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何等的精明,自然看的出來星龍不相信自己說的話,但是也沒有解釋,儒雅的一笑,答道:“嗬嗬,其實呢,我們也沒有什麽事,在深山裏修煉的發悶了,出來散心,但是不知不覺中,我們也出來的有十多年了,是了,是該回去了。”

“可是,僵屍前輩,這個,不是我亂說,如果前輩在塵世中走動還可以,但是若是後麵的三位在塵世中胡亂的走動,一定是會天下大亂,但是我怎麽卻沒有聽說過哪裏傳來過出現妖怪的謠言呢。”星龍不好意思的看著中年人身後的三個怪物,神色古怪說道。

中年人也向後看一眼,此時他的三個同夥麵無表情的站在那裏,對兩人間的談話絲毫沒有興趣,回過頭,中年人微笑的說道:“這個隻是他們在剛才和別的的雜魚戰鬥時顯現出來的真身,其實,他們是可以變化的,變成一般人的樣子,所以,小友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嗬嗬,那就好嘛,相逢不如偶遇,大家不打不相識,隻是晚輩還有要事要辦,前輩若是沒有什麽事的話,我想,我們也該說再見了,”星龍是不想一直跟這個怪物在這裏扯淡,老婆和部下還在後麵等著自己呢。

“好吧,既然小友有事,那麽我們也不便打擾,但是在臨走時,我們要送小友一句話,三界即將大亂,小友千萬要保重,不瞞你說,這次的浩劫是空前浩大,不管是芸芸眾生亦或者是山精妖怪,亦或者是小友這樣的追尋天道的修真者,都會卷進去,”中年的雙眼露出一絲悲傷,空蕩的話語在他低沉的發音中異常的沉悶,讓星龍也有了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星龍抱拳謝道:“多謝前輩提醒,在下一定是會小心行事的,如此,晚輩告辭了,”星龍說完後,便向後麵奔去,眨眼間便奔馳了幾十米,不大一會,中年人看著星龍的身影,嘴角露出奇怪的笑容,嘴裏用隻有他自己才能聽清楚的聲音道:“主上,你還是這個脾氣,真的希望你能早日的恢複記憶。”

眾武士此時在道路的左邊圍成一個圈站著,明晃晃的刀光發出森寒的殺氣,每個人都是眼睛睜的圓大,小心的戒備著四周的一切,忽然,一道人影直衝過來,在武士的前方猛然停下,星龍微笑的麵孔出現在眾人的眼睛裏。

“大人,”雷鳴聲齊響,同時收刀,一眾武士雙眼帶著崇拜和敬畏的眼神看著星龍,可是被他們保護的風影和青格兒才不管眾武士,從後麵跑出來,一同奔向了星龍。

“龍大哥,你沒有事吧。”青格兒首先跑進星龍的懷中,緊張的問道,而風影也被星龍的大手抓進了懷裏,同青格一樣,雖然沒有言語,但是眼中焦急和心疼的表情表露無疑。

星龍嗬嗬一笑,爽朗的說道:“看把你們給緊張的,還不相信你夫君我的本事,我這不是安全的回來嘛,好了,上馬車,我們回家了,”星龍放開兩女,右手揮向眾武士,示意他們繼續前行。

“龍大哥,真的沒有事嗎,你可不要騙我們。”在馬車內,青格兒坐在星龍的右邊,風影坐在星龍的左邊,青格兒顯然還是不放心星龍,不停的問道。

兩女正等著星龍話,忽然,星龍眉毛一皺,捂住了胸口,腦門上也是大汗淋漓,風影和青格兒馬上慌了,都帶著哭腔說道:“龍大哥,你怎麽了,你沒有事吧,你不要嚇我。”

“哎,是有點事,”星龍裝出軟弱無力的樣子,看著兩女心痛和痛苦的眼神中,繼續的說道:“不過也沒有什麽大事,就是想吃掉你們,”星龍說完後,左右手各抓向了一團高峰,滑膩爽透的感覺差點沒有讓星龍叫出來,

而兩女卻也沒有反對,無力的靠在星龍的兩旁肩膀上,兩張美麗的臉蛋羞的通紅,任憑星龍在那裏為所欲為,而星龍也**大盛,他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在剛剛經過一場拚鬥後,體內的**正熊熊燃燒著,急需要發泄一翻。

幸好馬車夠寬大,也夠他們三人折騰的,星龍一翻身,便騎在青格兒身上,右手熟練的把青格兒全身上下的衣服全部扒掉,不大一會,一條雪白的肉體便展現在星龍的麵前,而此時星龍的胯跨下已經是漲的難受,他的左手也沒有閑著,不停的挑撥著風影的敏感地帶,風影和青格兒愉悅的呻吟聲已經在車廂內響起,但是這次卻沒有被外麵趕車的武士聽到,因為星龍早設置了一個結界,防止聲音外瀉。

下身終於和青格兒的下身緊密的結合在一起,一聲舒服的聲音同時從青格兒和星龍的口中發出,同時,星龍的身子開始了有規律的運動,青格兒也放開了嗓子,盡情的呻吟出聲,同時,星龍也沒有冷落了風影,此時的風影也是全身光滑,全身上下沒有一點的衣服,星龍一邊有規律的運動著,一邊給風影使了一個眼色,風影看到星龍充滿欲望和笑容的雙眼,不由的害羞起來,但是也聽話的趴到了星龍的背後,上下摩擦起來,不大一會,風影也愉悅的呻吟起來,整個車廂都是三人的喘息的聲音.....

在接下來的路途中,星龍在馬車內享盡了豔福,在三人呻吟和喘息的聲音中,馬車終於踏進了北京城的大門,沒有停留,馬車直接奔向敖拜的府邸,而此時馬車內,是一副離別的情形。

“好了,青格,你到家了,回去吧,明天我會去找你,”星龍拍著青格兒的香肩,溫柔的說道。

兩人都有了夫妻之實,也就不會惺惺作假,青格兒俏臉一繃,右手指著星龍的腦門說道:“我走了,你要時刻的記著我哦,不然的話,有你好看的,”青格兒說完後,突然在星龍的嘴唇上親了一下,蹦跳的跳下馬車,頭也不回的走了。

星龍不舍的看著青格兒的身影進了那大宅院,直到什麽也看不見了,才酸酸的說道:“這丫頭。”

風影知道星龍舍不得青格兒,但是她不會吃醋,隻會為星龍的柔情而感到高興,風影溫柔的撲進星龍的懷裏,小聲的說道:“龍大哥不必傷心了,明天不是一樣可以見到青格妹妹嗎?”

“嗬嗬,是啊,明天一樣可

以見到青格嘛,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婆婆媽媽,真不象一個大男子該有的行為,好了,打起精神來,我們去皇宮,小影,你還沒見過皇宮吧,今天我領你好好的逛逛,順便,還帶你去你的另一位姐妹。”星龍狠狠的吸了口氣,隨即大笑的說道,似是要把分別的苦楚給呼吸掉。

此時風影特別的興奮,畢竟,象他這樣的武林人士怎麽可能進得到皇宮,在馬車上,風影不時的把窗簾拉開,看看是否到了皇宮,她的可愛的樣子讓星龍看著特別的有趣,伸手把她摟在懷裏,愛憐的說道:“放心好了,現在不用著急,就是你夫君我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在紫金城裏坐著馬車胡亂跑,一會到了宮門口,我們都要下車,我想一會呢,還可能會見到皇上,看我的眼色行事,我沒叫你下跪你就不用跪。”

風影不可思議的看著星龍,吃驚的說道:“龍大哥,見到皇上不下跪,那可是滅九族的大罪呢。”

“嗬嗬,不是有我嗎,他怎麽敢讓我給他下跪,你瞧好了,咱可是整個中國裏唯一一個見到皇上不用下跪的男人,”星龍看著風影崇拜的眼神,特別的受用,豪氣萬丈的說道。

“男人?龍大哥,中國有很多女人見到皇上不用下跪嗎?”

“何止不用下跪,有一位女人,就是皇上見到她也要恭敬的行禮,不敢怠慢一分,現在別看青格的父親的權勢這麽大,不把小皇帝放在眼裏,可是,他一樣不敢對那位女人怎麽樣。”星龍淡淡的笑笑,說道。

已經成為少婦的風影偏著頭撅著嘴想了一會,那可愛的樣子差點沒有讓星龍吻向那鮮紅的嘴唇,忽然,風影展眉一笑,搖著星龍的胳膊說道:“哦,我知道了,大哥說的恐怕是當今的太皇太後吧。”

“不錯。”

兩人在馬車上愉快的聊天,馬車飛速的行駛,一會的時間,隻聽見外麵趕車的武士一聲長嘯,馬車停了下來,星龍推了推風影,說道:“下車後不要緊張,場麵雖然是大了些,但是也沒有什麽大不了。”

風影一邊跟著星龍後麵下了馬車,一邊小聲的嘟囔道:“龍大哥這麽小看我,什麽大的場麵我沒有見過,我怎麽也是天下第一堡的小姐嘛,”但是當風影下了車,卻什麽話都說不出來了,隻能緊緊的抓著星龍的衣角,甚至是連頭都不敢抬,同時知道,以前自己見到的那些大場麵真的是微不足道。

一排排的皇家士兵穿著黃色的衣服把整個馬車圍住,但是在前麵讓出一條僅僅可以通過三人的道,每個皇家士兵身上都有著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而這隻是風影所見到的,而在更外麵,那是數不清的士兵正拿著長矛,虎視耽耽的看著星龍幾人,而在正前方,一個黃色的幔子下似乎站著一個人,但是因為很多士兵阻擋的問題,看的並不是很清楚。

“怎麽了,都他媽的給老子讓看,老子才出去幾天,都不認識老子了,”星龍倒不是想在風影麵前裝出威風,而是在生氣,在生康熙的氣,星龍明知道自己回京城的事康熙已經知道了,可是,現在給他擺下如此的陣仗,明顯是給星龍一個下馬威,而星龍又豈是可以隨便欺負的主,他已經看見了康熙在前麵站著,所以才故意高聲喊道,借此把康熙的威風給壓住。

果然,那些皇家士兵都認出了星龍,頓時,呼啦啦的一片,一條足可以三匹馬並排經過的寬道給星龍讓了出來,每個士兵都低著頭,不敢看星龍,前些日子星龍在當統領的時候可是教給了這些士兵很多的本事,在他們心目中,早就把星龍當做了自己最高的將領,而且,星龍恐怖的本事他們也都知道,故此,誰敢招惹星龍。

視線沒有了阻擋,風影清楚的看見,一個全身都穿著黃色,頭上也戴著一鼎皇冠的人龍行虎步的走了過來,同時,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幾個青年人,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驕傲的神色。

風影很清楚的知道,那就是當今的天子,康熙皇帝,隻是沒想到會如此的年輕,風影偷偷的看著眼自己的夫君,卻發現,星龍此時今皺著眉頭,好象很不高興。

“星大人辛苦了,星大人今次又立下如此的功勞,朕該好好的賞賜你,”小皇帝剛走到星龍的身邊,便哈哈大笑道,好一副皇帝的派頭,雙眼也別有深意的看著星龍,嘴角的一絲寒笑也一並讓星龍看的清楚。

“為皇上辦事,是微臣的本分,哪裏敢要什麽賞賜,”除了下跪,星龍可以說把禮數做的周到,可是,這個樣子,照樣引起有心人的不滿,此時,在玄燁的身後一個配劍的年輕人眉毛一皺,厲聲道:“放肆,你是什麽狗奴才,見到皇上竟然不下跪。”

他的話讓星龍和玄燁同時臉上色大變,玄燁皇帝轉身回頭,雙眼中的寒光似是要把那年輕人殺掉,用不帶一點感情的聲音道:“巴達爾,你好大膽,竟然用這種口氣跟星大人說話,朕以前就說過,星大人有免跪的權利,星大人的事,哪裏有你插嘴的份。”玄燁看似是在訓斥這個年輕人,可是明眼人也看可以看的出來,這是玄燁為這個年輕人求情,話裏暗示星龍,這隻是一個侍衛而已,沒有必要跟他一般見識。

可是一個遊戲人間的浪子是最吃不得半點虧,何況是星龍,星龍向前一步,先對玄燁一抱拳,看似恭敬的說道:“皇上,我現在想半點事,請皇上恩準。”

玄燁臉色巨變,他已經看出了星龍雙眼間的殺氣,心裏馬上權衡思量,知道憑星龍的本事,別說是殺個人,就是把整個北京城鬧的一團糟,恐怕也沒有人能管得住他,一翻思考後,他眼睛閃過一道亮光,高聲說道:“不必有勞星大人動手,來人啊,把巴達爾押入天牢,聽候處置。”

“是,”馬上,走過來四個穿著黃色衣服的皇家士兵,為首的一個士兵獰笑著一拳打在巴達爾的肚子上,其餘兩人馬上架起他的胳膊,拖著向外走去,而巴達兒卻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不相信,就因為自己一句話而被打入天牢,連忙想掙脫出兩個衛兵的胳膊,口中也高聲叫道:“皇上,臣冤枉,冤枉

啊。”

星龍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心裏不禁罵起了玄燁:你他媽的,老子好心幫助你,你竟然對付起老子來了,也罷,老子幫你收拾完敖拜那個老不死的後,就他媽的走,免得你皇帝寶座坐的不安生。

小皇帝帶著愧色,看著星龍冷冷的神色,不得已的低聲下氣說道:“星大人,剛才的事朕是一定會公正辦理的,還望星大人不要介懷,朕看星大人長途勞頓,就準星大人去休息,星大人去吧。”

“謝皇上恩典,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星龍躬腰說完後,便拉著目瞪口呆的風影離開了,把皇帝和萬千士兵都晾在那裏,而在星龍走後,小皇帝也悶哼一聲,甩袖而走。

風影跟著星龍走在富麗堂皇的皇宮內,內心的震撼和驚訝以及興奮的把她的整個小臉都映的通紅,拉著星龍的胳膊,不時問這裏是什麽地方,那裏是什麽人待的,整個是鄉下丫頭進城,星龍也不願掃了風影的興,微笑的對風影解釋著皇宮內的一切,看著風影純真的麵孔,星龍的氣漸漸的消了,而且,一會也能見到自己另一個心愛的人了,此時,星龍的心裏又激動起來,而且,在他的心裏,總覺得自己對不住小妍,見一個愛一個,完全不顧小妍以後的感受。

“龍大哥,你怎麽,為什麽皺眉頭呢,是不是嫌我問的太多了,好拉,我不問了,”風影見星龍的眉毛緊緊的皺在一起,不由問道,語氣中頗多的委屈的味道。

星龍愛憐的撫摩著下風影的臉蛋,微笑的說道:“怎麽會呢,我是在想另一件事,不知不覺中就皺起了眉頭,小影不要多想了,好了,我繼續給你講解這些宮殿的趣事。”

“那我可以問下嗎,是什麽事讓大哥不高興了?”風影小心的試探問道。

“沒有什麽,我隻是有點擔心而已,我在馬車上給你跟青格說過,在皇宮裏還有你們的一個姐妹,此時回去,我怕她會生氣,放心小影,不是因為你的問題,而是我心裏總覺得有點疙瘩,所以...。”

風影先是仔細的看著眼星龍,把星龍看的全身發毛,在星龍不知其意時,風影忽然捂著小嘴笑了起來,好大一會才止住了笑,慢悠悠的說道:“大哥是杞人憂天了,我想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我的那位妹妹是一定不會生氣的。”

“為什麽?”星龍不解。

“嬉嬉,很簡單嘛,三妻四妾本就是平常之事,而且,龍大哥的魅力是沒有哪個女子可以抵擋的,再有就是,我相信龍大哥看上的女孩是一個很善良,很溫柔的女人,不會是那種亂吃醋的平凡女子的。”風影笑嘻嘻的說道。

星龍納悶的看著風影美麗的麵孔,懷疑的問道:“真的是這樣嗎?”

“放心吧,大哥,我都還沒有在意呢,你著急什麽嘛,再陪逛逛這皇宮,一會再去明月齋吧,”風影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處境,很放心的拉著星龍的手說道。

“真是有些搞不懂你們女人了。”任憑風影拽著自己,星龍歎息道。

在皇宮內,兩人轉了足有一個時辰,才轉到了明月齋,此時天色已經變的有些渾濁了,皇宮內到處都掛起了燈籠,而此時的星龍和風影兩人也到了明月齋的門口。

“龍大哥,今天在外麵怎麽沒有見這位妹妹出來接你呢,難道他不知道你來了嗎?”風影疑惑的問道。

星龍眼中精光一閃,平淡的說道:“皇帝的原因,”說完,便拉著風影走了進去,剛踏進院子裏一步,星龍興奮中夾雜著相思的聲音便在整個明月齋裏響著:“我回來了。”

“哥哥,”嬌弱的聲音從屋子裏響起,伴隨的是從正堂屋出來一個小女孩,梳著兩條小辮子,穿著一身名貴的藍色綢緞衣服,腳上踏著一雙紅色的小暖鞋,通紅的小臉蛋上洋溢著高興的笑容,星龍也微笑的張開懷抱,把小女孩抱了進去。

“想我沒有,”星龍抱著小慈,把頭抵在小慈的頭上,笑嘻嘻的問道。

“想,我天天在想哥哥,哥哥想我和姐姐沒有?”小慈明亮的雙眼中閃著頑皮的笑容,一雙小手不住的打著星龍的肩膀,脆生生的說道。

“你說呢,我怎麽不想我的小公主呢,我也是天天在想你們呢,對了,你的姐姐呢?”星龍四處望了眼,沒有發現自己的愛人,不由有些焦急的問道。

小慈象是沒有聽見星龍的話,如珍珠般的眼睛看著星龍旁邊的風影,半晌,才高興的說道:“哥哥,這個姐姐是誰,姐姐好漂亮啊。”說著,還一邊拍著小手,樣子可愛至極。

哎,星龍在心裏歎了一聲,把小慈放在地上,笑容滿麵的說道:“這是你的風影姐姐,你以後喊她影姐姐,”對小慈說完後,轉過頭,對風影溫柔的說道:“小影,你先跟小慈在這裏玩一會,我去找下小妍,好吧。”

“好,龍大哥盡管去吧,我來陪這個妹妹就行了,”風影知趣的說道。

星龍給風影一個溫柔的笑容後,蹲下來,對小慈說道:“小慈啊,陪你影姐姐逛逛咱們明月齋,我去找你的姐姐去,一會再陪你玩,好嗎?”

“好。”小慈愉快的點著頭。

星龍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走到了自己的房間門口,他知道,小妍是一定在他的房間裏等著他,房間裏沒有亮燈,星龍輕輕的推開門,走了進去,剛剛把門關上,星龍的懷抱裏便多了一個人,一條火熱的身子。

星龍也反手把小妍摟在懷裏,烏黑的房間裏,隻有兩人沉重的呼吸聲,兩人就這樣站著,相互擁抱著,誰也不說話,不知道過了多久,星龍才慢慢的說:“我回來了。”

“大哥,我想你,”回應星龍的是這麽一句話,這話中包含的相思和愛意瞬間讓星龍沉迷了,星龍不顧一切的低下頭,吻向了小妍的紅唇,小妍沒有一點的反抗,而是積極的響應著,兩條舌頭在口腔裏互相的嬉戲著,而星龍的雙手也不規矩起來,在小妍的全身上下遊動起來,不一會,兩道粗重的喘息聲在房間裏響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