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希望的光

距離雪風試啟動已經過去了一夜,今天的天氣是非常晴朗的,桑妮亞正在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向航母返航。

被狂風吹的淩亂無比的機庫已經被整備班們清理完畢,確認了武器保險關閉了之後,桑妮亞一步三晃的往魔女們的房間走去。

‘碰!’

“哇!怎麽了?唔……桑妮亞不要嚇我啊,為什麽是**?而且,這是我的房間吧……”

雪風的一天就這麽開始了。

“唔,仔細看的話,桑妮亞的皮膚還真白呢,因為一直穿的是黑色的衣服所以更顯眼了呢……”

“欸,雪風你醒了麽?嗚啊!桑妮亞!你怎麽跑我們這裏……唔。”

桑妮亞的房間應該是在隔壁,和娜塔莎上校一個房間的。這裏說下題外話,如果不是航母空間本身緊張的話,魔女應該是一人一個房間的。

雪風小心的將桑妮亞的身體扶正放到自己床上,然後蓋上被子。看來夜班是很幸苦的呢,如此想著的雪風準備招呼上鋪的艾拉去覓食去,不過雪風貌似看到了不怎麽好的東西。

“啊……真是受不了你啊桑妮亞,就這一次哦,唯一一次哦……”

艾拉一邊碎碎念叨著什麽,一邊將桑妮亞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收起然後小心翼翼的將褶皺扯平、疊好。

雪風迅速的回頭,裝作什麽都沒看到的樣子,迅速的將借來的衣服穿上(諏訪天姬淚目雙手貢上)。

和襟的巫女服作為扶桑陸航的軍服還是很耐看的,不過,那比起原世界的超短裙還要短上2分的衣服下擺實在是……就算有著魔女裝備的特殊背景,雪風還是覺得就這麽光著大腿出去一定會很冷的把。

【欸,這個是……】

摸到了手邊的軟軟的東西,還帶有體溫,拿起一看,是一件黑色的褲襪。

【唔,桑妮亞的?】

稍微扭頭瞅了眼艾拉,她還在小心的疊著襯衣呢。

【好吧,就這一次,嗯,唯一一次……】

雪風迅速的將還帶有桑妮亞體溫的褲襪穿上,因為是緊身的所以不影響飛行腳的穿戴,而且這樣就不會覺得冷颼颼的了……(作者忍不住了插句話:小雪我隻能幫你到這裏了!)

‘……不過,現在開始你就別碰戰鬥腳了……’

真的沒問題麽,那個大叔。真是的,真的想讓我放心就告訴我實況啊,這麽遮遮掩掩的算什麽事。

歎口氣,然後拍拍臉,雪風努力的讓自己精神起來。回頭擠出個笑容,招呼依舊處於花癡狀態的艾拉準備去吃早飯。

“小雪你這裝扮好奇怪……”

“(驚)有麽?”

“唔,雖然說不出哪裏奇怪,但是絕對很奇怪!”

“錯覺……”

“唔……”

“怎麽了?”

“好可疑。”

“才沒有……”

……

兩人壓低著聲音,伴隨著桑妮亞“……海鮮奶油蘑菇湯……”的夢囈,躡手躡腳的離開了房間。

和之前艾拉所說的一樣,魔女的夥食不管是哪頓都是按照最高規格準備的,努力的將其消滅幹淨後,艾拉和雪風來到了飛行甲板。

這時間天剛剛蒙蒙亮,由於冬季的緣故,天亮的也較晚,在已經6點的清晨,還是能清楚的看見天上的星星。

艾拉穿著穆索斯的白色軍大衣,接近白色的金發在晨風的吹拂下輕輕搖晃著。

“餒,雪風……”

“什麽?”

艾拉這是仿佛在苦惱什麽,一邊用無奈的語氣講述著什麽,一邊還臉紅的鬧別扭。

“那個撒,每天的清晨,可是最黑暗的,如果是有異形軍的話,它們散發的瘴氣會連這最後小小的星光都不會放過。那時候看天空,就如同暴風雨來臨前一樣,壓抑而且黑暗……”

仿佛是理清楚了自己的思緒,艾拉的語氣逐漸平穩下來,而且仿佛是為了證明什麽,用力的抓住了雪風的手。

“不管以前發生了什麽事,但是現在的雪風就是雪風不是麽,而且無論現在多麽困難,我相信以後絕對沒問題的!”

看著麵紅耳赤的艾拉,雪風苦澀的笑了笑。

“這麽確定?以後的事情,誰知道呢……”

“占卜!”

“欸?”

艾拉從身側的口袋中拿出了幾張塔羅牌。

“這是這段時間對雪風的占卜,一開始在撤離前是這章……”

塔……雖然對塔羅牌了解的不深,但是這章唯一一章絕對的不詳雪風還是知道的。

“所以那時你才拉著我麽……”

“啊……嗯,因為很擔心撒,桑妮亞整個隊伍都被打空了,如果再有魔女陣亡的話,大家的士氣也就完蛋了。然後,在上船時我又對你做了占卜……”

“為什麽?”

“因為……很好奇……而那時的占卜結果則是,命運之輪……這張牌代表了變化,但是具體不明……”

“然後呢?這和未來也沒什麽關係吧。”

……

看著雪風那依舊無神的眼眸,艾拉也撅起嘴,有些惱怒了。

“這是最後一張,昨天剛剛出的結果……”

說著,將那張塔羅牌遞了過來,雪風接過後,發現這塔羅牌的質量也太差了點,就是拿文件紙一層層用膠水粘起來的,而畫麵一看就是出自艾拉親手畫出來的,一隻巨大的異形掛在天空中,不斷散播著瘴氣,而瘴氣中則可以看見依稀的星光……

這張卡是星星,它代表了——希望。

【每天的清晨,可是最黑暗的,如果是有異形軍的話,它們散發的瘴氣會連這最後小小的星光都不會放過。那時候看天空,就如同暴風雨來臨前一樣,壓抑而且黑暗……】

“不要放棄,魔女是沒有不可能的,而做不到什麽的更是沒有!這是我在空軍學校裏學到的話,小雪你以前絕對也知道的,現在你失憶了,那麽我就再次說給你聽!”

艾拉抓過了雪風的手解開了大衣的衣襟,將雪風的手按到胸口上,雪風可以感受到那已經開始發育的柔軟以及代表了生命的心跳。

“沒有什麽是魔女做不到的,但是如果放棄的話,就絕對做不到!即使是再濃重的瘴氣也無法讓星光消失,就算烏雲密布也會有散開的時候,就連最黑暗的夜晚,也會迎來那黎明的時刻!”

……

就想要映襯艾拉所說的話一樣,此刻的遠東艦隊迎來了日出,本來有些的薄霧的海麵也被染的一片通紅,而艾拉的發色更是如同太陽一樣。

“隻要還活著,隻要心髒還能跳動,那麽就不能放棄。不放棄,就有希望,你可是魔女啊!”

……

良久,雪風抬起頭來,眼中稍微滲出的淚水在流出前就被清晨的海風吹幹,看著艾拉那擔心的眼神笑了笑。

【謝謝,你說的沒錯呢……】

“放棄什麽的,就算了,我可是還想再活500年呢……”

“真的……沒事了麽?”

艾拉沒有將心底的話說出來,當時在撤離前的醫務室門口,警報下的雪風的表情,那如同被整個世界拋棄般的表情……

不,那是如同沒有活著的理由一樣,就像是壞掉的玩偶一樣不管怎麽玩弄都無所謂的樣子,已經壞掉了的表情。

那……不是一個人類該有的表情。

現在這個表情就不錯,雖然,在你的眼睛中我依舊沒有看見其他的東西,至少……你眼中有我了不是麽。

艾拉嘿嘿的笑了出來,白金色和黑色迎著晨風飄揚著。

……

“話說,艾拉你的占卜靠譜麽?”

“當然,我的固有魔法就是預測未來哦,要不為什麽大家都會認為我鐵定能成為超級王牌就是這個原因。”

“欸,真厲害……那你能知道我下一步要幹什麽麽?”

忽然艾拉的臉一紅,猛的後退然後將衣襟合上。

“唔嗚嗚嗚嗚……你你你你你你……”

“咕嘿嘿~我決定了~~~”

雪風一邊將之前艾拉拉住的左手放在鼻子下麵嗅啊嗅一邊看著艾拉的反應。

“今天我左手就不洗了吧,這隻手上有艾拉的味道呢~”

“嗚啊!雪風!你這家夥,太得寸進尺了!”

“有意見?有意見來咬我啊~”

“我咬!!!”

“嗚啊!艾拉你還真咬啊……”

……

白金色與黑色的少女相互嬉鬧著,甲板上執勤的水兵們都微笑的注視著她們,此時,大家看到的是【希望】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