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對人武裝

“從現在開始,你們聽到的皆為二級機密,使用XX121密碼解讀……”

“是。”

二級機密,就連同為少尉的野分也無權在場,確定了這個電報室所有人都離開後,雪風拿出了密碼本,翻到XX121對照破譯……

緋紅色的無機質眼神順著手指在密碼本緩慢移動著,這種隻報一次的加密電碼不會重複第二次,雪風不得不小心的用手指遮住了用不上的翻譯表以免出現視覺誤差。

【陸軍……失散……再出現……】

眼眸被疑惑的情緒充滿,在翻譯出最後一句話後,猛然收縮的眼瞳代表著雪風忽然收緊的心情。

【叛軍……剿滅……不留活口?!】

“任務……了解……”

從電報室出來,雪風將心中的震驚壓下,招呼上野分離開,電報室恢複了之前的繁忙景象。

“唔?雪風?”

雖然其他人看不出來,但是相處了很久的野分一眼就看出來了雪風眼中的慌張。

“緊急任務,升空後說明……全體集合。”

“了解。”

打開了魔導針,調頻到特殊戰的獨有頻道,野分開始召集蕾和野分……

到達機庫後,二分隊四人以全部到齊。

“緊急任務?我明白了,那麽……”

聽了野分的說明後,就在蕾填寫彈藥簽單的時候,沉寂了半天的雪風歎口氣,攔下了蕾,從她手裏奪過了彈藥單。

“我們需要的不是這些……”

迅速的劃掉大家常用的大口徑機炮,對異形用穿甲火箭彈和鋼芯穿甲彈等對異形武裝,雪風重新寫上了‘燃燒火箭彈’‘高爆榴彈’‘130毫米口徑散榴彈’‘100毫米對人用散彈’‘燃燒手雷’……最後的,則是第一次全員攜帶的通用機槍,以及滿載的彈鏈。

“這……這是!!”

紫色的留海遮住了雪風的眼神,沒有回答拿到彈藥單的後勤兵的疑問,無視對方眼中愈加恐懼的眼神,雪風第一次套上了代表著憲兵部隊的純黑色外套,嵌在胸口的憲兵牌反射著今日最後的陽光,那在後勤兵看來,是死神鐮刀的反光。

看到雪風的動作後,剩下的三人相互看了看,也從自己的儲物櫃中拿出了自己的憲兵服,看到了武器配備和雪風的反應,這次任務大家也差不多猜到了些。

換好衣服,武器配備也全數完成,四人提著基地配給的Mg42,身上掛著彈鏈和備用槍管,身後和機翼的掛載點攜帶著對人用兵器,移動到跑道上。

而路上,則是其他分隊和地麵部隊那複雜目光的注目禮……而肯上前和二分隊說幾句話的,就隻有115隊了。

“……唔……任務……小心。”

點點頭,雪風不知道應該有什麽語氣來回應蒂法,索性直接離開。

“全隊,出發。”

在全員沉寂的奇怪氣氛中,四架經過特殊改造的su-27[側衛]迅速升空,噴氣式引擎的呼嘯聲在蒂法完全看不到雪風時依舊繚繞在莫斯科空軍基地。

……

“這次的任務恐怕大家都猜到了。”

除去蕾猛的咽了口口水外,野分和時雨都沒有什麽明顯的表示,除去罕見嚴肅起來的表情。

“歐拉西亞陸軍,第3集團軍下屬步兵第四軍以及首都航空隊……他們的行為像是受到異形軍控製,現命令特殊戰第二分隊前去確認,如果屬實……允許就地剿滅。”

“被異形軍控製?”

蕾很疑惑,就她了解的情況,能被異形軍控製的應該隻有植入了異形核心的特殊戰人員才對……

“一年前,在索穆斯就出現了魔女被擊落後受到異形軍控製,返回魔女部隊後造成傷亡的案例。如果不是那時戰地指揮官夠堅決的話,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隊就地解散也不是不可能。而令人恐懼的是,救回的那些魔女根本不記得被操縱時的事情。”

時雨簡單的說明了之前的案例,這恐怕也是司令部直接讓憲兵總部出麵的原因,如果他們真的被異形軍控製了的話,麵對自己人的攻擊,伏爾加格勒戰線直接崩潰也不是不可能。

同時,這也帶來了異形真麵目的疑問……

‘我們與之交戰的到底是什麽?’恐怕高層也相當恐懼吧。能夠輕而易舉的控製人類,甚至操作人類的記憶,也許隻要把人類全部抓住過一遍記憶異形軍就能兵不血刃的占領地球?

不,也許隻要一半不到就可以了,剩下的人類會在自相殘殺中毀滅的。亦如同異形軍大規模出現之前那樣……

“現在,我們要在暴風雪到達前找到第四軍,他們是不是被異形軍控製到時候再說,不過,在確定之前,不準向他們開火。”

““明白!””

作為箭型編隊的長機,雪風穩定的提升著速度,四人同時突破音障,那瞬間的暴虐氣流沒有給編隊帶來什麽麻煩,航跡雲衝向憲兵部給出的坐標。

……

“少校……大家都已經很累了,而且預計不久暴風雪就會到達。”

“嗯,讓大家原地休息,開夥做飯。”

“但是,異形軍……”

瞅了瞅一臉糾結的副官,上校疲憊的告訴他:“如果餓死了的話,還拿什麽和異形軍鬥?”

不再去管一臉苦逼的副官,少校揉揉眼角,連續一周的潰逃讓全軍都疲憊不堪,現在有很多人就地坐下都能睡著吧,還好有路上遇見一隊魔女……不愧是歐拉西亞首都航空隊,僅僅5人就擔下了大部分的對異形戰鬥,士兵們大多時間都是逃跑而不是戰鬥。

但是撐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第四軍需要休息,接下來的暴風雪可以對異形的空軍造成很大的影響,希望在這段時間內可以得到些許休息的時間吧。

“少校……”

“啊,張少校……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張婕搖搖頭,連續一周的高強度作戰讓原本就缺員的首都航空隊士氣持續低下,也許當初應該直接拒絕這個任務的。

“第四軍的戰士們士氣很差勁,如果這期間再受到異形軍攻擊的話……”

“啊……我知道。”

從口袋裏掏出一截揉的皺皺巴巴的卷煙,用照明的煤油燈將其點燃,拖著疲憊的眼皮,少校對首都航空隊隊長張婕少校說出了現在的情況。

“在之前的撤離中,我們失去了所有的重裝備,就連補給也不得不拋棄了很多,在等待被打散的兵員匯合時又浪費了大量時間,所以現在才會是這麽個情況……如果……我說如果……”

狠狠吸了口香煙,辛辣的煙霧進入肺部讓昏昏欲睡的他稍微精神了一點。

“如果,遇到最糟糕情況……請你們……直接離開。”

“什麽?”

將已經沒多少的煙頭掐滅,收入荷包,少校重複了一遍……

“你在開什麽玩笑?這樣豈不是……”

豈不是讓第四軍送死?

張婕沒有把後續的話說完,她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位臨時指揮官的意思,現在……第四軍剩下的3000名殘兵敗將,加起來也不會比半殘的首都航空隊值錢。

一名步兵加上撫恤金、薪金、培訓費一名合格的士兵需要300美元,剩下的部隊加起來也不過900.000美元……

而一名魔女的撫恤金、薪金、培訓費、飛行腳費用等雜費加起來需要至少400.000美元,就算首都航空隊已經被打殘的現在,也值1.600.000美元……

兩者相比將近過半,這也是稱呼魔女為戰略資源的緣故。培養一名合格的魔女需要政府至少付出兩年的時間去培養,而一名ACE魔女的誕生更是可遇不可求。

現在首都航空飛行隊除去張婕這個雙料王牌(初次上場擊落數超過12)外,還擁有兩名準ACE和一名剛剛晉升為ACE的副隊長……

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該死……我什麽時候也有了這種按數字看人的習慣了……】

搖搖頭,張婕把‘也許逃掉比較好’的想法甩出腦海。

“總之,我們會盡全力戰鬥的,不到死的那一瞬間,請不要放棄……”

張婕話還沒說完,營地就響起了淒厲的警報聲,異形來了。

看著張婕匆忙跑出去的背影,和她一起戰鬥到現在卻連名字都沒來得及介紹的少校苦笑一聲,拿起了擴音器,向外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