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不再迷茫的心

“加農炮裝填完畢!”

“11點方向,步行戰車!艾娜,打掉它!”

停止後退,發動機將動力全部轉到炮塔,液壓上升到800pa,艾娜透過炮隊鏡鎖定正在那個正因為115隊魔女的攻擊昏頭轉向的多足戰車。

“我看見它了,開火……”

沒法辦法安靜的等待開火時機,但是過於匆忙的開火後果隻能是miss。從遭遇異形到現在僅僅五分鍾,但是就戰鬥強度來說不亞於之前之前的基輔保衛戰。

能讓裝甲教導團感到如此壓力的,除去那不知多少的多足戰車以外,還有那新出現使用履帶的異形軍。

是的,使用履帶的陸戰異形軍。擁有四條履帶,正麵60°傾斜裝甲,搭載了兩門粒子炮,還有無數機槍足夠編製出無死角彈幕的新型陸戰異形。就連虎式的8.8cm炮也無法從正麵擊破,但是要從側麵進攻的話也完全不可能。其他的多足戰車不會站著看戲的。

而士郎這時聽到了從天上傳來的引擎呼嘯聲,他知道,那是那個用噴氣式機體的奇怪魔女。好像,是叫雪風吧……

“虎式營,後退!全體後退!”

“了解!”

桑達斯扳動操縱杆讓戰車後退,虎式營的其他車組也紛紛後退,115分隊的更是作鳥獸散狀,他們之前已經見識過一次雪風那瘋狂的攻擊了。

帶著刺耳的呼嘯聲,warlock如同流星般從天上直直的向大地踩去,目標則是剛剛艾娜打偏的多足戰車。

‘轟!’

隨著大地的震動,帶著巨大的動能,6米高的warlock直接將有它兩倍高的多足戰車踩趴下,接著,則是零距離四門20毫米級炮的攢射。

一般對付這種異形坦克需要數枚50kg炸彈,但是在全員製空裝備的現在,有能力摧毀多足戰車的,除去虎式營就隻有雪風了。

“該死、該死、該死……”

駕駛艙內的雪風一邊咒罵著腳下的敵人一邊控製著手部的機炮,伴隨著雙方開火乒乒乓乓的聲音。這是雪風第三次把這貨踩趴下了,但是沒有能擊破這家夥裝甲的武器也沒用。

陸戰型異形和天上的家夥不一樣,航空型異形還有引擎和雙翼那種明顯的弱點,防彈裝甲也不會是全覆蓋的類型,但是陸戰異形可以說是完全用防彈裝甲包裹著的重裝戰士,就連附魔後的20毫米機炮也隻能一點點費力的敲開那層防彈裝甲。

[警告……]

在紅色的警告框出現的一瞬間,雪風立刻啟動了引擎加力噴射,離開那個戰車級的頭頂。在warlock跳起的瞬間,一道口徑足足一米的粒子炮從那裏劃過,是異形的新型機。這已經是雪風攻擊第三次被打斷了。

眼睜睜的看著剛剛敲開點的防彈裝甲被修複,雪風恨的牙癢癢但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異形軍的配合讓攻擊行動變的異常艱難。

而在雪風的魔導針中又出現了新的狀況,又有新的異形軍出現了,是拉洛斯改……

咂咂嘴,雪風將這一情報告訴菲爾特。

“那麽……泰勒、霧島、布蘭德你們三個去……”

“等等,菲爾特……”

雪風從新拉高高度,菲爾特可以看到warlock裝甲在之前在和多足戰車的機槍對射時產生的坑窪。

“敵人變的和以前不一樣了,不要用以往的經驗來看它們,會吃大虧的。”

聽到雪風略帶疲憊的聲音,菲爾特看了眼依舊在地麵追趕虎式營的異形軍。至少50架以上多足戰車組成的防空網,115隊連靠近的資格都沒有。

在三年前,多足戰車出現還是單架出現的。一年前,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隊遇到了三機編隊的多足戰車,靠著全員受傷的代價使用炸彈將其擊毀。

接著,多足戰車已經變成異形軍陸軍的標誌,哪裏有異形軍,哪裏就有多足戰車,現在更是出現了異形坦克這種東西……

“不一樣?”

稍顯稚嫩的語氣,是115隊的一名隊員,和那個艾露長得很像……雪風記得,她貌似是艾露的妹妹,是叫艾麗來著。

“它們已經變得不一樣了,以前的異形軍什麽時候有這麽好的配合了。我擔心的是,那些拉洛斯改……”

雪風將手從動作感應框架中抽出來揉揉腦袋,如果那些拉洛斯改也變得配合有序的話那就太糟糕了,這代表著隻要有三架拉洛斯就可以牽製住一名ACE等級的魔女,當然前提是那名魔女用的是常規飛行腳和常規武器。

“這樣的話……我也去,剩下的人繼續配合雪風少尉的攻擊,虎式營是基輔保衛戰的英雄部隊,不能讓他們陣亡在這裏!”

“了解!”

菲爾特帶著3人向雪風指明的方向飛去,而剩下的幾人,雪風可沒有信心帶著她們無損的殺個來回。

【真該死,要是穿的是飛行腳的話……哪怕是最普通的Bf109……】

雪風看著魔光屏上不斷閃爍的那行‘氮基粒子炮使用不可’的紅色表示,恨不得一拳把這東西砸了。

不能用算怎麽回事!不能用就不要寫在說明書上啊!

而且warlock擁有獨立的異形核心,這讓雪風連異形化都做不到,一旦強行異形化的後果除去被巢穴抓個正著外不會有其他結果。

[雪風……我們到了……嗚啊!那是什麽?]

魔導針中傳來了野分的聲音,雪風鬆了口氣,趕緊將通訊建立起來。

“野分你們的位置!?”

【馬上進入可視範圍……】

隻是說一句話的時間,雪風的魔導針就發現了脫離超音速拉著軌跡線降低高度的兩人。

“那麽,艾麗……對吧?”

“啊,嗯!”

“我需要你們去配合虎式營的撤退。”

“誒!但是……我們,我們沒有辦法靠近異形軍……”

雪風搖搖頭,warlock忠實的將雪風的動作反應到機體上,本來雪風看著艾麗這小兔子一樣的反應還準備摸摸她的頭的,想起來自己現在的狀況還是作罷。

“不需要你們去衝擊異形陣地,你們隻需要引導虎式營到撤離點就行了。看見那個大橋了麽?”

雪風指向了遠處的齊姆良水庫……那裏擁有足夠虎式營通過的橋梁,而且隻要通過那裏,就是不列顛皇家炮兵團的支援範圍了。

“嗯!我明白了!”

點點頭,艾麗招呼著剩下的幾人向虎式營飛去,而雪風繞過一個彎,讓野分和蕾可以跟上自己。

“抱歉……我們來晚了……”

“太慢了!路上出事了?”

“唔,一點小問題……”

雪風看著野分頭疼的樣子,然後瞅了瞅蕾那一副‘我錯了……’的表情,歎口氣。

“現在先不管那些,我們先掩護虎式營撤離。”

“是!”

三人趕上異形軍的大部隊,有魔導飛彈和130毫米速射炮的幫助,三人可以開始快速的消滅邊緣上的多足戰車。

但是異形的坦克還是給三人添了不少麻煩,尤其是那近乎5秒一發的大型粒子炮,三人必須時刻注意異形坦克的炮口方向,一不留神就會被攔截個正著。

雖然擋下個一次是沒什麽大問題,但是在被擊中的瞬間,其他的多足戰車也會進行集火,這就很惡心了。

雪風操作warlock護住蕾,從密集的機槍彈幕中上升到安全高度,在這期間warlock又被敲出了不少彈痕。

而蕾則抓住了這個空隙,向異形坦克開炮。

隨著製退器的抽氣聲,蕾準確命中了坦克的炮塔,一具粒子炮被正中,爆出了一大片白色金屬屑。

“打中了。”

“小心!”

蕾繼續趴在warlock的左臂上想等煙霧散開看看戰果,但是雪風立刻用右臂護住了蕾同時快速平移。

蕾可以感到從裝甲縫隙傳來的灼熱感,同時聽到了雪風的悶哼聲,被粒子炮灼傷的感覺絕對不好。攻擊的來源是那個異形坦克的另一門粒子炮。

“不要探頭,還沒有脫離危險。”

蕾在感到warlock規避動作的同時,還聽見了外部魔導飛彈特有的魔力推進的呼哨聲,想必是野分在進行掩護。

“雪風……抱歉……”

“唔?為什麽抱歉?”

從新爬升到800米以上,warlock放開了蕾,三人從新編隊。

“好像……沒有消滅那個家夥。”

蕾低聲的說著,剛剛雪風頂著所有的火力給自己創造了近距離射擊的機會,可惜沒有消滅那個大家夥。

“沒有關係,那種靠裝甲吃飯的異形軍可不是航空型那種一打就碎的,蕾你應該早就做好這種準備才行。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一擊殺敵,但是要每次開火都有戰果。”

打開了駕駛艙,雪風順便透透氣,用自己的眼睛觀察那個異形坦克比用warlock的視角觀察更加壯觀。

人類陸上載具中可以和這東西一比的,大概隻有古斯塔夫和蕾的隕星係統了吧……

索性不關上艙門,雪風從新觀察了異形軍的排陣,在邊緣多足戰車不斷被消滅的情況下,它們依舊保持著穩定的速度向東方推進,而且路線明顯和虎式營的撤離路線是一樣的。

毫無疑問,異形軍的目標同樣是伏爾加格勒。

在之前的幹擾下,異形軍的行軍速度稍微下降了一點,不過也就是一點。

而遠處115隊和拉洛斯改機群的戰鬥也不樂觀,雪風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從無線電中115隊員們驚慌的語氣中就可以知道,她們已經完全被壓製了。

“野分,去幫115她們,衝一個來回。”

“哦哦~”

合上駕駛倉艙門,warlock的20毫米機炮和蕾的130毫米炮繼續向異形軍群中潑灑炮彈,既然沒有功夫去管那個坦克了,那麽就全力破壞多足戰車吧。

而野分則開啟了Mig15的最大功率,向正在被圍殺的115隊衝去。

“菲爾特隊長!讓大家盡可能遠離,撐起護盾,不要被誤傷了哦!”

【AI多重鎖定開始,飛彈一次性清空哦~】

[Tes.Ifyouwish](呈知,如您所願)

仿佛是阿斯特萊雅的帶動,野分和時雨的ai智能化速度也加快了,現在已經可以明確的知曉發出的命令並且做出回應。

在野分視線中,鎖定的標示越來越多,直到標示數達到了自己一次放出飛彈書的上限36枚時,野分才開始釋放飛彈……

高速的從115戰鬥空域飛過,如同尖刀一般將異形軍的陣型一刀切開,同時那些拖著粉紅色的尾焰,如同櫻花般散落的空對空永久追尾式魔導飛彈用爆炸和破片將整個空域填滿。

還好野分之前有讓115隊的隊員們開啟護盾,否則受傷的就不止是拉洛斯改了。

沒錯!隻是受傷,被直接擊墜的拉洛斯改寥寥無幾,以往在遇見對空飛彈隻會被動挨打的異形軍們現在開始使用各種機動來躲避,有的甚至直接擊落了飛彈,還有的脫離了身上的裝甲片提前誘爆了飛彈。

“集合!集合!!戰鬥陣型!不要再被打散了!”

菲爾特有些嘶聲力竭的通訊在這個空域中回蕩,看著全隊人人帶傷的樣子,菲爾特隻能盡快整理好隊伍,想要趕在異形軍重整之前讓大家集合起來,但是因為之前被異形衝的太散了,想要再集結起來可不是什麽簡單的事。

忽然,隨著一發栓動步槍的槍響,遠處的一隻拉洛斯改被直接擊破核心變為塵粉。

“隊長!抱歉,我們來晚了!”

“蒂法!艾露!謝天謝地你們沒事……”

隨著蒂法和艾露兩名老兵的加入,115隊的情況穩定下來,而野分也回到了雪風這裏,繼續掩護虎式營撤離。

【雪風長官!我們已經離開了異形軍的攻擊範圍了。】

雪風看了看已經準備上大壩離開的虎式營和艾麗等人,稍微鬆了口氣,給野分和蕾下達了加大攻擊力度的命令同時,雪風開始加大馬力向虎式營方向趕去,異形的坦克將炮塔轉向了他們,雪風很擔心……

“見鬼!異形軍要向大壩射擊!”

“雪風!~怎麽辦?”

沒有回答,雪風直接插入坦克炮線和虎式營中間,看著那炮管開始充能,雪風咽了口口水。緊張的同時伴隨著興奮和小小的害怕,兩年前麵對所羅門要塞時也是這個心情吧……

金色的身影在雪風的記憶中一閃而過,而瞬間,那個身影被數門粒子炮的填充畫麵替代。

“給我……”

護甲過載開始,氮氣護盾全開,魔力鎧甲全開……

當年那個人告訴自己的事……

“在這裏……”

目光之中被紅色充斥,耳邊響起自己僚機和下屬的驚呼聲。

腦海中出現的卻是金色身影告訴自己的信條。

[魔女的力量……]

“停下吧!!”

【自己能做到的事……】

雪風的高聲呼喊驚動了這裏所有接著通訊的人們,坦克和多足戰車的數門粒子炮同時開火擊中了warlock,粒子流點燃空氣的聲音,甲板扭曲的聲音,蕾和野分的尖叫聲交匯在一起,紅色的炮擊和藍色的護盾交織在一起。

“那家夥……”

“艾娜,回來!危險!”

紅色的炮擊將坦克艙門外的世界照耀的通紅,但是在士郎往外看去的瞬間愣住,複數的粒子炮擊被一個人抗下,如果在別處聽到的話他絕對會認為那人是自尋死路而且腦子有病。

但是親眼看到的時候,心理感到的隻有震撼,而那人是為了自己一行人擋下的,心理除去震撼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為了我們這些外人……

值得麽?

粒子炮與護盾的激突……

亮紅色的粒子散射開來,將地麵和周邊點燃,仿佛這裏變為了地獄一樣。劃分地獄與人間的,是那名魔女所在的地方。

就連異形軍仿佛也被雪風的行為嚇到了,進軍的腳步停止在了warlock之前。

裝甲被燒融,安全機製啟動的warlock將融化的部分丟棄,連同機械臂和駕駛室裝甲,全部被丟棄,warlock現在隻剩下了腿部引擎和雪風背後的核心管線。

紫色的發色在半空中飄揚著,雪風低著頭,大家無法看到她的表情,但是從劇烈起伏的胸部可以知曉,她還活著。

“她還活著?!”

“她還活著!!”

從虎式營中傳來了歡呼!而這歡呼聲仿佛帶動了所有人,幾名不多的魔女和人類士兵的高呼甚至讓異形軍們有了自己是在和人類主力戰鬥的錯覺,它們無法理解為何這些之前被追著打的人類會忽然爆發出如此強烈的戰意。

而麵前的紫色身影又讓它們感到了無從下手,前進的話會進入對方的射程,後退的話會進入另外兩個敵人的射程,要怎麽做?

沒有給異形什麽時間去思考,雪風緩緩抬起頭,鮮紅的眼瞳無感情的看著異形坦克,紫色長發仿佛旗幟般隨風飄動,背上的核心管線和骨架還散發著過載造成的煙霧,然而雙腿的引擎隨之爆發的呼嘯表明,雪風並沒有就這麽放過它們的意圖。

20毫米機炮被毀,異形化程度太低連最低功率的氮基粒子炮都無法啟動,沒有任何武裝的雪風就這麽雙手空空的衝向了異形坦克……

在世界的見證下

遵從初始契約

共享我們的力量

維護我們的正義

於此召喚聯係吾等的橋梁

此即名為……

“逐暗者!!”

雪風的使魔,五更琉璃的憑依……純白色的扶桑式短刀,出現在雪風手中。而隨之誕生的魔力刃,純白色的光之劍帶著白色的殘影斬向目標。

為坦克護航的多足戰車的機槍全力編製的彈幕,無法阻止雪風的突進,但是它們的目的達到了,無數槍彈打在雪風的複合裝甲(氮氣護甲、剛性護盾、魔力鎧甲)上,巨大動能的衝擊讓雪風的速度始終無法達到最高速,坦克的炮管已經充能完畢。

“會讓你得逞嗎?!”

急速的側翻滾,在那瞬間失速的同時雪風揮動左手斬下坦克的炮管。伴隨著紅色粒子的溢出,炮擊再次被雪風破壞。

而雪風也因為失速再次減慢了速度,向下墜落的同時,瞬間拉開的距離讓魔力刃第二次斬擊毫無戰果。

難道要就這麽飛出異形軍的包圍?

下次還有機會突進到如此近的距離麽?

雪風忽然想起來……自己已經不是當年在所羅門要塞前束手無策的新人魔女了……

這兩年的辛苦是為了什麽?

不就是為了打倒異形軍麽!?

閉上眼睛,雪風讓自己沉入完全黑暗的世界……

所回想的,也是如同異形裝甲那一樣黑暗的力量……

還有……在那一片黑暗中……金色的人影告訴自己的話……

也許,你手中的力量源自黑暗……

但那不等同你就代表著黑暗……

也許,我們的路注定要走向黑暗,

那請允許,我們在黑暗中點亮燭火!

也許,我們的未來注定走向滅亡,

那請允許,親人的淚水浸滿我們的墳墓!

也許!我們的曆史注定帶來痛苦,

那請允許,用這份痛苦,為他人帶來新生。

來吧……

“闡釋者!!”

數十米的黑色斬艦刀瞬間成型,暗紅色的N能量讓其散發著比異形更加不詳的光芒,坦克似乎感到了異常危險的氣息,驅動著笨重的履帶想要離開斬擊範圍。

但是已經太遲了,比坦克裝甲更加黑暗,比蓄能粒子炮更加鮮紅的巨大斬艦刀連同炮塔、核心、車身……直接一刀兩斷……

白色的粒子伴隨著雪風手中黑白雙劍的嗡鳴散落,失速的雪風在小雅的幫助下安全落地……

重啟引擎還要些時間,雪風站直身體,握緊手上的雙劍看著四周不知所措的多足戰車。

“我……已經不再是兩年那個隻能在角落哭泣的雪風了!我……存在於此!我……活在這個世界!我要為她們創造出可以幸福生活的世界!!”

再次確認了自己的信念,再次肯定了自己的力量……

雪風知道,自己不會再害怕,也不會再迷茫。

要做的,隻有戰鬥。

身體變得好輕……

就連笨重的warlock也無法阻礙雪風揮劍……

這還是自己第一次如此幸福的戰鬥……

“撒!你們的結局……隻有死。”

PS:

貌似建立了書群後,書評區就完全沒有人了誒……

大家不要這樣~~

求書評!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