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意料之外的相遇

一縷一縷的金色陽光透過午後的雲層灑向城鎮,遠處教堂傳來的鍾聲讓這個被機械轟鳴聲覆蓋的城鎮有了一些肅穆的味道。火車站執勤的士兵們開始換崗,工人們也有一小段時間用於休息和用餐。

原本隻有軍人巡邏的街上開始熱鬧起來,從各間工廠出來的女工們嘰嘰喳喳的交談聲給這個處於二級備戰的城市添加一絲活潑的氛圍,大多是十來歲的學徒工孩子們談論著從師傅那裏新學到的技術,而在哪個廠房又覺醒了一名魔女則更是作為大新聞不斷討論著。

雪風拉著蕾慢慢走在行人逐漸變多的街道上,魔道引擎驅動的有軌電車時不時的滿載著路過一下,路邊的商店也依舊在正常營業,偶爾還能看見某個店主搬個椅子坐在門口一邊叼著煙鬥一邊曬太陽。

“蕾,我們大概是什麽時候離開這裏?”

“那趟列車的出發時間是晚上7點,我們傍晚的時候回去就可以。”

“唔,這樣啊。”

雪風撓了撓臉頰,扭頭向蕾問道:“那你有什麽想去的地方麽?”

“就算你忽然這麽問我……”

無奈的攤手,蕾以前也是個一直在研究所的‘居家派’,出來的話一直是跟在零身後在各種軍營到處跑。而她自己想去的地方……

“去教堂看看吧。”

“教堂?”

“稍微……有些懷念呢……”

雪風順著蕾的目光看過去,是一個穿著修道服的女人,雙手抱著紙袋裝著的麵包,身後則跟著一群小不點。

那些都是五六歲的孩子,身上穿著打著補丁,或者幹脆就是完全不合身的,大人的衣服。應該是接受教堂接濟的孩子們。

“那就去看看唄。”

看見蕾眼中偶爾流露出的一絲傷感,雪風沒有去追問,拉上蕾,兩人跟在前麵那個修女的身後慢慢走著。

“……餒,雪風,你有兄弟姐妹之類的麽?”

“唔……”

稍微思考了一下,雪風無奈的搖搖頭,別說兄弟姐妹什麽了,她連自己叫什麽都不知道。

“我呢,很小的時候爸爸就不在,聽媽媽說,他是一個特殊部隊的軍官……不過現在想想,最可能的大概是情報部吧。”

蕾不自覺的握緊了雪風的手,很用力。

“之後忽然有一天,一群穿著黑色軍裝的軍人到我家來,那天……從來都是笑著的媽媽哭了。苦的很傷心,一邊哭一邊對我說,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我知道……可能那時爸爸就死了吧。”

蕾這時卻笑了,很淒慘的笑:“從那之後,大概三天?還是一周?媽媽忽然就不見了……之後的一個月,在很遠的一個山路上,發現了媽媽的屍體。死因是魔力暴動……”

雪風聽到魔力暴動稍微挑挑眉,這個詞在之前研究所也聽到過,自己也發生過魔力暴動現象,這個東西如果雪風沒記錯的話是非致命的吧。

“我的家族女性,都是魔女……也算是魔女一脈了,但是……黑崎家的魔女卻有著致命的缺陷——魔力共鳴。”

“缺陷?”

“是的……黑崎家的魔力很容易因為情緒而暴走,魔力跟隨情緒變化而波動,長輩們稱之為共鳴。在情緒激動的時候魔力輸出就會變強,在抱有強烈感情的時候,魔力輸出甚至可以達到一般魔女的三十倍之多,這個數值是我在研究所測量得到的最大值。”

“那麽,在情緒無法自控的時候,爆發的魔力也就成了致命的毒藥麽?”

“是的。母親死掉之後,在零的幫助下,我賣掉了所有的家產,之後的一年我一直在一個教堂和修女們生活在一起。”

所以才想去教堂看看麽?

“在那裏,有很多因為逃難失散的孩子們,大家相互扶持,相互鼓勵,堅信著一定可以找到失散的家人……在那裏,也算是組成了一個大家庭吧,多個很多兄弟姐妹什麽的……”

“最後呢?大家找到了各自的家人?”

雪風將口袋中的手帕遞給蕾,她自己沒有發現,眼淚已經連成串掉了下來。

“不……大家,都死了……”

“哈?”

“當地的駐軍沒有能擋住異形軍的推進,整個小鎮,變成了荒漠,所有人都死了。”

雪風輕輕的摸了摸蕾低下來的頭,拉著她在教堂裏麵的前排坐下。

“當時多足戰車的主炮直接擊中了教堂,我和其他人躲藏的地窖都被埋在了下麵,之後還經過一次大轟炸才將入侵的異形軍全部趕出去。但是那時已經太遲了……大家,已經都死了。諷刺的是我在那時卻因為魔力覺醒而活了下來。”

“之後呢?決定參軍?”

“之後卡爾斯蘭的研究所似乎對黑崎家的魔力共鳴現象很感興趣,於是我就直接加入了梅塞施密特下屬研究所……”

“為什麽不參軍呢?一般遇到這種情況不應該決心報仇然後在戰場上把異形軍打的找不著北才對麽?”

“雪風你這是哪門子的一般情況?”

苦笑著的蕾用詭異的眼神看著雪風,要是異形軍這麽好打的話還要什麽冥王計劃,咱們直接烏拉平推算了。

“嘛~總之你隻是來懷舊的是麽?”

雪風拍拍身上的餅幹渣……話說餅幹哪來的?

蕾抬起頭,看見麵前用紙墊著的餅幹散發著檸檬汁的味道,從還散著熱氣可以看出來是才烤出來的。

“生活是很艱苦的沒錯,但是要超好方向看齊才行,如果一直緬懷過去的話,那就隻會失去未來。試試新的檸檬汁餅幹吧~也請在生活中找到新的希望。”

一位修女抱著一大包還散著熱氣的餅幹在蕾身邊微笑著打過招呼,然後將餅幹繼續分發給來到教堂的人們。

蕾拿起那塊餅幹……雖說是餅幹,但是也有相當的厚度,直接當正餐應該也是沒有問題的。小口的咬一口,酥脆的麵餅中飽含著檸檬的清香,雖然因為沒放多少糖而有些微酸,但是比起眼淚的苦澀,這種微酸要好多了。

“蕾,你既然不想參軍的話,那麽為什麽會參加冥王計劃呢?這可是不留神就會喪命的哦。”

雪風將蕾嘴角的餅幹渣拿掉丟嘴裏,然後問出了心理疑惑的地方,按照她這種膽小的性格,居然會參加這種計劃。

“因為……大家需要我的力量……”

“咳咳……哈?”

雪風差點應該剛才的餅幹渣嗆死。

“因為零說……大家需要我的力量……”

看著蕾純淨的眼神,雪風稍微有些無語,就是因為這種理由就能把自己的命搭進去麽?少女你是認真的?

“如果那時我有現在這種力量的話,大家也許就不會死了吧。”

歎口氣,蕾繼續低下頭小口的吃著餅幹,而雪風則仿佛有什麽卡在喉嚨裏一樣,什麽都說不出來……

那時仿佛看見了另一個自己的既視感,當初自己為什麽要上戰場來著?

忘記了……

反正不是因為什麽重要的事吧。

雪風和蕾是同一類人,有著近乎相同的經曆,雪風是拋棄了過去,而蕾則是被過去所拋棄了。

隻要和她接觸的人都會不幸,曾經的幸福也被後來的不幸所取代,在加上她那魔力奇異的屬性。

所以蕾壓製著自己的情緒,不再和他人有所交集。

她難道認為這樣就可以不再創造過去?當不幸來臨時就不會悲傷了?

真是天真……

……

教堂中人越來越多,所有的座位都被坐滿了,還有很多人站在後麵的走道上。雪風和蕾相互疑惑的對視一眼。

‘今天是什麽特別的日子麽?’

‘不知道啊,反正不會是聖誕節……’

‘為什麽會突然提到聖誕節?’

‘因為我隻知道聖誕節。’

“兩位,是才到葉卡捷琳堡麽?”

這是一句小聲的問候,打斷了雪風和蕾的交談,向聲音方向看去,那是一位有著微卷金發,穿著西裝,有墨綠色眼瞳的男人。

“今天,可是唱詩班演出的日子哦。”

“唱詩班?”

“是的,由教堂的孩子們組成的唱詩班,因為單單唱宗教歌曲有些太無趣了,偶爾我和我妻子也會教一些其他的歌,在每周五午休時公開演出一次,也算是給教堂拉點人氣,不知不覺就變成現在這種情況了呢。”

“您的妻子?”

“嗯,是的……你們看,她出來了。”

雪風和蕾將目光看向台上,一位銀發的女性穿著白色的素裙身後則是之前雪風和蕾看到的那群孩子。

而之後他們唱了什麽雪風就完全不知道了,在看到那個女性的時候,雪風下意識的說出了那個名字。

“桑尼婭……”

雪風沒有猜錯,也不會弄錯,那位絕對是桑尼婭的母親,雪風還在桑尼婭的吊墜裏看到過照片,絕對不會認錯。

“那麽您就是……”

“桑尼婭……亞曆桑德拉·薇拉迪米洛瓦·利特維亞克,是我的女兒……”

那個金發的男人聽到桑尼婭的名字也很激動,不過還算克製,知道了雪風所說的桑尼婭確實是他女兒後,他邀請雪風和蕾在演出完畢後去他們家做客。

“不過……真是沒想到呢……居然會在這裏遇見桑尼婭的夥伴,那麽~茶?還是果汁?”

“啊,那個……都可以的。”

“小孩子還是不要喝茶了,果汁好了,來~”

桑尼婭的母親很高興,就連在煮果汁的時候都是哼著歌的。蕾有些不知所措的接過熱好的果汁,小聲的說著謝謝,目光則是看向雪風的方向。

“這個是桑尼婭剛到教會做魔法啟蒙的照片……”

“這個是桑尼婭剛剛參軍時的照片……”

“這個是桑尼婭在聖誕節的照片……”

聖誕節?

蕾稍微靠近了雪風和那個金發男人,從兩人之間的夾縫,悄悄的看著那些相片。雖然背景和衣裝一直在變,但是主角從未變過,那是一名有著銀白色發色,墨綠色眼眸的少女。她就是野分之前說的和雪風一同被授予海軍優質服務勳章的戰友麽?

蕾偷偷的從側後看著雪風的臉……她那是,在笑麽……

“桑尼婭的話不用擔心,她現在正在華盛頓深造,而且還有一名穆索斯王牌作為搭檔,所以安全方麵叔叔阿姨可以放心。”

“是麽……隻要安全就好……”

“那麽,到時候她會在那裏任職呢?到目前為止我們都沒有桑尼婭的消息……”

“這個……抱歉,我也不清楚……”

雪風低下頭,表示自己無能為力,魔女一直就是調來調去的,哪裏有危險就往哪調,那裏戰況緊張就往哪調……明天會調到哪去?大概隻有明天才知道。

不止是魔女,就連普通人也好不到哪去,今天往東邊逃,明天往南邊逃……下次安定下來會是什麽地方呢?隻有下次才知道。

“這樣啊……啊,對了……”

擁有一頭華麗銀色長發的母上大人忽然想起了什麽,轉身從裏屋拿了包什麽出來。

那是一套紅色的套裙,紅色天鵝絨的主色調加上白色的高領棉衣,露肩設計和層層疊疊的紫色荷葉邊讓整套衣服看上去更像是禮服,然而胸前紫色的緞帶讓這套衣服跟添加了一絲可愛,作為短裙魔女穿著也不會影響飛行腳的使用。

“雪風你現在穿的不是你自己的衣服吧~這套衣服你看你可以穿麽?”

“誒?那個……”

“不要和阿姨爭……我給桑尼婭做了八年的衣服,是不是合身是不是自己的衣服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雪風穿的是另一個隊友的衣服哦~阿姨你這套衣服送的絕對是時候。”

“蕾!”

“啊啦啦~那真是太好了~”

一邊這麽說著,在蕾果斷賣隊友的情況下,雪風換上了這套新衣服,但是配套的絲光襪似乎有些大,雪風不得不用兩根緞帶把襪子掛在腰上。

“這不完全成吊帶襪了麽……”

“不過效果不錯不是麽~”

雪風這還是第一次穿吊帶襪,這讓她有種裙子莫名其妙短了一截的錯覺。而露肩但是帶袖子的設計也讓她覺得相當新奇。

“原本啊,這是當初為了桑尼婭上台表演做的禮服……不過現在你穿倒是正合適。對了,頭發最好紮一下,我家桑尼婭比較適合用緞帶,不過雪風你比較適合這種小飾品呢。不用紮起來太多,隻有把這小撮多餘的頭發紮起來就好。好了~那麽既然收下了阿姨給的衣服~那麽我就布置任務了哦~”

雪風隻能無奈的苦笑,心理默念著:就算你不給我禮物我也會接受那個任務的啊……

“來~這個……”

“信?”

不是一封兩封……而是整整一遝,大概十五厘米厚的信。

“當初和桑尼婭走散了之後,我們不斷的寫信,但是寫完了才想起來根本不知道往哪裏寄,不知不覺就有了這麽多……雪風,我能拜托你將這些信交到桑尼婭手上麽?”

接過那沉甸甸的一遝信件,每封信都好好的套上了信封,但是在收件人那裏卻隻有日期,這些……全部都是桑尼婭父母愛的具現呢。

“那個……”

“嗯?~”

“那個,為什麽要拜托我呢?明明是剛剛相遇不是麽……而且,一上來就對我這麽好……真的沒問題麽?”

夫婦兩對視一笑,然後太太一邊把玩著自己胸前那一縷銀發,一邊笑著對雪風說:“因為雪風你啊~在說道我家桑尼婭的時候都是笑著的不是麽~”

“而且,雪風也很關注桑尼婭不是麽,絕對是很好的朋友吧。”

“既然是桑尼婭的朋友,那麽不招待好的話,桑尼婭回來了說不定會埋怨我們的也說不定~”

“就是,別看她平時柔柔弱弱的,一旦生氣的話,那可是相當可怕的。”

雪風想到當初桑尼婭強硬起來的時候,噗的一下笑了出來。

“確實呢~桑尼婭生氣的時候很可怕的說。”

“那麽,就交給你了哦。”

“請放心交給我吧。”

雪風和蕾向利特維亞克夫婦告別準備離開了,就在雪風前腳剛剛踏出一步的時候,她忽然發現自己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對了……叔叔……如果可以的話……”

“嗯?”

“如果可以的話,請使用無線電廣播吧……雖然信件是受著路途的影響,但是廣播卻不會……桑尼婭如果知道你們還活著的話,相比會很開心的。”

“雖然這麽說,但是要怎麽做?”

“很多廣播電台不是都有播音樂麽,我記得,桑尼婭不是有一首你們專門為她做的歌麽?”

“嗯……那是為了慶祝桑尼婭誕生的……你是說!”

“是的~每天重複播同一首歌的話,那些電台不會答應,但是在特定的日子裏,為親愛的女兒廣播一首歌的話……就算是軍方的電台,相比也不會瞬間拒絕吧。”

“好的,我想……我有辦法了……”

……

“於是……出去轉了一下午雪風就換了套新衣服麽?”

時雨將手中的連環畫放回到旅館房間的書架上,然後把自己的背包重新檢查是不是掉了什麽。

“不錯嘛~主料可是天鵝絨哦,花邊用的也是高檔絲綢布,線的針腳很密,是很用心的在做呢~這種天鵝絨套裙製作很困難的,而且居然沒有標簽?雪風姐你在哪找的訂製品?”

野分很專業上下打量了一下雪風的新衣服,因為零在場,很好的收起了小性子,‘淑女’版野分出現……

“零,雪風的新衣服怎麽樣?”

蕾拉了拉零的袖子,零把目光從文件上收回來,看了看兩個手指頭戳啊戳,臉頰微紅的雪風。

然後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領章,快步走上前,將特殊戰-戰術飛行隊隊長的少尉領章給雪風戴上,後退兩步,仔細看了看,點點頭。

“非常漂亮……雪風少尉,不過就我的看法,這種高檔衣物最好自己仔細附魔一遍,不然無論是弄髒了還是破損了,你都會很心疼的。”

“啊!沒錯沒錯!雪風姐趕緊用魔力附魔!”

“嗚啊!野分你說話就說話,不要**!”

“她隻是皮癢了而已,雪風上吧。”

“雪風要我幫忙麽?附魔的話我自認為水平還可以的。”

“那就麻煩你了,蕾。雖然我魔力很強,但是很殘念,我對附魔基本沒概念。”

……

零扭過頭不再看著身後女孩們的互動,將手中野分和時雨調往特殊戰第二分隊的文件收好,向身後的女孩們說道。

“我們要出發了,你們還有30分鍾來做自己的事。”

“看來要加速。”

“蕾~加油~”

“阿勒……變成小雅了……”

“主人很喜歡這套衣服,加油~”

……

火車站,前往烏克蘭基輔前線的補給軍列,車上有提供給前線的彈藥、補給、糧食,還有即將前往前線的整編裝甲連……

零為女孩們爭取到了一個軍官的套房車廂,而他自己去外麵的車廂和裝甲兵們打地鋪去了。雪風讓小雅把自己強製喚醒,看著車窗外的葉卡捷琳堡。

‘不知道我見到桑尼婭的時候叔叔阿姨還在不在這個城市……’

窗外是為自己親人送行的人群,大家舉著‘打倒異形軍!’‘解放卡爾斯蘭!’‘反攻!’之類的標語牌。

而雪風甚至看到了教堂的那個唱詩班……桑尼婭母親那華麗的銀色長發異常的顯眼,她們為即將前往前線的士兵們唱著祝福的歌聲。

在大功率蒸汽魔動機的氣哨聲中,列車開始啟動,向東方的戰場前進。

PS:

大家元宵節快樂

雪風取得新裝備~【桑尼婭的禮服】

士氣+50

魅力+50

鬥誌+50

獲得任務:愛的信件

向著與桑尼婭重逢!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