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拿什麽拯救你,我的愛人

“□□□□……”

怪物的低語,如同重物捶打在心靈上低沉的悶響。四周的魔女們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無數探照燈追隨著異形軍的軌跡將這裏照射的如同白晝。

但是探照燈無論如何都無法穿透那漆黑的怪物身上的霧氣,如同紅黑色火焰升騰般的人形用像是手臂的東西接住了向大地衝鋒的導彈型異形軍,而異形軍尾部和人型怪物背部同出一脈的引擎帶起的狂風讓四周的雪花如同利刃般向四周噴射,魔女們不得不撐起護盾開始緩慢後退。

異形軍似乎是感到了詫異,雖然是從側麵進行的攔截,但是確實的改變了自己的軌道,如果能說話的話它現在絕對是在大喊“這不可能!”。而不能說話的現在它隻能發出如同鋼鐵摩擦聲的咆哮而已。

而緊接著咆哮的,是從側壁發射的三發粒子炮,擦著異形軍本體打來,要麽怪物鬆手,要麽被打個正著……

“糟糕!得去幫……”

負責現場指揮的艾麗西亞·沙利亞看到那個友軍完全無法躲避的時候,下意識的準備開始援護射擊,但是隨著秘密通信頻道忽然而來的通訊,揮動到一半的手勢停住了。

“什麽?這也太過……”

【……】

皺了皺眉頭,艾麗西亞開始指揮著魔女們拆卸原型機,她自己則下降到‘微光’,也就是自己妹妹麵前。

“菲特,我帶你離開……”

將武器背回背上,用公主抱的方式一把將菲特抱起來,向遠處飛去,而拆卸原型機主要零件的工作也已完成,數十名魔女在通訊器另一頭研究員的教導下快速的將原型機拆解打包帶走。

直到現在菲特才反應過來,看著遠處粒子炮不斷轟擊引起的爆炸和煙霧,緊緊的抓住了自己姐姐的肩膀。

“姐姐?”

“嗯……”

“姐姐……”

“嗯。”

“艾麗西亞姐姐!”

“嗯,我在。”

淚水再也藏不下去,將腦袋埋在姐姐的肩膀上,壓抑著自己的哭泣聲。魔女們快速離開了藏有一個大型實驗室的山頭,而陸軍們也乘著這個時間將裝甲部隊部署到周邊。

在這短短的數分鍾內異形軍已經發射了三次粒子炮的齊射,但是依舊沒能讓那團人形的紅黑色火焰鬆開手。

而正好相反,在承受了異形軍的攻擊後,那團火焰反而開始反複的膨脹收縮,仿佛在忍耐著什麽一樣,而隨著魔女們的全數撤離,怪物再次確認了周邊環境,發現全員已經全部退走後,好像發出了感歎一樣的聲音。

鬆開雙手,而重新出現在其手上的則是一柄超大號的戰錘,超過15米的高度,主體為黑色,而攻擊部分則是鮮紅色的戰錘,而隨著尾部忽然亮起的推進劑燃燒的光亮,那是戰錘上附加的推進用引擎,或者與其說這是戰錘,不如說這是一把帶手柄的火箭比較符合實際。

點火,橫向270°圓周加速……

遠處的艾麗西亞和菲特甚至聽見了兩聲空氣的爆鳴,而看到接下來的東西後,艾麗西亞終於明白了總部讓她們撤離的原因。

“喂喂,開玩笑的吧……”

“那個是,人?”

艾麗西亞和菲特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像是古代騎士一樣的鋼鐵之人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那個真的是所謂的援軍麽?能打出那種攻擊……那真的是人類麽?

……

所以說——在那裏的隻是個怪物罷了……

……

戰錘超音速的一擊不止擊碎了異形的身體,而且就連後麵的山體都被掀飛了一塊,沉悶的捶打聲不斷回響在整個城市,如同炸山開礦一樣的響動甚至震碎了許多質量不太好的玻璃,更是給民眾避難的防空洞帶來了不大不小的困擾。

全身漆黑的騎士看了看連核心都被震出裂痕的異形軍,頭部六道鮮紅的橫線亮度微妙了改變了一下,手中的戰錘迅速縮小,然後重塑成為了一把帶有鋸刃的單刃劍,然而隨著劇烈的轟鳴,鋸刃開始轉動。

按照怪物的記憶,這應該是某種對付異種的武器,用來對付異形真是再適合不過了。不過還記得貌似要喊點什麽……唔,是什麽呢?

“■■■■!!!”

可惜,沒有任何人能聽懂怪物的戰吼,隨著背上推進器的開啟,附和著鏈鋸劍的嘶吼,怪物向核心開始衝鋒。

然而異形軍忽然渾身散發出被擊破時才有的白霧。怪物停止了衝鋒,無視了那超過19G的過載讓自己在短時間內回到了山頭上。

沒有任何五官的麵容,紅色的光線不斷閃爍著,而突然核心帶著風聲的呼嘯向上空彈射,放棄了原本攻擊的實驗室,將目標定為怪物本身了麽?

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自己不用來回的去找了不是麽。

看著向自己衝來的核心,怪物以左腳為重心,右腳猛的踏出,帶動右手將鏈鋸劍投擲出去,帶來了漫天的碎片。

……

在探照燈的照射下,被擊打粉碎的核心失去了自爆的可能,變為半透明的碎片向四周不斷的灑落。

但是原本應該有的歡呼的場景並沒有出現,大家的目光全被場中央的怪物吸引了。

而就在艾麗西亞等魔女準備上前打個招呼的時候,怪物四肢關節部分開始噴射的水蒸氣一樣的東西,忽然灼熱起來的四周也變得無法靠近,艾麗西亞等幾名軍官也隻能先維持這裏的秩序,直到一隊穿著特殊防護服的部隊到來。

與他們同來的還有一輛油罐車,在向艾麗西亞表明了身份後,這隻穿著比防化服還厚實的小隊熟練的架起噴槍,開始向戰場噴射一種淡紅色的**……

“喂……他們是誰啊?”

“不知道,不過應該是專門的應對部隊吧,艾麗你知道麽?”

艾麗西亞搖搖頭,沒有說什麽,剛剛驗證時,這隻部隊的保密等級有足足25,這不是可以隨便講的東西,就連艾麗西亞自己,也就隻知道這隻小隊的名字叫‘阿克倫’如此而已……

沒有理會在一旁嘰嘰喳喳的魔女們,一名穿著憲兵製服的少校直接走進了隔離圈,無視掉阿克倫小隊驚訝的目光,少校踩著深一腳淺一腳的泥地向中央走去。

“那個,少校……B-3還沒有轉變為通常形態,現在靠近很……”

“閉嘴,讓開。”

“……是。”

趕開了阿克倫小隊的一名管閑事的家夥,少校終於出現在怪物麵前。

而怪物的盔甲在接觸到那粉紅色的**後,就如同碰到熱水的冰塊一樣,開始緩緩的融化,而少校來到自己麵前時,怪物扭動了一下脖子,稀裏嘩啦掉下來一大片黑色甲胄,露出亮紫色的頭發。

少校在泥水裏立正、敬禮……

“喂!那個少校向它敬禮了哦,那到底是什麽啊?”

“反正,無非就是什麽秘密兵器了唄……還能是什麽。”

“說起來,前段時間才解密的文件你們看了麽?該不會……”

“啊,那份不能在‘百合’麵前說的文件啊,看了啊……應該沒有那麽巧吧……”

撓了撓頭,這名短發魔女忽然發現身後有人在拉自己。

“抱歉,麻煩……讓一下……”

“唔!‘百合’還有……‘方片A’,你臉色不太好……沒問題麽?”

艾拉非常胃疼的擺擺手,表明自己沒有什麽太大的問題,這會她一直在想回去要怎麽和桑尼亞解釋這份文件,連自己被帶到什麽地方都沒有發覺。

“艾拉……那個是……”

“啊……啊……啊?桑尼婭你說什麽?”

隨著一直拉著自己的手被抽開,艾拉終於發現自己已經被拉到戰鬥的最中心了,桑尼婭呢?桑尼婭剛剛說什麽來著?

“桑尼婭!等等我啊桑尼婭!”

不斷往前走的桑尼婭聽到身後艾拉的聲音,馬上回頭拉住艾拉,死死的握緊,拉著她往前走。

但是因為前麵灑水車的緣故,泥地越來越多,魔女們也大多開始往回走去,桑尼婭和艾拉想要前進也變得很困難。

踩著泥水,桑尼婭拉著艾拉困難的前進著,因為之前的一敝眼,桑尼婭似乎看見了很熟悉的側臉……

“雪風、雪風、雪風……”

“桑尼婭?”

艾拉不安的看著一邊碎碎念一邊前進的桑尼婭,艾拉見過這種表情,在經過異形轟炸的城市裏,那很多人都是這樣的表情,帶著這樣的表情不斷翻找著廢墟……

這是介於希望和絕望之間的表情,艾拉知道的,但是她不知道要怎麽做,這一年來桑尼婭找雪風都快要瘋掉了,比起一起每次的失望而歸這些都還好,但是桑尼婭的精神已經快到達極限了,剛剛她看到的文件簡直就是所謂的最後一根稻草。

要怎麽樣才能知道雪風是不是從那個冥王計劃中挺過來了呢?還是說早在數年前她就已經永遠無法再見到了呢?結果……到底是怎麽樣的呢……

艾拉另一隻手顫抖的摸上了口袋裏的塔羅牌,但是在抽出的瞬間她又猶豫了。腦海中一片空白,明明以前和桑尼婭一起的時候都可以為雪風占撲然後得到或好或壞的結果……

艾拉不明白,為什麽自己會忽然連抽排的力氣都沒有,是害怕知道答案?還是說……看向前麵的桑尼婭,艾拉將抽出的塔羅牌放回去。

輕輕的握住了桑尼婭因為激動不斷顫抖的手,艾拉將桑尼婭整個人擁入懷中。

“餒~桑尼婭,現在的你可沒法去見雪風哦。”

“艾……艾拉?”

“你自己看看~”

抱著桑尼婭讓她用旁邊的軍車玻璃照一照,上麵有的不是平日像是月光一樣明亮的桑尼婭,而是身上濺有很多泥水,就連臉上和手臂上都有……

“要是你現在這個樣子被雪風看見,那麽以前的姐姐形象可就完蛋了哦~”

艾拉如同調侃的語氣讓桑尼婭微微笑了笑,一邊擦拭臉上的泥印,桑尼婭一邊用略帶沙啞的聲音說:“以前以姐姐自居的不是艾拉你麽……”

“啊啦啦~是麽?”

“不是的麽?~”

艾拉再幫桑尼婭處理了一下臉上粘的泥,然後拉住桑尼婭帶著她踩著一深一淺的往前走去。

“接下來,就由我來帶桑尼婭過去……”

艾拉沒有讓身後桑尼婭看見自己無助的表情,也絕對不能讓她察覺自己不知道該怎麽辦的心情,如果,連自己都亂掉的話,那麽桑尼婭會變成什麽樣子自己想都不敢想……

“走咯!桑尼婭!”

“嗯。”

其他的魔女們相互小聲的討論了一下,然後開始為艾拉和桑尼婭讓出一條小小的路出來,雖然小到艾拉和桑尼婭依舊前進的很艱難,但是在大家的幫助下,艾拉和桑尼婭成功的來到了中心。

“你們在幹什麽?不能再前進了,可能會有危險的……”

沒有理會衛兵的話,桑尼婭看到的隻是黑色盔甲下那紫色的發色,苦笑著搖搖頭,準備後退的時候,艾拉卻死死的拉住了她。

“嗯?你們要……哇!”

雖說是經過嚴格訓練的部隊,但是在啟用了魔力的魔女麵前是何等的不堪一擊,艾拉隻是隨手一推就將其推出老遠。

似乎是察覺了這裏的**,阿克倫小隊的其他人迅速的將槍對準這裏。就連魔女們也嚇了一跳,沒有想到艾拉和桑尼婭居然會硬闖……不過看到對方將槍支指向魔女還是引起了相當的不滿,原本準備退去的魔女們又重新圍了過來,其中很有幾個相當惡意的視線,讓阿克倫小隊的人咽了口口水。

“幹什麽呢?1小隊把槍放下!”

““是!””

隨著一陣命令,剛剛還很有勇氣和超過30名魔女對峙的小隊迅速撤走,艾拉和桑尼婭也看見了那個發布命令的人。

渾身都被打濕了的憲兵隊少校,那個銘牌是——深井零。

而看到艾拉和桑尼婭零的反應很奇怪,艾拉很確定,自己和桑尼婭一起絕對沒有見過這個人,但是他為什麽會用這麽……可憐的眼神看著自己和桑尼婭。

“喂!你那眼神是什麽意思啊!”

“抱歉……”

很幹脆的道歉讓艾拉反而有些不知道怎麽辦,隻能賭氣一樣的‘哼’了一聲……

“你們……有什麽事麽?”

聽到零這麽問,艾拉和桑尼婭對視一眼,然後愣住了……是啊,這麽失禮的闖進來,要怎麽說呢?

“啊啊,算了……她看到你們大概會恢複的快一點吧,進來吧……”

仿佛很頭疼的揮揮手,零讓開了路,讓艾拉和桑尼婭進到裏麵來。

一路上,艾拉和桑尼婭都不知道說什麽好,零也是一言不發,直到走到最裏麵,可以很近的看到那個穿著鎧甲的紫發女孩……但是……雪風不是這個發色啊……不過,除去發色,其他都很像……

而且……她現在……很痛苦?

艾拉和桑尼婭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她們可以聽到前麵女孩磨牙和喘氣的聲音。粉紅色**順著黑色的鎧甲流動,等滴落下來時已變成全黑的顏色,而不斷崩解的鎧甲似乎會給女孩帶來很大的痛苦,每當一片鎧甲掉落,女孩都會悶吭一聲……

不知道什麽時候,零已經遠遠的走開。看著前麵一動不動的三人他無奈的看向天空,探照燈已經關閉,防空警報已經取消,人們陸陸續續的回到家中,遠處的城市一點點的一片片的亮起了電燈的光亮。

然而隨著艾拉拉著桑尼婭強迫的向前一步,打破了這個平靜……

聽到自己身後動靜的紫發少女也微微扭動了一下脖子,但是似乎很痛的樣子又縮回去了,隻是喘息聲又重了一些。

“……雪……風?”

一聲輕輕的呼喚……那是記憶中的聲音,無視了自己身體發出的悲鳴,強行驅動著僵硬的身體別扭的轉身,看到的是夢中不知道夢見多少次的身影。

這一瞬間仿佛連呼吸都停止了,將已經恢複的左手和依舊是怪物的右手同時捂住嘴,但是由

鋼鐵構成的手如何能阻止眼淚的下落呢……

苦澀的眼淚就那麽流入嘴中,如同破爛的風箱一樣漏風的肺就連工作似乎都是奢侈,身體上結界的境界轉換帶來的疼痛似乎一瞬間都消失了,仿佛整個世界都在這裏消失了。

現在這裏,隻有重逢的三人……

“真的……是雪風……”

蹌蹌踉踉的向前走了兩步,桑尼婭伸出手,想要摸一摸麵前的雪風到底是不是真的。而雪風則忽然想起來,現在自己身上的反應裝甲還沒有處理完畢,連忙對著遠處的零直打手勢。

“你們……現在還不要碰她比較好。”

“為什麽?”

“看見那黑色的裝甲塊了麽……”

零指了指雪風身上還在不斷掉落,現在看著像是煤砟子樣的東西。

“那些是為了減輕異形軍粒子炮二次殺傷的威力,所形成的反應式外骨骼,在不減少她本身反應的同時增加防禦力的東西……”

“反應式?”

“啊……因為被擊中了會爆炸,所以是反應式……”

“什麽!?”

“而且現在拆卸工作隻做了一半,你們湊上去說不準也會炸……B-3不會有事,你們就說不準了……”

再點起一支煙,零的腳邊已經有了一大堆煙頭……

“你是說……這些東西,是雪風的……骨骼……而且會爆炸……”

桑尼婭麵色發白的向雪風問道,在看到雪風猶豫的點頭後,臉上更蒼白了。

“你們……到底對雪風做了些什麽啊!!”

艾拉快步上前拉住零的衣領,巨大的力量讓零無法想象這是一名女孩的力量,不過在看到她頭頂上黑狐的耳朵時,就明白過來了。

“做了什麽……我怎麽知道,隻說手術,至少有300多項吧。”

沒有等艾拉一拳打過去,桑尼婭拉住了艾拉:“直接動手不好……”

然後向零問道:“那個,您是雪風的長官麽?”

“不是……”

沒有等他說完,他忽然感到小腿一陣劇痛,然後他反應過來了,是桑尼婭衝著他的小腿狠狠的踹了一腳。

阿克倫小隊的隊長用空著的右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那看上去好像很疼的樣子。

而艾拉和桑尼婭也不再去理會深井零,兩人圍在雪風身邊,決口不提改造的事,開始慢慢詢問雪風這一年半過的怎麽樣,雪風能做的隻有不斷的微笑點頭而已,還能做的,就隻有不斷流淚了。

在深井零在阿克倫小隊隊長的幫助下從地上爬起來,看了看雪風那裏,覺得應該是真的沒事了,於是離開了這裏。將空間留給剛剛相間的三人……

“雪風你這些時間還好麽?”

點頭

“有沒有好好吃飯?有好好睡覺麽?”

點頭點頭

“新的小隊好相處麽?沒有鬧矛盾?”

點頭……

仿佛是要將之前一年半沒說的話在這一瞬間全部說完一樣,艾拉和桑尼婭就這麽圍著雪風,直到雪風左腿的外骨骼忽然斷裂開,整個人差點直接趴到泥水裏……

場麵忽然冷卻下來,艾拉和桑尼婭愣愣的看著雪風身上的外骨骼……

“那個……雪風,我們也認識一些實驗室的……”

歪頭……什麽意思?

“拜托他們把你變回原狀,然後回來我們身邊吧……”

驚訝……

“現在的你……我們甚至連擁抱你都做不到……”

沉默……

“怎麽樣雪風?安心吧~那是歐拉西亞最先進的實驗室哦!是在不行我們還可以拜托卡爾斯蘭元首大人……”

搖頭……

“誒……為什麽?”

雪風的反應有些出乎艾拉和桑尼婭的意料之外……雪風居然會拒絕她們,這太讓人意外了……

而雪風用那近乎鋼鐵摩擦聲的語音一個字一個字的回答:

——失去這個——我要用什麽才能保護你們——

PS:【拿起劍我將無法擁抱你,放下劍我又拿什麽保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