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作為隊長的威嚴

“夠了,都住手……”

雪風皺著眉看著眼前這亂糟糟的場麵,一邊翻看著小雅記錄的日誌,雪風一邊慢慢走上前。因為在之前的身體物理分離中雪風完全是硬挺過來的,麻醉藥因為雪風體質的原因無效,痛覺殘留在每一根神經中,慢步挪動已經是雪風的極限了。

“唔,雪風。”

蕾看了雪風一眼,原本怒氣衝衝的表情也緩和下來,站到瑪麗身後去躲避艾露那如同刺刀般的眼神。

“蒂法士官長的狀態不太好,野分,你先帶蒂法和這位……”

“艾露……艾露·法力迪·舒爾茨,軍銜上士,很高興見到您,雪風少尉。”

“嗯,野分。”

雪風拖著還有些顫抖的手緩慢向艾露回禮後,讓野分帶著蒂法和艾露先去別處休息下,至少得讓蕾和她們分開。

“那麽……菲爾特準尉,現在能先告訴我發生了什麽事麽?”

目送三人離開後,雪風看向表情糾結的菲爾特。為了穩定情況,雪風用軍銜稱呼她們,在魔女隊伍裏,這是相當不禮貌而且帶有挑釁意味的。

“嗯,是這樣,妮可……”

似乎是從雪風眼中和衣擺的微弱抖動察覺到了她的狀態並不是很好,菲爾特沒有說一些多餘的廢話,勁量簡短的把妮可的事情告訴了雪風。

“魔力……缺失麽……蕾,那批裝備……把補給清單拿來我看看,瑪麗姐……”

蕾點點頭離開,而雪風將視線放到一邊的瑪麗身上。

“嗯……那孩子的狀況不太好,魔力被大量抽取,意識模糊並且帶有幻覺,N粒子的侵蝕已經到達腦部了,而且伴有排異反應……”

“現在是怎麽處理的?”

瑪麗聽到雪風這麽問,原本嚴肅的表情帶上了一絲落寞和悲哀,將手中的文件遞給了雪風。在看到眉頭的那行字之後,雪風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歎口氣,將這份文件交給菲爾特。

“這個是……一等軍事機密?冥王計劃,魔女異形化……”

“沒有時間進行資質測驗了,過敏測試後,就直接對妮可進行了異形化改造,她能不能撐過去就看這個手術成不成功了。”

菲爾特張大嘴驚訝的看著手中這份改造書,裏麵很多項目都是想都不敢想,甚至可以說是反人類反社會的項目,在改造完成後恐怕連‘人類’都稱不上了吧。

“你是妮可的隊長,也是她的長輩,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反悔,什麽……”

雪風背過身去不再看菲爾特的表情,而瑪麗也勁量不去看她那不知所措蓄滿淚水的眼睛。沒有人回應菲爾特如同喃喃自語的提問,無論是雪風還是瑪麗都不能替她做這個決定,她得自己做出選擇。

“雪風……Warlock的資料都在這裏了……”

蕾拿著一個文件袋回到這裏,雪風看了下上麵[不列顛尼亞空軍]的封條,將其拆掉,拿出了裏麵的的文檔。

“泛用型異型化全身魔動鎧Warlock零號機……試作I型?”

看到試作兩個字,雪風皺了皺眉。

試作型,往往是以犧牲包括穩定性在內的部分屬性為代價,換取另一些屬性上的提升。雖然並非討厭試驗品,平時所用的也是……不,嚴格來說連自己都是試驗品。但那都是有著明確數據和充足心理準備的,而且,對於試驗品來說,其實用壽命通常隻能維持到第一次事故之前,一旦出現事故,在分析完原因之後,也就徹底廢棄了呢。然而這件裝備……

事故已經發生了。

生產方保密……

高度六米的全身型裝甲……

三段增壓型混合動力噴射引擎……

核心共鳴型大範圍信息擾亂係統……

重離子融合約束力場發生器……

好吧,一看就是將“亂來”貫徹到底的高消耗機體,話說野分她真的能操作得了麽?

嗯?這是什麽?搭載隊長級可控異型核心……來自米高揚·格列維奇·異型能量研究所?

為什麽要特地強調來自研究所?機體和核心不是一起的麽?

匆匆看完了全部資料,但得到的除了一些光看名字隻能猜測地似是而非的裝備外,重要的技術參數什麽都沒有,而使用注意中除了一條“需配合異型化使用”外可謂是空空如也,就好像……

不是給人使用的一樣……

——好吧,是給異型化魔女使用的,確實不能算是人類的……

“瑪麗姐,這不是原定給野分用的麽?”

雪風一邊嘴上討論著那台魔動凱,一邊確認了手術的結束,代表著‘手術中’的紅色警報燈已經熄滅,接下來就要等待結果了呢。

菲爾特沒有說出她的選擇,現在她也沒有選擇了。拿著那份異形化的說明文件,菲爾特留在了妮可的病房,而雪風四人向倉庫走去。

“信息出了一點差錯……原本隻以為是普通的強襲型外裝,所以分給野分了,但是對方的研究所提出的要求中有‘驗證核心共鳴型大範圍信息擾亂係統在實戰中效果’的項目,而這種技術要想發揮作用,需要的是至少精英級的異型核心……”

“怪不得核心是從米高揚來的……”

“是的,隻有米高揚擁有可以異型化的魔女,而隻有這樣才可能在編隊戰中擊落而不是擊碎敵方精英機的核心。”

來到倉庫,雪風審視著格納庫中依舊沉寂著的Warlock零號機,不得不說,六米的高度對於雪風來說很有壓迫感——即使機體是平置的,但連拖架在內也有將近三米高了。

“這個,就是warlock了……”

“奇怪?呐~瑪麗姐,你們到這裏已經一個多星期了吧?為什麽這東西還是封鎖狀態?沒有拖出去飛過的麽?”

“不,試過了,隻是沒有飛起來……”

“嗯?怎麽回事?”

“實際上,在雪風還在昏迷的時候,野分那孩子就已經迫不及待地試過了的。”

“試過了?然後呢?”

“不管是一型野分還是二型時雨,植入的核心都是普通異型機體改造成的,而在異型軍的等級中,高級核心之於下級,是近乎絕對上位的存在。野分剛啟動機體,就被那個隊長級核心控製住了,要不是一直監測著身體狀態的AI核發現不對勁強製斷開鏈接,野分她就回不來了。至於試車,後來在不連接機體核心的情況下倒是試過一次,但是根本沒反應,別說飛了,就是在地麵試車都做不到呢。”

“那麽……”雪風把手放在自己的胸部處,撫摸著主核所在的位置。

【做為同為精英級核心植入者的我,試飛這東西應該沒問題的吧?】

“我們回病房吧,去看看那個叫妮可的孩子怎麽樣了。畢竟……試飛後沒有完全封機讓友軍受傷這種事……簡直是最差勁的醜聞啊。”

·

·

Ps:先是畢設……然後是補考……

我忽然開始羨慕學霸了……

然後……作者的話大家貌似不會看的說?那麽還是說在這裏吧,周三周四周五我全天的課……所以不更新,當然我在課堂上找到空隙了另談喵。

以上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