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繼續東南枝

隻是下午四點左右,索穆斯的天空就整個黑了下來,戰後重建工作才剛剛展開沒有多久,電力供應首先要保證機場的運轉和防線的探照燈用電。於是食堂的少女們點起了蠟燭,為了迎接雪風的到來,在艾爾瑪那歡快的說:“難得今天有客人,我們稍微做一點奢侈一些的東西吧~”這樣……

雪風被推到了餐桌前,廚房被艾爾瑪和身穿扶桑水兵服的遙占領了。

[讓客人進廚房可是相當失禮的事!請稍微期待一下索穆斯的特色菜吧~]

“於是她是這麽說的。”

“哎呀呀~索穆斯的特色菜啊,me已經差不多猜到艾爾瑪要做什麽了。”

凱薩琳從遠處的櫃台拿出來了兩個深色玻璃瓶,而她剛剛坐下,就被身後的智子抓個正著。而凱薩琳看到扶桑陸航特有的巫女服水袖後,咽了口口水,然後擺出了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

“隊長啊……咱們打個商量怎麽樣?~”

“嗯哼?”

“你看,難得our這鬼地方來次補給隊以外的人,這次例外一次怎麽樣?”

“嗯哼~”

“而且啊,今天也沒任務,we現在是假期哦假期~稍微喝一點也沒關係的吧~”

“嗯哼……”

看著不斷試圖搶奪瓶子所有權的凱薩琳,智子歎口氣,打斷了她的單人脫口秀。

“我有說不準麽?”

“誒!隊長你允許了!?”

“就這一次哦,真是的……居然喜歡上這個東西……”

“啊呀呀~因為和貝林少校喝過一次嘛,然後就上癮了。”

智子不動神色的坐回到自己座位上,但是袖子中的拳頭卻死死捏緊了。

【伊麗莎白你又帶著她們去喝酒!!】

當然,就算心裏再生氣,智子也不會表現出來就是,三年的隊長生涯已經讓她有了喜怒不形於色這個被動技能。

“那麽雪風,如果可以的話,能說下任務麽?除去住宿外還有什麽需要我們幫助的地方,也請說明,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隊會盡全力幫助你的。”

聽到智子這麽說,雪風摸了摸身後武裝帶上的文件盒,再次確認了自己的任務後說道:“我的任務其實並不是很緊迫,總司令部要我將東西在一個月內送到總部而已……”

“等!等等!!一個月!”

“嗬嗬~那些白癡們又在發什麽瘋,一個月從索穆斯到達利比裏昂?虧他們想得出來。”

伊麗莎白進門正好聽見雪風的話,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反感和對上麵的鄙視情緒將雪風嚇了一跳,然後,雪風的視線被伊麗莎白身後的身影吸引了。

“你是……艾莉卡?”

金色短發少女聽到雪風這麽說,歎了口氣,從口袋裏掏出一副眼鏡戴上,然後以平穩的語氣說:“那是家姐……我是烏蘇拉,烏蘇拉·哈特曼,很高興見到你。”

雪風握住烏蘇拉的手,和艾莉卡·哈特曼不同,烏蘇拉的手更加的柔軟,而且眼神和活潑的艾莉卡完全不同。

如果艾莉卡是活潑的清風,那麽烏蘇拉就是平靜的湖水,雖然長相幾乎完全一樣,但是仔細看的話還是分的出來。

“很抱歉,烏蘇拉,叫我雪風就好。而且……我好像記得我在哪裏聽過你的名字。”

“你應該聽過我的,我這裏的話,桑尼婭不止一次的向我說起你了。”

烏蘇拉想起自己好友幫自己試驗新型火箭發射器反複念叨的時候,那是桑尼婭的樣子看著就想笑,推推眼鏡,烏蘇拉勁量把自己臉板成桑尼婭那樣的三無樣式。

“咳咳……餒,烏蘇拉,你說這套衣服雪風穿著會大麽?……餒,烏蘇拉,每次吃飯的時候雪風都吃的超快的……餒,烏蘇拉,雪風超喜歡布丁的,所以這盒給我好麽……”

看著烏蘇拉學桑尼亞說話,尤其是學的專門說自己的事,雪風害羞的用手捂住臉,臉上的溫度比手心的溫度還高,現在自己的臉絕對是紅的不像話。

“唔……好害羞,烏蘇拉停下了啊!不要再說了。”

雪風瞅了瞅一旁,就連剛剛聽到雪風任務麵容帶滿了不屑的伊麗莎白·f·貝林現在也被烏蘇拉和雪風的樣子逗樂了,就更別提笑點比較低的智子和凱薩琳了。智子還好,笑的還比較含蓄,而凱薩琳那完全笑攤在桌子上了,聽著她們的笑聲雪風覺得自己臉變得更紅了。

雖然不知道明明是桑尼婭關心自己的心情為什麽會讓自己臉紅心跳,但是阻止烏蘇拉的惡作劇才是現在應該要做的事。

“餒,烏蘇拉,在之前驚雷行動之前啊,雪風她還偷走了我的……”

“哇啊啊啊!!不能說!!”

忽然反應過來烏蘇拉說的是什麽事的雪風一個飛撲阻止烏蘇拉繼續說下去,要是她接著說的話,雪風懷疑自己可能會直接跑出去穿上飛行腳跑路,因為找不到保暖的衣服,偷走桑尼婭的褲子什麽的,怎麽說得出口啊!

“好了好了~戲弄就到此為止吧,對了,烏蘇拉你不是有事要和雪風說麽?”

“哦,對……雪風醬~先起來怎麽樣?”

唔……這是桑尼婭稱呼自己的方式。

就這麽一直爬烏蘇拉身上也不是回事,雪風也幹淨利落的爬起來,順帶把烏蘇拉拉起來。

“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先聽哪個?”

“先讓我高興一下吧,好消息。”

烏蘇拉從口袋中抽出一張厚實的文件,雪風接過,發現這是一份命令書。

“介於天氣原因,特殊戰二分隊B-3執行代號AZ1382任務上限時間延長至兩個月,最遲於今年六月結束前完成……”

“阿拉,這個該不會是?”

“是哈基寧少校的風格呢……”

雪風歪歪頭,不解的看向烏蘇拉。

“哈基寧少校就是雪女,她是我們隊伍的負責人。你的任務期限應該是哈基寧少校幫忙調整的。”

看著雪風一臉局促的樣子,烏蘇拉稍微笑了笑:“現在就是壞消息了,在之前的降落中,雪風你的飛行腳似乎出了一些問題,現在我和後勤檢查清楚那些奇怪的線路該怎麽接之前,你都得留在這裏了。”

聽到烏蘇拉這麽說,雪風立馬坐不住了,飛行可謂是她的第二生命,飛行腳出問題她還坐得住就怪了。

如同加大馬力的摩托車,雪風瞬間衝向了機庫。

她沒看見,烏蘇拉推了推眼鏡那一瞬間產生的反光。

“喂……烏蘇拉……我覺得,雪風的飛行腳……”

“阿拉~隊長你在說什麽呢?我可不是隨意拆解友軍飛行腳然後無法複原還要請哈基寧幫忙打掩護拖延時間什麽的~絕對不是!”

智子看烏蘇拉45°抬頭仰望天花板的樣子,最後還是沒有拆穿她那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謊言。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最後她都能還原……的吧。

“喲~大家~晚飯還有一會就好了哦,誒?雪風呢?”

“去機庫了吧,反正就在隔壁,我去叫一下就是了。”

“那麽拜托了哦~話說朱瑟呢?”

“又不是小孩子了,到點的時候會回來的,之前雪風降落的時候就不見了,估計是嫌無聊跑掉了吧。”

這樣還不算是小孩子麽?

艾爾瑪頭疼的揉了揉眼角,直到廚房中的遙開始喊她:“艾爾姐~我這裏準備的差不多了~”

“啊,那麽就先擺桌吧,大概人一會就齊了。”

“哦~”

……

另一麵,雪風氣喘籲籲的跑到機庫,看到的是已經被拆解的一個不剩,就連引擎都被拿出來了的[側衛]……

“哈……這還真是,拆的徹底啊。看來總部給的時間還是有點緊啊。”

說是這麽說,但是比起一開始雪風還得飛兩班夜班趕夜路要好上很多了,話說雪風你個夜戰魔女還沒解決怕黑的問題麽?!

“囉嗦!我隻是不適應而已……”

雪風伸出手,開始請揀落在地上亂七八糟的配件,不說把它組裝起來,至少要先把零件放好,這麽扔得到處都是……如果是雪風自己的機庫她非吼人不可。

“誒?這個是方向舵上的?減速板?那這個是什麽……”

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飛行腳上的雪風沒有發現自己身後的人影,一雙眼睛看著她,準確的說,是將視線集中在了雪風左手的異形AI核心上。

“雪風,要吃飯了哦~”

雪風收拾的手忽然頓了一下,將左手再次收回袖子裏,蓋住那不詳的紅色,雪風稍微擺弄了一下配件就回應到:“好的,馬上就來。”

隨後,雪風和烏蘇拉回到餐廳,而雪風發現餐桌旁又多了一個人。

“啊,雪風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也是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隊的成員。”

而那位有著古銅色皮膚和淡白色發色的少女也起身自我介紹。

“朱瑟匹娜·錢尼,稱呼的話怎麽樣都可以的。”

“你好,我是雪風。”

說著,雪風遞上右手,但是雪風發現對方先遞出的是左手……按照雪風的習慣的話,自己也應該伸出左手才是。但是自己的左手……

“朱瑟你什麽時候變成左撇子了?”

“啊,智子大人!那啥,唔……抱歉……”

想了一會沒想出什麽解釋方法,朱瑟匹娜幹脆的認錯,雖然雪風沒看出來這個羅馬涅女孩為什麽道歉就是了。

“嗯,沒事,很高興認識你。”

而就在朱瑟回到智子那裏坐下的時候,稍微給了智子一個眼神。智子知道這個眼神,那是朱瑟曾經被異形軍洗腦控製時的眼神。

然後朱瑟又看了看雪風,而智子驚訝的張張嘴,然後快速的讓自己的表情正常,看了看正在和烏蘇拉聊天的雪風,智子和朱瑟用手指相互敲摩斯碼交流。

【你是認真的?雪風她……】

【我看見了……】

【看見什麽?】

【雪風的身上,有核。】

“大家~可以開始晚飯了哦~”

智子和朱瑟結束了交流,也參與到晚餐的熱烈氣氛中去,仿佛之前發生的事完全不存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