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開心事

()

()013、開心事

心裏想著這些東西,看著走在前麵的徐倩,張勁鬆想了想還是沒急著說準備去南鵬的話。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要去市『政府』,但他知道,她在辦公室裏當著錢棋勝的麵所說的話當不得真,自己要真跟在她屁股後麵到了外麵停車場,那也就太沒眼力勁了。果然,他下樓後說自己還要再和聖金鯤公司聯係一下,徐倩就點點頭,沒再提什麽要他一起去市『政府』的事兒了。

張勁鬆心裏有數,別看武玲叫自己小弟弟叫得親熱,可實際上他和她之間也就師父那點情份在,再沒有任何別的基礎,隻要自己的要求過份一點,她拒絕起來肯定會毫不心軟的。同理,如果自己以為叫了姐姐就成真姐姐,那更是大錯特錯,該有的禮數,一定不能少了!

電話裏談事和當麵談事情,那效果自然是不一樣的。

這次聖金鯤的考察團雖然沒有透出絲毫的口風,張勁鬆覺得光憑這個考察團回去後的綜合結果,估計聖金鯤的投資就真的會飛了!他還得去跟武玲好好聊一聊,用師父去打動她;他也想和武雲好好談談,希望用榮世勳到開發區投資搶了她看中的地為由,激一激她,她不是不喜歡姓榮的嗎?想必應該也不會容忍榮世勳搶地塊的行為吧?就讓她幫著說服武玲。他記得黃欣黛好像說過,武玲最疼的就是武雲這個侄女。

唉,也不知道這個辦法會不會湊效,但總要試一試,說不定能有意外的驚喜呢?聽說好多成功人士都是試一試就試成功了的。

思慮良久,張勁鬆終於有了決斷,不管結局怎麽樣,自己都要把這個過程做到最好。俗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自己隻是個人,把屬於人的事情做好,剩下的,交給老天爺吧。

有了決斷,他沒急著給徐倩匯報,而是先撥通了武玲的電話。

“小弟弟呀,怎麽想起給姐打電話了?”電話一通,武玲的笑聲就如同銀鈴般傳了過來。

“想姐姐了。”張勁鬆笑著說道,現在他是越來越知道如何討好別人了。對付武玲啊,還就得這麽說,但卻不能過份。

“嘴真甜。”武玲笑得比剛才更大聲了,“小弟弟,一說話就給我灌『迷』魂湯,肯定是有事情要找我對不對?”

“姐姐,你別這麽聰明好不好?”張勁鬆就裝出很委屈的語氣說,“你總是這麽聰明,跟你多打幾次電話,我以後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智商下降了。”

“你這話是誇我還是罵我呢?”武玲不高興了。

“誇你,絕對是誇你!誠心實意的!”張勁鬆趕緊道。

武玲道:“真的?你這個小弟弟還不錯,知道哄姐姐開心,不過姐姐現在忙著呢。你要隻為了誇誇我,那就下次吧......”

“姐姐,等一下,我還有事。”張勁鬆怕她掛電話,趕緊打斷她的話道。

“咯咯咯......就知道你有事,有事你就直說嘛。”武玲嬌笑道,“你這個小弟弟還真調皮,說話做事都不痛快,吞吞吐吐地故意折磨姐是不是?”

張勁鬆還真想好好地折磨一下她,可也隻敢想一想,萬萬不敢『亂』來,很無奈地說:“姐姐,我這不是就要和你說事了嘛。”

“是不是想問投資的事?我說弟弟呀,你這也太心急了吧?”武玲笑嘻嘻地說,“考察團都還才回來,都沒來及開會討論,你說你這電話就打過來了。嘖嘖,我說你追女孩子的時候是不是也這麽猴急?會不會一臉『色』狼樣把人家給嚇跑了呀......”

張勁鬆就一陣頭大,這個便宜姐姐說話,不出三句就會把人的思路帶偏。他原本是想問一問投資的事情的,但武玲這麽說了,他再問投資的事情可就不好了,隻能苦笑著道:“姐姐,我可是你弟弟呢!對了姐姐,你現在在南鵬嗎?我想來看看你。”

“你來南鵬看我?這麽好啊?”武玲又嬌笑起來,“行啊,我這幾天都在南鵬,你什麽時候過來?”

聽到她在南鵬,張勁鬆就覺得心頭一塊石頭落了地,馬上道:“明天,具體什麽時候還說不好,我得先查一查航班。”

“查什麽航班呀,把你身份證號碼發過來,我讓人給你訂機票去。”武玲很豪氣地說。

“你給我訂機票?”張勁鬆愣了一下,本想說自己訂機票單位能夠報銷,但卻怕說了之後又惹得武玲一陣牢『騷』,隻好笑著答應下來,“那行,等下我把身份證號碼發給你。等到了南鵬再......”

他本想說再給她機票錢,可話到嘴邊又卡住了,心想這話說得就太不合適了,她既然說了幫自己訂機票的話,自然就不可能要自己的錢,若是自己提錢,那可就太打她的臉了。

“再什麽呀?小弟弟。”武玲就又笑了起來,笑得格外開心。

“再......再找姐姐撒嬌!”張勁鬆憋出這麽個理由,說得那叫一個豪情萬丈。

“哈哈哈......”武玲這下就大笑了起來,笑了好一會兒才止住,說話都有點喘氣了,“我的小弟弟呀,你還,還真是姐姐的小寶貝!哈哈,小寶貝,過來呀,過來了姐姐疼你,姐姐抱你,啊,哈哈哈......”

掛斷電話後,張勁鬆一陣羞愧,怎麽就說出了那種話啊!不過,貌似那話還真把武玲給逗開心了,盡管丟了一下臉,但丟得也算是值了。

調整了一下心緒,他才反應過來,剛才居然在電話忘了問明天武雲會不會還在南鵬。靠,和這個便宜姐姐說話,總是會讓人忘了自己要說什麽!

歎了口氣,他又隻好給武雲打了個電話,電話跟往常一樣的簡短,幾句話了事。在電話裏,他得知了武雲這幾天就留在南鵬,趕緊說了自己明天就去南鵬。武雲這話沒在電話裏和他吵架,破天荒地熱情起來,說是到時候去機場接他。

這讓張勁鬆很是驚訝,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把身份證號碼發給了武玲,不一會兒,武玲就回了電話過來,告訴他機票訂好了,中午十二點零五分從白漳機場起飛。武玲還告訴他,沒有訂上午的航班,是把他睡早床的時間都算進去了。

張勁鬆覺得真是冤得很,我什麽時候睡過早床啊!

下班的時候,張勁鬆也沒管徐倩有沒有回管委會,直接一個電話打到她手機上,說自己明天要去南鵬,到聖金鯤公司去走上一趟。對這個事情,徐倩很痛快地答應了,並且表態讓他可以先到財政局支兩萬塊錢拿著,回來後實報實銷。

徐倩這話讓張勁鬆很感動,卻沒有拒絕,感謝不已。他這是為公家辦事,自然不可能自掏腰包。兩萬塊錢還真不多,但要支出來,該辦的手續還得辦。

開發區管委會現在的架子是搭起來了,可是由於人太少,還有的局隻是個空牌子連人都沒有,所以各局的財權其實很有限,各局也都沒有設計財股,當然更不會有專門的會計與出納,用錢還得找財政局。光從財務統籌上來看,開發區裏這些個局與其說是一個個獨立的單位,倒不如說是管委會下麵的科室更形象一點。畢竟,報銷什麽的各局都沒有自主權的,各局也都沒有自己的銀行賬戶,花錢還得找開發區財政局。

像張勁鬆在自家的狗肉店裏給幾個下屬許諾,招到商引到資了之後除了管委會的獎勵之外,局裏麵還有一份獎,這個獎的數額張大局長可以作主,可是最終還得把單子報到財政局,才能夠拿到錢。

這種不尷不尬的財務製度,從第一任管委會主任那兒傳下來,一直沿用至今。這也算是隨江開發區開發了十來年卻沒開發起來的一個佐證,有著相當令人鬱悶的特『色』。

張勁鬆看看時間,知道就算是現在上樓去財政局也肯定拿不到錢,畢竟就要下班了,財政局的人可沒加班的習慣。

晚上沒有在外應酬,回家吃著老媽做的做,張勁鬆覺得特爽口,陪父母說了會兒話,然後便去洗澡,等澡洗完,發現徐倩給他打了兩個電話。

他趕緊回了電話過來,徐倩卻叫他去喝酒,就在離糧食局宿舍不遠處的那個挺安靜的小酒吧裏。他很痛快地答應下來,跟喝咖啡相比,他還是比較喜歡到那間小酒吧裏去喝點啤酒,安安靜靜地聽點音樂,時不時輕聲說幾句話,倒也是一種很舒服的放鬆方式。

趕到酒吧的時候,徐倩正在吃著麻辣磨芋,麵前擺著一支紅酒,看樣子已經喝了五分之一了。

待到和勁鬆坐定後,徐倩對他說:“來得挺快啊。你喝什麽?啤酒?”

張勁鬆點點頭,馬上又搖搖頭道:“算了,就喝點紅酒。拿個杯子過來,再來一盤豬耳朵。”

服務員應了一聲,轉身而去。

“倩姐,我看你這樣子挺開心的,是不是有什麽好事?”張勁鬆看著麵前的東西,可沒筷子夾進嘴裏,便隻能說話了。在這種場合,他覺得應該要叫她倩姐會比較好一點,當然了,這幾天他偶爾在管委會裏沒別人的時候也會這麽叫一聲。

“你是看我到這兒來喝酒了才說我開心的吧?”果然,徐倩沒提醒他要叫主任,笑著說。

“沒有,我就是從你臉上看出來的,我會看相。”張勁鬆笑道,“再說了,你到這兒喝酒跟開心之間又沒什麽因果關係。”

“我有開心的事情就會來這兒。”徐倩微笑著說。

張勁鬆倒是沒想到會有這事兒,不過他在意的不是她開心了喜歡去哪兒,而是在意她能跟自己說出了這句話!一個女人對一個傷害過她的男人說她開心的時候喜歡去什麽地方,這個現象讓他心裏滿是喜悅,雖然不代表她原諒他了,可也能夠讓他鬆一口氣了。

“那我以後有開心的事,也多往這兒跑一跑,這地方不錯。”張勁鬆討好了一句,心中卻在想,第一次進到這個裏麵,還是跟易小婉分手的那天呢,嗯,那天還在這兒遇著了徐倩,差點鬧得很不愉快。

對於他這麽赤『裸』『裸』地拍馬屁,徐倩也不反感,笑了笑沒做聲。這時候,服務員已經把杯子和豬耳朵送了過來,還有筷子和薄薄的手套。

徐倩一隻手拿起酒瓶,要往張勁鬆瓶子裏倒酒。

“我自己來吧。”張勁鬆就伸手去攔,開什麽玩笑,她可是領導呢,哪兒有讓領導倒酒的。

“把手拿開,我今天高興。”徐倩道。

她這麽說了,張勁鬆就不好反對了,趕緊連聲道謝。

徐倩倒好酒,放下酒瓶,端起自己的酒杯道:“勁鬆啊,你能夠主動要求去南鵬麵見武小姐,我很開心啊。來,我祝你馬到成功!”

“謝謝倩姐。”張勁鬆舉杯比她矮了幾分,輕輕一碰,小喝了一口問,“徐倩,你今天高興就是因為這個啊?”

“也有這方麵的原因。”徐倩點點頭道,“再告訴你個事情,羅漢集團的投資也有眉目了。”

“哦?還真是個好消息。倩姐,自從你到開發區之後,咱們這兒的活力就起來了。我覺得啊,提出領導幹部年輕化這個概念的領導實在是太有前瞻『性』了。”張勁鬆恭維了一句,又眨著眼問道,“他們準備投資多少?”

“暫時還不知道,羅總元月份還會再來隨江,他今天給我打電話了,說考察了好幾個地方,公司還沒最終決定,不過目前來說,咱們開發區更能得到他們公司多數人的認同。”徐倩說起這話,就一臉喜悅,“等到元月份再來之後,就要一錘定音了。”

羅總就是香港羅漢集團的那個羅偉良,張勁鬆想到他的樣子,再看到徐倩臉上的笑意,不免就有幾分鬱悶道:“倩姐,有你在這兒,那個羅總怎麽可能把投資投到別的地方去呢?”

“你呀,我發現你現在是越來越會說怪話了啊。”徐倩看了他一眼,便低頭去夾豬耳朵。

“我沒有說怪話,我隻是有點吃醋。”張勁鬆一臉委屈地表情道,“倩姐,我要是那麽有錢就好了,你要我投在哪兒我就投在哪兒。”

徐倩臉上的笑意就不見了,眉頭一皺道:“我不想聽這些。你明天怎麽走?自己開車嗎?算了,還是派個車送你去白漳機場吧!我給杜國強說了,明天一早你就上他那兒去領錢。”

杜國強是開發區財政局局長。

張勁鬆點點頭,表情就沒剛才那麽生動了,有那麽點吃醋了心情不好的樣子。

徐倩沒想到張勁鬆幾句話就能扯到感情上去,她原本是想好好和他交交底,讓他明天到南鵬見到武玲之後,能夠把開發區的優惠政策再稍作改變,讓開發區更有吸引力。隻是見到他這模樣,她也不想說了,準備明天到管委會了再和他講去。一會兒的工夫,桌上的東西吃完,酒也喝了一半,徐倩就說累了,想回家休息。

張勁鬆沒有反對,順手拿起還剩了半瓶的紅酒,塞上塞子,跟在她身後出了酒吧。

看到路邊的奧迪q7,徐倩就說:“你還開車的啊?停在這兒也不怕交警?”

“沒事,交警晚上下班了,沒有拖車的。”張勁鬆笑著道,心想這車可不簡單,隻要交警從外麵看到裏麵的幾張通行證,想必也會在心裏權衡一下吧。

徐倩就沒說什麽,拉開車門坐了進去,當然,沒坐副駕,而是坐在後排。自從當領導有專車之後,她就習慣坐後座了。

張勁鬆沒在路邊停車,而是將車直接開進了糧食局宿舍裏。找了個空車位停好,在徐倩還沒打開車門的時候,他說話了:“倩姐,我送你上去吧。”

“我今天又沒喝多。”徐倩沒有急著下車,似笑非笑地說話了,語氣中帶著幾分嘲諷。

張勁鬆自然明白她嘲諷什麽,自己兩次送她到家,兩次都在她家把她給強暴了。這事兒實在是太那啥了,他現在自己回想來,都覺得有點尷尬。

不過,他今天真的沒有那個意思,他敢保證,自己現在一點都不衝動,他隻是想把她送到門口,看著她進房就安心了。他覺得,這不是愛,這跟麵對黃欣黛的時候感覺完全不同,這種感覺應該是因為內疚而生出的歉意形成的。

“倩姐,以前的事情,真的很對不起。”張勁鬆真誠地道歉。

“別說了。”徐倩打斷他的話,已經有了點火氣。

張勁鬆頓了頓,卻又開口了:“倩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你。算了,你早點去休息吧,我就在車裏看著,看著你上樓。”

徐倩沒有說話,打開車門下了車,頭也不回地進了樓梯間。

見到五樓的燈光亮起,張勁鬆就盯著窗戶看了兩分鍾,卻沒看到徐倩有開窗往下望一望的動作,不免有些許的失落。正準備開車走的時候,手機上來短信了,點開一看,是徐倩發過來的:我到家了,你也早點休息,車開慢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