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許你胡說。”風霓煙從後麵一把抱住她,下顎抵著她的額頭。

“我從來都不會胡說,你知道的。”柳夢泠拉開他抱住自己的手,冷冷地說道。

“不要說了。”風霓煙的眸子中滿是怒火。這個女人,就非得要離開他。她難道不知道,被休的女子會遭天下人恥笑嗎。

“我為什麽不說?”柳夢泠一雙眸子冰冷無比。為什麽,無論他們怎麽傷害她,囚禁她,她都不能離開這裏。神女,就因為她是神女嗎。

“不準,本王不準。”風霓煙慌忙地回答著。這樣的她,讓他害怕,仿佛她隨時都會離開他的身邊。不行,他不許。也許,此時他明白了自己的內心。她,已經走入他的心扉;當他為她打開心門的時候,她怎麽能離開。是她招惹了他,他不準她離開。

“不準?”柳冰月掙脫了他的禁錮,冷笑地望著他,仿佛他的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王爺,這次又準備拿什麽來威脅本宮呢?”

“你。”風霓煙望著一臉蒼白,卻風華無限的柳夢泠,一顆心劇痛不已。是啊,他一直威脅她,傷害她。如今,他卻沒有了威脅她的資格。

“怎麽了,說不出來了吧。哈哈。”柳夢狂笑出聲,一雙眸子卻盈滿淚水。

“王,王爺。蕭神醫來了。”司琴望著那個一臉蒼白、仰天大笑的女子。這樣的王妃,讓他害怕,更讓他心痛。這個堅強的女子,用了怎樣的心力,才忍受如此多的折磨、傷害。

“快,快帶他過來。”風霓煙早就失了分寸,滿目地心痛、驚慌。

“走開。”柳夢泠一把揮開風霓煙伸向自己的手。現在的他,讓她厭惡。

“夢泠郡主,讓在下為你看看,可好?”蕭淩風顫抖著嘴唇。此時的她,是如此的單薄,如此的瘦弱,卻又是如此的堅強,堅強到讓他心痛不已。

“是你?”柳夢泠緩緩地轉身望向他。

“是在下。”蕭淩風的聲音中夾雜著難掩的喜悅。她還記得自己,天啊,她還記得自己。值了,他這些日子受得

苦就全值了。

“你為什麽要來?”柳夢泠微微歎了口氣,他的處境她知道。

“因為我不想你死。”蕭淩風一雙眸子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那樣對你沒有任何好處。你走吧,免得日後後悔。”話畢,柳夢泠轉過身。他的視線,讓她想逃。

“日後會不會後悔我不清楚。我隻知道,不救你,我今日就會後悔。”蕭淩風靜靜地說道。

聞言,柳夢泠快速地回身,隨後微笑著搖了搖頭,起身走向神女殿。

“你做什麽,趕快為她解毒啊。”風霓煙冷冷地望著蕭淩風。他們之間的事情,讓他憤怒。但此時,他隻想救她。

“我會救她的,不過,王爺要記得蕭某一個人情。”蕭淩風冷冷地瞟了眼風霓煙,快步走向神女殿。

“王,王爺。”司琴顫聲問道。

“你的人情,本王記下了。”風霓煙盯著蕭淩風的背影,狠狠地說道,隨即忙走向神女殿。現在最重要的是泠兒,其餘的都無所謂。

“雲兒,幫我倒杯水。”一進神女殿,柳夢泠便覺得渾身氣血逆流。

“郡主,水。”雲兒忙遞上冰茶水。郡主出嫁前,一直是靈兒與她一起服侍的。郡主的喜好,她記得一清二楚。

“好,你下去吧,把門掩上。”柳夢泠接過雲兒遞過來的冰茶水,佯裝無事地笑了笑。

“是,女婢遵命。”雲兒雖疑惑郡主為何此時掩門,仍舊聽話地掩上門出去。

察覺到雲兒走遠,柳夢泠正要飲下冰茶水,竟壓製不住體內的真氣,身子劇烈地抖動著。“咳”,猛地吐出一口血,頭竟暈眩不已。“啪”的一聲,茶杯砸落在地上。

見此,柳夢泠努力地扶住身旁的桌子,身子卻緩緩地倒下。

門前的蕭淩風,聽到“啪”的一聲,忙快速進屋,望見柳夢泠,忙飛身上前扶住她倒下的身子。一個旋身,將她放到床上,快速伸手探上她的脈搏。

猛地收回手,難以置信地望著床上一臉蒼白的人兒。

“她怎麽樣?”風霓煙癡癡地望著床上的人兒。望著她嘴角的血絲,他的眸子緊了緊。泠兒,你不會有事的。

蕭淩風轉身冷冷望著風霓煙,不屑地說道:“你不是一直希望她有事嗎?”

“她怎麽樣?”風霓煙絲毫不在意他的諷刺,依舊急切地問著。

蕭淩風凝視著風霓煙一會兒,緩緩轉身望著床上的人兒,說道:“她中的血淚,並不打緊。”

“真的。”風霓煙的興奮地喊出聲。太好了,她沒事。

蕭淩風掃了他一眼,並未言語。

風霓煙的心頓時入墜入十八成地獄,難道,她。

“如今,真正要她命的是梨落。”蕭淩風的眸子暗了暗。梨落,至毒之物,就連他都隻見過一次,更別提為她解毒了。

“什麽,怎麽可能?”風霓煙瞪了雙眼,望向他,一臉的難以置信。梨落,整個明國,隻有他的母後有。但是母後死後,就將此毒盡數銷毀,怕被有心人利用。

如今,她竟會中梨落。梨落從中毒到發作,會有六年之久。她默默忍受了六年,她為什麽不告訴他。

“你懷疑我?”風霓煙冷冷地望著蕭淩風。

“是。”蕭淩風自從知道她中了梨落,他就在懷疑他。

“難怪,我母後身前把所有的東西都留給了我。我的嫌疑最大。不隻你,恐怕他們也如此認為吧。”泠兒,你也是如此想的對嗎。所以你寧願默默忍受了六年,也不願讓我知道。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為泠兒解毒。如果一個月內沒有解藥,她就會。”蕭淩風的心中苦澀不已。

“不,她不會死。”風霓煙緊咬著下唇。該死,誰死,她也不能死。

“我也相信她不會死。”她是如此堅強的女孩,他也不相信她會死。

風霓煙抬起頭望了眼蕭淩風,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

“吩咐下人準備浴桶。現在隻有蒸浴,能抑製她體內的毒素。”

“好。”風霓煙心痛地望了她一眼,忙去準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