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異稟女生

現在胖子去查謝雲升是不是有家人,我就提著那隻斷手跟著龍醫生到了城郊。

出乎我預料的是,姓龍的居然有自己的實驗室,雖然略微小了一點,但是看起來東西也很是齊備。

不過他滿嘴專業術語我可聽不懂,隻是老老實實按照他老人家的吩咐切下了一小片斷手的肌肉交給他,然後就縮到一旁的牆角開始補覺。

很快地,我就迷迷糊糊睡了過去,在期間應該還迷迷糊糊地做了一個不是很愉快夢。不過,在我被胖子的電話叫醒的瞬間,我就忘記了自己夢的到底是些什麽。

胖子興奮地在電話裏告訴我,他已經找到了謝雲升的女兒。

“在xx大學,今年大二,老大,我現在就過去,還是等你一起來?”

“等我,我馬上過來。”

搖了搖還混混沌沌的腦袋,我招呼了龍醫生一聲,“老龍,胖子找到謝雲升的女兒啦,我出去一下。有什麽情況記得電話我!”

也不管他沒有有聽到我的話。

不知道為什麽,在胖子說他已經找到了謝雲升女兒的瞬間,就有種預感,這件事情……應該被我抓住了關鍵線索。

趕到胖子所說的那裏,花了整整兩個小時的時間。他已經在一間茶館裏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覺了。

他倒好,我忙死忙活,他倒是沒事人一般,還能睡得這麽踏實,我當下就是一腳踢醒了他,狠狠道:“人怎麽樣了,要是事情沒有辦好,當心我弄死你!”

胖子被我嚇醒了,很快就清醒了過來,嬉皮笑臉地道:“王老大,你就放心吧,不過,想不到謝雲升居然會有這樣一個女兒,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呢。”

不等我問怎麽回事,那死胖子就像**了一般,笑爛了臉,故作神秘地說道:“等會兒你就知道了,王老大。”

他就是這樣的人,我也懶得和他計較。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能保持這樣簡單的心境反而會是好事情,如此一來,搞得我都有點羨慕起他了。

一起走進對我來說完全屬於傳說的大學校園,看到令人眼花繚亂的女學生們,就連一向自詡正經的我都忍不住有些蠢蠢欲動了。難怪那些有錢人大老爺們喜歡開著名車到學校裏來鬼混了。

胖子看得津津有味,不過幸好他還沒有忘記正事。很快的,他就指著一堆女孩兒告訴我:“老大,你猜猜是那一個?”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那裏四五個女孩,我想了下謝雲升的模樣,然後指著最裏麵一個瘦瘦小小的女孩,示意就是她。

胖子見狀,立刻麵露壞笑,盯著我,裝模作樣認真地說道:“老大,我早就說過,你對女人的眼光是不行的。”

“少說廢話,是那個,我沒時間磨嘰!”

見我發火,胖子連忙收起壞笑,縮了縮頭,小心翼翼地道:“我帶你過去。老大,你不會真的是gay吧?怎麽對女人這麽沒品味?”

我一腳踢在胖子的屁股上,看樣子最近管教不嚴,連胖子都有了造反的趨勢。

幾個女生被胖子這個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嚇得齊聲尖叫,我暗叫不妙,趕緊扭頭,學校裏幾個保安見狀同時看向這邊,看樣子事情要糟,我趕緊走過去,試圖安撫她們的情緒,極力做出溫和可親的樣子來,說:“不要怕,我們不是壞人。”

不料,不說還好,一說,其中一個瘦高女孩兒瞪了我一眼說道:“當然不是壞人,是不是還準備請我們喝杯咖啡,再順便暢談一下人生理想啊?”

敢情她把我當成那些無聊搭訕的人了……

我王何雖然不是什麽好人,但是道上混的都知道我這人脾氣雖不好,但絕對不會在外麵隨便亂搞。可惜她們隻是一幫小女孩,不能計較,就算心裏一肚子火也隻能忍著。

我剛要開口解釋,另一個紮著馬尾,看起來比較精神的女孩突然給我們解了圍,她說:“我覺得他們兩個不像是來搭訕的人。”

我滿懷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麽明事理的女孩,真不容易啊!沒料想心裏感激還沒有落地,她就接著說道:“看他們穿的衣服,最多也就是一跑腿傳話的。”

媽的,真是給臉不要臉!我當時火氣就竄了上來,剛想發作,胖子一把拉住我,小聲說道:“老大,這就是謝雲升的女兒,謝小小。”

我的火氣登地一下又泄了,雖然我和謝雲升隻不過是點頭之交,但是他總算是因為我的疏忽大意而死。麵對他的女兒,心裏難免有點愧疚。

我強忍住肚子裏的火氣,故作鎮定地看著她說道:“丫頭,我是你爸爸謝雲升的朋友,有點事情……”

話還沒有說完,那叫謝小小的女孩臉上立刻露出防備之色來。我這才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來,聽說謝雲升是因為欠錢才會和黃先生合作的,難道這個小丫頭認為我們是來找她追債的?要是那樣誤會,今天這次見麵可就大大地不好了,果然,我話音未落,她幾乎是搶著說道:“我不認識他,你不要攔著我,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保安,我張望了一下四周,果然那幾個注意到我們的保安已經慢慢靠了過來。

這種情形搞得我簡直有些哭笑不得,要是在這種地方和他們起了爭執,我王何的名聲今天就算是丟在這個學校裏了。

那個丫頭一臉緊張地看著我,做出了一幅隨時都會叫人的模樣,看得我頭皮一陣發麻。

“那個,我們不是壞人,這樣的,謝小小是吧,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他有些話要我帶給你,他,他已經去了!你……你要節哀。”

剛說完這話,我就看到那個丫頭嘴角露出一絲諷刺的冷笑。完蛋,我剛剛肯定是說錯話了,不然她怎會有這種笑容。

“我爸爸早上才來看了我,你這個騙子!”她極其鄙夷的看著我,說道。

我腦子轟的一聲,謝雲升早上來過?難道他真的死而複活了嗎?我看見的那個人影真是他?

胖子在一旁也是驚得兩眼發直,就算他神經再大條,此時也不可能不害怕。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凶神惡煞地上前抓住謝小小的衣服,吼道:“他來了?他怎麽會來了?你在哪裏看到他的!”

胖子一出手,事情肯定要糟。這次的事情,隻怕是麻煩大了。

謝小小似乎是被胖子嚇到了,呆了一下,她才反應過來,一把推開胖子,跟著大聲尖叫起來。

“媽的,胖子你放手!”我趕緊拉開胖子。

四周的保安已經開始朝這邊跑來,我忍不住暗罵胖子這家夥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嘴上卻不住給謝小小賠笑臉道不是,又趕忙把胖子拉得離那丫頭遠遠的。

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再惹上新麻煩,我瞪了一眼正得意洋洋看著我們的謝小小,毫不客氣地說:“**的以後別來求我!你爸爸已經死了。記住,有事別來求我!”

說罷,我扔下一張名片拉起胖子就跑,還好保安們離我還有一點距離,在他們追到之前,我已經帶著胖子坐上車揚長而去。

至於那個叫謝小小的丫頭,我一時間想不到什麽有辦法讓她相信我們。

胖子這回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在車上乖乖的一言不發,等到車開出去有一段距離後,他才弱弱地問了一句:“老大,要不,我找個人把她綁過來?”

我此時正在氣頭上,聞言轉頭就是一頓好罵:“**的豬頭啊,在那個地方動手,腦袋長**上了是吧,老子今天遇到你就是他媽的倒黴。給我撥陳所長的電話,媽的,希望不要再惹什麽麻煩才好。”

胖子委屈地縮在後座上,給這區的派出所陳所長打電話。

幸好我在道上名聲一向還不錯,好說歹說,那陳所長總算答應幫忙,不但出麵擺平了謝小小學校保安們的報案,還順便幫我下午約到了謝小小那個小妞。不過這樣一來,我就又欠下了他一個人情,還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夠還上。

和謝小小約的地方是她們學校旁邊的一個咖啡廳。我們到時,陳所長已經和三個小妞坐在那裏開始喝茶了。我一看他旁邊那個小妞就知道他是怎麽擺平事情的了,那應該是他在這個學校裏包養的女生,有了這樣一個內應,自然很多事情都能方便一些。

我又鄙視的看了了胖子一眼,低聲對他道:“你看看,人家找的的女人才叫品味,你好好學學!”

胖子這時心虛得緊,不斷地點頭稱是,跟在我屁股後麵亦步亦趨地走進去。

除了陳所長包養的女孩外,另外兩個女生一個是謝小小,另一個瘦高的應該是她的同學。

見我們進去,兩個女生立刻滿臉戒備。我苦笑了一下,這樣的情況,在我而言,還真是第一次遇到的。我是一個粗人,最怕的就是這些嬌滴滴的小丫頭,遇到女人,根本不知怎麽應對,最後多半就是一個頭兩個大的結局。

“王何,我說你啊,做事情怎麽這麽莽撞呢?”

屁股還沒有坐下,陳所長那個老吸血鬼就衝著我不斷眨眼睛使眼色。

我自然知道是怎麽回事,看了謝小小一眼,陪笑道:“陳所長教訓的是,今天的事情是我莽撞了,在這裏向謝小姐和這位小姐道個歉。”

陳所長馬上眉開眼笑地對謝小小說:“我說小小同學啊,你也是,王何現在可是一個大老板,可不是你說的放高利貸的壞人,他要幹那事,我第一個就抓了他。你看看,你們之間肯定是有什麽誤會,今天在這裏,我做主,你們就算揭過那一塊,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