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疲憊的心

雲層之上,三個不同陣營所屬的生命正處於奇怪的對峙中。

隸屬於人類的魔女,集合了異形核心力量的人類現階段最高戰力-雪風……

隸屬於異形軍,全弧線外殼整體如同甲殼蟲一樣的新型異形。它的單發粒子炮甚至誘爆了雪風的闡釋者,如果被那種粒子炮直擊的話,一旦氮氣護盾和魔力裝甲被擊穿,骨骼異形化的雪風也會被直接誘爆……這是異形的新型機,而且是對可以異形化魔女的戰鬥特化型。

以及,兩年前混雜在異形中混淆視線,直至今日才被認定是不同於異形的第三方勢力……對於雪風來說,隻是搶奪了自己[過去的證明],現在還態度曖昧的強盜罷了。

一人一戰機一異形……三方如同一個正三角形一樣的站位也是迫不得已,在雪風向賈姆攻擊時,甲殼蟲一樣的異形卻忽然向雪風進行攻擊,被誘爆的闡釋者就是異形的戰果,幸好雪風鬆手的快,否則右手被傷的雪風在這種場景也許會被對麵兩方同時攻擊也說不定。

冷靜下來的雪風也察覺到了情況的不對,剛剛看到自己J10的時候太激動了,下意識忽略了那個足足有四號戰車那麽大的異形,結果被粒子炮偷襲成功,否則以雪風的機動性怎麽可能被擊中。

那麽,現在是什麽情況呢……在剛剛開始的時候,賈姆確實是在和異形戰鬥,使用的是機炮,而原本應該有的電子戰吊艙也不翼而飛,所以J10的出現是賈姆回收了自己的機體,還是賈姆重新製造的也無法斷定。

三方就這麽僵持著,雪風知道僵持下去就是自己的勝利,畢竟外圍的賈姆信號已經完全消失,一分隊的增援恐怕馬上就會到。

自己和賈姆是私仇,而這個異形則是公憤了……偷襲了野分的就是它沒跑了。隻要再拖些時間,一旦野分完成緊急治療,不管是賈姆還是異形都別想跑。

隨著對峙時間的增長,視線……再次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自己曾經的座駕,和記憶中完全一樣,若不是原本應該有的塗裝變為了空白一片,雪風甚至會認為這就是自己的那一架J10。

當然,雪風也越來越覺得機體上不斷閃過的紅黑色光斑越來越惡心了……

“怎麽!?”

而鼻腔中忽然流出的鼻血讓雪風稍稍有些驚訝,再朝賈姆看去,那些讓雪風感到惡心的光斑似乎閃爍的更快了,而雪風更是覺得自己腦袋被砸了一錘子一樣暈暈乎乎的。

“糟糕……這是……”

似乎察覺到了雪風的狀態不好,異形也開始攻擊,無數道手臂粗細的粒子炮將雪風和賈姆都籠罩進去。

有小雅幫助,魔力鎧甲全開的雪風毫發無損,但是賈姆身上不斷閃爍的光斑消失,外裝甲也被破壞了一些。

雪風這時也清醒過來,擦了擦從鼻子裏流出來的鼻血,然後發現不隻是鼻血,就連眼睛和耳朵也有出血的情況。

雪風開始規避異形的攻擊,而賈姆則開始對異形開火,航炮噴吐的藍色火焰和電弧也表明了這不是人類的工業產物。

但是對魔女魔法盾效果良好的實彈攻擊在打到異形身上的時候效果並不好,恢複了視力的雪風看到賈姆對異形的攻擊基本和人類常規軍打出的效果差不多。

賈姆似乎察覺到了雪風的視線,機體上再次開始閃爍規律的紅黑色斑紋。

“嘖……視覺毒……”

已經吃了一次虧的雪風自然不會再次上當,立馬調轉視線同時開始向它們衝鋒,這種在以前世界中被寫進小說的東西沒想到會在這裏遇見。

諷刺的是還是搭載在帶著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戰機上。

雖然不知道調轉視線對這種工作機理類似[光過敏]的武器有多大用處,至少雪風覺得自己不再是暈暈乎乎的了。

雪風幹脆閉上眼睛,單純的用魔導針進行方向引導,將槍口衝著那兩個不斷繞圈圈的家夥開火。

似乎是被藍色的彈幕嚇了一跳,賈姆立馬側翻遠離,而雪風對異形攻擊的效果明顯要比賈姆要好多了,異形半個身體都被撕裂開,煙霧散去時雪風甚至可以看到那深紅色的正多邊形核心。

“抓住你了……”

機槍彈藥用盡,對付異化近衛軍的時候用掉了大部分彈藥,雪風索性將其丟棄,抽出自己的逐暗者。

P-42的渦扇魔動機在過量魔力的刺激下開啟了加力模式,逐暗者的魔力刃也變為了碩大的斬艦刀。

“疾風怒濤!!”

伴隨著雪風的怒吼,以手中的刀為媒介,將自己超過三分之一的魔力一次性放出,在空中的魔力帶著海嘯般的氣勢一股腦的將異形撕成碎片……

如同洪水衝垮堤壩,如同重騎兵衝擊步兵陣地,如同狂風吹飛青煙……異形軍整個被打成了無數碎片,連失去核心後崩潰程序都省了。

雪風最後還是決定將最礙事的異形先幹掉,然後再收拾那個賈姆。為了確保一次擊殺,雪風這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用出了算是大招的東西……

藍色的魔力洪流繼續向遠處衝去,雖然在瞄準的時候雪風是將兩個同時囊括在了攻擊線路內,但是這種比異形的粒子炮還要慢上一線的魔力衝擊賈姆隻是稍微擺動了一下雙翼就躲了過去。

這也在雪風的計算之中,原本這招就是用來攻擊無法行動的大型要塞類敵人,除去[疾風怒濤]這種直線廣域炮擊類型,在米高揚時期雪風還配合研究員們創造了好幾種配合斬艦刀使用的必殺技。

雪風重新凝聚出闡釋者,沒有特化型異形的現在,雪風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使用異形化武器了。不過……現在雪風稍微開始懷疑了……異形化真正針對的敵人。

於是說是針對異形,雪風覺得【異形化】這一研究,更是針對賈姆更多的樣子。

對方似乎已經發現視覺毒起的作用微乎其微,索性停止散布,外裝甲上不斷閃爍的紅黑色光斑消失,雪風也睜開眼感情複雜的看向機翼受損的賈姆。

明明是自己的東西,現在卻是敵人。是敵人就是敵人吧……為什麽還是一副憂鬱的樣子?為什麽不向自己攻擊?!

雪風腦海中有另外一個解釋,但是自己無法接受,那種解釋自己是絕對無法接受。

咬了咬嘴唇,雪風準備發起攻擊。

“就算你不攻擊我,但是近衛軍那些人都是你做的吧……”

不知道對方是否聽得懂,不……這就是給自己說的,是用於說服自己的言語。雪風恐怕自己都不知道吧,自己……依舊期待著……期待著對方不是賈姆……哪怕是更加離奇的東西都可以……

雪風這麽期待著……哪怕是已經知道答案的現在。

【雪風……這裏是凱特,聽得到麽?你身邊還有一個賈姆反應……喂!雪風!】

凱特的通訊仿佛是開戰的信號一般,之前還保持著平行飛行的雪風和賈姆忽然交錯而過,雪風試圖接近它以展開近身戰,而賈姆則直接反方向翻滾繞過雪風。

同時賈姆開始加速,降低高度試圖拉開距離,而雪風也追在後麵,開啟通風加力死死的咬住賈姆的正六點方向。

【雪風,不要再往繼續追了!那裏是異形軍的範圍,會被攻擊的!】

仿佛沒有聽到凱特的警告,雪風的速度再次提高,距離賈姆的距離也拉進到800米以內,雪風可以清楚的看到它的尾焰和被粒子炮削掉一塊的尾翼。而對方也似乎發現了雪風好幾次咬死6點鍾都沒有發動攻擊。

雪風現在全身上下除去還有幾個燃燒手雷以外,貌似就隻有一把手槍了,但是想用手槍隔著800米擊落一架飛行器的話……

發現雪風沒有有效的遠距離攻擊手段後,賈姆也沒有繼續做規避動作,開始直線加速,但是雪風真的一點遠距離攻擊手段都沒有了麽?

“凱特……”

【……我還在想你到底要無視我到什麽時候。】

“抱歉……稍微有些……嗯……抱歉……”

就連隔著異形的通訊幹擾凱特都能聽出雪風那哽咽的聲音,那個賈姆……對她有什麽特殊意義麽?

【你想讓我做什麽?】

“鎖定它……鎖定它就好,增強它對魔導針的魔力波反射……這樣就行了。”

【了解。】

雪風腦海中,原本忽明忽暗的賈姆信號在凱特的幫助下穩定下來,而雪風這裏也準備好了,飽含著N能量散發著不詳的紅黑色霧氣,3米長的斬艦刀成型。

將其指向賈姆,雪風眼角一點閃亮的東西在風的作用下一閃而過。

大概……從此以後,唯一一個可以證明自己那零散記憶不是妄想的證明大概就會消失了吧。

對不起……

“Fox3、Fox3!”

隨著雪風鬆手,斬艦刀刀柄部分展開了穩定翼和噴射器,順著魔導針給予的引導,向賈姆衝去,而等它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鋒銳的斬艦刀直接從上方切入,隨後則是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

直到雪風喘著粗氣再也凝聚不出闡釋者,被插的如同刺蝟一樣的賈姆已經距離地麵很近了。雪風閉上了眼睛,發出引爆信號……

“餒……雪風……你沒事麽?”

“嗯……”

“那麽回去怎麽樣?我們已經在這裏呆了一刻鍾了。”

“嗯。”

凱特看了看懷表,雖然她執意想走,但是又放心不下,雪風的狀態在她看來不對勁。而已經第5次答應凱特的雪風卻依舊沒有要走的意思。

凱特歎口氣,看著趴在賈姆那點殘骸上不斷翻找著什麽的雪風,繼續幫她警戒。

被十幾支闡釋者一同引爆,賈姆能剩下的殘骸也是非常小的殘片,而找到的稍微成型一點的,就隻有雪風眼前這個了。

這裏是駕駛艙,就連蓋子都沒換,上麵還有雪風偷偷貼上去的小貼紙,操縱杆、各種儀表盤、LED顯示屏的碎片都散亂的擺在雪風身邊,這都是雪風拆下來的……

凱特看著她,明明是勝利了的,成功的完成了任務,但是卻在哭泣的雪風……默默流淚的雪風……

“我們該走了……異形來了。”

“嗯。”

魔導針變為了紅色,雪風也察覺了,向這裏趕來的異形軍,一批拉洛斯改外加一個大型航空型。但是,就在凱特感覺到身後異常的亮光猛地回頭,才發現雪風完全沒有要走的樣子……

“喂……”

“疾風怒濤!!”

沒有等凱特說完,藍色的魔力炮擊帶著狂風的呼號聲衝向了遠處飛來的異形軍。這是可以堪比當初所羅門要塞的炮擊,直徑超過50米的魔力洪流甚至引發了大氣的爆鳴,就連還在下雪灰蒙蒙的雲層都被盡數推開,但是這還沒完。

隨著雪風將手中的逐暗者橫向斬過,魔力流此時變為了雷電一般劈向了異形,隨著閃電的轟鳴,整個魔力流暴動開……如同雷暴一般肆虐而過。

等天空恢複原樣,異形群也不複存在,而雪風就連保持魔力刃都做不到,將小刀收回刀鞘這個動作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而就在雪風轉身的時候,被腳邊的賈姆殘骸絆了一下,整個人都撲倒在雪地中。

凱特直到身邊噗通一聲響才回過神,轉頭看去發現雪風撲倒在地,於是趕緊去扶她起來。而這時,凱特也終於明白了,冥王計劃——所謂戰略人形的真正威力。

手忙腳亂的把雪風從雪堆裏刨出來,凱特看見的依舊是默默流淚的雪風。

想要安慰她,但是自己就連雪風為什麽流淚都不知道,張開嘴,但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疾風……迅雷……”

“誒?”

“剛剛那一招的名字,誘導型廣域炮擊……”

“哦,很厲害……也很帥……”

凱特看著雪風從地上爬起來,幫她拍掉大衣上的雪跡,仔細看才發現雪風臉上還有些許血跡,於是一並幫她擦掉。

雪風從腳邊拿起一個金屬盒,這是剛剛絆倒自己的東西,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裏麵應該是……

“這是什麽?”

凱特接過雪風遞來的物品,這是一個肩章。深藍灰色肩章底版上,綴有兩條金色細杠和一枚星徽,是雪風曾經身為共和國軍人的證明。

麵對凱特的提問,雪風沒有回話,隻是鬆了口氣然後笑了笑,之後用幹澀的嗓音說道:“我們回去吧……大概時雨她們已經等很久了。”

……

“這樣任務就完成了?”

野分拿著害的自己受了一大堆罪的文件盒無奈的說著,她覺得自己完全沒起什麽作用。

“不……現在還沒。”

“難道是上麵又來任務了麽?”

雪風的魔導針攔截到了一個加密通訊,十有八九是給凱特的。

“嗯……司令部要我將文件送往利比裏昂合眾國司令部本部……”

凱特抬頭看著二分隊一行人,想了想之前雪風的樣子,暗自點點頭。

“啊~反正就是沒我們什麽事了吧。”

野分總算鬆了口氣,終於是沒二分隊什麽事了……

“我讓雪風代替了,大概給雪風的命令馬上就會到吧。”

“喂喂……隊長剛剛才經過高強度戰鬥喂。”

“我也跟著你們跟了好久了!我也很累的!”

仿佛小孩子鬧脾氣一般的凱特,就連那根呆毛都開始不斷晃動。偷偷看了眼雪風的反應,發現雪風貌似沒有什麽意見,凱特繼續說:“而且這也算是個休息的機會,送機密文件這種事情其實很閑,路上都被安排好了,簡直是公費旅遊的工作。”

“那你為什麽不自己去……”

“好了,不要爭了。我這裏已經接到了憲兵部的命令。”

雪風打斷了蕾和凱特的爭吵,從野分手上接過文件盒綁在自己腰間,然後接過時雨遞來的Mg42開始準備出發。

“時雨,接下來由你帶隊回莫斯科,任務報告一分隊已經上交了一份,你再把我們任務過程上交一份就是了,魔力通信的記錄,你沒搞丟吧。”

“交給我吧。”

攤攤手,時雨表示自己沒問題,接著雪風拍了拍野分的手臂,疼的野分嘶啞咧嘴的。

“你好好養傷,平日的文書工作暫時交給……蕾。”

“誒?!”

忽然被叫住蕾感覺很意外,她覺得作為資曆最小年齡也最小的人工作什麽的應該不會給自己來著。

“你差不多也該接觸這些東西了,不懂的話就問,好歹你也是實驗部隊出身,這點問題應該沒事的吧,別告訴我你不識字。”

“當……當然沒問題!交給我吧!”

蕾先是詫異,然後很高興的接受了雪風布置的任務。

“那麽,我也要走了。”

“這麽急?不來莫斯科基地休息一下麽?”

雪風向凱特問道,而她已經穿好飛行腳準備上跑道了。

“不了,高盧似乎出了什麽事,雖然我的隊員提前過去了,但是我還是不放心。”

“好吧,祝好運。”

“嗯。”

雪風再次確定了身上的裝備和必須攜帶的證件亂七八糟的……

“那麽,我會盡快回來的。”

“其實,隊長你可以休息一段時間再來也可以。”

“嗯,雪風姐你是該好好休息一下了,你不覺得最近壓力有點大麽?”

雪風聳聳肩膀,然後穿好P-42飛向已經放晴的天空。

……

“那啥……我總覺得我們忘記了很重要的東西……”

蕾緊了緊自己的圍巾,然後向時雨說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我們絕對忘記了什麽……”

“是什麽呢?”

忽然,一陣雪堆崩落的聲音在機庫遠處的樹林響起,同時,蕾、野分、時雨三人也終於想起來自己忘記了什麽……

“嗚啊!!首都航空隊!!”

“糟糕……把她們忘記了,時雨你知道她們在哪麽?”

“這裏……”

時雨指向遠處的樹林,三名少女向那裏奔跑而去,而已經升空的雪風也向飛往另一方向的凱特揮手告別,加速,向利比裏昂前進……

PS:

鼻子堵著好難受……燒是退了,但是為什麽感冒還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