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現狀與緊急任務

“蘇霍伊……麽?雪風你還真是完全不擔心啊。”

“有什麽好擔心的?”

雪風試著嚐了點魚子醬,以前看桑尼婭吃的很開心,但是那種魚腥味在嘴裏爆開的感覺還是有些無法接受,於是將剩下的推到桌子中間,看誰喜歡吧。

“冥王計劃可是米高揚主持的哦,雪風你就這麽直接把他們給甩了……不好吧?”

野分從盤子裏撈出一個烤土豆,帶有木炭味道的土豆配合羅宋湯,這就是野分的早餐了。

“冥王計劃,我們取得力量,他們取得成果數據。不是我們單方麵接受他們的改造,而更像是一個交易,隻不過我們的違約金是生命,他們的墊付款是好好達到我們遺書的要求,如此而已。”

將白麵包塞進嘴裏然後快速咽下,再把碗中的湯汁盡數喝下,總算是將口中那魚子醬的味道衝淡許多,雪風發誓以後再也不會碰這個了。

“那麽,那個孩子雪風你到底怎麽辦?”

“唔?”

“別裝傻,那個妮可·幸·阿斯卡……雪風你到底想怎麽辦?說是不管她,結果還替她和米高揚牽線搭橋……還說服米高揚把鞭撻者原型機拿出來了,難道真的就把她放115這裏?一旦她暴走的後果……雪風你考慮過麽?”

將餐具放好,野分看著雪風雙手撐著機場柵欄,愣愣的看著當值的偵察機起飛,沒有任何答複。恐怕,雪風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妮可怎麽辦吧……

經過異形化改造,妮可在實力大增的同時,危險度的增長也是同樣的,這也是為什麽特殊戰全員都配備昂貴的噴氣式飛行腳的原因。

原本魔女被巢穴探查到了,那麽巢穴就會派出一個單位的異形去迎擊,但是如果是一個可以異形化的魔女被探查到了的話,巢穴派出的就是足足五十個單位的異形去迎擊了,而且後援不斷的那種。

實力的增長伴隨著危險的增加,而且……冥王計劃的實質,令人不安。

現在的敵人是異形軍……

而為了對抗它們,人類將自己的希望——魔女成功的異形化,為了擊退異形,人類努力的學習異形。

但是,一旦異形軍被擊退……這些異形化的魔女,已經不再是人類的魔女,麵對的又是什麽結局呢?

不要說那種‘人類的英雄’‘善始善終’之類的,異形化後的魔女已經不再是人類,不再會成長,甚至連正常死亡都是奢望。

一旦不再需要戰鬥……特殊戰的魔女們麵臨的……恐怕除去[廢棄]別無他法,就如同雪風半年前麵對的那樣。

“妮可的話……她是知道情況的吧?”

“瑪麗姐應該完全告訴她了。”

“包括高層對我們的看法?”

野分沉默下來,高層……也就是聯合軍司令部,對特殊戰的態度現在大概已經明了,屬於‘想使用特殊戰的力量,但是卻擔心特殊戰的力量造成不必要的影響。’這樣……一邊唧唧歪歪的讓特殊戰做這做那,另一邊指使特殊戰相互製約,恐怕這就是上麵那群人想到的最安全的辦法了吧。

“二分隊組成的有點晚,就連機體都得我們自己找。米高揚養了我們半年也算仁至義盡,而且從我們出發就一直有人盯著吧,哼,一分隊的那些家夥,真以為超音速是萬能的麽?”

野分下意識的向天空望去,想起來自己兩人還處於對方監視範圍,於是作罷。而雪風依舊用自己機械式的目光看向遠方。

“我們的地位很尷尬,在零這個聯係人離開的現在,與我們保持同等級交流的就隻有特殊戰一分隊,但是她們看我們的目光完全不是看友軍部隊的目光呢。”

雪風抬頭看向上空,那是野分完全看不見的黑鳥飛行腳……用近乎寒冰的語氣說道:“簡直……就像是看敵人一樣……”

重新站直,雪風衝野分打個手勢讓她跟上:“現在你知道了吧,為什麽不讓妮可那丫頭跟著我們的原因。”

“雪風你是擔心……不,就算一分隊的指揮官再怎麽腦殘也不會……”

“她當然不會,之前不是和她見過麵了麽,雖然有點刻板,但還是個魔女,並不是無法交流。”

“那雪風你擔心什麽?”

“一分隊身後的人……將魔女完全當做工具,甚至讓魔女為一個工具服務,我們經費的消減,讚助商忽然撂挑子不幹,絕對和他脫不了幹係……我現在越來越討厭他了。”

野分知道雪風說的是誰,不列顛尼亞空軍中將,崔福·馬諾尼,也是之前將那個封印了氮基粒子炮的warlock交給特殊戰的人。

就光說把武器封印交給測試人員差點害的雪風永遠回不來這點,野分對他的好感就是冰點以下,如果不是雪風本身作為三型實力夠硬的話,恐怕現在已經沒有什麽二分隊了。

“與其讓妮可跟著我們受歧視,不如就讓她呆在115,菲爾特和蒂法會保護好她的,而且她該有的……我也都交給她了。”

“那雪風你自己聯係蘇霍伊的目的,果然是……”

“一是我們確實少個讚助,二嘛……隻是向崔福那家夥表明我們的態度罷了,作為憲兵部隊沒有一點底氣怎麽行。反倒是他……別讓我抓到什麽小辮子……部隊的獨立行動權,這東西我還真想用用……”

看了看即將來臨的暴風雪,雪風帶著野分前往機庫,至於剛剛的話有沒有被頭頂上的家夥聽到?對雪風來說她聽沒聽到都是無所謂的。

“於是妮可就這麽放置在115了啊~”

“所以,到底有什麽好感歎的?你就對妮可的去向這麽在意?”

“當然在意啊!妮可的改造可是一路順風順水,就連排斥反應都很小,昏迷之類的更是完全沒有,簡直就像是為了這個計劃出身的一樣。雪風你就不在意麽?”

掀開前方的帆布,雪風三下五除二的拆掉了固定機體的封鎖鋼條。

“好吧……看樣子雪風你是完全不在意了。那麽?這個就是su-27?”

雪風點點頭,四組飛行腳一字排開,按照雪風之前的要求,不同人有著不同的配置,而最明顯的……當然是塗裝的不同。

蕾的純白色su-27m,設計局代號T-10M,作為三型獨有的特裝實驗型列裝,專門為蕾定做了全新的火控係統和觀瞄程序,同時支持超視距火力打擊。

時雨的藍色塗裝su-27K,設計局代號T-10K,信息戰特裝型,外掛魔力雷達增強器,加強信息處理速度和數據連攜,可以建立真正的無延遲魔力網絡。

野分的灰鐵色su-27IB,設計局代號T-10V,重型空優飛行腳,強化對空作戰,重製了多重目標鎖定係統,增加了低速時的穩定性。

雪風的純黑色su-27原型機,設計局代號T-10-15,對外編號P-42,以絕對的速度和近戰能力為改進點,火控係統被拆下,尾錐也縮短,垂尾麵積也減小,減速傘和腹鰭被取消,盡一切可能減少能減少的東西,最後換裝功率更大的發動機。得到的就是這個怪物……推重比在測試時達到整數2,在魔力增幅下完全未知的怪物。試飛的魔女根本不敢全力飛行,得到的數值為未知的雪風用P-42。

“這下,野分你就不擔心了吧……”

將手上的說明書丟到一邊,雪風很喜歡看野分現在一驚一乍的樣子,在外人麵前總是端莊賢惠的野分也會露出這種驚訝的表情,雪風也有這樣的惡趣味啊,或者說這是對野分平時總是欺負自己的反擊?

撒,這種事就不要計較了。

“這還……真是誇張,雪風你怎麽時候收集齊我們的資料的,這種程度的改造,不是憑口述就可以達到的吧。”

“我拜托瑪麗姐將我們的數據發給了蘇霍伊……在一分隊幹涉我們任務的時候就開始做了。”

“雪風你早就知道我們要和他鬧僵?”

“隻是後手……可悲的是,後手用上了。”

摸了摸亞光處理的黑色表麵,以前自己是完全的遠距離戰鬥支持者,結果隻過了兩年,自己就變成了近戰專精麽?

這也是沒辦法的……自己是二分隊的隊長,要成為隊伍的旗幟飛在隊伍的最前方才行啊,不同於蕾那對大型異形強化……自己,是對要塞強化啊……

神劍係統,是用於用於對抗超大型異形製作的,比如……所羅門要塞。

再次回想起那一抹金色的光芒,雪風歎口氣:“……不知不覺我也成隊長了麽?”

是啊……自己不再是那個跟在艾拉和桑尼亞身後的小不點了,自己開始參與高層的政治鬥爭,開始與別的大隊級組織交流,自己要為自己隊員的生活和戰鬥著想,要對因為自己誤傷的無關人員考慮……

自己,已經徹底的融入這個世界了呢。

“誒?雪風你說什麽?”

“唔,沒什麽,說起來……蕾呢?怎麽一直沒看見她?”

“哇!!誰都好快來幫妮可解開啊啊啊!呸呸……”

雪風和野分相互對視了一會,確認自己不是出現幻覺了,於是趕緊跑到那個發出聲音的倉庫。把門打開,看到的卻是雙手被綁在身後,整個人以一種散發著[幼小少女的背德與魅力]感覺的妮可……

“哎!!妮可!”

野分看到妮可的樣子感覺上前想把她解開,但是發現妮可被一根拖拽附魔索完全捆在了地板上……

【這個打結的方法……我好像在哪見過……】

而雪風則是嚴肅的看著這個繩子捆綁方法出神,但是她一時半會是想不起來這其實是自己以前世界裏一種[裏番]很流行的綁法。

“嘛,野分你讓開……”

看著野分越解越亂的樣子,雪風看的眼睛都花了,抽出逐暗者,白色魔力刃照亮了昏暗的倉庫。

“等……等等……雪風你抽刀子幹啥?等等!!”

沒有理會野分神經兮兮的樣子,雪風隨手三刀切開了捆住妮可手腕、腳部、腰間的三個主要繩扣。

被鬆開的妮可啪嘰一下爬到了地板上。

“所以?野分你叫我等什麽?”

“額……我看你那個架勢還以為你要殺人滅口呢。”

擦了擦額頭不存在的汗水,野分拉著妮可站起來,還好她已經經過一型強化,不然被捆這麽久,一般人類可沒法立馬像沒事樣的站起來。

“嗚啊!妮可終於找到雪風隊長了!”

看著妮可興奮的紅色眼眸,雪風也摸了摸她的頭,每次聽到妮可那元氣的聲音,雪風都會不自止的想起艾拉……

【零你怎麽還不回來?特殊戰的通訊禁令還沒解除麽?】

“那個那個!那個紫黑色的大怪人可過分了!她把妮可從早上綁到現在呢!”

【……看來是蕾無誤了。】

“妮可隻是想找雪風隊長而已,結果那個大怪人一直不準妮可去找雪風呢!果然是很壞的大怪人!”

【不不,我覺得當時一定是你自己忽然吸引了蕾的興趣,不然她才不會理你……】

“那麽?妮可你找我有什麽事麽?”

打斷妮可繼續嘰嘰喳喳,如果放著不管雪風覺得有可能今天一天她也能說過去。

“那個呢~妮可啊~妮可想找雪風隊長道謝~”

嗯?

道謝?

為什麽?

妮可雙手交錯,拇指不斷的打著轉,腳尖還不斷的在地上劃拉著。

“那個啊……菲爾特姐和我說了呢,按照軍規來說,我這已經是嚴重違規了吧,不但看到了遠超自己保密等級的東西,還害的雪風隊長你們被上麵一通臭罵,連機體測試的工作都丟了還不止,就連讚助都跑了……”

雪風繼續摸著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妮可的小腦袋,原來摸別人的頭真的有快感的啊,難怪以前艾拉和桑尼婭那麽喜歡摸自己的頭。

“即使這樣……雪風隊長你還這麽照顧我,幫我墊付了核心的費用、改造的手術費甚至還幫我要到了專用的飛行腳……謝謝!”

猛的鞠躬,雙馬尾也猛的跳起來,依舊是那元氣的語氣,但是卻帶上了一絲哭腔。

“這麽久一直幫助我,真的謝謝了!那些費用,把妮可賣掉三遍也湊不出來,妮可想幫雪風隊長,但是妮可太弱了!不過!隻要有需要的地方!雪風隊長一定要和妮可說哦!妮可絕對會~一定會~肯定會盡全力去做的!所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拍了拍妮可的腦袋,雪風現在完全說不出來那種狠話讓妮可離開,那麽,就不說了吧……妮可因為特殊戰的關係成為了冥王計劃的一員……到底是好是壞?

雪風不知道……

但是,妮可是唯一的,不是可以重造的機械……雖然為此和上麵關係搞得很糟,但是雪風不後悔就是。

“哎嘿嘿~讓雪風隊長看笑話了呢,不要看哦,妮可的臉哭花了一定很難看的……”

“……找到了,雪風長官,憲兵總部的緊急通訊。”

雪風從口袋裏掏出手絹幫妮可擦幹淨,然後向來通知自己的蒂法點點頭,和野分一起,向電報室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