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東線無戰事

雪風順著西方航向在雲層上方飛行,雖然目標是東方的利比裏昂合眾國,但是直線過去的話要經過至少四個異形占領區。

雪風最後還是決定繞一個圈子,走人類領空過去,雖然這樣讓原本兩天的路程延長到了一周,但是現在東線還算清靜,雪風這種類似請假的申請也被批準了。

【這裏是雪女,不知名魔女請驗證識別番號,以上……】

“識別番號B-3雪風,任務編碼AZ1382。”

【確認,歡迎來到索穆斯,雪風少尉。任務方麵,我們這裏已經準備完畢,需要派魔女去接你麽?以上……】

“不用那麽麻煩,請給我一個無線信號,我確認方向後馬上就會到的。”

【……明白了,但是必要的禮節還是需要的,請不要推辭。在無線電信號放出的同時會放出信號彈進行二次確認,沒問題了吧,以上……】

“沒問題了。”

【那麽,以上……】

隨著一個明顯的無限點信號和黃色信號彈,雪風確認了自己即將過夜的索穆斯空軍基地——考哈瓦基地。不過……那個代號雪女的家夥,感覺好像超認真的樣子啊。關閉加力燃燒室,雪風下降高度,開始準備降落。

……

“您找我麽,哈基寧(H?kkinen)少校。”

“嗯,我們一會有客人要來。”

哈基寧——考哈瓦基地的管製人員,其後司令部要員負傷而被任命為基地司令官,雪白的肌膚、冷冽的嗓音,總是保持冷靜的她,又被稱為「雪女」。是位戴著眼鏡的理智女性。

“客人?這種天氣?”

穴拭智子看了看外麵越加惡劣的暴風雪天氣疑惑的問道,就連在這裏生活了三年的她和她的隊員們在這種天氣也得乖乖的在房間裏呆著。

而挺著這樣的天氣執行任務的,到底是什麽人呢?會是很重要的任務麽?!

“少校!難道是……啊嗚!”

哈基寧收起手中卷起來的報紙,用她特有的死魚眼看著無意識賣萌的智子,最近索穆斯的戰鬥隨著戰線向歐拉西亞方麵,這裏也變得清閑起來,智子難道是長時間沒有大規模戰鬥內分泌失調了麽?

穴拭智子,18歲,身高165公分。

隸屬扶桑皇國陸軍明野飛行學校實驗中隊,軍銜中尉。

飛行腳機型為Ki-44二式戰鬥腳「鍾旭」Prototype。武器為89式7.7mm固定機關槍、Ho-10312.7mm機關砲、愛刀「備前長船(びぜんおさふね)」。使魔是狐狸「金平」。通稱「白色電光的穴拭」「扶桑海的巴禦前」

……

“等等等等!忽然這麽沒頭沒腦的介紹是怎麽回事啊!”

“我隻是在想等客人來了之後要怎麽介紹你而已,不要想多了。”

哈基寧推了推眼鏡,鏡片產生的反光讓智子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她似乎又看到了兩年前毫無反悔之意對自己說“我騙你的。”的那個哈基寧。

“雖然不知道你在想什麽失禮的事情,但是我們的客人差不多要到了哦。”

“啊!我馬上去叫瑤她們一起過來。”

“嗯,雖然從其他地方聽說那是個很無害的孩子,但是禮節方麵還是做到位比較好。畢竟是憲兵隊的人呢。”

“等等!憲兵隊!”

智子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麽不好的記憶,精致的臉蛋變得煞白一片。

“唔啊啊啊!我知道了……”

看著智子一路狂奔而去的身影,哈基寧覺得她一定是微妙的搞錯了什麽,但是現在貌似不是管她的時候了,外麵的暴風雪似乎更加的狂暴了。

“也許……我還應該聯係醫療隊和整備班……”

推了推眼鏡,哈基寧向塔台走去。

我們也暫時不去管在劇烈橫向風中搖曳的雪風,讓我們把視線放到考哈瓦基地酒吧中去。這裏正上演著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隊的日常。

“啊~好無聊,今天也是暴風雪啊。”

“我倒是覺得很不錯啊,今天也不用訓練了呢~”

“哎呀呀,這可真是半調子會說的話呢。”

“哼~我隻是不想讓姐姐大人看我帶眼鏡的樣子罷了!”

迫水遙,年齡16歲,身高160公分。

隸屬扶桑皇國海軍橫濱航空隊,軍銜一等飛行士官。

飛行腳機型A6M1十二試艦上戰鬥腳。攜帶護身用的扶桑皇國8mm手槍。使魔是貍貓。

與智子同一時期派至索穆斯的少女。

是個以製作糕點為興趣、專長弓道的普通女孩。值得一提的是她是個重度近視。必須戴厚度有如牛奶瓶底的眼鏡方能視物,卻以不想讓智子看到自己戴眼鏡的模樣為理由,非緊要關頭不戴上。

而與遙爭執的,是有著小麥色皮膚性格開朗,但是和遙一樣對智子有著別樣情感的少女。

朱瑟匹娜·錢尼(GiuseppinaCeinni)

年齡18歲。

隸屬羅馬涅空軍第四航空軍第二大隊,軍銜準尉。

飛行腳機型G50Freccia。使魔是貓。

一旦兩人對上就會發出茲拉茲拉聲的電火花,從兩年前就開始了,到現在也沒有好轉。

“什麽嘛~懶得訓練就是懶得訓練,借口就是借口。”

“才不是借口!明明你也在享受假期為什麽非要針對我!?”

“是啊~為什麽呢~咕嘿嘿~”

“你這家夥……”

遠處,其他的隊員無視掉這兩人持續了兩年的鬥嘴,依舊幹著自己的事情。喝酒的喝酒,寫論文的寫論文,喝咖啡的喝咖啡……直到自家隊長突然破門而入。

“不好了!”

所有人都將手中的事情停了下來,驚訝的看著智子,她們已經很久都沒見過如此慌張的隊長了。

“敵人來了!?”

“浴室壞了!?”

“飛行腳失靈了!?”

“廚房炸掉了!?”

“墨水用完了!?”

“……不對!!”

自己隊員的話讓智子無力的捂住臉,然後她想起來自己要說的話還沒說。

“是憲兵……有憲兵來了!!”

……

雪風的魔導針已經看到了跑道的導航燈,但是猛烈的暴風雪讓降落異常的困難,雪風感覺自己掉進了洗衣機裏麵一樣,稍不注意就會一頭載到地上去。[側衛]那比通常飛行腳寬大的機翼給雪風帶來了比一般魔女更大的阻力,隻是靠近地麵雪風就感覺到仿佛地麵有一雙無形的手再把自己往天上抬一樣,這樣下去等速度降低到可以降落的時候,自己恐怕已經飛出跑道了。

【B-3,我建議你可以考慮複飛,這樣你會飛出跑道的,以上……】

“我在想也許我這種時候到這裏來就是個錯誤。”

【索穆斯晚上的狂風會讓你後悔這個決定的,以上……】

“那麽我再試一次。”

加大馬力,再次繞了個圈,雪風歎口氣,看來這次是要用到那東西了。

“B-3呼叫雪女,稍微問一下,跑道盡頭那堆白的是啥?”

【那是下午推起來的雪堆……你該不會……】

“大概,稍微要用到那東西。”

雪風將憲兵大衣的扣子扣好,確認了自己紅色禮服沒有漏個衣角出來之後,再次進入降落程序。

而在跑道一邊,智子帶著她的隊員們也看著雪風搖搖晃晃的開始下降。

“這個速度……不正常啊。”

“被風影響的偏轉程度好像很小,而且我從沒聽過這種引擎聲音。”

“翼麵也很寬,是轟炸機嗎?”

“不像,我並沒有看見轟炸用彈藥架。餒,哈特曼,你應該知道的吧。”

雪風如果在的話會發現這位少女和曾經與自己合作的那位哈特曼長相一摸一樣,除去多了一副眼鏡……而金色短發的少女頭都沒有抬,縮了縮脖子回答到:“應該是噴氣式飛行腳吧,引擎處的熱流可以看的很清楚,是使用魔動軸流渦輪的新式魔導引擎。”

“誒……雖然不太清楚怎麽回事,但是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艾爾瑪緊了緊自己的領子,看著雪風以相當快的速度向地麵衝去。

“糟糕!速度太快了!”

“這樣會墜毀的吧。”

帶著引擎的呼哨聲,雪風放下飛行腳的起落架,在接觸地麵前一瞬間,係在飛行腳上的減速板打開,和其一起打開的還有兩朵降落傘。

似乎早就知道事情會如此這樣的雪風並沒有驚訝,而是以一種非常無奈的表情一臉砸到地上,然後整個人被飛行腳的減速傘拉扯著都在地麵上滑行,最後一頭栽進跑道最後麵的雪堆裏。

而智子一行人則無語的看著雙腳不斷亂動想要把自己從雪堆裏拔出來的雪風……

“真是……個性的著陸方式呢。”

“……於是,她那個起落架完全沒必要放下來的吧。”

“哦哦!這不是me以前經常用的著陸方式麽!GJ!真是完美還原啊!”

“結實的飛行腳裝甲……結實的魔女……這麽撞上去還活碰亂跳的啊。”

“你哪隻眼睛看到她活蹦亂跳了,跑道都被犁出來一道溝好不好……”

而智子現在似乎整個人都變成了灰色,這位憲兵閣下的出場方式有些超出智子的想象,腦海中原本的形象圖如同被砸了一錘子的玻璃一樣開裂變為了粉碎。

“好了……大家去幫一下吧,似乎醫療隊束手無策的樣子。”

“哦!!Me的力氣最大了!讓me來吧!讓開讓開~”

剛剛19歲的凱薩琳並沒有失去魔力,雖然已經到了退役的年齡了,但是因為放心不下隊友而一直留在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隊。

她將自己的大衣交給一旁的哈特曼,挽起袖子,敲了敲雪風砸進去的雪堆……不,應該說是冰塊。

“唔,還真硬……喂,少女你還活著麽?”

“~~~~(>_

看著雪風不斷亂動的腳,凱薩琳摸了摸下巴,雖然知道當事人還沒事,但是這確實無從下手啊,直接把她拔出來的話會受傷的吧。

“你在猶豫什麽呢凱薩琳。”

“哦!伊麗莎白,你來的正好,這得怎麽搞?”

伊麗莎白,20歲,曾經的副隊長,當時她優秀的飛行技術、充滿個人執著的射擊方式、以及長年的戰鬥經驗,別名「銀狐」的她毫無疑問具有高超的戰鬥能力。

即使已經失去魔力退役的現在,她也依舊留在了軍隊,為自己的隊伍擔當參謀一職。

“不能把她直接拉出來,那麽破壞掉冰塊就可以了,其他人也不要看戲,來幫忙!醫療隊待命,整備班先把飛行腳和散亂的武器收好!”

“了解!!”

隨著伊麗莎白一連串的命令下達,原本亂糟糟的場麵開始井然有序起來,來到智子身邊,點燃自己的煙鬥,靠著牆看哈特曼指出冰塊的脆弱點,然後其他人一點點的把雪風從冰塊裏摳出來。

“我說……你今天不太對勁啊。”

“啊哈哈……這麽明顯麽?”

“就算是遙那個笨蛋也能看出來你今天神經兮兮的,是因為那個小憲兵?”

“那啥,我可不是你,看見憲兵還能這麽沒心沒肺的。”

“憲兵算什麽……當初我來索穆斯之前我……”

“好了好了~你那點破事全隊都知道。”

“嗯……那麽心情好點了?”

“嗯,謝了。”

“榮幸之極,我的隊長。”

“嗬嗬,多謝,副隊長~”

向伊麗莎白稍微擺擺手,智子走向剛剛從冰塊裏挖出來的雪風。

“歡迎來到索穆斯,我是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隊隊長,穴拭智子。”

伸出手,智子想盡量在雪風麵前表現出隊長該有的風範,看著雪風稍微有些呆滯的表情,智子有些擔心雪風會不會摔倒了腦袋。

“你是……”

然而雪風的目光隨即炙熱了起來,麵前這個人雪風認識,在米高揚的實驗室中,少有的娛樂項目就是觀看一部講述魔女的電影,眼前這人不就是電影的主演麽!是叫什麽來著……

“那個!”

“嗨?”

“請幫我簽個名好麽!”

智子保持僵硬的微笑看著眼睛kilakila~閃耀的雪風,智子覺得自己腦海中的什麽東西再次破掉了……

“啊……簽名啊……榮幸之極……”

表麵在笑著的智子內心卻是一副淚流滿麵的狀態,為什麽這位憲兵閣下和以往自己見到的完全不一樣啊,誰能告訴我她到底想怎麽樣!

PS:好忙好忙好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