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特殊戰@提不起勁

1941年3月20日

寫了一年的日記,但是用別人的身體寫日記這還是第一次,雪風的手感覺比自己的小一些,握筆時的感覺也有些微妙的不同。

在隕星係統測試完成後,回到火車上時,雪風就準備接觸異形化和合體,但是被瑪麗姐阻止了,理由是在異形化狀態解除合體狀態後會出現什麽事完全不知道。

按照雪風的解釋,異形化是將自己本身身體通過結界投送至異空間保存,去除所有不適合戰鬥用的組織器官及功能,用異形的金屬質代替那些器官,從而達成強化本身的作用。

在解除異形化時,金屬質和原本的器官再次交換位置,少量金屬質連接激活原本的身體部分後消失,更多的則消失在了存放原本身體的異空間。基本上,每次使用一次異形化,都可以判定為重傷一次後修複,好在我們還有銘刻好的永久式治愈魔法。當然,因為這個原因,在魔力不足時解除異形化是不允許的,聽雪風說,初期異形化研究不成熟時,就有一名魔女在魔力不足的時候解除了異形化,結果差點因為內出血死掉,還好那位前輩當時是在研究所呢。

但是每次異形化無論是否成功都會造成大量失血,這也是我們定時使用營養液的主要原因。異形化的身體不需要血液,不需要空氣,甚至不需要進食,近乎無限的體力,比平常更大的負載能力,除去精神狀態依舊製約著戰鬥續行的時間,異形化之後的魔女近乎是一台永動機,如果願意的話,從歐拉西亞東線戰場一路打到西邊的歐洲戰場也是沒問題的吧。

馬上我們就要進入莫斯科境內,聽時雨說之前防衛基輔的115飛行隊被調回莫斯科休整,而基輔的丟失導致異形軍直接占領了烏克蘭全境。

現在主要戰線則是伏爾加格勒,位於伏爾加河下遊,頓河大彎曲部以東約60公裏處,為這兩大河的水運交繼點,即使位於歐拉西亞南部仍是數一數二的交通據點。要是該地陷落,那將使得從黑海往地中海與裏海的通路、巴庫等高加索方向的油田以及往歐拉西亞中央地區的到路將被切斷。

另外,由於伏爾加格勒就本身就存在許多利用水運資材在當地設廠的鋼鐵、槍炮、飛行腳等兵器工廠,是歐拉西亞帝國南方一大軍事據點。

加上烏克蘭方麵已經陷落的關係,為了維持部隊的續戰力與補給,是必定要在這都市設下防禦。

這也是不久之後我們的任務,希望指揮部會給我們機會讓我們改變他們的看法。

合上日記本,發色保持在白色,眼瞳依舊是緋紅的蕾無聊的看向車窗外,遠處可以看到時雨和野分的飛行訓練拉出的航跡雲。

原本零是提議讓雪風把Mig15飛行腳分離出來讓時雨和野分提前適應一下噴氣式飛行腳,但是被雪風一句“我敢分,你敢用麽?”給堵回去了。

分離出來的飛行腳完全是異形軍的模樣,雖然知道沒有核心,不會被巢穴控製。但是外觀上還是無法接受啊。

在雪風午睡的現在,蕾想找個人聊天都做不到,將手撐直,看著大紅色袖子裏露出的潔白手臂,兩隻手都有的核心係統散發著微弱的熱量,呆雅好像被雪風安排了什麽任務,一直處於大量計算任務中。

蕾也索性不打擾她了。

“好無聊……”

下巴搭在桌子上,雙腳無聊的來回甩著,蕾整個人都散發著提不起勁的氣息。

【笨蛋時雨!說了好幾遍了‘在麵對敵人采取俯衝攻擊時,不是立即逃跑,而是麵向對方采取迎擊般的飛行。’不要把自己的背後露出來啊,你是笨蛋嗎麽?!】

【但是……很嚇人啊……】

【你個笨蛋!給我把卡爾斯蘭魔女空戰手冊背一遍!】

聽著兩人的交談,蕾甚至可以想象出時雨現在絕對是雙手無奈的抱頭上然後一副要煩死了的表情。

至於空戰手冊,那是由隸屬卡爾斯蘭帝國航空隊的奧斯維菈·波爾克所提出的[波爾克格言]。該格言相當重視團隊合作的作戰方式。

1.發動攻擊前先確保是在有利狀態,並盡可能持續背對太陽。

2.攻擊開始後直到最後一刻前都保持攻勢。

3.隻在近距離射擊,並直到正確瞄準捕捉到對方前才開火。

4.不要經常讓對方離開你的視線,決不被敵方的戰術所迷惑。

5.不管任何方式的攻擊,自敵人後方採取攻勢是最基本的要素。

6.在麵對敵人採取俯衝攻擊時,不是立即逃跑,而是麵向對方採取迎擊般的飛行。

7.在敵人勢力範圍飛行時,務必不要忘了自己的撤退路線。

8.以航空隊的原則來講,採4或6機編隊比較有效,並避免兩機攻擊同一目標的狀況。

這一般是在任何正規飛行隊都有教的……但是很可惜,在這個戰術飛行隊中班科出身的就隻有野分一人。

雪風是個特殊情況拋開不談,黑崎蕾是實驗室試飛員,而時雨則是專門的夜戰魔女,而且使用‘打不過就跑’這一戰略足足兩年,想要她立馬進入團隊戰狀態……很困難。

【所……以……說!!時雨不準跑!!真像你這樣參戰我非被你害死不可啊……】

【唔喵……好麻煩……】

異形化的雙眸讓蕾清楚的看到時雨那沒幹勁的樣子,而野分則是一副被她打敗了的樣子,彎下腰任由自己掛在飛行腳上。

而蕾就任由自己癱在桌子上看著窗外的兩人。

“蕾……叫她們回來吧,還有點時間就要到莫斯科了。”

“嗯……”

聽到零那麽說,蕾卻依舊趴在桌子上,要不是出現的魔導針開始工作,零還以為她沒聽到呢。不過……這幅沒精打采的樣子是怎麽回事?難道合體還有消耗算雙份的麽?

拿出備忘錄記下這個可能,零決定下次定時聯絡向司令部匯報一下。

“我們回來了……”

“了……”

將飛行腳存放好的野分和時雨也回到了車廂,但是……時雨你已經懶到把話說完都懶得說了麽!

零看到這三個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皺皺眉頭說:“你們怎麽都這副樣子?”

“被時雨氣的……我感覺好累……”

“被野分折騰的……明明打不過就跑就可以了嘛,那麽多事……”

零將目光轉向一直癱在桌子上的蕾,而她連頭都沒動一下,就回了句:“提不起勁……”

深井零看著三個趴窩的小家夥用小貓的姿勢蜷縮起來後,再次歎氣:“馬上我們就要到目的地了,蕾你等車停了就把雪風叫起來,來迎接我們的是115戰鬥機聯隊,而且我們的駐地也是那裏。”

“知……道……了……”

看著蕾無力的揮手,零離開了房間,留下三隻處於趴窩狀態的小貓。

今天……特殊戰@提不起勁……

PS:好吧,其實是我提不起勁……發快遞啊,等快遞啊,你妹的快遞啊,折騰死了……最近還要開始準備做歸校準備了。可能會斷更幾天……我討厭長途客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