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開始轉動的命運之輪

黑暗……

火焰……

光……

雪風感覺自己仿佛再次陷入了生與死的境界,從合體開始,從隕星係統啟動的那一刻,雪風就知道事情玩大發了。

原本的計劃是蕾吸收到已經無意識的雪風從而完成冥王計劃,但是在雪風被蕾喚醒的那一刻,這個對蕾無害的計劃變成了對兩人意誌的挑戰。

肉體的存放、再構成,記憶的規劃、保存、備份,構築異形化的身體藍本,骨架是否繼續使用人類規格,雙核心的協調,AI的協同與超頻工作,保證身體完好的潛意識分配……

當時合體剛剛開始時,無數的警告框將視線填滿,雪風得感謝阿斯特萊雅的幫助,在瞬間完成無數數據的處理,文檔備份……這可不是人類能做到的事。

睜開雙眼,看到的是漂浮在營養液中和自己分離了一半的黑崎蕾……夢境中的火焰想必就來自蕾的記憶吧。

自己沒有以往的記憶,就算加上了和艾拉、桑尼婭相處的時間……相比於記憶中過去的那十幾年的漆黑,還是過於短暫了。

不過,在這個所謂[現實]的世界中,自己也生活了兩年之久,自己甚至懷疑記憶中那紅色的國度是否真的隻是自己的臆想,但是那又過於真實了,無論是記憶,還是感情。

左臂發出了一陣陣痛,費力的轉動眼球,看到的則是蕾的右臂再次的分離了一點,或者說是撕裂開了一點比較靠近事實。

現在兩人的狀況一句兩句是說不清楚的,不僅僅是肉體混淆在一起,就連記憶也是不斷的串行,雪風偶爾在夢境中還能看到那個小小的莊園和那熟悉又陌生的笑容,而兩人的意識模糊,是否是合體程序幹涉了靈魂的組成?這個就連瑪麗這個負責人都說不好……

【希望蕾不要被自己記憶中那不知道多久的黑屏嚇到呢……】

閉上雙眼,慢慢的回憶和艾拉、桑尼婭在一起的日子,這樣可以讓雪風無視掉那身體活生生撕裂開的痛苦。

那是自己唯一的幸福與救贖……

眼前再次出現了一個黑色長發的女孩牽著母親的手在花園散步的景象,可惜知道了結局的現在看這幅畫麵更多的是痛苦吧……

自己會在意這孩子,是為什麽呢?

真的隻是因為和自己相像麽?

不知道……

後輩?大概吧……

阿斯特萊雅在蕾那裏留下了備份AI,連自我意識都沒有的核心連反抗都做不到就被備份程序擦幹洗淨,雖然雪風和蕾的[硬件]不一樣,但是因為構架相同,所以[軟件]還是可以通用的。

“雙係統的映射還有驅動的相互安裝完成了?”

“嗯,現在是最後的分離過程……蕾是全身麻醉,稍微好一點,雪風的抗藥性很強,麻醉藥沒有效果……大概會很疼吧。”

“不過神劍係統真的沒問題?展開模式不是沒有經過測試麽?”

零接過瑪麗手上的資料夾,這些是冥王計劃一期工程完畢的報告。

“神劍係統和隕星係統不一樣……神劍係統的結構很簡單,而且作為半個冷兵器也很容易上手,雪風直接拷貝給蕾就可以了,你別告訴我蕾在卡爾斯蘭研究所完全沒有學習過冷兵器的用法。”

瑪麗眼中有著大量的血絲,將近連續一周的高強度看護讓她心力憔悴。人手的不足,設備的缺失不得不讓她用更多的努力來保持雪風和蕾的生命穩定。

“那麽,一期計劃就這麽結束了麽?”

“魔女異形化,偵查型的量產,全包裹型護盾以及相應的衍生型,武器的異形化,向導兵器以及戰略兵器的配備……一期大概就這樣了吧。”

“聽說二期已經開始招人了。”

“那些就是在新卡爾斯蘭完成了……”

“這樣啊……”

零將整理好的公文包拿起,接下來幾天零要將這些成果上報。

“那麽蕾和雪風還有幾天可以參戰?”

“現在的情況……隨時都可能完成最後的分離……”

“那就好……”

零打開門離開,瑪麗帶著濃厚的黑眼圈看著培養槽內的兩人,一隻手臂已經完全分離,在營養液的作用下快速的修複著,血肉模糊的肌肉和筋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

瑪麗將營養液的溫度再調高了一攝氏度,希望兩人的分離能在今天完成吧。

外部的暴風雪已經停歇,陽光灑向被雪覆蓋的潔白大地,天空中魔導引擎的轟鳴打破了清晨的寧靜。

完成了夜間守衛任務的時雨正晃晃悠悠的回到莫斯科基地。

“時雨~前線的情況怎麽樣?”

妮可剛剛完成晨練,看見時雨降落也快速的趕來打聽前線的消息,相處了一周,妮可和時雨更處得來一些。

“唔喵……前線啊……轉了幾圈,除去幹掉了幾個趴窩的戰車級沒有啥收獲,奇怪啊,按照異形軍的推進速度看的話,現在主力應該已經到達伏爾加格勒了才對。”

將身上的裝備交給趕來的後勤兵,時雨打著哈欠和妮可聊著昨晚在伏爾加格勒幹掉的幾個戰車級……

“……然後啊,就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那幾個戰車級忽然從坑洞裏站起來了!當時嚇了我一跳……趕緊反擊……”

“打掉了?”

“不……全打空了……然後丟了兩個集束手雷下去才打掉。”

“欸~~!居然丟中了!我的投擲水平很差,基本沒有一次正中的。”

“要好好練的說……這個可是基本功,別等到要做轟炸任務的時候才抓瞎啊,那時就不是丟手雷了,那時都是數百公斤的炸彈了,抱著去……”

妮可聽時雨這麽說,撇撇嘴:“我才不要……那樣的話就連躲避都做不到吧。”

“做不做可不是你說了算。”

攤手,時雨對於上麵那些人算是了解透了,有時候就算知道不適合,還是會硬逼著你上的。

“妮可……”

“嗚啊!蒂法……姐……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已經取下了左手和頭上的繃帶,隻留下了眼罩的蒂法目送著妮可如同逃荒一樣的跑掉,然後繼續用著那平緩的語氣說:“妮可……給您添麻煩了麽?”

“沒有呢……這孩子我蠻喜歡的,在最前線帶了兩個月還能保持這麽熱情的孩子很少見。”

“妮可,很特別……經曆了那麽多死亡和分別,在隊裏大多數人都以冷漠的麵具示人的時候,她依舊可以用熱情的笑容和發自內心的呼喊來打動他人……”

“是麽?這是我認識你到現在說的最長一句話倒是真的,妮可嘛……倒是和蕾是兩個極端,如果她們相互平衡一下就好了。”

陽光漸漸變得強烈,蒂法試著取下眼罩,但是被光線刺激了一下後還是放棄了這個動作。

“蕾?”

“分離進度大概快完成了……技術方麵我完全不懂啦,但是隊長和蕾確實應該歸隊了倒是。”

“就是一直被那個變態羨慕嫉妒恨的那位?”

時雨額頭流下一滴冷汗,野分的變態之名已經傳到115隊去了麽?這可真糟糕,看來等雪風出院野分絕對會關節技到死的……

“嘛……因為那個計劃,隊長和蕾是搭檔啦,不過之前她們好像並不認識就是。”

兩人向宿舍移動著,在已經到了白天的現在,警戒哨和雷達站的覆蓋可以完全的檢測異形軍的動向。希望休假可以安穩的過完半個月呢。

“那麽請好好休息,夜間任務辛苦了。”

“嘛……本職工作而已,那麽晚安……啊,早安……”

“晚上見……”

將門輕輕帶上,蒂法從走廊看了眼繼續在飛行跑道上跑步的妮可,稍微笑了笑,開始向實驗室方向移動。

[特殊戰全部是由那個計劃的成員構成]

[隊長雪風和黑崎蕾是三型的唯二成品]

[特殊戰是作為實驗兵器測試部隊來到二線的]

[野分和時雨分別是一型和二型]

[雪風和蕾的機體在前不久運達]

和特殊戰公用一個營地一周,收集到的信息也就那麽一點,本來蒂法想去看看雪風和蕾的,但是實驗室看守很嚴格,沒法去,那麽退而求其次,去看看她們的裝備好了。

“裝備的話……那邊……”

蒂法專心的想著特殊戰的事,卻沒有發現身後跟著一個小尾巴。

“蒂法姐來這裏幹什麽……”

妮可結束了日常訓練,卻發現每次結束訓練後都會給自己布置下一個任務的副隊長不在。鬼鬼祟祟的跟在鬼鬼祟祟的副隊長身後……

妮可的命運在這一刻改變了。

“這裏是……唔……好黑……”

妮可跟著蒂法來到了一個黑乎乎的倉庫,在連續撞了幾次頭之後,妮可扶著一個類似架子的東西站了起來。

“蒂法……你在哪?”

倉庫大的有些嚇人,門縫內漏進來的光線根本沒法照亮最裏側的東西。扶著手邊支架走的妮可一邊小聲念叨著蒂法的名字,可惜妮可不知道,因為在之前戰場上距離炮彈過近,蒂法的聽力受到了一點影響,擁有黑暗視覺的蒂法壓根沒聽見身後妮可的碎碎念。

在妮可扶著架子繼續往裏走的時候,手上握著的部分忽然開始快速的吸收妮可的魔力,同時……一個巨大的歐拉西亞式魔法陣展開。

“誒!這什麽?”

妮可被嚇了一跳,但是想要甩開手上的東西發現根本不可能,仿佛妮可的手被那個架子死死的吸住了一樣。

“妮可!你怎麽在這裏!”

蒂法看到了身後的魔力光亮,卻沒想到是妮可跟在自己身後。

【糟了……特殊戰的裝備不是誰都能用的啊!】

“妮可快放開!”

“我……我是想放開啊……但是……”

蒂法看著妮可越來越虛弱,肉眼可見的魔力全被那個類似全身甲的裝備吸入,總之先讓她放開。

“怎麽回事?誰在那裏!”

正準備去給瑪麗送早餐的野分路過裝備庫卻發現裏麵有魔力反應,進到裏麵卻發現才送來的裝備被激活了。

“這是……新送來的強襲型外裝?為什麽妮可能激活?”

就在野分和蒂法打岔的一瞬間,妮可前方忽然出現了無數的魔光屏,無數的紅色照亮了整個倉庫,然後又忽然黯淡下來,妮可也因為缺少魔力昏倒,驗證程序也結束,整個倉庫再次回到開始的摸樣。

“妮可!妮可……”

蒂法趕緊檢查了下妮可的生命體征,還好,雖然很虛弱,但是還活著。

“這樣不行……得送她去實驗室去……”

“實驗室?好……”

兩人帶上妮可快速向實驗室跑去,而野分如果這時打開強襲的外裝甲的話,會發現N核心顯示的信息……

[Certification-Completed,system-wide-initialization-start]

(認證完畢,全係統初始化開始)

[Warlock-Standby......]

(深淵術士,待機……)

PS:開始給第一部TV劇情鋪墊了……話說在學校碼字總是感覺和在家裏不一樣……在學校集中不了精神……要趕緊習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