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舉頭望明月,自掛東南枝

“房間的話,雷沃南中尉的房間還有空床位,雪風你去她那裏睡。”

智子一邊說著,一邊另一名有著白金色長發和翠綠色眼眸身穿索穆斯空軍製服的少女微笑著向雪風招招手。

“我是艾爾瑪·雷沃南(ElmaLeivonen),代號雲雀,現在的索穆斯很冷的哦,如果有什麽需要的話請一定要對我說。”

‘嘭!’

“啾……”

由於艾爾瑪一直轉著頭和雪風在說話沒有看自己正麵,伴隨著可愛的哀鳴,艾爾瑪再一次的在平地跌倒……我為什麽要說再?

“啊啊……又來了。”

雪風和再次歎氣的智子一起將艾爾瑪從地上扶起,看著眼前隻有162cm而且在自己麵前上演了至少3次平地摔跤的艾爾瑪,雪風完全無法想象這是一名已經十七歲的魔女。

人類真的可以天然到如此地步麽?

雪風一麵聽著艾爾瑪和智子那‘又來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的對話,腦海中卻開始開小差。

一開始見到電影明星的興奮勁頭也逐步褪去,智子還在小心的確認艾爾瑪有沒有受傷,雪風的思緒不自主的回到了三年前……

……

“小雪啊,這都到北極了,你也稍微注意下自己撒。”

“自己?我很好哦,魔力在全身流淌的感覺,很暖和呢~”

“哦,是嗎?摸摸摸摸~”

白金發的主人將手從手套中抽出,然後輕輕揉搓著那時還無法收起的貓耳。雪風到現在也不會忘記那溫暖的觸覺,即使現在無論再冷的寒風也無法再讓雪風感受到一絲寒意。

“雪風,魔力是很寶貴的,能用衣物避寒就勁量減少魔力的使用吧,來,把圍巾帶好……”

銀白色的黑貓交給自己的圍巾,還有一整套禦寒衣物……很可惜,在三年中已經遺失不少,雪風一直保存完好的,就隻有那條黑色的羊毛圍巾,上麵有桑尼婭那月光的味道。

……

現在……你們還好麽?

是在穩定繁榮的大洋彼岸?還是在戰火紛飛的萊茵河畔呢?

艾拉你不喜歡軍校,課程有好好的學習麽?沒有調戲教官吧?喜歡忽然襲擊摸女孩子胸部什麽的,小心桑尼婭吃醋哦……雖然你大概永遠想不到桑尼婭吃醋的原因是你一直不去襲擊桑尼婭吧……

……

想到這裏,雪風嘴角不自覺的往上揚起,仿佛窗外的暴風雪也變得無關緊要起來。智子揉了揉艾爾瑪撞到的地方,轉頭卻看見雪風微笑的樣子……她看向窗外暴風雪的目光是那麽溫柔,仿佛她是在享受窗外那暴虐的一切一樣,完全不在意那刺骨的低溫一樣。

智子不明白,為什麽雪風會有這種表情呢?

“那個……雪風?”

……

桑尼婭在利比裏昂還習慣麽?有沒有被生物鍾困擾呢……有好好的和人交流麽?明明行動力是三人中最好的,但是為什麽交流能力完全近乎為零呢?有時候我也希望能看見活潑的桑尼婭啊。每天早上有乖乖的按我說的喝熱水麽?早起低血糖的時候有記得按時補充糖分麽……

摩挲著大衣下的禮服,那是雪風最寶貴的寶物,天鵝絨裏襯和皮膚摩擦的觸覺,就像是當初桑尼婭抱住自己的感覺一樣。順著自己左手的指尖向上撫摸,左手手背的異形AI核心,手腕、手肘處強化處理的異形化金屬質感。

隨著日子的推移已經漸漸沒有了觸覺而且不斷裝甲化的皮膚不斷的提醒自己【已經不再是人類了】這一無法回避的事實……

下次再見麵的時候,你們還會向以前那樣擁抱我麽?

下次再見麵的時候,你們還會向以前那樣喂食我麽?

下次再見麵的時候,我們還能向以前那樣睡一起麽?

……

“雪風?還好麽?唔?”

艾爾瑪伸出手想要讓雪風稍微回下神,但是智子阻止了她,原本還在疑惑的艾爾瑪看了看一臉沉重的智子,再轉過頭卻發現微笑著的雪風那無機質的眼眸透出了一些暗紅色,而從眼角滴落的淚水順著臉頰的弧線滑落。

……

柔軟的皮膚變成了堅固的複合裝甲,輕便的骨骼付上了金屬網絡,血管中流動的也不再是血液,除去最後的外貌站在這裏的完全不再是曾經的‘小雪’……而是代號B-3的‘冥王’雪風。

變成這樣的我……真的還能出現在你們麵前麽?

你們真的不會怪我麽?

把自己變成這副樣子……

對不起……

對不……

對……

……

“雪風……雪風少尉!”

“啊?”

換亂的扭過頭,發現艾爾瑪和智子都用非常複雜的目光看著自己,雪風慌張的看了看自己四周,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東西啊?難道自己剛剛走神的時候做了什麽特別失禮的事麽?

“那個?怎麽了麽……為什麽這麽看著我?”

“雪風少尉你沒事麽?難道是剛剛硬著陸受傷了麽?哪裏痛麽?”

“沒事啊~我能有什麽事?你看我一點事都沒有了啦~”

為了證明自己沒事,雪風還專門低頭拍了拍身上,但是忽然模糊的視線讓雪風明白了為什麽她們的視線是那樣。

“阿勒?真是的……臉被凍僵了估計,一點感覺都沒有……”

一邊用還帶著冰水和泥土的大衣袖子擦著臉,雪風一邊想說點什麽表明自己沒事,但是她發現自己隻是不打自招而已。

忽然,從頭上傳來的觸感讓雪風抬起頭,看到的是拿著手帕幫自己擦臉的艾爾瑪。

“那個,雖然不知道出了什麽事,但是如果有問題的話請一定要說出來……”

說到這裏艾爾瑪還瞟了眼智子,看到她很害羞的偏過頭去,艾爾瑪滿意的將視線重新放回雪風身上。

“如果有困難,不要藏在心裏,一定要說出來哦~隻有這樣我們才能知道要如何幫你哦~不過,現在的話,我們先去吃晚飯吧。”

看著艾爾瑪的背影,雪風忽然想起了同為索穆斯人的艾拉……

“誒?雪風你有說什麽麽?”

“啊,不……我隻是想起了一個朋友而已,她也是索穆斯人呢,不管是發色還是性格,感覺都和艾爾瑪你很像呢。”

擦掉了自己臉上糊上的亂七八糟的東西,雪風在心理默念到:當然我家艾拉才不會這麽呆。

“哦~是麽?那麽是那位呢?索穆斯的魔女的話我應該認識的……”

“艾拉~艾拉·伊爾瑪塔·尤蒂萊南……”

“誒——艾……什麽來著?”

聽到這裏,雪風發現艾爾瑪額頭出了點汗,仿佛聽到了什麽遠古大魔王之名一般,就連眼神都渙散開了。

“艾拉·伊爾瑪塔·尤蒂萊南……艾爾瑪你怎麽了?為什麽要跑?”

“嗚嗚嗚!不要讓我想起艾拉啊啊啊啊……”

“總之!不要跑了!”

“不聽不聽不聽……”

“會……”

吧唧……

“……摔倒的……啊,說晚了。”

雪風再次將平地摔的艾爾瑪扶起來,看著她眼淚汪汪的樣子感到很疑惑:“艾拉……很可怕麽?”

“唔……魔王啊!那是魔王啊!”

“你們啊……要麽一邊去食堂一邊說行麽?”

“餒!雪風!我給你說哦!艾拉她啊……”

窗外的呼號的風聲吹著玻璃發出嘩啦啦的聲音,雪風在考哈瓦基地的第一個夜晚就要來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