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伏特加的正確飲用方式

“主餐還要幾分鍾,不過遙做的和食已經可以吃了哦,來~雪風這是你的份。”

從艾爾瑪手中接過餐盤,雪風看著她明媚的笑容稍微低下頭,害羞的笑了笑。

“這可是遙的得意作哦,雖然為了配合索穆斯的氣候改變了一些配方,可能已經和扶桑的味道完全不同了就是。”

遙連圍裙都沒有脫掉,將餐盤分發下去後在智子身旁坐下。

“好了哦,那麽為了歡迎雪風的到來,順帶慶祝一下第二周的假期,幹杯!~”

“幹杯!”

雪風和她們一同舉起白樺木製成的杯子,但是抵到嘴邊時聞到了一股濃鬱的酒味告訴她被子裏並不是原本預計的果汁之類的飲料,而是高度數的白酒。

“唔!”

“怎麽了麽雪風?”

遲疑的看了眼智子,在雪風的記憶中,飛行員是禁止飲用任何酒類的,就連含有酒精的飲料也是限製頗多,就這麽直接上這種高度數酒真的沒問題麽?

好像是看出了雪風的猶豫,放下自己的杯子後艾爾瑪偷偷的告訴雪風:“不用擔心啦,隊長都同意了,而且這裏不用擔心安全問題。這個是索穆斯自產的伏特加,雖然顏色和歐拉西亞的不太一樣,但是也是精品哦~這個可是貝林少校的收藏品,這次難得拿出來,雪風就不要擔心太多了啦。”

聽到艾爾瑪這麽說,而且其他人似乎也有點發現自己的遲疑了,為了不打擾大家的興致,雪風也學著艾爾瑪一飲而盡……

“唔!咳咳咳……”

不過雪風馬上就後悔了,她完全沒有想到在蠟燭和煤油燈的照耀下看起來那麽清亮的酒在入口以後瞬間變為了烈火一路燒到胃裏。

咳嗽兩聲後,怕自己做出更失禮行為的雪風捂住自己的嘴,然後眼淚汪汪的看著身旁的艾爾瑪。

“哇哈哈哈!沒錯!就是這個表情!Me第一次喝這裏的伏特加時也是這個表情。啊~真還念啊,當初看見當地人這麽喝於是me也這麽學著結果被嗆的要死。當然也可能和我當時喝的是酒吧裏的劣質品有關啦。不過沒想到雪風你居然這麽豪放啊~來來~再來一杯吧~”

一邊發出豪放的笑聲,凱薩琳一邊準備將雪風的杯子倒滿,不過烏蘇拉在她之前往雪風的杯子裏加了一塊有半個杯子那麽大的冰塊。

“不要在作弄人家了,除去艾爾瑪還有誰能那麽喝伏特加的麽?就算雪風也是歐拉西亞的士兵,也未必有艾爾瑪那麽北歐的作風吧。”

“誒!!!難道……是我的錯麽?”

大家一邊哄笑著,坐雪風對麵的烏蘇拉將加了冰塊的伏特加遞給雪風,另外告訴雪風,這種烈酒一般是要用很小的酒杯一點點喝,但是部隊並沒有那種小杯子,於是就用這種木質杯代替,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雪風會學艾爾瑪那樣一飲而盡就是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因為在家裏那麽喝習慣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誘導你的!對不起,對不起……”

“雪風,這回大概就隻有半杯的樣子,要一直喝到吃完晚飯,所以不要再學艾爾瑪那樣了哦。她是準備一口氣把酒喝完然後專心吃菜而已……”

“……咳,是這樣?”

看著雪風閃著淚光的眼中投來的疑問,艾爾瑪害羞的轉過臉然後點點頭。之後凱薩琳的的笑聲讓雪風知道了她不是唯一一個被誘導的。

“好了好了,雪風多吃點菜,不然很容易醉,艾爾瑪別忘記了你的烤架……”

端起了自己的飯碗,雪風看著她們在餐桌上的互動,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當初的齊柏林號上,那那時一樣,自己和大家都不太熟悉,但是這種融洽的氣氛近乎一模一樣。

喝掉了碗中的湯,雪風覺得自己的胃終於不再造反了,而大家也把話頭轉到了雪風這裏。

“雪風是哪裏人啊?”

“應該算是歐拉西亞人吧,我的檔案都在那裏。”

“雪風雪風~你那個發色是天生的麽?紫色的發色我這還是第一次見。”

“不不,這個是有很多原因,我原本是黑發來著,眼睛以前也是黑色。”

“誒!雪風你是亞洲人麽?但是現在看完全是白種人啊。”

“誒豆……這個,很多原因……”

“智子啊,雪風不想回答就不能換個問題嗎,比如~雪風你今年幾歲啊,雖然你看上去很小,但是我確實沒法預計你的年齡……”

雪風稍微想了想自己的檔案,貌似是12歲吧……

“誒!!和烏蘇拉一樣大麽?”

“哦~真看不出來,我原本以為你的年齡應該至少有15歲的,12歲的少尉我還是第一次見。”

“就連烏蘇拉也就隻是準尉,這還是因為她算個技術兵種的原因……”

“我說……機械化航空兵不都是技術兵種麽?”

“啊哈哈~這種小事就不要在意啦~來來~喝酒~”

拿著杯子小啜著杯子裏像水一樣的伏特加,雪風稍微喜歡上了這種烈酒的味道,外表純淨,內在卻奔放熱烈,很像那兩個人呢。

就在雪風開始走神的時候,身旁的艾爾瑪看了看手表,然後說:“時間差不多了,大家,說好的特色菜哦~”

“艾爾瑪我也來幫忙。”

“我也去。”

坐在一側的智子和朱瑟跟上艾爾瑪,看到她們這樣子,雪風也準備去幫下忙,但是被凱薩琳用喝酒的名頭攔下來了。

“阿拉~客人可不能跑哦。來來,我還有蠻多問題要問的。”

“但是……不幫點什麽……”

“沒問題啦沒問題啦~話說,當憲兵的話……(唧唧咕咕唧唧咕咕)……”

“誒!這是不行的!是違反規則的……”

“哎呀呀,別告訴me你一點好處都沒收到!快說……”

“我是特殊部隊的!怎麽可以做那種事……”

智子看了看被凱瑟琳逼問的都快哭出來的雪風,在雪風傳來求助的視線時,智子微笑著給了個愛莫能助的表情,然後帶著朱瑟跟上艾爾瑪。

“好了,凱瑟琳你再這樣雪風會哭的哦……”

“誒!!啊啊,me的錯~me自罰三杯~”

“你隻是想喝老娘的酒吧!呀哈?!你還越倒越多了!”

“貝林少校不要這麽死板嗎~再說你拿出來就得做好被喝完的準備啊~”

“不是你自己拿出來的嘛!!”

……

“那個,隊長……廚房的話要走這邊……”

“啊,我有點其他事……嘛,你知道也好,朱瑟,你把你知道的告訴艾爾瑪,我去趟電報室。”

“知道了,艾爾瑪我們邊走邊說吧。”

智子快速來到電報室,路過情報室的時候,發現了哈基寧在整理文檔。

“啊,正好……”

“智子啊……怎麽了麽?”

“和我去電報室,我們邊走邊說。”

“好。”

路上,智子將朱瑟看到雪風身上有異形核心的事告訴了哈基寧,而智子特別重視這事的原因,就是在一年半前,朱瑟就曾經被異形軍催眠利用,帶走了遙,如果不是當時哈基寧和另外兩隻飛行隊通力合作的話,索穆斯可能已經落入異形手中。

而經過那件事的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隊,尤其是當時的當事人智子和朱瑟匹娜,對於魔女是否被異形控製是相當敏感的,不把雪風身上為什麽會有異形核心查清楚,她們不可能睡好覺。

“那麽,智子你準備從哪開始查呢?”

哈基寧打開了無線電,等待智子的決定。

“這還用說,從經曆履曆開始查,不過先去問下吧,憲兵總部……希望是我和朱瑟太敏感了。”

……

PS:

昨天忽然下雨被淋了個透……結果理所當然的發燒了……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