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小時後。

隻見陸馨瑤是從依緋紅的辦公室裏走了出來,平靜的俏臉上,根本看不出她先前與依緋紅的交涉結果如何,隻知道她這從依緋紅的辦公室出來之後,便是直接坐著車子離開。

“紅姐,你真的答應她的要求?”

林小曼看著依緋紅,老實說,她也沒有想到陸馨瑤竟然會提出如此的要求來,更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這麽做想要幹什麽。

“嗬,難道你不知道,還有幾天的時間她就要跟遊家大少定婚,她這麽做,無非是想要拖延定婚的時間,而且她肯定也是十分的清楚,在她的身旁一直都有保鏢暗中保護著,一般的人根本沒有辦法幫她演這一出戲。”

依緋紅輕笑了一聲,對於事情是了解無比,就算先前陸馨瑤沒有說明,可是她卻已經是猜到了**不離十,也看得出依緋紅這手中的情報網也是一點都不簡單。

“可是紅姐,如果我們幫她演這一出戲的話,陸家,遊家這兩個龐然大物可不是我們所能招惹的主,要是被察覺到的話,整個‘紅葉’都有可能會陷入水深火熱,也許會因此而被上麵給鏟除。”

林小曼看了看依緋紅,這可是她心中最為擔心的事情,實在是這陸家,遊家可不是她所可以得罪得起的兩大豪門,也許別人隻要動動手指,她們‘紅葉’就很有可能會因為而被覆滅。

“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是有黑就有白,有白就有黑,就算他們陸家,遊家是華夏的豪門又如何,別忘了,他們這兩家人之中也是沒少做肮髒的事情!”依緋紅一字一個字的從紅唇中吐了出來,繼續的道:“讓下麵的姐妹們努力一點,全麵的收集這陸,遊兩家的資料。”

“是,紅姐。”

林小曼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依緋紅為何為了幫陸馨瑤,竟然不惜跟這華夏的兩大豪門做對,但她知道依緋紅這麽做,肯定是有原因!

“對了,可悅她們那邊現在如何了?聽說那混蛋要她們九點在郊西的倉庫集合。”依緋紅輕輕的疊著玉/腿,看著林小曼問道。

“這個……”

聽到依緋紅這問起方可悅等人的情況,林小曼這臉上是閃過著一絲異樣之色,看了眼依緋紅,也是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或者是應該怎麽樣開口說才合適。

“怎麽,是不是發生了什麽意外?”

依緋紅不由輕輕的皺了下眉頭,林小曼那為難的樣子,她可是全看在了眼裏,心中是忍以控製的升起了一絲的擔心。

“意外到是沒有,隻不過……”

說到這,林小曼是再次看了看依緋紅,這才開口道:“根據我們安排的人員傳回來消息,今天早上九點的時候,蕭雲飛將她們集合之後,便是讓她們從郊西的倉庫跑回市區收費站在跑回來,估計現在可悅她們現在還在公路上奔跑著。”

呃?

依緋紅這整個人不由一愣,實在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從郊西倉庫到市區收費站,這來回最少也有五十多公裏的路程,沒想到這蕭雲飛竟然會第一天就如此的狠心,還真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那蕭雲飛這混蛋了?是不是跟在可悅她們的屁股後麵說著一大堆的垃圾話?”依緋紅看了看林小曼,也看得出她對於蕭雲飛這為人也是十分的了解,一下子就想到了這蕭雲飛可能會做的事情。

“這個到沒有。”

林小曼搖了下頭,繼續的道:“這家夥給可悅她們下了這麽一道指示之後,便是開著車子離開了,至於去了那裏,我們沒有派人去跟蹤他。”

“哦,這家夥還做甩手掌拒呀。”

依緋紅是有些啞口無言了,如果這就是蕭雲飛向她保證的親自訓練,那她可真是無語了!

想到這,依緋紅是當即是開口對著林小曼說道:“你先出去心吧,關於陸馨瑤的事情不可跟任何人提起,她的事情,我會親自安排。”

林小曼點了下頭,便是退了出去。

拿起電話,依緋紅是很快就撥通了蕭雲飛的電話號碼,不管怎麽樣,這混蛋竟然如此的放手任意妄為,實在是讓她有些後悔將方可悅等人交到他的手中。

“有屁就放,沒屁憋好了在來!”

蕭雲飛在接到依緋紅的打來的電話時,也是有些意外,也不知道這個女人想要幹什麽,這一接通電話,嘴裏已經是沒好氣的對著電話吐道。

“——!”

這,聽到電話裏傳來的聲音,讓依緋紅是氣得肺都要炸,雖然早就知道這混蛋是一個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的家夥,可是當聽到這家夥的第一次話時,還是讓她是氣得胸前好一陣的波濤洶湧。

“咯咯……難道你想聞我的香屁不成?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可是等著你喔。”依緋紅嬌笑的對著電話吐道,手指是輕輕的敲打著桌子,媚眼之中是閃過著狡猾之色。

“惡心!”

蕭雲飛沒想到依緋紅這女人竟然也學會了不要臉,臉上就好像是吃了個蒼蠅般的惡心難看。

“在怎麽的惡心也不及人的萬分之一。”

依緋紅輕笑著的吐道一聲,繼續的道:“我說,你該不會是忘了我們當初的約定,你可是答應過會親自訓練她們,別告訴我,這就是你所說的親自訓練?”

“你懂什麽,如果她們連這一點苦也吃不了,連這一點自覺也沒有,那就是一堆扶不上牆的爛泥,在怎麽的訓練也是一群烏合之眾,簡直就是在浪費我的精力,我的時間,說來到時候,你可要支持退貨,我可從來都不收垃圾。”

蕭雲飛是沒好氣的對著電話說了一大堆的話,老實說,對於方可悅等人他還是是十分的滿意,隻不過,那隻是第一印象的滿意,至於她們是草雞還是鳳凰,還得有待察覺察覺。

“哦,原來你這麽做還有如此的深意,看來我是錯怪你了?”依緋紅這皺了皺眉頭,沒想到蕭雲飛這麽做會有這麽深的含義,如果真的跟他所說的那個樣子的話,她到是希望方可悅等人都可以堅持下來。

“知道就好,不過這女人頭發長見識短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不會怪你的。”蕭雲飛是沒好氣的吐道一聲,氣得依緋紅恨不得將這混蛋從電話給揪出來爆扁一頓!

“正好,原本我也正想給你打電話談些事情,現在你打了過來,我也難省點電話費。”

說著,蕭雲飛是繼續的對著電話開口說道:“五十一名娘們,怎麽說也是你們依緋紅的人,現在就算是交到我的手中,三年過後,她們也還是你依緋紅的人,這三年裏的她們的各種開銷,比方說衣食住行,訓練費,醫藥費,教練費……等等,各方麵的費用,你這個做大姐大的是不是應該幫她們分擔一些?”

“——!”

這話,讓依緋紅那是聽得差點沒有抓狂的將眼前的電腦給砸了,敢情這混蛋是來敲竹竿,要了人,現在還想要錢,還真沒有見過來如此無恥的混蛋!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有種就來拿!”

啪——!

說完,依緋紅是用力的直接就掛斷了電話,她怕自己要是在跟這混蛋聊下去的話,會被這無恥的混蛋給氣得短上幾年的命!

“喂,喂喂……還真是一個小器的女人,家大業大的,還如此的死要錢,這生意人果真一個個都是鐵公雞……”

蕭雲飛這連喊了幾聲之後,聽到電話裏是一直都是傳來著‘嘟嘟’的忙音,這嘴裏是沒好氣的吐道一聲,便是將手給裝回到了口袋。

“誰打來的電話?”

莫漢看到蕭雲飛那一臉無奈的窘樣,這心中是多少有些好奇的將頭給伸了過來,要知道能看到蕭雲飛這混蛋吃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跟你樣的鐵公雞,拔根毛,就好像是要命似的,存那麽多錢也不怕長蟲!“蕭雲飛直接沒好氣的鄙視了莫漢一眼吐道。

長蟲?

切,你家開的銀行存錢進去就會長蟲!

莫漢是反鄙視了蕭雲飛一眼,雖然不知道這混蛋在跟誰聊了天後將氣是撒在自己的身上,但是莫漢卻是完全沒有搭理蕭雲飛這一句話,如果這錢存在瑞士銀行都長蟲的話,那他還真是無話可說了。

在他看來,現在的蕭雲飛就是腦子有毛病,這看誰不爽就跳出咬上一口,反正他這皮厚,讓他這咬上幾口,也是沒有什麽所謂,大不了上醫院去打瘋狗針。

“老玻璃,今天晚上有件小事想要麻煩你。”蕭雲飛突然回頭看著沙發上的莫漢說道。

“什麽事?”

“想不想試一試這別墅的安保係數?”蕭雲飛陰險的笑道。

“呃,你是想叫我做白老鼠?”莫漢這一愣,立馬便知道了蕭雲飛這心中的打算。

“怎麽會咧,你以前不是一直跟我說很想跟華夏高手過招嘛,眼前就擺著如此的一個大好機會,我想你應該不會錯過吧?”

說著,蕭雲飛是一把摟上莫漢的肩膀,臉上盡是那陰笑之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