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縱橫捭闔

這裏是一片河穀,準確地說,是雅魯藏布大峽穀的分支之一,再往前一兩公裏,就是龐大的雅魯藏布大峽穀大峽穀,實際上,我和康央拉姆這一路走來,早就已經猜到了藏王秘寶的所在,很有可能就是在這個世界上最大之列的峽穀裏。

“不要再看了,回去和你的人在一起吧。記住,我們的目標,就是盡一切可能破壞掉拉巴頓旦,不,赤城傑讚的計劃。去吧。”走到了這裏,我和康央拉姆之間也必然要分開,她有自己的隊伍,而我,也必須得去找到達娃,因為不管我們怎麽分析,可以控製雪妖的達娃,說不定就是他整個計劃中的最大破綻。

但康央拉姆卻沒有輕易就要走的意思,她看著我,過了好一陣才說道:“你要想清楚,一旦用了那個東西,你就真的再也沒有機會了!”

“好好擔心你自己的事情吧,女人,告訴姓黃的蠢貨,讓她,以後老老實實當她的大小姐去,胖子會把生意經營好,如果不行,就把該賣的賣了,自己老實去國外呆著,沒事別回來幹些沒名堂的事。”

說完這些,我剛想一把推開康央拉姆,不料這女人卻猛地抱住了我的脖子,接著就是一個溫暖的嘴唇印在了我的嘴上。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無處可去,可以來找我。”

說完這話,她笑著轉身就走。

一直到她走遠,我才想起來一個嚴重的問題,找她,連個地址都沒有留給我,讓我去什麽找她去,看來,還真是沒有誠意的一個吻呢。

既然已經告別,就不要再去想關於她的事情,緊了緊自己背上的包裹,裏麵放著康央拉姆這幾天找到的東西,隻要按時把這些藥材和稀奇古怪的東西用上,我身體裏剩下的傷也就很快就會完全痊愈。

這就是讚魔之血的力量,我冷笑了一下,拉巴頓旦,雖然我已經注定是一個沒有未來的人,但能在臨死之前,我也不會讓那個老小子好過的,這是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換做以往,我也知道自己不怕死,但當已經明確的死亡即將來臨之前,我還能保持如此的平靜,這倒真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看了一下方向,按照康央拉姆所說,我一頭朝著南邊鑽了過去,按照她的說法,達娃應該是往南方去了,也不知那個小丫頭腦袋裏在想些什麽,拉巴頓旦明明是去了北邊,這個丫頭怎麽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不過再怎麽著,我也要過去一趟,要知道拉巴頓旦和雪妖之間是不是真有什麽問題,去問小丫頭也是最好的辦法,畢竟按照康央拉姆的說法,巫女之間的職責也是不同的,而達娃,應該是馴養雪妖的一脈,如果不是拉巴頓旦拐走了雪妖昆巴,她也不可能出現在世人的麵前。

也就是說,一旦這件事情結束,達娃也將再次回到不知那裏的雪山深處,繼續看護著雪妖桑珠,換言之,我和她,在昆巴死後,似乎就會不再有交集,永遠不可能有再見之期。

永遠啊,真的是很沉重的詞語呢。

帶著這樣的思緒走了大半天,我終於走到了第一座雪上的下麵,也不知道現在是在那裏,這樣的大山,如果沒有專業的設備,想在裏麵不迷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還好我身上還有一點康央拉姆給我的糌粑,一兩天裏還不至於餓死在這。

可惜沒有了康央拉姆,我現在也是完全不著方向,說得好聽一點叫天高任鳥飛,不好聽點,就是一無頭蒼蠅,到處瞎晃悠。

微微歎了一口氣,準備找個地方混過這個晚上,突然在半空中傳來了一聲槍響,一時間不斷回繞在山間,我一聽就樂了,這不正是瞌睡遇到枕頭嘛,趕緊收拾起心情就往山裏跑去,其實要是更外圍一點的地方,還是有些巡山的人,但到了這裏,巡山的人多半也不會進來,那在這裏的,也就是這些人中的一群。

想到這裏,我更想通了為什麽達娃會來到這個地方,小丫頭此時一定是被人追趕,最後迫於無奈才來到這裏。一想到丫頭被人逼迫到了如此程度,我的心裏更是一陣憤怒,這些人就這點本事,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麽本事!

帶著怒火,我邁步走向雪山之上,這幾天經過康央拉姆的調養,我的身體狀態已經好了很多,這也不得不感歎一下這個讚魔之血的神奇,原本至少要一個月才能徹底恢複的傷,這才不到一個星期就已經好了許多,加上在康央拉姆那裏拿來的剩下的幾顆手槍子彈,我這會兒的戰鬥力,也好歹算是有點看頭,不至於連動手的實力都沒有。

還沒有上到半山腰,我就已經遠遠地看見了一處火光,那裏應該是他們晚上宿營的地方,遠遠的就能看見守夜的人正在一旁坐著。

看了這個營地一圈,暫時還沒有發現達娃他們,看來應該不是被這群人抓住了,想到這裏,我的心裏稍微安定了一點,而來時的槍聲,現在也找到緣由,原來是他們打了一隻不知什麽動物在烤著,這幫東西,還真懂得享受。

已經很久都沒有嚐過肉味的我,在看到海剩下的小半截烤肉之後,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不過也隻能想想而已,單是守夜的人身邊那把長槍,就能打消我所有的念頭。

過了沒有多久,那個守夜的家夥居然往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看他邊走邊搗鼓褲子的樣子,應該是來撒尿的,又看了一眼已經安靜了下來的營地,我心裏忍不住動起了心思,要是能製服這個家夥,我不但能獲得一把槍,說不定還能在營地裏弄點緊缺的物資。

帶著這樣的想法,我悄悄地跟上了那個家夥,也幸得這塊兒地方是那群人專門選擇的,周圍並沒有叢林深處那麽多的枯枝敗葉,倒也不擔心因為不小心踩到了樹枝被他發現。

靠近了這個倒黴蛋,他正忙著噓噓,根本就沒有發現我已經到了他的身後,看得出來,他也是十分疲憊,一邊幹活一邊還不停地打著哈欠,既然你這麽累了,我讓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也是好事一件嘛。

帶著這樣的想法,我重重的一拳砸在了他的後腦上麵,我現在的力氣多大也是一件說不清楚的事情,挨了我這麽一下子,這個哥們悶哼了一聲直接就倒在了地上。解決掉他,我飛快地收起了戰利品,沒有想到這個哥們除了一把槍一把開山刀之外,竟然沒啥東西在身上,真是窮得可憐。

這樣一來,更是堅定了我去他們的營地裏打打秋風的想法,小心地走過去,那些人一個個睡得一塌糊塗,居然無驚無險地就讓我走到了篝火的邊上,隨便找了一個東西把那半截烤肉捆在了自己背上,然後又在篝火邊上找了一點鹽和油,總的來說這趟也算是滿載而歸。

收拾完戰利品,我看了他們的帳篷一眼,心裏升起一個惡毒的念頭,要是我現在端起槍給他們來一個集體掃射,是不是就能世界安寧了。

但這個想法也隻是在腦袋裏轉了一圈,畢竟我現在還不是冷血殺手,如果有必要的話,我當然不介意幹掉他們,但現在這樣的情況,我還是下不去手。

不過要是這樣輕易就放過他們,也不是我王何的作法,想了一下,我先是把他們的帳篷從外麵用找來的繩子捆了起來,這樣他們出門的時候自然也不會輕鬆,然後就是把倒上了油的草繩子慢慢鋪到了他們的帳篷前。

這樣一來,隨著草繩子慢慢燒到他們帳篷上麵,那接下來的事情,嘿嘿,就算是為他們追達娃這麽久先收一點利息吧。

看著草繩子已經燃燒了起來,我開心地轉身就往山上跑去,不論接下來的事情變成什麽樣子,被一把火燒掉大半的物資,我就真不相信他們還能繼續鍥而不舍地追下去。

不管怎麽樣,接下來就算找不到達娃,這些物資也能支持我很長一段時間。

我還在滿腦袋想著怎麽找到達娃的時候,突然聽到前麵的山坡上傳來了一陣石頭滾動的聲音,難道是前麵有人?

瞬間停下了所有的動作,豎起槍就開始警戒著前麵的情況,現在是上半夜,月光雖然有了一點,但還不算太明亮,我也隻能隱隱看到,在前麵不遠處,一個黑影正從一塊巨石後麵慢慢走了出來。

是什麽東西?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那裏,心裏開始後悔起來,剛剛明明看到了一個大號的探照燈,但因為嫌重量太大,帶著麻煩,我隻是把它破壞了扔在營地裏,沒想到這會兒剛剛出來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還真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啊!

話雖如此,我還是小心地瞄準了那個黑影,但想了想,我現在如果開槍,那就肯定會驚醒不遠處的人們,這樣一來,要害他們一個驚慌失措的想法就會落空,這樣一來,不如用刀子來解決問題,反正我現在別的都怕,就是不怕受傷什麽的,有康央拉姆的藥在這裏,隻要不是一下子就受了致命傷,其他的,都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收起槍,我拿著那把開山刀靠近了幾步,沒有料到,隨著我的腳步靠近,那個黑影居然退了幾步,在月光下,我也終於看清了它的真麵目,那,居然是一隻漂亮的雪豹。

白底黑斑的皮毛,以及一雙閃著綠芒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