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意外遭遇

伏爾加格勒以西羅斯托夫,原本繁榮的城市變的無比蕭條,因為烏克蘭的陷落,這個完全沒有地利可守的工業城市也隻能後撤,在虎式營到達這裏的時候,除去那些不願離開和不方便離開的人們,這裏近乎變成了死城。

“哥……我餓了……”

艾娜捂住的肚子又發出了咕咕的聲音,攜帶的速食食物已經全部吃完,當然,艾娜是絕對不會承認藍紋奶酪和法棍麵包是屬於‘食物’的!那種完全放臭了的奶製品和可以當警棍使用的麵包真的是食物?!簡直不可理喻……

“啊,稍等,我記得就是在這附近啊……”

士郎探出炮塔半個身子確認著附近的地標,如果他手中的地圖沒過期的話,這裏應該是有一個補給站的啊……

“喂……桑達斯……我知道你還有個水果罐頭……”

艾娜從挎包中拿出了散發著濃烈味道的紙包,那是艾娜出發時拿上的藍紋奶酪,當初是為什麽拿上的呢?貌似是因為名字很好聽……

“來換……”

桑達斯以正坐的姿勢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的道路,但是從他那鬢角滴下的冷汗可以看出他現在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隊伍裏的食物都已經吃完了,現在就隻是個人身上可能有一些零嘴什麽的,而艾娜明顯把主意打到了駕駛員桑達斯身上。

“那個……艾娜醬啊……罐頭可以給你,不過,那個奶酪還是算了。”

“欸~!~!怎麽這樣,浪費糧食很不好的哦~來~交換哦~”

“別!別把那東西放我包裏!哇!!別放進去!姑奶奶!我都叫你姑奶奶了!千萬別把那個散發著惡臭的東西放進去……”

隨著一陣雞飛狗跳……艾娜回到了炮手的位置上,小口喝著水果罐頭的果汁,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

士郎看到了自己妹妹的笑容就知道桑達斯估計又悲劇了。不過現在他可沒工夫管這事,如果再找不到那個補給站他們就真的隻能實行食物配給製了。

“停車。”

銀白色的虎式戰車穩穩的停下,士郎沒有管桑達斯看向自己那無比鬱悶的眼神,踩著前裝甲從戰車上跳下來,看著眼前這個應該被稱為補給站的地方。

“四號車五號車警戒,其他人休息。”

士郎看著這個雜草叢生欄杆鏽跡斑駁的地方心理估摸著這裏還有沒有物質,作為全球同步修建的半永久式物質補給處,這裏至少應該有3個步兵班才對,就算這裏馬上就要成為前線,也應該做好隱蔽措施和提示標示才應該離開才對。

“這裏真的還有補給麽?感覺已經廢棄了啊。”

艾娜快速走幾步,跟上士郎的步伐,拉著他的衣擺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知道,先去燃料庫看看吧,我們的剩餘燃料已經不多了。”

點點頭,跟在士郎踩出的小路,艾娜艱難的跟在後麵。

“不過……哥,我們為什麽不去追那些異形軍呢。”

“首先是燃料問題,其次是戰力問題,虎式營很強隻是在常規軍中很強,但是要和機械化步兵們相比的話就完全沒有可比性,她們才是真正可以和異形軍正麵交手的存在,我們要有自知之明……噓!”

士郎忽然給艾娜做了個禁聲的手勢,他聽到了前方有動靜。

兄妹兩人拿出了MP44和格魯手槍,小心的向油庫靠近。靠在門口,再次確認了裏麵那咯吱咯吱的動靜後,士郎拿出了紅色鎂光棒,打開後丟到了一塊石頭上,相比遠處的虎式營馬上就會做好備戰準備。

將艾娜拽回自己身邊,將短手短腳的少女抱起來,士郎想稍微確認下屋內的狀況。

姿態放低,用槍管小心的撥開了倉庫大門。

稍微把大門撥開一條縫,看到的是黑不溜秋的倉庫內部,士郎心中一陣壓迫感傳來,抱住艾娜猛的後跳。

一道人手指粗細的紅色粒子射線打穿了士郎所在的牆壁,紅磚牆如同燒開的水一般的沸騰了,從浮現出泡泡到牆體爆裂的1.03秒內,士郎成功的護住了艾娜,自己也沒有受傷。

“是異形軍!”

艾娜將自己那不多的魔力注入格魯手槍,準備開始朝破洞的內部還擊但是被士郎拉住了。

“這是燃料庫,不要向裏麵開槍,我們快走,回戰車。”

放低姿態,不理會從頭頂不斷劃過的粒子槍,士郎抱著艾娜快速離開。

‘鈧!’

從身後射來的一道粒子即將正中士郎頭部時,艾娜展開了護盾將那發致命的攻擊擋下。

而這時,轟隆的坦克引擎聲已經非常近了,但是敵人卻更近。全黑色的類人形怪物們將手指向兩人緩步靠近中。

艾娜抽出手槍射擊,士郎覺得自己甚至可以看到子彈射出時扭曲空氣的軌跡,將異形擊傷時白色粉末的飛散也如同被放慢了無數倍的影片一樣,士郎可以看到艾娜那小小護盾的暗淡,以及那些異形手上即將開火的光芒。

那一瞬間,士郎仿佛看到了過去……剛剛遇見艾娜的時候……

[……哥哥?]

[嗯,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妹妹了,不用再吃這種東西了,我會照顧你的……嗯?艾娜?好名字……]

……

仿佛看到了當年被征入伍的時候……

[我要和哥哥一起!]

[不行!你給我好好呆在家裏!]

[哥哥都不在了!呆在家裏還有什麽用!]

……

在一起生活的時候,在一起戰鬥的時候,過去的記憶如同潮水般湧上腦海,士郎甚至有閑暇來想‘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死前走馬燈?’。

‘真可惜,到現在了我還不知道艾娜的真名……’

艾娜手中的手槍已經沒有子彈了,但是擊倒的異形軍寥寥無幾,少女的魔力還是太少了。士郎能做的,就是在異形即將開火前的那麽點時間內把艾娜護在懷裏。

但是響起的不是異形軍那粒子槍開火的聲音,白色虎式戰車如同猛虎撲食般撞碎了一側的圍牆衝向異形軍,邁巴赫HL230P45汽油引擎帶著機械的咆哮聲從異形軍身上碾壓而過,鋼鐵扭曲碰撞產生的刺耳聲音讓艾娜不由得渾身發抖,而隨著白色虎式將已經靠近的異形軍碾成粉末,士郎看到了後麵的異形軍已經開火了。

紅色光線槍有兩發掃著士郎的發梢擦過,艾娜甚至問到了一股頭發燒焦的味道。

而隨著後續虎式營全員到達,因為不是全速前進,戰車在將士郎和艾娜掩護起來的同時穩穩的停住。厚重的附魔鋼甲輕鬆的擋下了掃向士郎的粒子槍。隨著液壓係統將發動機的動力轉導至炮塔,黑洞洞的炮口指向異形軍方向。

隨著5門8.8cm炮特有的清脆響聲,高爆彈的爆炸宣告了那些人形異形的終末。

“隊長!隊長你沒事麽?!”

其他車組的成員也探出頭來詢問,這些人都是在基輔保衛戰中幸存下來的精英……大家都還繼續稱呼士郎為隊長,而不是營長,大概……大家已經習慣了吧。

“還好……艾娜你呢?”

“唔,沒事……”

拍拍身上的塵土,士郎把艾娜從地上拉起來,確認了她沒有受傷後,開始指揮現場。

“大家檢查倉庫的物質,把改帶的都帶上,這裏估計不能停留太久,異形軍不會在太遠的地方的,收集玩物質後我們離開這裏。桑達斯呢?”

艾娜扯了扯士郎的衣擺,然後指向了那輛被開到溝裏去的坦克……

“……4號組,來幫我們拖下車。”

……

“已經發現了異形軍蹤跡了?”

“是的。”

“那還等什麽?叫航空隊出動!還有……warlock的測試報告怎麽還沒有上來?”

“特殊戰她們……嗯……”

“算了……告訴那個臭丫頭,這3個月內我要warlock所有的項目報告。而且,隨意挪用軍備來用做他處……她膽子倒也挺大的,讓她識相點。”

“是。”

隨著親兵的離開,身穿不列顛黑色空軍軍服,帶著少將軍章的中年人看著眼前高達10米的支架,竟然又是一台warlock。

複雜的管線連在各個關節處,全身的固定式骨架中央卻空出了一大塊空間……

“哼……魔女……”

看著眼前自己主持開發,可以冠名為最終兵器的強襲機甲,中年人低沉而瘋狂的笑聲在這個永固式地下基地回蕩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