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隕星係統 與 代價

烏克蘭首都,基輔……

原本還算有序的街道在異形的重粒子炮的輪番轟炸下成為了水泥塊的無序組合,在那如同信天翁一樣雙V字飛翼的航空異形停止轟炸後,多足戰車和隻有簡單手腳的類人型異形們仿佛潮水般像城市湧來。

交通壕內,卡爾斯蘭第六軍團的戰士們喘著粗氣看著眼前黑色的潮水再次湧來……

“近一點……再近一點……”

汗水混合著血液順著脖頸流入襯衫,因為航空型重離子炮的轟炸,隻是灰頭土臉的算你運氣好,缺手缺腳的已經被醫務站的背回後方。其餘的,被重離子直接撕碎的、被高溫燒熟的、被爆炸震傻的、被碎片開膛破肚的……

很抱歉,希望你們走的時候沒有承受太多痛苦。

“進入炮擊範圍!”

【敵人進入炮擊範圍,重複,敵人進入炮擊範圍!】

【了解,炮擊開始……】

僅僅三公裏後的炮擊陣地,六門代號‘卡爾’的重型臼炮所屬填裝手們將早已準備完畢的高爆榴彈踹入剛剛清理好的炮膛。

炮兵們紅著眼睛,瘋狂的轉動手柄,讓這口徑600毫米的大家夥們進入戰鬥姿態。每一枚炮彈都有2.17噸重,足足一人高。124噸全重阻擋不了開炮時的後坐力,液壓減震器的悲鳴不得讓班長時時刻刻注意它是否漏液和損毀。

“炮彈投送!清理炮膛!快快快快!”

比起卡爾斯蘭軍的實驗重炮部隊,隸屬於歐拉西亞第六十二軍團的直屬火炮營使用的B-4榴彈炮也開始向前線投送炮彈,十二門203毫米重炮的開火的陣勢並不比友軍差多少,巨大的爆炸聲帶來的不僅是對異形軍的巨大損傷,許多炮兵在火炮的開炮瞬間都被震的耳鼻出血,更有一些以後也永遠聽不到友軍炮擊的聲音了,他們被自己的火炮震聾了。

炮彈砸入異形軍的海潮中,仿佛在黑色墨汁中一滴滴滴入白色顏料一般,空白瞬間出現,接著很快消失,再次出現,再次消失。

“它們馬上就要上來了……”

“我看得見,閉嘴……”

拿著望遠鏡的士官在疲勞和心理因素的雙重作用下不止的顫抖著,來自後方的炮擊支援近乎消滅了半數異形軍,但是這並沒有結束……剩下的半數依然可以用數量形成的浪潮壓死他們。

“MachineGun就位!全體!檢查彈藥,上膛!”

嘶啞的命令在陣地上空飄蕩著,第六軍團的士兵們拉動手中S**44的槍栓,打開保險。

現在陣地上軍銜最高的士官死死的盯著作為距離參考的那塊石頭,隻有將其放入射程內,突擊步槍才能對異形軍的裝甲造成可觀的傷害,而在一線壕溝後方不遠處,迫擊炮陣地和機槍陣地已經開始發言,在機槍暗堡和迫擊炮的轟擊下,異形軍的前進速度似乎慢了一點點。不過……也就隻是一點點。

士官繼續死死的盯著距離參考物,在黑色的浪潮踏入攻擊範圍的那一刻,士官的命令:“開火!!”和無數的槍神同時響起,槍彈組成的彈幕和敵人那用數量組成的龐大潮水撞在一起。

從高空看去,人形異形不斷被消滅的白色金屬屑如同海水的浪花一樣,黑色的潮水不斷衝擊著名為人類防線的海岸。

從後方前來支援的歐拉西亞115戰鬥機中隊十二名魔女帶領著十四架轟炸機來到了前線。

“嗚啊……這場麵真是……不管看幾次都讓人覺得心驚膽顫呢。”

妮可.辛.阿斯卡抱著從後方隨手順來的一把S**44苦著臉對身邊的菲爾特隊長抱怨著。

“妮可,你太放鬆了,我可不希望到時候給你家裏送陣亡通知書!全隊都有!散開對異形軍進行幹擾攻擊。克萊斯你和蒂法繼續為轟炸機護航!”

有著一頭金色短發的克萊斯比劃了個OK,和一臉沉靜的蒂法拉高高度,保持著和轟炸機上方200米的高度,而其他人開始對那潮水般的異形軍進行攻擊,主要的目標就是那些多足戰車。

“妮可,從……”

“從攻擊開始後直到最後一刻前都保持攻勢。”

背出隊長和大家已經重複過無數次的教條。

從棕色短發的菲爾特和黑色雙馬尾的妮可手中的槍打出來的子彈將潮水中的異形軍掃出一到明顯的白色通路。

在那道通路中的白色統統是被消滅的類人型異形軍,之說以說是類人型……因為除去有著人類的雙足結構和雙臂以外,其他完全就是四四方方的拚湊品而已,簡直是最低劣的仿品。

【隊長……】

“蒂法怎麽了?”

【是拉洛斯……數量很多……分散在整個戰線上推進過來了。】

菲爾特回頭看了看已經投彈完畢的轟炸機和已經清空一大片的戰場,但是黑色的潮水依舊在向城鎮廢墟推進。

“真是的……繼續這樣打下去沒完沒了了。歐根親王說的援軍還沒到嗎!”

【……可能不會到了。剛剛司令部的消息,特殊戰二分隊將對襲擊葉卡捷琳堡的隕石經行攔截,她們就算全員使用的噴氣式飛行腳也沒有可能在基輔陷落之前趕過來。司令部下達了今夜放棄基輔的命令,我們要撤退到伏爾加格勒去了。】

“見鬼……”

菲爾特看著那鋪天蓋地的異形軍,這種情況要怎麽撤退?魔女到還好說,但是那些正規軍……

“蒂法,讓那些掛載了斯圖卡火箭炮的履帶車上來,掩護二連撤退。”

【……明白了。】

“除去蒂法!所有人全力消滅拉洛斯,同時注意腳下,多足戰車的攻擊力至少是拉洛斯的五倍!不要被擊中了!進攻!”

除去開著魔導針與後方聯係的蒂法,115聯隊剩餘十一人組成了雁型陣開始掃蕩拉洛斯和多足戰車。

另一方麵,對於隕石進行攔截的第一攔截點——讚梁。

作為一個主要的農業和教育城市,讚梁周邊擁有大量的農田,而在這裏集結三個飛行隊總共三十五名魔女和一個整編卡爾斯蘭裝甲教導團,也隻有裝甲教導團有這個機動能力可以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從莫斯科到達讚梁了。

“張隊長,所有的重型火箭彈全部在這裏了。”

“嗯,麻煩你了。”

足足一米八的卡爾斯蘭士官為了表明對眼前這位嬌小少校的尊敬還把帽子取了下來。

“但是……張隊長,我覺得這種行動的成功率……”

“嗯……成功率很低……”

張婕歎口氣,將飄出來的黑色長發順到耳朵後麵,苦笑一聲然後拿起那3米長臨時組裝的800毫米火箭彈發射架。

“不過,越是這種時候,我們越是得上呢。”

清點了隊伍人數和裝備,臨時隊長張婕對前來協助的裝甲教導團這麽說到:“如果,連我們魔女都放棄了的話,那麽還有誰會繼續保持希望呢。”

活塞魔道引擎因為其主人的超額負重,聲音有些異樣,這一大隊魔女們將嚐試第一次攔截。

而遠在第二攔截點,等雪風三人到達時,負責協助她們的鐵路維護部隊已經到達很久了。

帶著噴氣式引擎特有的轟鳴聲,雪風三人緩緩從天空降落,身穿綠色棉大衣的中士在看到了雪風三人的領章標誌後向三人敬禮。

“歐拉西亞所屬,鐵道裝甲二團向您報道。”

“稍息,現在的隕石情況有更新麽?”

“是!隕石還有3分鍾就會進入可視範圍,5分鍾後進入第一攔截位置,7分鍾後進入第二攔截位置,完畢。”

雪風看了眼小雅投影出的倒計時,現在是分段倒計時了,距離進入可視範圍還有一百二十秒啊……

“長官,司令部讓我們帶的東西全部在這裏了。”

帶的東西?司令部?

中士給後麵的士兵做了個手勢,讓他們拉開帆布。

雪風看到的是,數罐壓縮氮氣還有將近四火車皮用於製造炮管的特種鋼材。

‘準備的還真周到呢。’

‘我總覺得他們早就準備好了是怎麽回事。’

‘總之,這回拜托你了哦蕾,啟動263工程吧。’

‘收到,小雅,幹活了。’

[Tes.]

“那麽……還要什麽需要幫助的地方記得叫我。”

雪風讓他們和時雨野分站遠點,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就連雪風自己都不太清楚。

[N-energythrottleopen,forwardedtotheco-pilotonthemagicofrepression](N能量節流閥開啟,對魔力壓製轉交給副駕駛員)

‘263工程自檢程序啟動,展開……氮氣儲備不足,金屬質不足……小雅。’

[Understand,Supplyworkreadytobegin](明白,補給工作準備開始。)

紅黑色好像在燃燒的混合能量再次出現,如同觸手一般將氮氣瓶連同鋼瓶直接吞噬掉,接著,更多的紅黑色粘稠觸手卷向那些擺好的特種鋼。

如同冰雪遇上火焰般消融,那些特種鋼觸碰到那些紅黑色的不祥之物後也迅速縮小著,已經見識過一次的時雨和野分沒什麽,但是這個場景對於那些普通士兵刺激性還是太大了點。

雖然礙著長官的麵沒有什麽直接掏槍就上的,但是雪風三人原本可是夜戰魔女,良好的聽力完全捕捉到了那些士兵的話,‘聯合軍高層在蓄養異形……’這樣的傳言在他們間慢慢流傳著。

時雨聽著肺都要氣炸了,冥王計劃那些改造有多痛苦那些說白話的家夥根本不知道,忍啊忍,忍到不能忍……

就在時雨準備抽家夥讓他們好看的時候,野分拉住了她的衣角,然後在一番魔導針加密通訊後,時雨安靜了下來。

當然,兩人的動作,甚至後排那些士兵的傳言,那個中士是不知道的。

‘雪風……’

‘我沒事……263工程的具現化沒有問題了吧。’

‘……嗯,沒有問題’

“那麽開始吧,決戰武裝展開,隕星係統啟動!”

隨著雪風話語落下,大量的黑色金屬質開始從身上出現,首先在雪風左臂出現的就是時雨原本看到過的那一門130毫米加農炮,但是這還沒完。

那門加農炮隻是決戰武裝的核心,而展開之後,才是冥王計劃這一戰略改造的真實麵貌。

‘炮台基座構建開始’

雪風整個人都被黑色的金屬質包裹,而控製那些金屬質成型的是在雪風體內的黑崎蕾。

六個金屬支撐腳開始成型,首先是骨架,然後是關節,接著是巨大的液壓係統,錯綜複雜的管線也一一連接。六個支架連接著雪風的身體,連接在她的背部,那六片金屬翼如同信息交換插口一般接入在一個和雪風本人差不多大的基座上,最後成型的是覆蓋在最外部的裝甲。

由紅色甲片構成的特殊戰‘風精靈’標誌顯得意外的血腥。

但是在外貌成型後,那些外裝甲的異形黑色金屬質在魔力的作用下反而變為了和平常金屬很像的亮銀色。單個長度20米的機械足開始尋找位置,之後六個機械足液壓係統發出了第一次移動造成的進氣聲,在足根部的固定用鐵釘釘入地麵,打樁機‘嗙!嗙!’的動作讓地上的士兵們有感覺到自己一下下的被震飛起來的樣子。

‘液壓係統無異常,固定器固定完畢,火控係統構建開始。’

黑色的金屬質開始構建臨時魔導針陣列,在雪風右後方延伸開來,先是在構建出了一個和雪風背後一樣的信息接口如同拚圖一樣拚接在最開始的基座上,接著構建出8米高的大型魔導針陣列。

在那綠色的數百個魔導針啟動時,就連下方的普通人也感到了一陣耳鳴,更別說對魔力波異常敏感的魔女了。

“啊!抱歉~時雨、野分你們兩個還好麽?”

從黑色的方形駕駛室外部的擴音器傳來了雪風的聲音,就連蕾也沒有發現炮控係統會是直接啟動的類型。

“我還好……但是時雨她……”

野分扶住了一臉蒼白的時雨,看樣子剛剛魔導針陣列啟動的時候對時雨造成的影響很大,看她那一付想吐吐不出來的樣子……等到城裏了請她吃點好的吧。

雪風和蕾稍微有點愧疚的定下了要請時雨吃飯的決定,隨後開始繼續武裝部分的展開。

原本按照雪風或者蕾的體型,拿著130毫米加農炮是絕對不成比例的,連一米五都沒有的女孩提著將近7米的炮,怎麽看都不和諧吧。

現在則是直徑近乎40米的火炮基座,上麵卻安裝的是7米的炮……當然,隨著黑色的異形金屬質慢慢的覆蓋上去,情況變得不同了,火炮變得越來越長,口徑在1300毫米時停止增長,而炮管長度則是增長到了160米才停止。

‘單炮管構造完成,開始複製作業。’

以出現的第一門炮下方支架為中心,黑色金屬質迅速成型,形成了一個類似轉輪手槍彈倉結構的支架,隨後六門同樣的1300毫米定向能投射炮成型完畢。

‘彈藥架構建……’

‘裝填係統……’

‘損控係統……’

‘防空係統……’

……

‘全工程AllOver……’

“我們成功了……蕾……”

‘嗯……’

從駕駛室中出來,雪風看到的是目瞪口呆的鐵路裝甲兵們,然後則是兩眼冒光的野分和一副驚歎表情的時雨……

“這可真是驚人……”

“瞬間構造出這種堪比卡爾斯蘭古斯塔夫列車炮係統的超級重炮……這個就是……”

“唔喵~……這個就是蕾的決戰武裝展開形態麽?那個什麽?隕星係統?”

雪風踩在黑色的甲板上,隻有和外裝甲一樣充能魔力才會變成一般的鐵色麽?看著骨架和管線都是紅黑色,而外裝甲卻由白色構成,有種地獄騎士穿上了天堂盔甲的奇怪感覺。

阿斯特萊雅通過雪風抓住的裝甲外部對隕星係統經行程序檢查,而雪風得以出來聽時雨對第一攔截陣地動作的直播。

“隊長,第一攔截點的行動隻是略微敲下了一塊不大的碎片,大多數火箭彈都放空了……”

“那它的方向改變了麽?”

“不,但是下降速度更快了,原本隻是砸在葉卡捷琳堡的郊區,現在估計是正中吧……”

時雨無奈的結束了對數百公裏外的監視,看向了站在隕星係統駕駛艙上麵的雪風。

“隊長?”

“那就由我們來接手。各自就位,按照一開始的計劃。”

“了解。”

雪風轉頭看向鐵道裝甲兵們:“你們也請距離這裏遠一點,這東西開火的時候動靜有點大。”

“我明白了,收隊!全力後撤!”

目視著他們離開,雪風進入駕駛艙,背後的六翼插入信息接口,隨著一陣魔力波閃過,雪風的視野替換為了火控係統采集到的光學影像。

【大家……聽得到麽?】

【時雨,就位……】

【這裏是野分,就在時雨前方兩公裏,魔導飛彈隨時待命~】

【我這裏也是準備完成了,火控係統同步率95%可以經行精密狙擊……】

【蕾!?我還以為你消失了呢?】

【還好,隻是體會了一下小雅的待遇。】

【隕石接近,我把信息傳到隊長你那裏去。】

【嗯……拜托了……】

雪風閉上了眼鏡,火控係統收集到的周邊信息和時雨傳遞來的隕石信息訊速的通過蕾大概的處理之後送往小雅,再有呆雅進行專門的計算。

所有人都知道,機會隻有一次,如果不把握一次機會擊毀隕石,那麽及時野分拚了命也不可能對那個超過45馬赫的東西造成什麽危害,槍彈根本追不上,唯一的機會,打提前量。

小雅計算好的隕石路徑顯示在了雪風視網膜上,同時,蕾將這些信息傳給時時雨和野分。

“要來了!準備!”

炮管隨著雪風的思想輕微的抖動著,她還不太習慣這種直接用想法操作機體的方式,隨著遠方的火球順著預計軌道越來越近,炮管的抖動也越發嚴重。

‘雪風……安心……還有我在……’

炮管的抖動停止了,蕾也參與了輔助瞄準,雪風深吸一口氣讓自己注意力集中,射擊的時機馬上就到……

“開火!!!”

1300毫米的投射炮,開火瞬間造成的壓力經過金屬足的液壓係統減壓後依舊讓整個炮擊平台下沉不少,蕾負責的彈倉迅速轉動到第二發待機,小雅操作炮擊平台轉向,同時修正因為炮擊造成的地形改變數據,雪風則將瞄準環死死套在目標身上……

沒工夫觀察第一發的戰果了,按照熱成像的顯示,第二發!!

巨大的轟鳴再次響徹整個水庫地區,火炮製退器附近的火焰甚至在兩裏外的裝甲兵們也依稀可見,炮管倉轉動同時,包裹發射藥的金屬桶滑出,砸在地上後化作白色金屬屑消失……

‘轟!轟!’

第三發!第四發!

‘隕石!擊破確認!’

蕾開心的聲音在雪風腦海中想起,看著熱成像中那四分五裂的石塊,雪風整個人似乎在水裏泡過一樣,還好異形化的身體不會出現因為精神高度集中附帶的肌肉**,隨著蕾用魔力掃過身體,雪風才稍微好受點。

【野分……時雨……】

看著漫天撒來的隕石塊,野分有些傻眼,自己怎麽把這些東西都攔下來?

“唔喵~你發射……我來引導……”

即使漫天的隕石劈頭蓋臉的砸下來,時雨也有功夫伸個懶腰……

野分看著她這麽毫無幹勁的樣子,無奈的吼出來:“啊啊!我不管了啦!”

隨著無數粉色的光球拖著白色的詭異無序的向天空發射出去,但是原本完全沒有設定跟蹤程式的‘空白’飛彈,卻開始自主的向那些依舊保持著高速高重量的隕石砸去。

隨著野分釋放飛彈的數量越來越多,天空中櫻花色的爆炸也越來越多,最後隨著野分的魔力基本用盡,N能量和氮氣儲備的全數用盡,無人繼續阻擋後,剩下那些隕石也向著兩人砸下來。

“阿勒……”

就連氮氣裝甲都啟動不了的野分已經抱頭準備挨砸了,卻發現沒有一個石頭落在自己頭上。

“至於麽?雖說我是不太適合戰鬥的二型……但是護盾什麽的我還是可以開的。”

野分眨了眨眼,她發現這個時候的時雨也蠻帥氣的。

“幹嘛啊……別這樣看著我啊,不要理解錯了,隊長的命令而已。”

“額……雪風姐的命令是我來保護你來著吧……”

“囉嗦!”

‘嗙!’

仿佛時雨走神說話的一瞬間,護盾閃爍了一下,一個拳頭大小的石頭砸到了野分頭上。

“……你故意的……”

整個天空漸漸安靜下來,西下的夕陽讓潔白的雪原染上了一片血紅。

“雖然沒有完全的攔截下來,但是葉卡捷琳堡的重工業設施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居民區的破壞度也很小,雖然街道上到處都是石頭,但隻有4間建築被毀,總之,還算幹得漂亮。”

“還……還算?”

“這是司令部的評價,我隻是照讀而已……順帶一提……”

零推了推眼鏡,看著眼前三人……不,五人,緩緩的說出了讓她們驚訝無比的事情。

“其實,地區司令部對你們的印象蠻差的……因為你們沒有在今天到達莫斯科,原本要對基輔進行的空中支援完全泡湯,缺少空中力量的卡爾斯蘭第六軍團在傍晚全麵撤離基輔,烏克蘭首都淪陷。不過淪陷了也好,現在特殊戰二分隊沒有任何任務了,接下來前往莫斯科補給、休整,然後全隊待機,以上。”

雪風接過了零遞來的文件,卻沒有看向文件上的內容,因為自己造成了一個關鍵位置的失守麽……

“這就是……選擇的代價?”

雪風看向如血一般的殘陽,握緊了空著的左手……

代價的話,也就隻能接受了吧……救得一城,失去一城,是虧是賺還說不準,而且……

“我們上火車吧,去莫斯科。”

“隊長,沒事吧?”

“唔喵~笨蛋野分,你看雪風哪有像有事的樣子,再說,雪風有事的話蕾會聯係我們的。上車~上車~”

雪風笑著看野分和時雨的打鬧,在遠處,鐵道裝甲兵的裝甲列車正等在那裏,瑪麗拿著她的工具箱微笑的看著雪風五人回來。

【而且……就算讓我再次選擇,我也會去……就算讓我無數次選擇,我依然會去!不僅僅是因為桑尼婭的父母……】

雪風她們登上了前往莫斯科的列車,在夕陽的映襯下,少女們的笑容也似乎帶上了一絲紅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