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過去的羈絆

雪風和異化的近衛軍接戰的前十分鍾……

野分踏進近衛的營地時,再次感到了這裏和外部的格格不入。經曆過大戰後消沉的部隊野分不是沒見過,但是消沉的如此徹底,就連呼吸聲都沒有的營地還是第一次。

【誒?呼吸聲?】

野分站定,隨著自己的腳步聲消失,撲麵而來的寂靜讓她不由得小心起來。原本應該呼嘯著的風聲都消失了,飄絮的雪花在雪風心髒‘噗通噗通’的伴奏下無聲落地。

野分感覺自己走到了一片死地,而不是一個軍營。這裏的人們給野分的感覺就是一堆還能呼吸的屍體,就連呼吸聲都弱的近乎聽不見。

踩著不斷累積的積雪‘咯吱咯吱’的又往前走了一段,野分終於看到了個能喘氣出聲的人。下意識的鬆了口氣,野分走到他跟前。

“喲~”

“……啊拉,憲兵老爺啊,我很累了,沒什麽東西可以招呼您……不嫌棄的話,就稍微坐坐吧。”

終於找到個能說話的人,野分高興還來不及,瞅了瞅這個下士空出來的位置,直接一屁股坐上去。

“呼,終於看見個沒在睡覺的人了,大家都怎麽了?”

“……他們啊,已經撐不住了吧,大概已經不再是人類了。”

“……誒?”

野分扣了扣耳朵,剛剛是自己聽錯了麽?

“不過,你居然進來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近衛營的營地應該已經完全封鎖了,所有人禁止進入才對……嘛,你是憲兵啊,想進來也沒有人會攔你就是。”

士兵搖了搖自己的水壺,裏麵空蕩蕩沙沙聲讓他苦笑了一下,然後他衝著野分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啊……抱歉啊,我這裏貌似連一口水都沒有了。”

就那麽癱坐在防潮布上,士兵看著灰蒙蒙的天空,長歎一口氣。

“我們啊……從那個絞肉機裏麵逃出來……不對,是它們把我們放出來之後,我們就知道了,我們已經不再是人類了。但是我們還是想為人類最後做一點事……至少,應該讓人們知道還有這麽個危險的東西在我們的世界上。”

顫顫巍巍的伸出手,士兵指向了一條路的盡頭。

“那裏,我們總結了一下那個東西的情報,但是被它發現了,除去它們叫做賈姆(JAM)外我們一無所知,就像是異形一樣……”

野分手足無措的看著士兵們發出異變,自己想做些什麽,但是發現自己能做的什麽都沒有。就連通訊都被切斷了,魔導針頻道裏也是一片雜音。

而一堆青紫色的東西開始順著士兵的脖頸往上攀爬著,不僅僅是他,就連身後倒在地上人也是一樣,他們抽搐著,發出一陣陣的慘叫,被士兵催促著,野分向放有資料的那裏衝去。

想要回頭看看的野分卻被那個士兵未卜先知一樣的訓了一頓:“不要回頭!也不要哭……你大概是我見過的最不靠譜的憲兵了……去拿上資料,讓上麵那幫子人知道與我們戰鬥的到底是什麽東西!”

士兵們整張臉都被漲成了青紫色,眼中黑色眼瞳部分也迅速擴大到整個眼球,眼眶內黑洞洞的一片就連一絲反光都沒有。

完成異化的士兵們開始向野分追去,他們腦海中重複著忽然而來抓捕野分的命令。

而還保有理智的下士揉了揉已經失明的一隻眼睛,從武裝帶上摘下一個手雷,拉掉引線丟到一早大家收集在一起的彈藥堆上。

‘可惜……剛剛應該問一下那姑娘的名字來著……’

劇烈爆炸帶起的衝擊將野分吹的一個蹡踉,沒有回頭,野分繼續跑向之前那個下士指的帳篷。將門簾扯開,野分看見了放在桌子上擺好的文件盒。

‘就是這個!’

將其抱在懷裏,野分稍微確認了一下外麵的狀況,從剛剛那個劇烈的爆炸開始,外麵的槍炮聲就沒停過。

掏出配給的M1911A1,確認上膛關掉保險,用槍掀起一點門簾讓自己可以看到外麵。無數的異化士兵對著天空怒吼著,然後被機槍和氮基粒子炮打成碎片或是燒成渣渣。

【自己人?是蕾麽?】

野分打開魔導針,幹擾依舊很嚴重,但是可以聽到時雨呼叫自己的聲音。

【野分,這裏是時雨,聽到請回答,重複……】

“時雨!謝天謝地總算連上了,我找到了些東西,最好讓隊長來看看,外麵是你們麽?”

鬆了口氣的野分抱著文件盒向外麵走去。

【外麵?什麽外麵?我和蕾都沒有動……】

沒有等野分發覺不對勁,突然左腿膝蓋一陣劇痛傳來,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什麽?’

就在野分向回頭看看發生什麽事的時候,左肩和左手也出現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楚,野分剛剛扭過來的視線正好可以看到那如同昆蟲節肢一樣帶滿了倒刺,還在不斷向自己身體注射什麽的手指粗針管。

“啊啊啊啊啊!!”

看清楚了是什麽東西後,痛覺神經也反應過來,如同整個人撕裂開一樣的痛覺讓野分不得不發出劇烈的慘叫。

文件盒掉落在積雪中,還好沒有散落,野分努力的想用右手把那個盒子抓住。

【野分?回話!!該死……時雨、蕾你們去幫野分!】

【了解!】

意識越來越模糊,野分努力的讓自己保持清醒,直到背後一陣噴氣式引擎聲音的到來,追著機炮開火的聲音,野分陷入昏迷之中。

……

“見鬼……野分那裏聯係中斷了。”

“能見度太低了,時雨你確定野分在這裏?”

“當然!啊!在那裏!那麽明顯蕾你看不見麽!”

‘見鬼……之前帳篷擋著我怎麽看?’

時雨迅速降低高度查看野分的情況,蕾繼續用機槍清掃那些異化士兵。

“這些家夥都是從哪裏蹦出來的?”

“不知道,隊長好像知道些什麽,回去後就知道了。反倒是野分狀態不夠好……蕾,15分鍾……”

“了解!”

將Mg42掛回背上,蕾啟動了隕星啟動,裝填之前準備好的130毫米散榴彈衝著遠處一堆被AI標明[Unknown]的異化士兵開炮。而時雨開始翻找自己攜帶的藥品給野分開始治療。

“見鬼……這到底是什麽?怎麽看著應該是異形的截肢?”

沒有給時雨多少疑惑的時間,插在野分身上的截肢開始變為閃亮的金屬屑飄灑在空中。

‘糟糕,要先把這個弄出來,不然變為金屬屑的體積擴散會把傷口一瞬間撕開的。’

“蕾!幫我搞把匕首!”

沒有等待幾秒,一把零式斬艦刀縮小後插在時雨身邊,將野分膝蓋、肩膀和手掌上方的異形節肢斬斷,接下來,就要把野分從地上拔出來……

“可能很痛……野分你要忍住啊……”

雖然知道野分聽不到,時雨還是在她耳邊說了下。

首先是手……

抓住野分的手猛地往上提!

手骨骨折聲、血肉撕裂聲外加血液飛散聲就連上空蕾聽著都覺得渾身發冷,轉頭看了看下方時雨手都不抖的樣子……蕾幹脆不看了,繼續自己的警戒任務。

聽著下麵那一陣陣骨頭的嘎吱嘎吱聲,蕾隻是聽著就覺得疼,要快速、準確的把這種東西從身體裏拔出來……蕾自認為做不到。

“OK……這就搞定了……”

不再去管飛散開的異形肢體,時雨開始處理那些開放傷口。

“時雨……”

“嗯?”

“餒……時雨,你說這個異形的肢體在這裏……而且是我們來了才分解的。那麽異形本體呢?還有……是誰打掉的這個異形呢?”

“唔,也是啊……給隊長報告下吧。”

……

而遠處……雪風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

左手握緊逐暗者,隨著心情的波動,魔力刃越發明亮。四周變異士兵的屍體染黑了雪地,而天空那架銀色的共和國鐵騎和黑色甲蟲狀異形的戰鬥讓雪風的大腦近乎停止了工作。

和當初驚雷行動時遇見的敵人一樣,魔導針不通過濾波處理無法發現。

和之前與蕾相見時遇見的敵人一樣,機體上不斷遊走的紅黑色斑紋,讓人眼看著就像是這架機體不斷在閃爍一樣。

在巢穴的認證代號是Dc……

帶著雪風來到這個世界的機體……

自己過去不是虛幻的證明……

“但是……”

將射空子彈的手槍收回口袋,雪風將闡釋者成型,帶著自己心中不斷出現的怒氣,向曾經自己的座駕投擲而去。

“誰允許你動我的東西了?!賈姆!!”

PS:

感冒……38.4高燒……好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