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隱匿的暗殺者

找到第四軍並沒有讓雪風她們廢什麽事,和異形軍戰鬥的槍炮聲以及氮基粒子炮的熱源在雪原中如同黑暗中的探照燈一樣顯眼。

“異形軍發現,交戰中……魔女,五名,常規裝備……地麵部隊發現……是第四軍。”

時雨看到的畫麵通過魔力網絡在四人視網膜的一角投放,AI將被暴風雪遮擋的輪廓重新勾畫出來,在這種天氣戰鬥,對異形和魔女的影響都非常大。

雪風看了看手中的Mg42,想要依靠這種武器從高處進行狙擊的話簡直是妄想,暴風雪的九級風會讓彈道的偏轉擴大到無法想象的。

“全體散開,時雨高空待機,蕾填裝穿甲彈在雲層上方待命,野分和我一起進去。不要被風吹走了啊。”

四人編隊迅速兩兩散開,為了預防大風的影響雪風和野分還特意拉開了將近200米,就這樣野分剛剛進入雲層時還差點被大風掀飛出去。

[也許我該用繩子把兩人捆一起?]

糟糕的天氣帶來的是糟糕的可見度,就算有著時雨的信息支援,將全部精力用於和狂風戰鬥的兩人飛的也相當費勁。

隨著高度降低,狂暴的大風變為了鵝毛大雪,雖然對飛行腳的飛行沒有什麽影響,但是可見度進一步降低,四麵八方都是白茫茫灰蒙蒙的雪,如果飛暈頭的話一頭栽到雪原上也不是不可能。

“野分……”

【在。】

“我們分開飛,如果有需要的話就引導蕾進行遠距離炮擊,情況不太對勁……”

猛的擺動飛行舵,順著風向,雪風整個人如同黑色的幽靈一樣從戰場上空劃過。戰場上的暴風雪包雜著粒子炮和步兵炮的響聲,它們完全遮擋了噴氣式引擎的聲音,無數的通用機槍射出的曳光彈在昏暗的空中拉出一道道亮麗的橙黃色。

但是……為什麽雪風看著其中很有幾個都是在攻擊魔女呢?

[難道,真的已經被控製住了?]

猛的開始加速,現在首要是打退異形軍的攻擊。雪風拉動手上Mg42的槍栓,隨著支線切入前線,一連串的藍色曳光彈擊碎兩隻拉洛斯,而不斷做著回避機動的魔女似乎也被嚇了一跳,她隻看見了一道黑色身影拖著藍色的尾焰直接衝向了異形堆。

“什麽人?”

“特殊戰二分隊,自己人。”

一邊回答那位魔女的疑問,雪風開始清掃空域,在拉洛斯被吹的東倒西歪的時候,推重比達到整數2以上的P-42就算是側風也可以保持固定航向,保證了機動力的雪風清掃這片空域是很輕鬆的事,難度不會高過打固定靶。

藍色的曳光彈和灰白色的暴風雪相互呼應著,就像雪風就是這片暴風雪的一部分一樣,密集的彈幕撕裂了拉洛斯的編隊,隨著遠處零散的爆炸,那是野分在清除外圍的異形。

雪風看著已經清空的空域,停下準備保持懸停,卻被橫向風吹飛了一段距離,看了看不斷回旋以避免被吹走的魔女,雪風向超高空待機的兩人發出了區域清除完畢的信號,一發綠色的信號彈在天空炸開。

這是考慮到魔導針和無線電可能被竊聽的無奈之舉,地上那群人可是有相當嫌疑的。

順著地麵燈光的引導,降落在一片臨時清理出來的平地上,雪風和野分看著那自稱首都航空隊最後一名魔女降落,而暴風雪變的更大了。

【雪風,我們過混要怎麽說?難道真的一上來就用槍指著他們說‘不許動,我們是來查叛徒的!’麽?】

雪風稍微在腦海中想了想那種場景,一臉黑線的搖搖頭,野分你的腦袋裏裝的都是什麽?居然會這麽想……

【先等等,可用資料太少了,你之前在外圍有什麽發現麽?】

野分看著天花板眨了眨眼睛,努力的回憶了一會之前戰鬥時遇見的那些拉洛斯,但是好像沒有什麽值得注意的地方,大部分拉洛斯在追逐野分的路上被魔導飛彈擊落,還有些從側麵和正麵衝來的異形被輕鬆的用機槍幹掉,如果非要說的話……

【好像……太輕鬆了點?】

野分點點頭,手插入口袋確認了一下身上最後一把手槍的保險,出機庫前,通用機槍之類的重武器全部和飛行腳一起收納在輔助支架上了,帶著那些東西的話恐怕是見不到這支部隊的指揮官的。

【感覺,比起以往使用粒子炮對我們飽和攻擊,它們這回好像一直在想方設法的包圍我。】

野分的戰鬥速度喜歡保持在稍微比普通飛行腳稍高的速度,也就是350公裏每小時左右的速度,隻有在爬升和趕路的時候才會全速,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而雪風是直接開著1500公裏每小時的速度切入了戰場,異形軍在行動前就被彈幕清掃的一幹二淨,至於行動規律……

抱歉~規律是什麽?雪風完全不知道。

【這樣啊……那麽野分現在就稍微注意下士兵的樣子吧,我去會會那兩個少校。】

【了解~】

兩人分開行動,雪風跟著那個給自己帶路的小個子魔女,向中央的指揮部走去。

“那個……請問,另一位……”

“她啊,嗯,也許去上廁所去了吧,誰知道呢。”

隨便扯了個理由糊弄過去,雪風來到一個帳篷,但是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你們隊長和少校在這裏?”

“唔,應該是在這裏的啊,喂!你知道少校和我家隊長哪去了麽?”

被問話的是一個縮在大衣裏,軍銜是士官長的一個男性,看他拿著槍執勤的樣子,應該是那個少校的警衛員。

“少校和張少校剛剛去醫務站了,好像出了什麽事的樣子……”

“什麽事?能說清楚麽?”

雪風從那個小個子魔女身後走出來,想問清楚一點。

“唔,具體我不太清楚,但是好像是什麽人受傷了,兩位長官聽到消息就衝出去了。”

看著他的樣子也不像是隱瞞了什麽,雪風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不過……讓兩個最高長官都擔心的……是魔女受傷了麽?

想到最開始那些衝著魔女掃去的曳光彈,雪風心裏一驚,雖然有護盾的保護,普通的機槍是無法對魔女造成傷害的,但是如果是在魔女和異形戰鬥中的黑槍的話……

“餒,醫務站在哪裏,麻煩帶我去下吧。”

“醫務站啊,走這邊哦。”

跟著那個小個子魔女,雪風轉身離開,背後忽然一瞬間閃過的殺意讓她停頓了一下,轉頭看了看那個忽然渾身冷汗的警衛,雪風沒有理他,轉身跟上。

【剛剛那一瞬間……有趣……】

雙手插在口袋裏,參軍時娜塔莎交給自己的M1911A1半自動手槍冰冷的觸感照應著雪風那冰冷的心,誰會第一個跳出來撞槍口呢……稍微有點期待呢。

另一邊,時雨緩步走在兵營之間,遠處傷員的哀號聲即使在暴風雪的掩蓋下也依稀可聞,時雨不得不皺著眉頭走在毫無生氣的兵營中。

是的,所有人都像是死了一樣,雙目無神的望著天空,也有很多就直接爬倒在了雪地裏睡著了。

[之前經曆過很嚴酷的戰鬥呢,居然會累成這種樣子。]

繼續在兵營內晃悠著,野分居然連一個站著保持清醒的家夥都沒見到,要麽是看著天空發呆的,要麽是睡著的,野分不得不向外圍轉去,就連最外層的哨站也比他們有活力。

“那個……稍微打擾一下。”

“哦……額,長官您想問什麽?”

原本還在有一句沒一句聊著的士兵們一看見野分跟老鼠見了貓一樣,這時時雨才想起來自己穿著憲兵服來著。

“嘛~不要這麽緊張啦,我隻是有點事想問而已~”

可能是時雨那燦爛的笑臉起了點作用,戰戰兢兢的士兵們稍微放鬆了那麽一點點,但是對於憲兵天生的恐懼感讓他們不得不保持著立正站直的姿勢。

無論是誰,遇見擁有直接槍斃自己權限的家夥,都不可能繼續保持著無所謂的態度的。

“裏麵那些人是怎麽回事你們知道麽?”

一群人相互看看,一個下士站了出來:“那些是第四軍團近衛軍……聽說,他們頂著異形的攻擊打了整整半個月,現在是剛剛休息下來。”

“禁衛軍?他們原本有多少人?”

下士搖搖頭繼續用低沉的聲音說:“不知道,我們和他們合流的時候,他們就隻剩下那兩百人左右了,在之前又陸陸續續陣亡了一些,恐怕……整個編製都要被拆散吧。”

整個帳篷的氣氛都沉靜下來,一個步兵軍,打到隻剩下兩百人,整整一個軍的編製被打散,也難怪他們是那麽一副樣子了。

“那麽……你們的編製是?”

“我們是隸屬第四軍的摩托化步兵,但是現在車輛大部分都被摧毀了,我們也就隻能和普通步兵一樣用走的了。”

講了個冷笑話,可惜沒有一個人笑,野分想了想好像沒什麽可疑的地方,準備去別處看看。

“那麽剛剛戰鬥也是你們在負責了?”

“是的!配合魔女打退異形的攻擊,我們沒有任何人後退!我可以用第二機械團的榮譽向您起誓!”

“辛苦了,請繼續休息吧。”

就在野分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聽到身後那些士兵小聲的討論。

‘不過……近衛的那些家夥就連陣地的碉堡都打不好了啊……’

‘是啊,我還看見一個家夥打到魔女身上了……’

‘誒!真的?別開玩笑!’

‘沒準憲兵就是來查這事的……’

那時候那亂七八糟的陣地,是那群近衛軍操作的?

野分不得不懷疑,後方的陣地應該是比較輕鬆的活了,無論是心理還是物理的壓力都比最前線都要小很多,就這樣單純的武器操作還打成那副鬼樣子,還誤傷了一位魔女?

這可不是號稱步兵精銳的近衛軍會做出來的事啊,還是得找他們問問……

而就在時雨走回那個拐角的時候她沒有發現,自己身後的那條通向外部的小路忽然消失了,如同墨融化在水裏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