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越發複雜的世界

“……這個瘋子……”

【隊長?】

“去幫她,我掩護,去把二分隊的那個瘋子從異形堆裏弄出來。”

抽出了自己背上的75毫米戰車炮,將雪風背後的一輛多足戰車套入瞄準環。一分隊的任務是確保記錄著warlock運行資料的黑匣子,但是在現在warlock近乎全毀的現在,也沒有繼續測試的必要了。

一分隊隊長凱特做出了介入二分隊任務的決定。

而在地麵的雪風謹慎的確認著自己四周的動靜,這短暫的幾秒在雪風感來如同數年版漫長。雖然之前說出了“你們的未來隻有死”這種帥氣到爆的台詞。但是現實情況不容樂觀,異形軍裏三層外三層的將雪風包在正中,野分和蕾在包圍圈的最外圍,115分隊也沒有結束和拉洛斯改的戰鬥。

也就是說,現在上演的不是‘戰場無雙雪風’而是‘拯救大兵雪風’才是。

異形軍這時也反應過來,仿佛被激怒了一樣,所有的多足戰車都不再去管外圍的蕾和野分,所有的火力都照準了最裏麵的雪風。

“喂喂喂……要不要這樣啊!!”

猛的側跳躲過一道粒子炮,雪風揮動左手斬斷一輛多足戰車的三隻機械腳,失去了支撐的多足戰車在向一側倒去,擋住了掃射而來的機槍。但是扭頭雪風就能看到另一邊紅的發黑的粒子炮向自己打來。

沒有辦法躲避了,撐起了護盾,雪風硬抗下了這次炮擊。亮紫色的發色像藍色轉變,維持氮氣護盾和剛性護盾的N能量消耗有點大。

伸平右手,維持在兩米的‘闡釋者’,學名零式斬艦刀的原型機被壓縮到隻有匕首那麽大,粘稠的N能量在匕首表麵粘連著,雪風看著一邊向自己衝來的人形異形群,將匕首投擲出去。

隨之而來的爆炸讓雪風不得不加大魔力鎧甲的出力來抵擋爆炸掀起的破片,這算是自作自受麽?

“雪風!還好麽?”

“姑且……還好……”

再次丟出一把闡釋者炸掉一批人形異形,感到自己身後有動靜的雪風強行啟動副噴射器離開原地。

那隻被雪風拿來阻擋身後方向攻擊的多足戰車引爆了自己的關節想要用重量來壓垮雪風,躲過碾壓後,逐暗者雪白的刀光一閃而過,沒來得及開火,它直接變成了一堆金屬屑。

“這樣下去不行!蕾、野分你們拉高!”

“了解!”

“唔,但是隊長你要怎麽做呢?”

“就這麽做,伸長吧!斬艦刀!”

取消逐暗者的魔力刃,將其收回武裝帶上,雪風雙手虛握,再次構成一把闡釋者。不同的是,這次是全出力……

作為搭載‘神劍係統’的原型機,零式斬艦刀是為雪風量身定做的決戰武裝,和黑崎蕾的軌道炮係統相同,屬於戰略兵器譜係。

隨著雪風胸口主核心的全力驅動,闡釋者變的越來越大,雪風臨時無法湊出足夠的金屬質,於是就連那些散落在這裏的槍械、彈殼甚至受傷了的異形軍都被順著傷口撕裂吸收到其中,成為雪風手中那巨大斬艦刀的一部分……

“嗚啊!這個是?”

“是神劍係統……零式斬艦刀-闡釋者的真正形態,野分小心音爆!”

雪風的控製極限,全長480米的黑色斬艦刀,九百八十度的橫向斬擊,無論是樹木還是敵人,全被卷入其中,就如同卷入了絞肉機一樣被雪風斬成數斷。除去幾個戰車運氣好三刀都沒有斬中核心而是被削成數段活了下來,就連500米外的戰車都被刀尖處引起的音爆掀飛。

【停!停下!】

聽到通訊中從未聽到過的聲音,雪風下意識的停下了準備斬出的第四刀。

“誰?”

【這裏是特殊戰一分隊,我們……】

“我們是來回收warlock的黑匣子的。”

如同幽林般毫無聲息的出現在雪風上空,魔導針沒有傳來任何提醒,如果不是固有技能傳來的空氣流動,雪風也許會認為她是瞬移出現在自己頭頂的吧。

全黑色的後掠翼飛行腳,左臂搭載著一塊實體盾,雙手握著75毫米戰車炮,身穿黑色的製服,不同於雪風分隊徽標風精靈少女的形象,一分隊的標誌是一隻蹲伏著的純白獨角獸。白色和紅色的徽章配色加上全黑色製服讓其看上去比雪風她們多了一份殺氣。

雪風將闡釋者恢複成2米的正常大小,隨著麵前的空地一陣扭曲,四個一分隊打扮的魔女迅速的從地上爬起來,連將身上的塵土和雪花拍掉的功夫都沒有,一分隊魔女們開始著手拆除warlock的黑匣子以及核心。

當然眼神上的抱怨是不會少的,雖然雪風完全沒有理會她們的意圖就是。

“照你這麽說,項目都完成了?”

隨著比一般戰車炮小聲很多的炮響,將遠處的一輛多足戰車消滅,那名隊長樣的魔女點點頭:“托你那要命的戰鬥方法的福,僅僅這一戰就完成了【關節最高強度】【火控管理】【隔溫裝甲上限】【步行關節運作】等二十項測試,而且……”

“而且?”

看著雪風那摸不著頭腦的樣子,金色短發的一分隊隊長深深吸了口氣,壓抑住自己氣急敗壞的樣子:“而且司令將warlock的測試拜托你絕對是錯誤的選擇!第一次出戰就將其嚴重損毀,那麽要完成所有的測試你準備砸掉幾台?!”

“隊長,搞定了。”

“言盡於此,我會建議上麵更換warlock測試人選的!也請雪風您注意下自己的戰鬥方法,我們就先告辭了。”

說完,一分隊一行五人,直接升空劃破音障離開了這裏。

“雪風。”

“隊長~”

沒有去理會一分隊的家夥,在確認了兩人都沒有受傷,雪風鬆了口氣,遠處115隊也結束了和拉洛斯改的戰鬥,至於那些零散的多足戰車,現在已經見不到了,想必是一分隊暗中下的手。

再確認下虎式營,他們正在虎式坦克上向自己招手呢。

“那麽,任務完成,我們回去了。”

而虎式營的營長天田士郎,看著雪風指揮著她的下屬將warlock剩下的部分用130毫米炮摧毀後離開,默默念著那個分割了地獄和人間的背影主人。

“雪……風……”

“哥,回神了,人都走半天了。”

“啊,那麽我們也出發吧,到這裏已經安全了,我們回伏爾加格勒。”

“了解~”

[以後,還會見麵的吧。]

終於輕鬆下來的虎式營全員踏上了前往伏爾加格勒的公路。

而另一邊,莫斯科……

“隊長!歡迎回來!”

“妮可!”

“是妮可啊!”

回到基地,首先看到的是坐在輪椅上被瑪麗推著的妮可·幸·阿斯卡。看她還能開心笑出來的樣子,應該是沒事了。開導小朋友這種事是瑪麗的強項來著。

雪風這時下意識的忽略了自己也是被開導的一員。

而雪風三人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被妮可叫住了。

“那個……雪風隊長!”

“嗯?”

停下腳步,雪風看著這個剛剛經過手術還沒有痊愈的小姑娘,就連那標誌性的雙馬尾都沒有紮上,齊肩的黑發就那麽散開,蒼白的臉色一點血色都沒有。

但是,即使這樣她依舊是笑著的……是她壓根不知道自己變成了什麽樣?還是說,她比所有人想象的還要堅強?

“請讓我……加入特殊戰!”

“等等!妮可!”

不止是蒂法,115隊所有人都被妮可嚇了一跳,當然,就連雪風也被嚇的不輕。

“我拒絕……”

而雪風的回答更是讓所有人跌破眼鏡,如此幹淨快捷的拒絕讓大家甚至有種【剛剛發生的是幻覺?】的錯覺。

“我是認真的!雪風隊長請認真的考慮下!”

再次站定,雪風回過頭看向妮可那純淨的眼神,同樣,妮可也看見了雪風那如同機械般冰冷的目光,以及隱藏在冰冷下的悲哀。

“我也是認真的,你該待的地方,不是我這裏……”

說罷,叫上野分和蕾,離開了機庫。

“野分……你剛剛說的是真的?”

“是的,從一分隊共享來的信息,那種異形坦克絕對不止一輛……”

“這樣啊……”

沒有發表其他意見,看雪風沒有要去管那事的樣子,野分索性也不再去提。

“那麽,隊長你就真的看著妮可在普通飛行隊麽?”

“她太弱了……”

野分看著雪風頭都不回,但是動作猛的僵硬了一下的樣子,嗤嗤的笑了出來。

“還是如此不擅長撒謊呢~雪風姐姐大人~”

“囉嗦……”

“嘛~蕾~此事你怎麽看~”

“雪風……太溫柔了……”

“囉嗦啊你們!”

“啊~如此溫柔的姐姐大人~噗……”

一擊肘擊,拉開了二分隊今日的日常。

“於是你們說的就這些麽?”

【是的……】

“望舒級的情況呢?”

【但是……家主和長老們……】

“我管他們去死?”

【……我明白了,大小姐】

取消魔導針通訊,時雨看向剛剛回來的三人,露出了貓咪一樣的笑容。

“唔喵~歡迎回來,我有準備熱牛奶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