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烏克蘭空軍會議與蘇醒

“啊嚏!”

“唔,長官您還好麽?”

烏克蘭地區,擁有一頭華麗的金色卷發的不列顛尼亞空軍上校愛麗絲·凱爾特·歐根在會議中忽然打了個噴嚏,雖然她本人已經勁量壓低聲音,但是在會議室這種安靜的氛圍中還是相當明顯的。

“我很好……請繼續。”

“是!現在,以烏克蘭地區作為主要戰場的歐拉西亞軍,於聶柏河的防衛戰仍就持續著,但是異形軍仍從基輔與倫貝格城的中央突破,而基輔北方的戈梅利被攻陷。為了防禦首都莫斯科,統合部命令我部於斯摩棱斯克與布良斯克間構築防衛線,但異形軍卻往北上上進軍,這樣的結果導致讓異形軍能夠於大諾夫哥羅德的南方構築新的巢穴。這巢穴位置大約是在離扶桑海軍於利巴烏駐紮的魔女部隊約500km距離附近,異形軍隻要從巢穴往北方前進即可入侵索穆斯。”

“也就是說,歐拉西亞與歐洲各國之間的支援路線大部分都被切斷了?”

“是的。但是,於克裏米亞半島、基輔、卡爾可夫等地,都仍有一部份以卡爾斯蘭為主的國際連合軍繼續頑抗死守,這些部隊由於失去了反回西歐的辦法,所以隻得繼續留在歐拉西亞作戰。部隊的另一部分,則與黑海艦隊共同南下從愛琴海逃離,但大部分部隊仍舊與歐拉西亞軍一起行動,沒有撤回原國。”

愛麗絲有節奏的用手指敲著原木桌,近來異形軍的攻擊力度相對較平穩,但是一旦新的巢穴成功建立,到來的一定是狂風暴雨般的攻勢。

“統合軍司令部的命令呢?”

……

當初,黑海地區北方首先遭受異形軍進攻,在那裏是連綿的盆地地形,包括在歐洲大平原,並有著歐洲大平原標高最低的土地,而最高地點也有350公裏程度的地域。此地區也為相當容易通行的地帶-東方麵向歐拉西亞的主要地區,西麵可以到卡爾斯蘭並前進至高盧,北麵可以往索穆斯等,且同時為通商之要地,而此處作為防衛先的機能來說,除了河川這自然屏障,就沒有其他良好的地理屏障,是一處不易防守的地區。

在這般情況下,於遭受異形軍攻擊之際,歐拉西亞軍便就以黑海北東的聶柏河與其支流製定為絕對防衛線,同樣地卡爾斯蘭軍則以維斯杜拉河為防線,而奧斯特克馬軍則定以喀爾巴阡山脈為主要防線。

除此之外,卡爾斯蘭軍為了填補防線空白處的防禦,還在靠近空白地區中心的倫貝格城(注:或稱利維夫)設為各國重要的防衛基地,為了阻止異形軍的侵食而抵抗著。

在這戰線上,光卡爾斯蘭方麵就集結了三個集團軍,約300萬人的軍隊,而歐拉西亞更是動員了超過600萬人來進行防衛作戰。除此之外,還有歐洲各國與扶桑的援助,是有相當程度的想要阻止異形軍的進擊入侵。

但這防線卻存在致命的弱點,也就是在黑海沿岸的國家-達基亞。這個地區在南喀爾巴阡山脈與流經南巴爾幹半島的多瑙河這附近有形成一段平原。

在這達基亞之多瑙河地區防守的部隊遭到急襲而崩潰。而達基亞首都-布加勒斯特也慘遭陷落,之後異形軍向奧斯特克馬方向進軍,其主力部隊蜂擁而至到潘諾尼亞平原的最終防衛線-鐵門。

鐵門為多瑙河橫斷喀爾巴阡山脈的一段峽穀,奧斯特克馬雖在此建設了堅固的要塞,但卻在一天之內就陷落了。當其他地域的部隊為了救援,開始朝這裏移動時卻已經太遲,潘諾尼亞平原已經被異形軍給入侵占領了。

奧斯特克馬政府於是決定將國民與周邊住民撤往西方,而軍隊殘部與其他國家的救援部隊將支援這次的撤退。這時卡爾斯蘭也把原本於倫貝格城方麵的一部份部隊為此撤退轉調於奧斯特克馬,也使得北方防衛線的防衛力量也再度被削減。

而在此時位於阿爾特蘭(注:現在的錫比烏)的魔女部隊因為往西方的後路被截斷,所以反其道而行往途中會經過異形軍版圖的東方撤退,部隊於途中拯救了許多被孤立的軍隊與民眾,最後成功往高加索山南方撤退。

大家都稱呼她們為經曆最長撤退戰的魔女們,也就是之後也被命名為幻影魔女,隸屬於太平洋方麵統合司令部的第505統合戰鬥航空團。

……

不知不覺扯的有點遠,我們把視線拉回來,烏克蘭,隸屬於卡爾斯蘭軍第6軍團的空軍作戰會議。

“……命令是,防守……”

“好吧~好吧~上麵人下命令都不帶腦子的。都被中央突破了還守……”

一直克製著自己要保持優雅的愛麗絲拿起了已經涼掉的紅茶,掩飾下自己那一瞬間的失態。異形軍的攻擊壓力一定會越來越強,一些從前線上撤下來的部隊除去往最終防衛線的伏爾加格勒撤退以外,就隻能往高加索山南部撤離。

愛麗絲將空茶杯放到桌子上,對在座的卡爾斯蘭JG54航空隊代表和不列顛尼亞第115戰鬥機中隊的各位說道:“雖然接下來估計會很辛苦,大家的擔子都很重。JG54全隊和歐拉西亞第62軍團開始移動,目標則是最終防線的伏爾加格勒,115戰鬥機中隊將接下掩護撤離的任務,最後跟隨卡爾斯蘭第6軍團撤離。保盧斯將軍,您看這樣行麽?”

坐在會議桌最上位的中年人雙手交叉撐在人中,低著頭讓大家隻能看見他眼鏡的反光,而他的聲音也是帶著些沙啞的。

“在防衛線崩潰的現在,想要再重組有些異想天開。所以撤離是正確的選擇,但是唯一要注意的問題就是在那些前線的部隊收到的卻是堅守的命令……向我們這樣有獨立行動權的部隊畢竟是少數,我會建議司令部快點發布撤離命令的,JG54航空隊和115戰鬥機中隊就按照歐根親王的提議行動,新巢穴的建立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而時間對我們來說是相當寶貴的,大家行動吧,散會……”

……

愛麗絲收起了文案準備回營地,卻發現卡爾斯蘭第6軍團將軍保盧斯還沒有離開,就順嘴問了一句:“將軍閣下還有什麽事麽?”

“啊,是的,有點事,找你有點事。”

愛麗絲歪歪頭將手中的資料交給助手,然後跟在了保盧斯身後。

“聽說你調來了特殊戰二分隊?”

愛麗絲有些驚訝,沒想到將軍問的是關於特殊戰的問題。

“是的,通過歐拉西亞空軍聯係到的,二分隊雖說是用於機體試飛,但是全隊都由那個計劃的人員構成的團隊隻是用來試飛還是太奢侈了。”

“那麽我們還有點希望……”

“嗯?”

“一個月前我就聯係個兩個研究所借調了兩名魔女,一名‘一型’,一名‘二型’……再加上二分隊的話,也許真的可以讓異形軍在伏爾加格勒停下也說不定。”

“那麽,需要讓她們直接去伏爾加格勒麽?”

“不……讓她們呆在莫斯科,愛麗絲你得知道,司令部對特殊戰很敏感……在我得到她們的參戰許可以前,別讓別人知道他們的存在。”

“……我明白了。”

愛麗絲給助手稍微吩咐了些什麽,像保盧斯敬禮後離開了會議室。

“冥王計劃……到底幹了些什麽呢?居然會讓司令部這麽忌諱……”

搖搖頭,保盧斯戴上了軍帽,住著拐杖慢慢離開會議室。

……

葉卡捷琳堡,處於昏迷狀態的蕾慢慢醒來。

【這裏是……哪裏?我記得……】

蕾努力的想要回憶起之前的記憶,可是除去濃重的虛空感和虛脫感什麽都感覺不到。而蕾的起身似乎被監控拍攝到了,沒多久,瑪麗就帶著一大票身穿無菌服的人員走到房間內。

“A組將腦波圖的記錄卡帶送去研究室,B組拆掉那些維生設備吧……是的,可以拆掉了。C組去控製室,無菌隔離可以關掉了……”

看著眼前一番忙碌的情景,蕾不由得混亂起來。

“蕾你終於醒過來了。”

“那個……我睡了多久?”

“三天哦……”

瑪麗無奈的推了推眼鏡,在看完蕾的身體檢測數值後鬆了口氣,這下算是安全了。

“三天……”

“你還記得你幹了些什麽麽?”

搖頭……蕾連今天星期幾都不記得。

“好吧……一個個的和你說,首先從雪風接管了你的身體開始說。因為你完全接收了雪風的魔力,導致你和雪風的同步率大幅上升,而你之前應該有收到雪風的機體請求吧。”

“嗯……”

“那請求的不是你的飛行腳,而是你的身體的管理權……”

“誒!這種事也做得到麽?”

“之後你的腦電波和雪風的腦電波直接混到一塊,我和零很擔心你會直接變成雪風那樣的半植物人狀態。不過還好……”

瑪麗輕輕的抱住蕾,不斷的重複著‘還好……’‘太好了……’,雖然蕾已經知道了瑪麗就是自己的養母,但是這種親密的接觸還是很不適應的。

“喲~黑崎你終於醒了~”

“時雨,大家……”

忽然進來基本就是二分隊所有的人了,另外不屬於二分隊的時雨、野分也擠進了這個小臥室。

“呐,雖然不是初次見麵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野分·v·不列顛尼亞,以後多多指教哦~”

……

而在人群中,蕾看到了個蒼白但是眼熟的身影。

黑色的歐拉西亞夜戰製服,因為長期臥床而顯得尤其瘦小的身體,黑色的長發因為魔力的流轉稍稍有些光澤。

“你是……”

仿佛因為太久沒有說話而忘記了怎麽說一樣,蒼白的女孩長了長嘴但是什麽聲音都沒有發出,自從睜眼就沒有變化的無神的眼眸露出了些許迷惑的表情。

“雪風……”

蕾輕輕的呼喚的眼前人的名字。

從剛剛進入研究院就不斷被提及的名字,在實驗中也不斷被提及的名字,就算以後由名字變為了B-3這個代號,但是依舊被不斷提及……

[三型的錯誤改造方向]

[黑崎蕾的後備品]

[B-1的附屬設備]

……

結果,為了配合自己的改造,就連死亡對她而言也隻是奢望。

她……是怨恨我的吧……

她有權這麽做……

“對不起……”

蒼白的女孩疑惑的表情更加嚴重了。

些許冰涼的手扶住了蕾的臉頰,讓她可以正麵看著雪風,然後……雪風用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叮當是個⑨之勢的親了上去。

“嗚!”

“這什麽奇怪的發展……”

“這兩人……好H……”

“唔……雖然我不介意蕾你玩這種畸形的感情,但是你才10歲吧……是不是太早了點,哦……雪風也是10歲……”

“零你這麽淡定沒問題麽!!真的不用管她們麽!”

“瑪麗不要去管了,我們晚上去酒吧轉轉吧,聽說這裏的伏特加不帶加水的,孩子們的事我們管什麽……”

說著,零就拉著瑪麗離開了這裏。

“啊哈哈~今天天氣真不錯,時雨我們去曬太陽吧~~”

“別拉我!還有!這滿天的瘴氣你哪的陽光啊!”

“總之我們閃就是了~”

……

不一會,整個病房的人都離開了,隻剩下雪風和蕾兩人。

原本在不斷掙紮的手漸漸停止行動,雪風通過體液的魔力交換給蕾傳遞了一些信息,因為信息量略大所以這裏隻撿開頭部分說。

‘現在我還沒有辦法控製身體,哪怕自己在清醒的時候也是這樣。現在的行動都是我通過阿斯特萊雅的二次操縱來完成的,而且現在我能保持清醒狀態的時間並不多,所以這孩子就拜托你了,叫她‘小雅’就好……’

擦掉遺留在嘴角的唾液……蕾哭笑不得的看著麵前的雪風……啊,不是,現在應該稱之為小雅。

不知不覺,自己貌似接到了不得了的任務啊。

“……結果,我們還沒結婚就有孩子了麽?雪風你太不負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