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久違的日常

葉卡捷琳堡……歐拉西亞帝國的人們更加喜歡稱之為斯韋爾德洛夫斯克,因為這個名字太難記所以我們還是用前者稱呼吧。

因為在西方戰線越發劣勢的戰局,歐拉西亞帝國將數量龐大的工業基礎設施向東方轉移,葉卡捷琳堡就是主要轉移目標之一。

超過50間大型工廠、製造廠、科研和學術機構後撤至這裏。而不斷裝箱的武器、彈藥、補給不斷的抬上火車,出現在蕾和小雅麵前的就是這麽一副繁忙的景象。

蕾不安的注視著小雅緋紅色的眼眸,就在早上她吃掉了一整套包括兩把叉子一副印花鋼盤的時候,已經習慣了小雅隻吃餐具不吃正餐的隊員們都用無奈的眼光看著她,謝天謝地,旅店給的湯碗是瓷碗,否則指不定她會把碗裏的湯都吃到身上去。

最後感謝下那個老板的體育老師,他是教那老板數學的。到最後愣是沒發現少了一副昂貴的鋼製餐具。

“蕾!那個~那個~”

“不行……”

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小雅的要求,相處了兩天的現在隻要小雅用這個語氣說話蕾就能猜到她指的是什麽。早上吃掉了將近5盧布的餐具,那麽在火車站會看上什麽就不言而喻……

蕾順著小雅指的方向看過去,那是一輛卡爾斯蘭製裝甲列車,灰鐵色的厚重裝甲和黑色十字標以及那林立在前後3個板車上的20毫米防空炮讓其在無數蒸汽車頭中無比顯眼,而在後麵不斷裝載的T34-85坦克在小雅眼裏更是無比美味的大餐。

“都說了不行,不要在滿眼放光的看了。會被當做可疑人士抓走的哦……”

“但是……”

“想要吃的話,等零回來再說,他去給你找鐵軌了……”

“鐵軌?”

歪歪頭,小雅檢索了頭腦中鐵軌的條目,然後帶著幸福冒泡的表情被蕾拉回了旅館。

“啊,回來了?這麽快……”

回到旅館,零拿著文件依舊在糾結到底搭哪趟車比較好,時雨抱著一本連環畫看的津津有味,而野分則開著魔導針在窗戶口喝茶,大概是在和什麽人接信。

蕾把小雅交給瑪麗,這個權限被雪風提升到A+++的AI在相處了兩天後變得更像人類了,會哭,會笑,會不滿,會撒嬌,雖然還保留著吞噬金屬的習慣。

不過聽瑪麗姐說這是因為阿斯特萊雅的AI核心隻要保持身體的控製權,雪風的身體就處於80%的異形化狀態,而攝取金屬質對於異形來說就是類似吃飯喝水一樣重要的事。

所以阿斯特萊雅看見鋼鐵製品就流口水也是可以理解的,幸好雪風的命令對於她來說是第一位,【在雪風沉睡時以黑崎蕾的命令為優先】這條命令小雅在嚴格的執行著,嚴格到了其他人的話完全不聽的地步,哪怕是軍銜最高的深井零來說也沒用,這隻呆雅隻認人不認軍銜,至於人類社會所必須有的變通和規則,她也完全沒有要遵守的樣子,哪怕這些東西小雅隻要翻看雪風的記憶就能找到。

畢竟是剛剛有自主意識的AI,要求不要太多了……

於是就變成了隻要雪風在睡覺,小雅就會跑出來跟在蕾身後這麽個情況。雖然……雪風沒睡覺時,那就是蕾跟在雪風身後……

貌似沒什麽區別。

“蕾,看到卡爾斯蘭來的裝甲列車了麽……”

“嗯,已經確認到站了,我和小雅離開的時候正在往上裝坦克呢。”

“那就這一趟吧,它會經過五站,然後到莫斯科,終點是烏克蘭的基輔,當然我們現在還不用去那裏。”

零將手中的文件放下,靠在沙發的靠背上想著今天收到的命令。

[抵達莫斯科後待機]

真是莫名其妙的命令啊,費那麽大的勁,連米格15都借調了出來,結果卻是要在莫斯科待機……

大人物的想法我們不要猜,管好自己家的事就謝天謝地了……

“那麽……瑪麗……小雅呢……小雅今天不舒服,小雅可以不用泡這個麽?”

“不行哦!這回我多放了三勺氟碳化合物,小雅不是還很餓麽,泡過營養液會好受很多哦~”

“但是……但是……水……討厭……”

“好了別再浪費時間了~進去~”

‘噗通’

“啊嗚……瑪麗……欺負人……”

……

聽著那邊浴室小雅泡營養液的動靜,零和蕾都無奈的歎口氣。阿斯特萊雅對於水的抗拒隻比異形軍稍微好一點,但是也得用強她才肯碰水,而且隻要接觸過水那一整天都會無精打采的。時雨就曾經吐槽‘呆雅你是雪風養的貓麽?’……

但是要快速補充鐵質的話,沒有比泡營養液更快的方法了,蕾還記得前幾天呆雅拿著不知道從哪扣下來的鐵皮啃的時候,雪風忽然醒了。在雪風撐在牆角吐了一嘴的鐵渣子後,雙手搭在蕾的雙肩,鄭重其事的說:“搭檔哦,如果我下次醒過來發現又是一嘴的鐵腥味的話,那麽我就得用你的身體過活了……”

雖然蕾完全沒有聽懂雪風說的到底是什麽意思,不過話語中的威脅意味倒是清楚的接收到了。

於是現在每天監督小雅泡營養液也成了蕾的任務,當然如果瑪麗在的話就不用……不知道為什麽,似乎瑪麗對小雅的威懾力和蕾是一個等級的。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姐姐大人光環麽?

“……瑪麗姐。”

“阿勒,雪風你醒了?”

“嗯……”

“那我先出去了,等5分鍾後你記得把外麵的藥喝掉哦。”

雪風將自己頭朝下‘浮屍’的動作換成了正常的泡澡姿勢,血紅色的營養液中紅色的鐵質和N能量混合物正快速的被雪風吸收。

將搭在胸前的發梢拿到眼前稍微確認一下,之前因為缺少養分嚴重分叉的頭發基本恢複了正常水準,不過……

雪風用浴巾把自己裹起來,擦了擦鏡子上的霧氣,看到的卻是完全無神的眼睛。貌似,小雅控製身體的時候眼睛還不是這樣的,那時雖然是緋紅色,但是也是和正常人差不多的眼瞳。

現在的自己的眼睛與其說是眼睛,不如說是單純的攝像頭比較靠譜,那完完全全的毫無光彩的樣子……

不過……現在自己還活著,這樣就好。

扯著嘴角推出一個笑臉,雪風想到了遠在華盛頓的艾拉和桑尼亞……這麽久了,你們還好麽?

我很好哦……

我還好好的活著哦……

等特殊戰不許暴露的命令過了之後我就會倆係你們哦……

所以,請等著我哦……

……

“雪風?”

“啊……蕾啊……怎麽了?”

迅速的將臉上的不明**擦幹,雪風用魔力將身上的水漬蒸發掉,迅速換上了蕾準備好的常服,因為上麵命令的關係,就連零也脫下了軍裝,更別說蕾和雪風了。

“嗯……統合軍關於你的文件已經下來了。”

“雖然大致可以猜到,不過你還是說一下吧。”

將白色的襯衣穿好,然後是紅黑色的格子棉布裙,最後是西裝式的黑色外套,蕾從野分那裏臨時借到裙子還算是合身,沒有出現時雨那套完全大了好幾號的尷尬。

‘啊,那個你拿著穿吧,雖然是我家裏兩年前寄來的,但是我沒穿過,是全新的呢。原本準備拿去戰區捐了的。’

至於從客廳傳來的某人的聲音……我們就先不管她偷聽的問題吧……

“根據統合軍司令部1941年3月2日批文,原歐拉西亞帝國陸軍586戰鬥機聯隊所屬,夜戰魔女雪風,於當日調往聯合軍憲兵總部直屬,特殊戰鬥航空團,第二戰略飛行隊。授少尉軍銜,擔任戰術飛行隊隊長一職……”

蕾讀完後看著雪風,卻發現她隻是慢條斯理的穿著棉襪,一點想發表感想的意思都沒有:“雪風……不高興麽?”

“還好吧。”

蕾將手中的文件丟到一邊,無奈的躺倒,原以為就算雪風不會說什麽,至少也會笑一笑的,這不連表情都沒有變麽。

“這可是少尉哦,外麵正偷聽的那個野分可是2年才熬到少尉呢,而且還是占了軍校的光……”

“我倒是覺得,軍銜這東西怎麽樣都好。難道,蕾你很在意這個東西?”

聽到雪風輕飄飄的話,蕾悶悶的哼了一聲,將臉埋到枕頭裏,在研究所幹了3年的義務兵,直到來特殊戰才給個中士軍銜的苦你是不知道。

“好了好了,我們出去吧,黑崎蕾中士。”

“啊嗚……雪風欺負人。”

“不要學那個笨蛋雅說話。”

“哼~”

“也別學時雨傲嬌……”

“啊啦啦~這種小事不要在意~~”

‘啪!’

雪風一個手刀劈到蕾的頭頂,看著她眼淚汪汪的樣子雪風一邊把手關節捏的嘎嘣作響一邊說:“學誰不好,你學那個變態無鐵炮抖M幹什麽……”

兩人一出房門,雪風就看見一道黑影向自己撲來,同時進入耳中的還有那標誌性的變態發言……

“雪風姐姐大人~”

‘吧唧!’

‘哢嚓!’

‘嘭!’

“哦~這是……這就是……傳說中哲♀學的交流,姐姐大人愛的鞭策麽……哦~~~”

野分先是吃下一擊手刀,然後被抓住腕關節,擒拿反轉扣住,最後往地上一按。可是就算吃下了這種傷殘等級的體術,野分也依舊活蹦亂跳的,而且越來越精神的樣子……

雪風保持著反握著野分腕關節的姿勢,眼角不斷**著,更加用力的把她往牆上一甩,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走開!你個變態!”

“嗬……嗬嗬嗬……姐姐大人你太小看我了,沒想到當初弱氣的雪風大人居然就是白令海峽戰役的英雄之一,而且就是傳說中的B-3,野分我啊~我啊~啊!!”

“你這個抖M……”

“啊~啊啊~~沒錯,就是這種感覺~請繼續用力揉虐我吧姐姐大人……啊,女王大人~”

“給我,出去!”

隨著雪風一擊過肩摔,野分被從開著的門丟去了客廳,當然還伴隨著時雨的嘲諷:“喲~這是第幾次被丟出來了?”

“時雨你是不會懂的!在身體的碰撞中所傳達的愛意!這就是我的愛!”

“不就是之前的白令海峽戰役的慶功演講裏有雪風和桑尼亞、艾拉她們的名字麽……你至於麽。”

“你懂什麽!她們可是被授予了海軍優質服務勳章!這可是第一次海軍向空軍人員授勳啊啊啊……”

聽著門外的吵鬧聲,雪風稍稍笑了笑,雖然隻是微微一笑,但是還是被蕾看見了。

“雪風……笑了呢……”

“誒?蕾你剛剛說什麽?”

蕾隻是微笑著搖搖頭,不是那種商店營業的笑容,而是真正由內心發出的,溫暖的笑容。

雪風看著蕾的微笑稍微愣了下,然後伸出手小聲的說:“距離出發還有好幾個小時,我們出去轉轉吧~”

“……嗯!”

蕾拉住雪風遞過來的手,兩人從行李中拿了點閑錢,從窗戶偷偷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