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蝴蝶的翅膀

“異形核心?朱瑟你確定沒有看錯?”

艾爾瑪踮起腳尖將調味料放回架子上,轉回頭嚴肅的看向朱瑟匹娜。

“當然不會看錯,你還記得之前握手的時候我伸的左手吧。”

“左手上?”

“是的,左手手背中央。”

“那麽你準備怎麽做呢?”

“誒?”

聽到艾爾瑪這麽問,朱瑟一下子愣住了,看見艾爾瑪拉開烤爐門,下意識的從碗櫥拿出餐具交給艾爾瑪。

“雪風那孩子,你覺得像是被控製的麽?”

“當初我被控製的時候你們不也沒看出來麽……”

艾爾瑪小心的將調好的醬汁澆到烤肉上,回頭看著嘴巴上可以掛個油壺的朱瑟。

“我知道你在想什麽,不過你最好打消那個危險的想法……而且你好好的想想,那真的像是一個被控製的人麽?”

“唔……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麽到底要怎麽辦?”

“方法有兩個,一個隊長已經在辦了,從外部調查……我們就試著另一種方法吧。”

“另一種?”

“讓她自己說出來不是更好麽?~”

微笑著將餐盤遞給朱瑟一部分,艾爾瑪那略帶天然的聲音出現在大廳。

“熏三文魚和馴鹿肉好了哦~”

……

遠東,扶桑魔導引擎實驗室……

“啊,智子大人?”

【美緒啊,這麽晚了打擾真不好意思……】

阪本美緒看了看外麵剛剛升起的朝陽,想了想智子所在的地域,笑了笑也沒有打斷她的話。

【有關於‘雪風’和‘特殊戰’你大概知道多少?】

“誰?!”

【雪風……美緒怎麽了?這麽激動?】

“智子大人你看到她了麽!她還好麽?一聲不吭的從大家麵前消失,一消失就是整整一年。真不知道她怎麽想的……”

麵對話筒中刺耳的魔力幹擾和阪本美緒忽然激動起來的情緒,智子選擇將話筒暫時從耳朵旁邊拿開讓自己清淨一下。

“唔……很抱歉,智子大人。”

【看來我不用很累很麻煩就可以知道我想知道的事了,那麽和我說下吧,那個雪風……】

“雪風啊……從哪裏說起呢?”

【長話短說……】

“好吧,那時的卡爾斯蘭緊急集合,從這裏說起吧。”

……

雪風拿著刀叉戳了戳麵前烤的顏色透紅的煙熏三文魚和燒烤馴鹿肉,沒有太多的調味料,雪風聞到了濃厚的魚肉的鮮香和木炭的木焦味道。

“鹿肉是從遠處村子裏買來的新鮮鹿肉,然後在上方掛上三文魚,在燒烤鹿肉的同時對三文魚進行煙熏料理。因為燒的是周邊撿來的白樺木,所以在味道上不會有那種焦炭的味道,而是木料的清香哦~這可是我的獨家手法哦,雪風快嚐嚐吧~”

艾爾瑪熟練的用餐刀幫雪風將鹿肉切成了小塊,然後看著雪風紅著臉將切好的鹿肉送到嘴裏。

“艾爾瑪……你能不能……”

“嗯?”

“能不能別一直這麽盯著我……”

雪風含著叉子,眼睛不斷閃爍著,吃飯被這麽一直盯著,相比不管是誰都會吃不下去的吧。

“啊,抱歉!”

看著艾爾瑪再次開始天然呆,烏蘇拉輕輕的歎了口氣,將視線轉到從吃飯開始就一直很安靜的朱瑟身上。平時她不是和遙一直水火不容麽?今天怎麽這麽安靜?

而且隊長哪裏去了?稍微有些在意呢……

不止是烏蘇拉,就連大大咧咧的凱薩琳都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不過看了看依舊安靜坐著喝酒的伊麗莎白,就著‘就算天塌下來有個子高的頂’這麽的心思,凱薩琳也沒有去問明顯不對勁的朱瑟出了什麽事,依舊拽著雪風喝酒。

“來嘛~來和me幹了這杯嘛~”

“不要……”

“唔,難得來個客人呢,居然不喜歡喝酒……所以來陪我喝一杯如何,就一杯!”

“剛才你就是這麽說的……唔,魚肉很好吃呢艾爾瑪,完全的原汁原味,隻有木焦香味的烤魚這還是第一次吃到。而且魚肉嫩滑,完全不像是煙熏出來的。”

“這個是需要保證火候的,所以才被稱為是獨家手法呢~”

看到雪風空掉的杯子,艾爾瑪忽然向朱瑟眨了眨眼睛,然後走向遠處的酒櫃,從中又拿出了一瓶本地產的伏特加,這應該是一年前補給的時候送來的吧。

在伊麗莎白和烏蘇拉驚訝的眼神中,給自己和雪風倒滿。

“不過,凱薩琳說的也有道理的哦,所以雪風不要逃哦。”

伊麗莎白看了看滿眼放光的朱瑟和一頭霧水的凱薩琳,嘴角勾起了一點玩味的笑容。

事情好像有趣起來了呢。

……

“簡單的說,雪風那家夥就是個笨蛋、膽子小、做事喜歡胡來的新人魔女,當然在飛行上她很有天賦,當時她還獲得了中級機師資格,還提出了後掠翼理論把當時的一幫子人說的一愣一愣的。我是不懂這些啦,但是就連特殊戰的概念也是她提出的。盡管我不知道智子大人你說道的特殊戰是不是雪風的那個特殊戰就是了……”

【她失蹤的時候,就連那兩個親友都沒有通知麽?】

“嗯,就連和她關係很好的桑尼婭和艾拉都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裏。她們找了雪風很久了,也許我能給她們一個好消息也說不定。”

想到那兩個小家夥可能出現的歡呼雀躍的樣子,美緒揚起了嘴角,乘著智子在想事情的空檔,拿起泡好的綠茶喝上一口。

【那麽你覺得她有可能成為異形軍的間諜麽?】

“噗!!咳咳……智子大人你說什麽?!”

就連衣服上沾染了茶漬美緒都沒有發現,不知所措的向智子詢問道。畢竟剛剛智子的話有些太嚇人了。

【聽著,我需要搞清楚她到底怎麽回事……】

“我知道了……線索呢?”

【特殊戰,B-3,雪風……】

……

“那個……不能喝了……真的,不能喝了……”

原本透白的臉頰現在變成了通紅,雪風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晃動,說醉了算不上,因為雪風意識還清醒……不,應該說酒精依舊可以對雪風起作用這點是她沒有想到的。

拍了拍臉頰,看著已經呼呼大睡的凱薩琳雪風有些無語,而讓她更心驚膽顫的是身旁拿著配槍揮舞的艾爾瑪。

“所以艾拉是個笨蛋!!丟掉我一個人在現場一個人跑掉,還害的我被一群大兵圍觀……”

“好了,艾爾瑪你喝醉了……”

“才沒醉!我……”

看著話都沒說完就立撲的艾爾瑪,雪風還是乘著她臉砸到桌子以前把她接住,但是自己被壓到桌子上的感覺一點也不好。

在烏蘇拉的幫助下,雪風總算是讓艾爾瑪有個相對正常的姿勢趴在桌子上,當然這個相對是相對於已經趴到地上的凱薩琳。

“哈……終於結束了……”

“辛苦了,雪風。居然能把艾爾瑪喝趴下,我對你刮目相看了哦。”

一邊,伊麗莎白一手拖著凱薩琳一手抱著艾爾瑪,向雪風點點頭後離開餐廳。

“那麽~”

烏蘇拉伸了個懶腰,拉上暈暈乎乎的雪風向另一邊走去。

“我們去洗澡吧,桑拿房應該準備好了哦~”

“等……等等,洗澡?”

“沒錯~就在這裏,啊!我和朱瑟去拿換洗的衣服,雪風你稍微等兩分鍾。”

“啊,好……”

雪風撐著昏昏的頭在更衣室一邊坐下,她沒有發現,保持在異形化的證明……也就是那頭炫麗的亮紫色的長發的顏色,開始慢慢的向天藍色轉變。

異形化……在慢慢解除。

而另一邊,朱瑟拿著換洗衣服,快速的將艾爾瑪的計劃說給烏蘇拉聽。

“那麽隊長那邊知道麽?”

“隊長去收集雪風的資料去了,而且貝林少校會把艾爾瑪所做的告訴隊長的。”

“那我就好好檢查一下吧,那個所謂的異形核心。”

烏蘇拉推動了一下自己的眼鏡,造成的反光讓朱瑟渾身一冷……

卡爾斯蘭,剛剛從一個聚會離開的明娜提著繁複的禮服坐上了一輛吉普,開車的是歌爾特露德·巴克霍隆。

“辛苦了,明娜長官。”

“畢竟是為了半年後的那個會議,不在這些高官麵前露露臉不行啊……於是怎麽了?忽然叫我出來。”

“是這個,從扶桑來的緊急電報,發信人是阪本美緒。”

“美緒?”

皺了皺眉頭,明娜拆開電報信封。

特露德看到明娜的瞳孔忽然收縮,但是本著下屬的身份不方便詢問,也就隻能把疑問憋在心裏。

“長官?”

“啊……我們的那個逃家的小朋友找到了。”

“誒?”

“但是她貌似遇上了很麻煩的事……我們回基地,通知情報處我們馬上就到。”

“了解!”

隨著刺耳的輪胎摩擦聲,吉普向軍營方向衝去。而智子不知道,原本被永久封存的冥王計劃被她這一通電話而被全麵發掘出來,更是引起了一個位列世界五極大國的內戰。

……

“貝林?”

“啊,隊長啊……烏蘇拉和朱瑟帶著雪風去桑拿房了,要找她們的話就去那裏吧。還有,如果我是你,今晚我就不會回營房……”

智子聽到伊麗莎白後麵那句明顯調侃的話就知道,遙肯定是乘著自己沒看著她跑到自己的房間去了,至於有沒有下套什麽的……這還用問嗎!!

“呼!!深呼吸~深呼吸~遙你等著,我有的是功夫收拾你……”

一邊碎碎念著什麽,智子向桑拿房走去。

PS:

戀情……

學業……

身體……

一口氣出這麽多問題……我還活著真是奇跡啊……

算了,笑笑吧,再哭的話也許就得流血淚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