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三次元的百合有愛麽?

早上,隨著身邊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雪風從睡夢中醒來。

“啊,不好意思,吵醒你了麽?”

是艾爾瑪,她已經穿好衣服,外麵依舊呼嘯著風聲而且漆黑一片,但是視網膜投影上的時間確實已經早上7點了。

“唔,早上好,艾爾瑪……”

雪風剛準備從床上爬起來,卻發現自己身上還壓著兩個人。

“艾莉卡?唔……烏蘇拉啊……那麽這邊的是……”

把流口水流了自己一胳膊的朱瑟挪開,雪風迅速的把衣服穿上。

“那個,雪風你不再休息一下麽?”

艾爾瑪把大衣套上和雪風一起出門,烏蘇拉和朱瑟都沒有醒,雪風也沒有叫她們,昨天她們鬧到那麽晚,讓她們多睡一會把。

“不了,到點了就起床,再睡我也是睡不著的……”

其實就算不睡覺自己也能堅持六十六小時的高強度作戰,不過這種話還是不要說比較好。

“索穆斯……快早8點也是漆黑一片呢。”

“沒辦法,在索穆斯就算是夏季的白天也很短暫,而且陽光很昏暗,反倒是黑夜比較出名。因為在索穆斯最黑暗的時候,是有極光的。”

“誒~極光啊……”

思緒回到三年前……那北極光的星空下……

“是的,我還記得呢,當時和艾拉前輩還有其他人一起看極光的時候,那時大家一起起誓了哦,要保護索穆斯的誓言。”

艾爾瑪雙手交叉,閉著眼睛回憶著當時的情景,雪風可以從她的側臉看到她的微笑。那一定是很美的景象吧,天空是橫貫天空的極光,地麵是起誓的少女們……是很珍貴的記憶呢。

“嗚啊!都這個時間了,得快點去做飯才行……”

“我也來幫忙吧,昨天受了很多照顧呢。”

……

索穆斯的早餐很簡單,蘑菇海鮮湯外加黑麵包和大量的烤土豆,雪風一開始看艾爾瑪將一大堆土豆埋灶台下麵還以為是準備儲藏的,等到點火才發現是烤土豆。

“這樣就可以了,雪風你把麵包拿到餐廳去吧,最好可以去把烏蘇拉她們叫起來,隊長現在應該已經起床了。”

“好的。”

將那一籃子烤好的黑麵包放到餐廳,發現貝林少校已經在餐廳等著了,手上還拿著一遝文件很嚴肅的看著。

看到雪風來了後,伊麗莎白·貝林將文件放下笑著對雪風打趣到:“阿勒,居然可以這麽早起來麽?昨天明明和烏蘇拉她們鬧得那麽晚。”

“唔,那個……”

“不用解釋~不用解釋~你和遙、朱瑟是同一類人,我懂……”

“才……才不是……”

弱弱的辯解,然後發現完全沒有起到辯解作用的雪風紅著臉快速向宿舍跑去……伊麗莎白看著雪風跑掉,收起笑容,用複雜的眼神看了眼文件。

“嘖……”

“怎麽了?一大清早就心情不好的樣子。”

是智子,陸航巫女服外麵套著防寒外套,精神抖擻的在伊麗莎白旁邊坐下。

“沒……算了你自己看吧。”

將那幾頁紙交到智子手上,剛剛看到第一眼智子就驚歎出聲。

“15級魔力?!”

“15級魔力呢……”

沉默著,智子將這幾頁紙看完,折好塞回口袋。

“25級保密等級,下麵還有個35級保密的子檔案……我們好像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

“還好吧,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麽總部可以放心的把這種跨戰區任務交給她了。而且昨天烏蘇拉和朱瑟也問出了不少東西……我真想不到居然會有這麽喪心病狂的實驗項目。不足15%的生還率……簡直像狂歡一樣,他們真的是在為人類的未來做鬥爭?”

智子無奈的撇撇嘴想說什麽但是什麽都說不出來。

“嘛……剛剛的你當我什麽都沒說吧,智子你還要繼續往下查麽?35級的話,我這裏還是能找到人去解鎖的……”

“不……算了……不用再繼續查下去了。”

“是麽……這樣也好。”

……

不再管索穆斯這邊,我們把視線換到卡爾斯蘭前線,明娜正一臉平靜的接受來自聯合軍空軍總部的訓斥。

【那份資料是不能外傳的,解密時限並沒有到,明娜中校你知道你的行為給整個軍隊的穩定來帶了怎樣的危害麽?】

“我隻看到了這個計劃給我軍帶來了相當的恐慌,中將閣下。昨天我們差點因為這份保密文件失去3個航空隊,我希望您能對那個孩子有個正確的評估。”

【我知道她的性情,中校,我不認為那種溫和的人會幹出將自己人滅掉的事情,在給予相當權限前我們有經過完全的測試……】

“我曾經與那個孩子公事,中將。我比您更了解她……她在未受到刺激的時候溫順的像隻小貓,但是一旦出現她感興趣的事或者受到什麽刺激的話,恐怕您現在已經受到那三個航空隊消失的報告了。您應該完全的公開這份檔案,至少讓大家知道我們中有這麽一隊和異形軍關係頗深的軍隊才是。”

【你又知道些什麽?!你知道這份文件公開出去會有什麽影響麽?社會將如何評論我們軍隊?這可不是你去唱唱歌就能抹平的事!】

“那昨天要是索穆斯駐軍和B-3交戰結果會如何您有想過麽?我告訴您把,按照那個孩子的性格,她十有八九會把整個索穆斯都變成死域,然後三個駐地都隻會變成一片火海。一旦受攻擊她就不會保留,一年前……B-3為什麽被封存的事故您已經忘記了麽!檔案中白紙黑字都記載的清清楚楚,您真想看到那種場麵重現麽?”

【所以原本B-3就是計劃被廢棄的……】

“您問過那孩子的家人了麽?您問過那些辛辛苦苦受到諸多壓力的研究員了麽?最主要的……您問過我們這些魔女了麽……如此隨意的定下一名高級魔女的生死。真是好大的官威呢,皇家空軍的管轄範圍什麽時候擴散到歐拉西亞帝國去了?”

【你到底想怎麽樣?】

“公開……”

【不可能!】

“那麽……您至少應該公開保密等級30級以下的冥王計劃相關資料,像是昨天那種危險的情況不應該出現。”

【……】

許久的沉默,電話對麵終於應許了明娜的要求,冥王計劃保密等級30一下的資料全數向魔女公開,以避免再次出現可能的友軍誤傷。

掛掉電話,明娜長舒一口氣,向一旁的艾莉卡和特露德比劃出一個V的手勢,原定的談判完成了,30級一下資料向全體魔女開放,這次是明娜的勝利。

“為什麽明娜你還是愁眉苦臉的?”

“我在想啊……要是艾拉和桑尼婭看到這份檔案會有什麽心情。她們,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苦笑著搖搖頭,明娜開始處理今天要處理的文件,以後會怎麽樣,以後再說吧,自己能做的,隻是不讓那些在實驗中死去的魔女們,還有實驗成功現在卻在受苦的魔女們在暗處流淚罷了。

[你們不是在單獨戰鬥,你們所做的一切、所遭受的一切大家都會知道。所以……請不要再作出這樣的表情了,你,依舊是我們的同胞啊。]

用手指輕觸著檔案上的照片,雪風無機質的鮮紅眼瞳虛無的看著前方……

[那不是人類該有的表情,也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雪風所有的表情,你不是機械,更不是異形……你是人類。]

將檔案收回檔案盒,明娜無視了艾莉卡和特露德的日常交流,向窗外看去,陽光透過瘴氣灑向大地,再努努力的話,這裏的瘴氣就會清空的吧。

“好了,工作工作~”

……

卡爾斯蘭的陽光燦爛並沒有讓索穆斯的白天來的更早,直到早上9點過後,外麵才有了白天的樣子,雖然依舊看不到太陽,不過暴風雪已經停了,現在隻有一些小小的雪花在稀稀拉拉的飄落而已。

在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隊的機庫,聽到雪風說出對她而言最糟糕消息的烏蘇拉,連自己眼鏡差點掉下來都沒發現。

“你說沒有!?”

“嗯,沒有哦……”

沒有維修手冊,這簡直是最糟糕事件。有什麽糟糕事比弄壞了別人東西而且連修都沒法修還要糟糕呢?

烏蘇拉對各種機械都有研究,但是主要研究精力都放在武器上,而對飛行腳隻是了解個大概,那還是普通魔女所使用的低魔耗飛行腳。

雪風這種特裝飛行腳沒有維修手冊自己要怎麽將其還原啊!?

看著一臉崩潰的烏蘇拉,雪風有些無奈。

“那個,我有……”

“等!請給我2天……不!一天!今天入夜以前一定幫你搞定!”

“不,那個……”

“拜托了!拆開拚不起來的飛行腳我還沒遇見過!拜托了!請務必給我這次機會!”

“額,那好吧……其實,就算……”

“好!!”

看著整個人都燃起來了的烏蘇拉,雪風無奈的將沒說完的話說完……

“就算拚不起來我也可以飛的……不用這麽拚命的……”

不過烏蘇拉好像完全沒聽見的樣子,她整個人都投入到還原P-42的工作中。

PS:

整個人都要死了……實習要怎麽辦啊怎麽辦……

還有,我決定了,放棄戀情這東西吧,也許百合才是適合我的……

但是,真的有喜歡三次元百合的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