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你這掉進溫柔鄉裏出不來了。”

蘇珊看到蕭雲飛跑來找自己,嘴裏當下是沒好氣的吐出這麽一句話來,畢竟這半個月的時間裏,蕭雲飛這跟火舞天天形影不離,駐地裏的任何人可都是看在眼裏。

“嘿嘿”蕭雲飛尷尬的訕笑了兩聲,道:“我怎麽可能會是那樣的人。”

“你本來又不是!”蘇珊深深的鄙視了蕭雲飛一眼,道:“你跑來找我,是不是想從我嘴裏打聽‘黑沙’一些勢力的分布?”

蕭雲飛點了點頭,道:“這半個月裏,我可是一直在養傷,現在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黑沙’的事情如果不能盡快解決的話,放在心中可是一個潛在的巨大威脅。”

的確。蕭雲飛可是十分的清楚,盡管現在的林鋒已經是死了,可是林鋒卻是‘黑沙’其中一名首領的兒子,可想而知,這殺子之仇‘黑沙’又怎麽可能會放過他!

就算沒有這一層關係,他這跟‘黑沙’之間的仇口也是濃得無法化開,畢竟‘黑沙’這麽多議長死在他的手裏,而且他還是老乞丐的徒弟,自己的那兩名叛徒師兄又怎麽可能讓他活在這個世上。

所以這無論是那一點,他與‘黑沙’,兩者之間隻能有一個存活在這個世上!

“我上次已經說過,我手中隻有方塊組議長的資料與位置,至於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蘇珊也是明白到,如果‘黑沙’不滅的話,她這以後也是別想平平靜靜的生活,所以對於‘黑沙’。她同樣是想要其滅亡!

“一個組的就夠了,剩下的,說不定能從這個組中的議長身上得到。”蕭雲飛點了下頭,嘴裏繼續的開口道:“而且你應該很清楚。我們現在可是跟‘黑沙’不死不休。我們與他們之間,隻有一個可以存在這個世上。”

“意大利。”

蘇珊的嘴裏突然吐出這麽一句話來。抬頭看著蕭雲飛,道:“方塊組的大本營在意大利,而我自從潛回到‘黑沙’之後,便是一直聽命於方塊組的方塊k馬丁!”

“意大利”

蕭雲飛不由喃喃的重複了一聲。嘴裏是喃喃道:“我也好久沒有去看下那老鬼,正好順便回去看一看這個老鬼”

與此同時。意大利某處高級別墅,鮮血染紅著高級羊毛地毯,地上橫七豎八的倒著十幾具屍體,身上全都是被人一擊斃命,而要害,大多數都是脖子被割斷。有的則是心髒直接被利刃穿透。

彌漫在半空中的濃烈血氣讓人忍不住胃部一陣的抽搐,但是更為顯眼的,還是在沙發上那一條擁有著血紅色秀發的身影,在燈光的照射之下。顯得格外的妖豔,迷人。

“告訴我,你們其他人的位置。”伊麗莎白冷眼的看著跪在跟前,身上有著多麽傷口的男子,而男子的脖子處,一張方塊8的紋身是格外的顯眼。

“你別夢!”邁克雙眼怨毒的盯著伊麗莎白,嘴裏是一陣咬牙切齒的吐道:“你們‘血殺’雖然是國際有名的殺手組織,但是你應該很清楚,得罪我們‘黑沙’會有什麽樣的下場!我勸你們最好現在就把我放了!”

“香織。”

伊麗莎白抬頭看了手持雷切的宮本香織,隻是輕吐一聲,隻見宮本香織眉頭也沒皺一下的手起刀落,直接就將邁克的手指給斬了下來。

“啊!!!”

十指連心,鑽心的痛楚,直接讓邁克是忍不住的淒厲慘叫出聲,臉色是一瞬間變得慘白如紙。

“識相點的話,最好跟我們合作,要不然的話,我看你可是沒有幾根手指給我們砍。”伊麗莎白沒有半點可憐的看著邁克,嘴裏是繼續的開口道:“你也用不著拿你們組織的勢力來壓我,我比你更加的清楚,‘黑沙’現在已經是離覆滅沒有多久,識相的話,我勸你還是痛快的跟我們合作,免得受皮肉之苦。”

伊麗莎白還宮本香織自從在米國與蕭雲飛分開後,兩人便是走到了一塊,也許是因為兩人同是殺手出身,有著許多共同的語言,也是很快就成為了朋友,而‘血殺’在國際上又是鼎鼎有名的殺手組織,有著自己的情報網,是很快查到意大利有著一股屬於‘黑沙’的勢力。

所以,兩人是直接趕到了意大利,在進行了一段時間的打探,是很快確定了目標,正是眼前這‘黑沙’的議長之一的方塊8!

“別以為我不知道,這段時間裏,你們‘黑沙’損失慘重,議長死了過半,就連亞當,絕心都死在了修羅的手中,你認為你們‘黑沙’還能堅持多久?”伊同麗莎白繼續的開口說道。

聞言,邁克臉色是變得陰沉不定,畢竟亞當跟絕心的死,他也還是在前幾天的時候收到消息,沒想到這個消息這麽快就傳了開來。

“哼!一個小小的修羅你以為他還能得意多久!隻要等到兩位首領出關,便是他修羅的死期!還有你們兩個,包括你們‘血殺’也注定會被我們給消滅!”邁克冷聲吐道。

唔?

聞言,伊麗莎白跟宮本香織不由微微皺了下眉頭,畢竟她們兩人還是第一次聽到‘黑沙’竟然還有兩位首領的存在,難道這‘黑沙’不是由五十二名議長所組成的嗎?

想到這,伊麗莎白的臉色是瞬間冰冷如霜,美目冷盯著邁克,道:“告訴我有關於你們‘黑沙’兩位首領的所有資料!”

“桀桀桀你們終於怕了嗎?桀桀桀如果怕了的話,我勸你們最好是立馬放了我,如果你們兩個還能陪我一個晚上的話,或許今晚的事情我還能當作什麽都沒有發生過。”邁克一臉陰森的看著兩人笑道。

啪——!

一記耳光,直接震掉了邁克嘴上的大半牙齒,隻見邁克這滿嘴鮮血。樣子是有著說不出來的猙獰,伊麗莎白此時更是殺氣騰騰,冷道:“如果你不想在多受皮肉之苦的話,最好告訴我們答案!”

“想知道答案?那你們隻要陪我一個晚上。我保證告訴你們。”邁克完全不顧臉上的傷。目光淫/穢的望著伊麗莎白跟宮本香織。

隻不過他這話音才剛落下,宮本香織卻是直接手起刀落。目標竟然是邁克的**!

噗——!

一道血柱從褲中濺了出,淒厲的慘叫是瞬間充斥在整棟別墅,回蕩空中,久久不曾散去。而邁克是直接夾緊著雙腿,在地上不停的來回滾動著。

伊麗莎白還真是沒有想到宮本香織的動作會這麽的快,而且下手還如此之狠,出手就是斷人**,當下是不由抬頭看了宮本香織一眼,意思好像在說:你這下手是不是太狠了一點?

“我隻不過是隨手幫他斷了那齷齪的念頭。”宮本香織麵無表情的用著英文說道。

看到這個樣子,伊麗莎白心中是一陣的無語。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腳直接就踩在了邁克的臉上,道:“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說。還是不說!”

“臭/婊/子,你們不得好死!”邁克咬牙切齒,滿臉怨毒的盯著伊麗莎白跟宮本香織,聲音之中是有著說不出來的狠意。

“那我成全你!”

說著,伊麗莎白右腳狠狠的朝著邁克的腦袋甩了過去,恐怖的腳勁直接就將邁克的腦袋給踢爆,紅白之物四濺而出,把伊麗莎白的黑色皮靴都給染紅,畫麵說不出來血腥,就連宮本香織也是忍不住的皺了下眉頭。

“下次你做這種事之前,能不能提前打聲招呼?”宮本香織的鞋子上也是粘有了不少的紅白之物,這也正是她所不喜的地方。

聽到這話,伊麗莎白無所謂的聳了下肩,道:“明天,我給你買對新的。”

“這可是你說的”

兩人肩並肩的走出別墅,在離開之後,宮本香織是忍不住的開口道:“‘黑沙’還有兩位實力不明的首領,這個消息,我看得盡快通知那個家夥。”

“我想,他可能已經知道了。”伊麗莎白回應了一聲,嘴裏是繼續開口道:“我想兩個這段時間還是小心一點,今天隻不過是‘黑沙’議長之中的一個小角色,接下來的,估計沒這麽好對付。”

宮本香織扭頭看向伊麗莎白:“你怕了?”

“怕?這個世上好像還沒有什麽是我伊麗莎白所害怕的”

三天後,一架從中東飛往意大利的國際航班降落在了意大利的首都,有著永恒之城,萬城之城之美稱的羅馬。

十幾分鍾後,一男兩女是很快就從機場裏走了出來,隻聽男子是不由開口感歎了一聲:“沒想到,過了這麽多年,我還會再次回來這裏。”

“你以前在意大利呆過?”男子身旁一名擁有著一對36f,絕對稱得上是人間凶器的女子是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呆過一段時間。”男子輕笑了一聲,很快三人是直接就鑽進了一輛出車,隻見男子用著流利的意大利語報出了一個目的地的名稱。

呃?

先前說話的女子是忍不住一愣,眼中帶著意外的看著男子,道:“沒想到你竟然還懂得這個國家的語言。”

“嗬嗬,我懂得的東西還多著了,有興趣的話,可以私下噝!!”

男子這話還沒有說完,腰間的軟肋已經是被另一名女子給狠狠的掐上了一把,痛得他是直接把後麵的話給硬生生的吞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