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合體!變身!冥王計劃的真麵目

說在之前:之前的地名的確是索穆斯而不是穆索斯,我搞錯了,大家抱歉。

隕石……

在蕾的記憶中這是威力最強的天災,500年前有記載的一次隕石撞擊,僅僅是平均直徑12米的隕石就造成了二十七名魔女殉職的慘痛結果,而即使大塊的隕石被魔女擊碎,剩下的小片碎片也造成近百人死亡,數千人流離失所。

“避難警報呢?趕緊讓葉卡捷琳堡的人們去避難啊!”

“隻有一個小時……隕石的直徑有50米,就算躲到防空洞也是無用的吧。”

時雨的魔導針已經連接了更遠處的夜戰魔女經行信息共享,這個隕石由西向東前進,而附近四個魔女聯隊全部在往隕石僅有的兩個攔截點移動。

蕾擔心的看著雪風,從剛剛開始她的狀態就很奇怪,坐在一旁的蕾能很清楚的感受到雪風忽然上升的血壓和暴動的魔力,如果不是蕾拚命的讓自己保持清醒,恐怕現在兩個人已經同時暈過去了。

“已經確定到攔截點了,讚梁那裏我們趕不上,要開始布置攔截的話,薩馬拉水庫的攔截行動將於50分鍾後開始……隊長?”

時雨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看著雪風和零,然而零的一句話把決定權交給了雪風。

“我是憲兵總部下屬的情報部成員,並不屬於特殊戰,我的工作隻是保證特殊戰和聯合軍司令部的聯係。決定權在你身上,雪風。”

“……那麽,有什麽建議麽?”

蕾清楚的感覺到雪風那已經快哭出來的感覺,全身都在顫抖著……無力的感覺。

零推了推眼鏡不帶表情的說道:“雪風,你才是特殊戰二分隊的隊長,雖然你隻是少尉,但是你的部隊是擁有獨立行動權的憲兵部隊……我能給你的提示隻有一句話,任何人,都要為他所選擇的道路付出代價……你的選擇呢?雪風。”

憲兵部隊麽?

蕾轉頭看了一圈,雪風是少尉,野分是少尉,就連之前一直頂著民兵馬甲的時雨也是少尉……隻有自己這個新兵是新晉魔女的中士銜。

也隻有憲兵隊才會出現這種奇怪的搭配吧。

而代價……指什麽?

……

“零……我想用那個……”

雪風慢慢的冷靜下來,說著野分、時雨完全不懂的話。

“等等!我不同意!”

“瑪麗姐……”

“蕾的決戰武裝壓根就沒有經行過調整,雪風你這是拿蕾和自己的命在開玩笑!”

雪風看向蕾,蕾知道雪風是在詢問自己的意見。毫不猶豫的點頭,現在不就是需要自己的力量的時候麽,自己參加冥王計劃不就是這個原因麽……

“見鬼……攤上你們這幫子問題兒童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零!阻止她們啊!”

“了解了,關於決戰武裝展開的權限問題報告我會直接用特殊情況進行匯報……”

“零!!”

深井零轉過頭看著已經快要急瘋了的瑪麗:“這是她們的選擇不是麽……”

而雪風則從座位上站起來看了看在座的三名隊友,尤其是蕾,這次要麻煩她了呢。

“那麽,特殊戰第二戰術飛行隊將參與對隕石的迎擊,時雨、野分……”

““到!””

“你們兩人使用臨時征調的Mig225參與行動,時雨負責提供信息支援在最後排,至於是否使用附帶武裝,你自己考慮。”

“這麽說,就算我使用音波炮和那個也是可以的了?”

“可以,我給你這個權限。而野分……”

雪風看向躍躍欲試的野分,按理說一型的設計也是按照噴氣式飛行腳的機能進行的,然而讓野分使用活塞式的Mig225……

“安了~雪風姐,你忘記我的的附帶武裝了麽?雖然一型是三型的弱化版,但是我可是有永久式追尾空對空魔導飛彈這個東西的……至於防禦,雖然防禦力比不上三型的剛性護盾,但是我的防禦圈是全方位的哦。所以請把我放在最前線吧。”

“不,野分你擁有攻擊大量細小隕石的條件,你在時雨前方待命,主要任務就是擊碎一切空中視野可見的石頭。”

“唔……可是我們的機體隻有三架……雪風你怎麽辦?要不我就在列車上給你們提供信息吧,這個距離我還是支援的到的。”

時雨忽然想起來零調來的臨時飛行腿也隻有兩具,雪風你不準備去了麽?

“不……我們現在缺少火力,你的音波炮和震動粒子炮會幫上大忙的,而我……”

雪風看了眼蕾,而蕾則紅著臉轉過身去。

“我和蕾用Mig15……”

“兩人用一套飛行腿?”

“不……馬上你就知道了。”

所有人迅速的前往飛行腳所在的下一個車廂。而瑪麗則呆呆的看著她們離開。

“零……她們會成功麽?”

“她們一定會成功的……要知道,蕾的決戰武裝的名字……可是‘隕星’啊。”

零雖然嘴上在安慰瑪麗,但是心裏卻想著別的的事情。

‘雪風,我說過的……任何人,都要為所選擇的道路付出代價……’

將基輔的求援電報丟進了垃圾桶,零用緊急通訊頻道聯係了司令部。

……

“蕾……差不多你也該知道了。”

“嗯……我知道……決戰武裝的展開條件……以及需要同步率的原因。”

時雨和野分做著起飛前的準備,雪風拉著蕾站在Mig15前小聲說著什麽,拉開帆布的露天列車,雪花和寒風如同刀割一般從雪風等人的身邊穿行,其他的車廂顯然也知道了即將襲擊自己家園的隕石,大家趴在窗戶上,爬上車頂,在遠處的車內嚎叫著,痛哭著……四周重複著那個地點,重複著自己家鄉的幾個名字……

雪風等人可以明顯察覺到四周傳來的無數目光,有期盼,有希望,有堅毅……轉頭看去……附近幾節車廂的人們無聲的注視著她們的升空整備。

“哼哼……看來同步率高了以後,至少我省下了不少不少嘴皮子功夫。”

自嘲的笑笑,雪風將右手搭在比自己矮了一點點的蕾肩上,“可能會死哦……不害怕麽?”

蕾握緊了自己的小拳頭說:“雪風不會死的,我會保護你……”

聽到這句話雪風先是露出了詫異的表情,然後突然笑出聲……當然這讓蕾有些不滿。

“雪風……明明記憶裏那麽黑暗和虛無……為什麽現在能這樣笑出來呢?”

“嘛~隻要一天活著,難過的事總有一天會讓你笑著說出來的。”

“隊長~我們準備好了~”

雪風轉過頭,是已經全副武裝的野分和時雨,回過頭看了眼蕾,雪風小聲的說道:“那麽我們也差不多該上了……”

蕾點點頭,然後扣住雪風的雙手,兩人同時啟動了魔力,夜鶯的原木色羽毛和雪風黑色白尖貓耳相互觸碰著。

白色和藍色的魔力流相互交纏、交錯、融合……變為了天藍色的的粒子,接著伴隨著其他車廂人們驚訝的目光,天藍色的魔力吹飛了雪花,停滯了狂風,打穿了雲層向高空突進。

如同藍色的篝火堆,在正中間兩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刺眼的魔力閃光,然而忽然從最底部出現的紅黑色N能量吸引了野分和時雨的注意力。

“野分!那個是!?”

時雨拉動了MG42的槍栓,但是沒有等她打開保險,出現的人影讓她停下了動作。不是雪風那瘦弱的身影,也不是蕾娜蒼白的膚色。

是介於雪風和蕾之間的人影,紅黑色的粘稠N能量就是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的,如同膠質一樣,散發著、燃燒著。

睜開如同阿斯特萊雅一樣緋紅的眼瞳,身上依舊是雪風從桑尼婭母親那得到的紅色禮服,頭上另外紮起的一縷頭發隨著N能量的散發緩緩飄動著。

沾染了N能量的天藍色魔力變為了詭異的紫水晶般的顏色,隨著雪風進入戰鬥狀態,這紫色的混合能量充盈全身。

黑色長發被浸染為帶有透明感的紫色,魔力順著之前蕾的附魔進入衣物的魔力回路,紫色的花邊也透著淡淡的紫光。

因為是完全異形化得到的身體,所以不管是雪風的貓耳,還是蕾的羽毛,都完全沒有顯現。不過從外貌上看來,依舊是雪風掌握著身體的控製權。

聲音剛開始的瞬間還有些兩人同時說話不同步的感覺,但是之後就穩定為一人。

[結界展開正常]

[同步率91.2%]

[無排異反應]

[魔力融合正常]

[N能量融入完成]

[冥王模式-ON]

站在裝甲列車的頂部看著蕾和雪風完成合體的零用平穩的聲音向話筒報告著:“冥王計劃……第四步,成功……”

近乎實質化的混合能量順著飛行支架爬到Mig15MFET上,接著,如同異形軍吞噬金屬一樣,雪風直接就將飛行腳‘吞噬’掉了。

接著,黑色的異形金屬質從背上延伸開,在那紫水晶般的能量作用下也被蒙上一層紫色的氣息,血管般的紋路也從背部爬上那由金屬質構成的雙翼之上,在心髒的兩顆異形主核作用下變為了紅色……不……色調依舊在上升,最後穩定在亮麗的橘紅色上。六片金屬翼緩緩張開,各自改變角度以確定是否連上了雙手的AI核心。

阿斯特萊雅在得到蕾的AI核心後接管了那個沒有意識的空白核心,雙翼在一個AI的調整下準備著飛行前的最後自檢。

“隊……隊長?”

“這就是冥王計劃的真麵目……那所謂決戰兵器的真正樣貌……時雨、野分……沒嚇著你們吧?”

站在已經被吞噬一空的板車上,雪風稍微有些落寞的向野分和時雨詢問著。

“唔咦!超帥的!!”

時雨沒什麽反應,反倒是野分,則是兩眼放光的看著合體後的雪風。

“原本雪風姐最大的遺憾就是太瘦弱了,現在的話就是剛剛好。最重要的是……胸部終於不再是平平一片了!”

在野分右邊的時雨選擇了往一旁飛了段距離,表示‘我不認識她’。

“野分~如果你注意一些其他的部分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由蕾的無力感加上雪風想抽人的衝動,最後雪風還是放棄了在這裏抽她一頓的計劃。而處於雙手AI核心的小雅在雪風的視網膜上投射了隕石到達的倒計時。

‘蕾……你還好麽?’

‘嗯……五感和魔力、N能量的流動都沒有問題,神劍係統和隕星係統待機中,話說我感覺到的,就是平時小雅感覺到的麽??’

[Tse.](是的。)

‘撒,沒看見小雅隻能在Ai核心裏給我們打字了麽,你把呆雅的位置給占了來著。’

‘蕾……我們該走了’

‘雪風很擔心叔叔阿姨吧,按照時雨傳來的共享信息看,避難命令已經放出,整個葉卡捷琳堡的人們都在往烏拉爾山脈避難……’

‘那麽我們就試著把隕石往北方推吧。’

六片金屬翼開始透過主要核心向下方出力,吞噬掉的飛行腳四發噴氣式引擎成功的分配在了雙腿和兩片主翼。

“第二戰術飛行隊!出發!”

隨著雪風的命令,三道身影帶著差點讓火車脫軌的氣流衝上高空,通過魔導針收集到的信息,由三個飛行隊組成的第一攔截陣地已經準備就緒了。

一場另類的防禦戰,即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