腳趾條件反射般的顫抖,簡直就像……

飛機在自檢一樣……

“她在做什麽?能檢測到麽?”

“沒辦法,魔壓管已經過載了,沒有傳感器的話,這台機器也不過是廢物而已……”

“不,如果可以的話,請讓我來試試,”野分展開了自己的魔導針:“雖然可能沒那麽精密,但用這個至少不會壞掉……不,不會吧!”

“怎麽了?”

“魔,魔力邊界消失了!雪風的魔力邊界消失了……[Project704·online]……704工程上線?喂!你們誰知道704工程是啥?”

首先,作為擁有自我意識的個體,在對自然的擾動時會不自覺地加入個人的感情與理解,這些,也是魔力能夠擁有各種不同屬性的根本因素,而魔力邊界,便是支持主觀能量在自然界眾多客觀存在之中特立獨行的標簽,如果失去了魔力邊界……那麽,就失去了作為知性生命最重要的——自我。

“住手!雪風!停下來!你知道你在幹什麽嗎!”

“停下吧,不用費力氣了……”意外地,零叫停了瑪麗的呼喚。

“零?為什麽?”

“她現在……暫時成為蕾的生體魔力增幅器,人類的呼喊,現在是聽不到的。”

“怎麽回事?”

“【Project704】是冥王計劃中決戰武裝第七百零四套方案,這孩子在核心植入的時候受得傷你還記得吧?從那次之後,她就已經無法醒來了。然而,即便這樣,她依然擁有那種等級的魔力,因此雖然那麽多人希望廢棄,代號B-3依舊撐到了現在,就是因為,那之後的改造,都是在生產‘蕾的裝備’啊。”

【蕾!聽得見嗎?情況怎麽樣?】

【不怎麽樣,中了好幾發火箭彈,裝甲已經撐不下去了。在路上碰到的兩隻敵方機體,而且,殘彈0……】

【B-3傳過去的魔力你收到了嗎?】

【收到了,但是……】

【聽著,蕾,你的機體備有對要塞用高能粒子炮組件,但是那東西對能量的巨大消耗使得它隻能成為一個擺設,因此我們才需要這樣無法醒來的B-3,她將以特殊裝備的身份,成為你的魔力增幅器。你現在可以使用她的力量了,啟動[Project263]吧,你之前一直練習的那個……】

原來,是這樣麽……但是……

【這不是實驗室的有線連接啊……要怎麽做?】

【用內心去感知,引導她的魔力融合到你的魔力中去!】

將意識潛入內心,在魔力的世界中,蕾很快便找到了印象中的目標——那瑩白透明的女孩子。

[好痛……]

[!!!]

[那是……什麽?]

[為什麽……要攻擊這裏?]

[唔……不知道……想不起來……]

[但是……確定了……]

[那是……敵人……]

這樣的信息在蕾腦海中閃過,伴隨著蕾的歉意。

剛才,因為自己的幹擾,雪風做出的機動沒有被貫徹,機體再次被一串從下方突襲而來的航炮擊中了,自然,感覺共享中的雪風也因此完整地承受了疼痛的洗禮。

——雖然真正受到傷害的身體其實是自己的……

努力地集中注意力,在魔力的溝通下,蕾覺得自己也漸漸變得空靈起來,心中多了些許迷茫而殘缺的意誌——很顯然,它們原本是屬於雪風的。

[警告,機體受損,左引擎起火,損控不能,六十五秒後將失去壓製……]

換了平時,麵對這種情況,自己早就陷入絕望中了吧,但是這次……

[六十四]

身體好輕,雪屬性的魔力降低了機體溫度,而風屬性加快了速度……

[六十三]

如此強大的魔力……全部是支援我的麽?

那麽就沒什麽好害怕的了……

【可動時間剩餘六十二秒,敵機二,不,五,飛彈0,機炮0,但是,粒子炮可以使用,[Project263]啟動正常,能贏……】

丟棄掉從時雨那裏順來的MG42,蕾啟動了隱藏在右手的決戰武裝,從手肘開始,黑色的裝甲和金屬質延伸著,將近七米五長的54倍徑130毫米加農炮代替了蕾的右手,手肘後方將近一米的彈藥架和自動裝彈機的機械工作聲讓蕾原本還有些緊張的心情安穩下來。

[263工程啟動完畢,彈藥選定為延時引信,對空散彈裝填]

突然多出的三噸重量讓蕾原本輕靈的動作變的遲鈍起來,四個引擎的全力工作也隻是讓蕾現在的機動基本和普通魔女一樣。當然,帶著二十公斤的MG42的魔女是體會不到帶著三千公斤的130毫米加農炮的感受的。

[氮基粒子炮待機中,263工程初次啟動驗證完畢]

隨著加農炮閉鎖機構的關閉,蕾將炮口指向左方向自己衝來掃射的異形。

……角度不夠,抬高……

‘轟!’

帶著雙室衝擊式製退器特有的清脆響聲,炮彈擦著異形下方機翼擦過,然後在遠方爆炸。而足足十幾噸的反衝力將蕾的航向橫向偏移了數十米。

【剛剛……是……雪風?】

……俯衝換取速度,爭取一號目標6點方向……

身體不自覺的開始行動,就連飛行腳也不再是聽從自己的命令,而是聽從自己心裏的那個聲音。

就連背上的時雨都沒有發現,蕾的眼神漸漸的空虛起來,瞳孔慢慢的渙散開,原本和零時有時無的聯絡現在也完全中斷掉。

在裝甲車中……雪風睜開了眼睛……

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是虛無般,毫無神采的眼神。同時響起的,還有那機械的,不含一絲溫度的話語。

“Project704啟動完成,魔力投送無異常,‘劍鞘’無異常,神劍係統待機。B-1控製權接管完畢,現在由B-3進行殲滅任務……”

而在一旁的零在聽到雪風的聲音後,眉頭皺在一起,眼睛不懷好意的眯起來,咬牙切齒的念叨著……

“……愛麗絲·凱爾特·歐根……你坑我……”

PS:

昨天家裏出了點事……

今天去公證處辦手續去了,明天還要去一次。

因為是家務事,所以我就不說是啥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