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城,最高級的醫學鑒定所。

“鑒定報道已經出來,染sè體匹配的比率達到百分之九十,可以肯定他們之間有百分之百的血緣關係。”一名教授將鑒定報道交到師凝心的手中說道。

聞言,師凝心整個人不由一震,身子是忍不住一陣的顫動,就加接這鑒定報告的手,也是抖個不停。

“他......他真是自己的孩子......”接過鑒定報告的那一刻,師凝心眼中的淚水已經是忍不住的直往外流,多年來的夙願,最終於在這一刻是得願以嚐,可是,她的心中卻是難以有半點的開心。

畢竟,這麽多年來,她完全沒有盡到一個做母親的責任,這麽多年來,也不知道這孩子是吃了多少的苦頭......如果他知道這一點的話,他會與她這個母親相認嗎?

想起當初蕭雲飛所說的每一次話,他對於自己的親生父母根本就沒有半點的留念,也根本沒有想過去找回自己的親生父母,也不想讓人打擾到他現在的生活,現在,她這個母親出現的合適嗎?

師凝心不知道,她的心很亂,很亂......

失魂落魄的走出鑒定所,師凝心看著心中的鑒定報告,即有激動,也有失落,即有高興,也有痛苦,心中是百般不是滋味。

嗡......嗡......

一陣電話的鈴聲響起,將失魂中的師凝心拉了回來,下意識的掏出電話一看,是很快就接通電話放到了耳邊,道:“玫兒,是不是事情有什麽進展了?”

“不好了師傅,剛剛接到消息,蕭雲飛將遊少鳴給廢了,現在遊城正在滿燕京城尋找蕭雲飛的蹤影,估計是打算找蕭雲飛的晦氣。”電話中,陳玫焦急的聲音是傳了過來。

“什麽?”

師凝心臉sè一變,立馬開口道:“你現在在什麽位置,我立馬過去!還有,你們聯係他,讓他馬上趕到四合院!”

交代完,師凝心是立馬掛斷了電話,臉sè是變得嚴肅無比,畢竟她是十分的清楚,遊城最疼愛的就是遊少鳴這個小侄子,可是現在,蕭雲飛竟然將遊少鳴給廢了!

盡管不知道是因為什麽原因,但關是這一點,就可想而知遊城對此會有多麽的憤怒!

想到這,師凝心是不由咬牙吐道:“玫兒說得還真是一點都沒有錯,他還真是一個闖禍的主!”

很快,師凝心是第一時間趕回到了四合院。

此時的四合院內,陳玫早已經是將蕭雲飛給找了過來,而在還正一臉的責怪的瞪了著蕭雲飛。

“我說你這混蛋是不是前世跟遊家有什麽深仇大恨,這才回來多久,你竟然將遊少鳴給廢了,難道你不知道遊少鳴現在可是遊家的獨苗,你現在將人給廢了,遊家這還不將你給千刀萬剮!”

陳玫很來氣,畢竟這家夥實在是太能闖禍了,畢竟當初關於遊少傑的事情也是一個樣子,尤其這當初他還是當著遊城的麵前將遊少傑的脖子給擰斷,搞得遊城將跟他拚命,要不是最後師凝心的出現,還一個神秘老乞丐的出現,估計這家夥早就被遊城給宰了!

好不容易,這件事情已經是得到了一定時間的緩衝,遊城對於蕭雲飛的回來,也是暫時的睜隻眼閉隻眼,但萬萬沒有想到,這家夥竟然跑去將遊少鳴給廢了,這次遊城還不跟他拚老命才怪!

“喂,我說你能不能安靜一點?”蕭雲飛沒好所的朝著陳玫翻了翻白眼,道:“是他跑過來要找我報仇的,我當時也隻不過是被迫自衛,要不然的話,現在躺在醫院裏的人就是我了。”

“你——!”

陳玫是氣得胸前的飽/滿一陣的起伏不定,那是連生吞了蕭雲飛的心都有,道:“就算是如此,當時你就不會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

蕭雲飛不由自嘲了一聲,回想起當時的情況,就算是他想手下留情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入魔‘的遊少鳴就跟瘋了似的,估計他這氣勢隻要稍微弱點的話,估計這最後的結果就是兩敗懼傷!

更何況當時還有一個梅花a在暗處注視著這一切,等到兩敗懼傷的時候,他可不敢保證這梅花a不會在最後的時刻來個魚翁得利,到時候死的人就是他了!

“算了,我也懶得說你,現在遊城已經是滿燕京城的找你,如果你要是被他找到的話......哼哼......估計算是師傅她,也難以保得住你!”陳玫嘴裏雖然是沒好氣的吐道,可是這心中卻是比誰都還要擔心。

“放心,如果以前的話,對上遊城的話,我隻有死路一條。不過現在,就算是贏不了,他想殺我,卻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對此,蕭雲飛還是十分的有自信。

砰——!

這時,房門被推了開來,隻見師凝心是緊繃著個臉的從外麵走了進來,目光是一下子就盯在了沙發上蕭雲飛的身上,不過卻沒有說什麽的走回到椅子上。

“師傅,你回來了。”陳玫抬頭看了眼師凝心,目光又不由看了眼蕭雲飛,道:“師傅先前我已經聽這家夥說了,是遊少鳴先跑去找他報仇,他這也是被迫自衛,所以才會......”

“玫兒你先出去,我要單獨跟他談談。”師凝心打斷了陳玫後麵的話說道。

“是,師傅。”陳玫點了下頭,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出了書房,不過寧走的時候,還是不由狠狠的瞪了蕭雲飛一眼,提醒他不要亂說話。

對此,蕭雲飛是無所謂的聳了下肩膀。

“我不管是因為什麽原因都好,你現在將遊少鳴給廢了,遊城是絕對不會如此輕易的善罷幹休!”師凝心目光緊盯向蕭雲飛,在她的眼神之中,卻是多了一絲柔和。

“早有預料。”蕭雲飛早就想過這一點,但是當時的情況,他卻不得不如此,要不然的話,陷入險境的人,將會是他。

聞言,師凝心是不由苦笑了笑,道:“既然你早有預料,當初為何就不能手下留情?就算是斷他一隻手或一條腿的,我都還能幫你接著,可是現在......”

“因為我不想死!”蕭雲飛一字一句的冷聲吐道。

唔?

簡單的一句,卻是讓師凝心不由皺了下眉頭,從蕭雲飛的這句話裏,她能聽得說蕭雲飛說得可不是什麽假話,隻不過以遊少鳴的實力,怎麽可能威脅得到現在的蕭雲飛,看來這其中肯定還有什麽隱情!

“那天的事情能不能仔細的跟我說說?”師凝心的目光變得十分的柔和,就好像是一個母親看著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讓孩子主動交代他為何要做這樣的錯事。

蕭雲飛有些受不了這樣的目光,也不知道這師凝心到底是怎麽了,突然間變得如此,還真是讓他難以適應。

“遊少鳴‘入魔’了,如果我當時留手的話,說不定這躺在醫院的人就是我。不!應該說我很有可能已經死了。畢竟當時在場的,還有‘黑沙’的一名議長,而這名議長的地位是梅花a,也是我目前見過在‘黑沙’地位最高的議長。”

當然,蕭雲飛並不知道,他上次所見叫夏娃的女子,其實地位比梅花a還要高,要不然的話,他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是說真的?”師凝心的眉頭在一瞬間是緊緊的皺到了一塊,畢竟事情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還真不能怪蕭雲飛。

蕭雲飛聳了聳肩我,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也沒有辦法。”

“蕭雲飛,你給我滾出來!我知道你就在裏麵!”

突然,一聲怒喝錠如九天之雷的從外麵傳了進來,震耳yu聾,讓師凝心跟蕭雲飛是齊齊皺起了眉頭。

‘龍頭’遊城!

兩人都知道十分的清楚這屬於誰的聲音!隻是沒有相到,他竟然會如此之快的就找上門來,而且還是以這種方式找上門來!

師凝心一把就坐椅子上站了起來,交交代著道:“你先呆在這裏,事情交給我來應對!”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事情竟然是我自己搞出來的,還是應該由我自己來解決。”蕭雲飛輕輕的搖了下頭說道。

“你——!”

師凝心是一下子氣得快要吐血,狠狠的瞪著蕭雲飛,道:“難道這麽多年來,就沒有人教過你什麽叫忍讓嗎?知道你如此的衝動,隨時都有可能會讓事情變得更加的糟糕!”

“忍讓?這不是我的個xing,更何況他遊城想要殺我,可不是一件這麽容易的事情。”蕭雲飛輕笑一笑,緊接著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你給我站住!”

師凝心現在真的很想好好的教訓教訓一下這個不聽話的蕭雲飛,但還是忍住心中的氣,柔聲道:“聽我一聲勸,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我會將遊城給打發掉,你就好好的呆在這裏不要出去。可以嗎?”

沉默。

蕭雲飛實在搞不明白師凝心為何會如此,但還是忍不住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重新坐回到沙發上

師凝心看到如此,是不由鬆了口氣,收拾了下心情,便是大步走了出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