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不好!

伊麗莎白的突然變招,讓馬丁雙眼的瞳孔不由一緊,臉色大變,身子是再次的朝著一旁強行扭去,想要避過伊麗莎白這突然劈來的一刀!

隻不過,就在馬丁這身子強行扭轉的時候,忽然一道寒光是從一側劈過來,已經景點馬丁避無可避,眼角掃去,馬丁這時才發現不知道什麽時候蘇珊已經是出手襲擊!

蘇珊一早就在尋找著機會下手,當看到伊麗莎白一刀將馬丁給避得狼狽不堪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所以沒有任務的猶豫,直接出刀便是攻向馬丁!

“可惡!”

馬丁咬牙切齒的怒吼一聲,麵對著蘇珊這無可躲避的一刀,右手五指成爪猛然的扣向蘇珊的手腕。

啪——!

清然的悶響之下,馬丁的手是在一瞬間將蘇珊的手腕如扣住,從而也是化解了蘇珊的這一刀,嘴裏是不由咬牙切齒的吐道:“黑蝴蝶你這個叛徒,今天我就宰了你!”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樣的本事!”說著,蘇珊左手的匕首是突然朝著馬丁抓住她的手劈了過去。

沒有任何的猶豫,馬丁瞬間鬆手,同時身形暴退,與蘇珊是拉開距離,可是這距離還沒有拉開,伊麗莎白冰冷的聲音已經是傳來::“別想著躲掉我,我說過你的對手是我!”

話落,人現。

隻見伊麗莎白手中的‘赤月’化作一道白光,將四周的空氣給硬生生的撕裂,以四十五度角的位置,直接劈向馬丁的脖子。

馬丁仿佛早就有所預料似的,麵對著伊麗莎白的再次撲來,身形是猛然越起,右腳狠狠的朝著撲來的伊麗莎白掃了過去,怒道:“給我滾!”

呼~呼呼~~!

腿勁如山,帶起著一股‘啪啪啪’的脆響之聲。宛如點燃的鞭炮響個不不停,四周的空氣是為之炸裂。

化勁強者骨如精鋼,筋似弓弦,髒髒堅韌,肌肉強橫;人體肌肉、髒髒、筋骨高度統一內外相合,剛柔並濟:練拳時〖體〗內筋骨齊鳴,如鋼鐵碰撞。嗡嗡作響,出手間,拳腳如蘊炸藥,觸物即爆,殺傷力駭人聽聞。

馬丁的實力在‘黑沙’的眾議長之中,也是排得上名號的人。可是現在卻是被伊麗莎白還有蘇珊兩個人女人給逼成這個樣子,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恥辱!

啪——!

右腳狠狠的掃在伊麗莎白的雙手臂上,恐怖的力道直接將伊麗莎白整個人給震飛,身子是重重的撞在牆壁上,一股翻滾的氣血是差點沒讓伊麗莎白一口鮮血從嘴裏噴出來。

“今天,我讓你知道什麽叫後悔!”

一擊得和。馬丁怒吼一聲,右腳猛然一跺,宛如坦克般的朝著伊麗莎白撞了過去,恐怖的速度,還有那衝天的煞氣,馬丁這一撞可是非同小可,如果被撞上的話,估計就算是不死也殘!

“馬丁。別忘了你的對手還有我!”蘇珊嬌喝一聲,身如彩蝶,手中的雙匕劃出一片寒光,朝著衝向伊麗莎白的馬丁就是罩了過去。

“滾!”

隨便著一聲怒吼,馬丁的拳頭是直接朝蘇珊砸了過去,恐怖的拳勁直接將漫天的刀光寒芒給衝散,而馬丁的勢頭卻是依久不改的衝向伊麗莎白。

與此同時。宮本香織也是跟凱瑟琳交戰到了一塊,對於凱瑟琳來說,她雖然有很大的因素是因為自身的身份關係,才坐上現在‘黑沙’五十二位議長之中的一席之地。

但是。她自身的實力也是十分的不錯,要不然的話,就算她是黑手黨首領的千金,估計也沒有資格坐上現在這個位置。

隻不過這次她是真正遇到對手了!

宮本香織出身伊賀流,如果沒有實力的話,她又怎麽可能當上這‘櫻花會’的會長,在加上手中的島國名刀雷切,所到之處,無不讓凱瑟琳為之避其鋒芒。

唰——!

鋒利的刀鋒直接劃破凱瑟琳身上的衣服,一條細下的血口流出鮮紅的血液,也在凱瑟琳那白/嫩的肌膚上流下了一道疤痕。

“你——!”

凱瑟琳看著自己手臂上的那一條血口,心中已經是有著說不出來的憤怒,甚至可以說是想要殺人,先前要不是她躲得快的話,這一刀可就是朝著她的臉上來,估計她這是想不破相都難!

更何況,愛美本來就是女人的天性,可是宮本香織竟然是朝著她最為愛惜的漂亮臉蛋而去,擺明就是想要她破相!

“反應不錯,我還以為這刀會劃在你的臉上,沒想到竟然讓你閃了過去。”宮本香織麵無表情的看著凱瑟琳,對於凱瑟琳的憤怒,她是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更沒有放在眼裏。

而宮本香織這冷漠與不屑的神色看在凱瑟琳的眼中,卻是讓她氣得肺都要炸,畢竟,她這何曾受過別人如此的不屑一顧與輕視!

“你找死!”

憤怒之中,凱瑟琳咬牙切齒的吼道一聲,身子是瞬間朝著宮本香織衝了過去,一把軍匕頓時出現在手中,可以看得出來,凱瑟琳最為善長的武器就是匕首!

當——!

清脆的金屬碰撞聲下,巨大的反震力讓宮本香織不由微微皺了下眉頭,身子是瞬間後撤幾步,看了下手中的雷切,又忍不住的抬頭看了眼凱瑟琳手中的匕首,隻見在先前的碰撞之下,凱瑟琳手中的匕首竟然是完好無損。

“我這匕首可是用杭太合金打造,並不輸於你手中的雷切。”凱瑟琳得意一笑,身子隨後一動,宛如閃電般的朝著宮本香織再次攻了過去。

另一邊,蕭雲飛一個人獨自麵對雷諾,兩人正是罡勁強者,這彼此之間的對撞竟然是不分上下,而且對於雷諾來說,他已經是很久沒有如此的熱血沸騰過,雖然知道眼前的修羅可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人物,可正是因為知道,那種來自死亡的壓力,卻是讓他極度的享受!

轟——!

兩拳相撞,勁氣如同衝擊波般的四射而開,雷諾不由長嘯一聲,道:“痛快,真是痛快!修羅,拿出你真正的實力跟我打吧,要不然的話,你可是會死在我的手裏!!”

聞言,蕭雲飛甩了甩發麻的拳頭,幽暗的冰眸子緊盯著雷諾,這‘黑沙’能有如此之大的勢力,還真是一點都不為過,五十二名議長之中,個個實力不凡,如果是當初的他對上任何一個的話,估計也是隻有被虐的份。

但是現在,他的實力卻是有著很大的進步,雖然雷諾的實力很強,不過蕭雲飛卻從先前的對拚之中察覺到,雷諾此時的實力也隻不過是罡勁初成後期,離大成還有一小段的距離,所以這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構成不了什麽威脅!

“既然你都這麽說了,那我也就不在跟你客氣了。”

蕭雲飛冷冷的看了雷諾一眼,畢竟他們可沒有多少時間在這裏跟雷諾等耗下去,如果等到對方的援兵,或者是當地zf勢力介入的話,這種事情可絕對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聽到這話,雷諾不由微微皺了下眉頭,雖然先前與蕭雲飛的對拚之中,他感覺到蕭雲飛並沒有拿出全部實力,便那也隻是感覺,而且他自認為就算是蕭雲飛有所隱藏,但估計也不會太深。

隻要等到他們的援兵到來,到那個時候,蕭雲飛等人那是插翅都難飛!

可是沒有想到,蕭雲飛竟然還真的是有所隱藏實力,而且從他現在的表情盾來,隱隱之間甚至是讓雷諾感覺到一股極度的危險氣息。

沉默不語。

雷諾雙眼警惕的看著蕭雲飛,已經是打醒起十二分精神,謀劃著接下來各種可能會發生事情的應對之策,隻不過蕭雲飛卻還靜靜的站在那裏不動,這讓雷諾直感到心頭有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鬱悶之氣,而無從發泄!

“故弄玄虛!”

實在忍受不了這股鬱悶之氣還有不安的雷諾,嘴裏冷喝一聲,右腳向前一踏,人是如炮彈般的直衝向蕭雲飛,拳頭是猛然朝著蕭雲飛就砸了過去。

雖然不知道蕭雲飛想要做什麽,但是他這一動不動,卻是破綻百出,在加上雷諾本身也是忍受不了先前那樣的氣氛,所以,他是直接選擇了主動出擊,他到要看看這蕭雲飛的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

“修羅,你給我死吧!”

怒吼之中,雷諾的拳頭已經是離蕭雲飛的腦袋隻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離,以雷諾出拳的速度,可以說是下一刻就能將蕭雲飛的腦袋給打爆,但是蕭雲飛竟還不動!!

看到這個樣子,雷諾是越發生的相信蕭雲飛就是在故弄玄虛,是沒有半點的顧忌,也沒有絲毫的保留,拳頭上的力道在這一瞬間是增加幾倍!

但是下一刻。

雷諾卻是瞬間臉色大變,隻見他這全力的一拳轟是轟中了蕭雲飛,但卻是轟在了蕭雲飛手掌上,帶起著一股強烈的勁風,吹動著蕭雲飛的頭發,是完全沒有給蕭雲飛帶來半點實質性的傷害。

蕭雲飛緊握著雷諾的拳頭,嘴裏是幽幽的吐出這麽一句話來:“你的實力比起亞當實在是差太多了”<!--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