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酒吧。

燈紅酒綠,煙霧彌漫,歡聲笑語,各種打扮得十分妖豔,衣著姓感暴露的女子不時的穿梭在人群之中,尋找著她們所需要的獵物,而同樣,不少男姓同胞們,也是擦亮著雙眼,尋找自己屬於自己的獵物。

“不想死的話,最好給我滾蛋!”

坐在酒吧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這已經是依緋紅不知道拒絕的第幾個男人,烈焰紅唇之中,卻是充滿著冰冷的氣息。

“喲,小妞的脾氣還挺衝的嘛,不過老子喜歡!哈哈……”

有著一雙鬥雞眼,尖嘴猴腮的男子這一聽,立馬是叫囂著的大笑起來,身旁跟著兩名手下也是跟著哈哈大笑。

“我在說一遍,不想死的話,最好給我們立馬滾蛋!”依緋紅麵無表情的喝著杯中的酒,可是這語氣之中卻是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冰冷。

“我真的好怕怕喔,你能讓我怎麽個死法?欲仙欲死嗎?那就快點吧,老子快要等不及了。哈哈……”

鬥雞眼男子說著,這嘴裏又是一陣哈哈大笑,道:“小妞知道老子是誰嗎?識想點今晚就陪老子喝上幾杯,要不然……嘿嘿……”

說到這,鬥雞眼這一雙色眯眯的眼睛已經是在依緋紅那傲人的嬌軀上來回的掃射著,這越看,腹下的那一股邪火更是高漲不了,他可以保證,眼前這個女絕對是整間酒吧裏,最為姓/感誘人的人間絕色!

“好像有人在找老板娘的麻煩,我們要不要報警?”

劉小詩擦著玻璃杯,目光看向依緋紅所在的方向,拿著肩膀是輕輕的撞了下身旁柳雪晴問道。

“這個……還是等等吧,畢竟老板娘也不是一般人,那些人應該拿老板娘沒有辦法。”

柳雪晴輕輕的搖了下頭,畢竟在這裏工作了這麽久,對於依緋紅的事情,雖然並不是很了解,可是柳雪晴卻一直感覺得到依緋紅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他們要動手了!”

隨時劉小詩這話,隻見在那昏暗的燈光之下,鬥雞眼男子已經是將手伸向著依緋紅,一臉的銀/穢笑容,道:“美人,我到是要看看三秒鍾怎麽將我扔出去。”

“這個樣子對待漂亮的女士可是十分不紳士的行為。”

一個聲音傳來,隻見鬥雞眼那伸向依緋紅的手是被人給死死握住,無論他是怎麽的用力也移動不了半分,掙脫不了束縛。

“臭小子,你這是要多管閑事嗎?”

鬥雞眼這一抬頭,目露凶光的盯著這個突然跑來破壞著他好事的人,隻見這來人有著一雙幽眸的冰冷雙眼,嘴角上還帶著一絲邪魅的笑容,讓人是感覺到異常的不舒服。

“你這速度有夠慢的,我這酒都快喝了一杯。”

依緋紅看到來人,嬌豔欲滴的紅唇上已經是勾勒出一道誘人的弧線,玉齒輕啟的吐出著一句看似**的聲音,“隻要還沒喝完就行。”

蕭雲飛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看了下那鬥雞眼,道:“看來,你還真不是一般的能招蜂引碟,這樣的貨色也能招惹到。”

“美女嘛,去到那都肯定是引人注目。”

“你還真是一點都不懂得謙虛。”

蕭雲飛看著用的撥著秀發的依緋紅,那誘人的舉動,讓他這嘴裏是一陣沒好氣的鄙視出色,不過,眼前這女人還真是有著招蜂引蝶的本錢!

“t/m/d,你們倆個當老子是透明的?給——!”

砰——!

鬥雞眼這話還沒有說完,已經是被蕭雲飛一把就給扔了出去,吵雜的聲音,頓時是吸引了酒吧裏不少人的注意,當看到是蕭雲飛時,一個個這眼中也是掛滿著戲虐之色的看著鬥雞眼。

“m/d竟然敢動老子,你們倆個王八蛋還愣在那裏幹什麽?等死呀?還不快給我廢了這小子!”

鬥雞眼沒想到蕭雲飛的力氣這麽大,隨手就將他給扔了出去,摔得他是撕牙裂嘴的叫罵起來,嘴裏還不發出著痛苦的呻/吟之聲。

砰砰!

又是兩聲,鬥雞眼的兩名手下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是被蕭雲飛給扔了出去,而且正好是重重的砸中鬥雞眼的身上,痛得他是將先前喝下的酒水都給吐了出來。

啪——!

“感覺怎麽樣?痛不痛呀?”一腳踩在壓在鬥雞眼最上麵的那名手上的背上,蕭雲飛是彎下腰,一臉邪氣笑容的看著痛得撕牙裂嘴的鬥雞眼問道。

“痛,痛……大哥,小的知道錯了,小的這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大哥,請大哥你恕罪……”

這被兩人壓在身上,鬥雞眼這小身板那裏受得了,二話不說的,開口便是求饒了起來,畢竟這好漢不吃眼前虧,更何況他本來就不是什麽好漢。

“剛才你不是說要廢了我嗎?怎麽這麽快就求饒了?”蕭雲飛用力的在鬥雞眼這麵上打了幾下問道。

“小的剛才是開玩笑,開玩笑……大哥你千萬別當真,都隻是酒後胡言亂語,大哥你別放在心上,別放在心上……”

鬥雞眼一聽,是連忙的開口解釋著,這腦袋可是轉得一點都不慢,就連臉上被打的痛楚都給忘得一幹二淨,嘴裏隻知道求饒。

“數三聲,立馬給我滾,要是不滾的話……哼哼……”

說到這,蕭雲飛這眼中閃過一聲冰冷的殺機,已經是直起身子:“一!”

“二!”

……‘三’字還沒有出口,鬥雞眼三人是瞬間就跑得無影無蹤,那速度還真是恨不得自己身上多長兩條腿,引來著酒吧裏眾人的哄然大笑。

“我又幫了你一個大忙,這次準備怎麽謝我?”

轉身走回到對麵的椅子上坐下,蕭雲飛這雙眼是直勾勾的看著依緋紅那張嫵媚的俏臉,烏黑的秀發,勝雪的肌膚,胸前露出著一條深不見底的白花花的乳/溝,讓人是忍不住的怦然心動。

“不是說了請你喝酒嘛,難道這還不夠嗎?”

說著,依緋紅已經將手舉了起來,將柳雪晴是喚了過來,道:“給他來杯威士忌。”

“是,紅姐。”

柳雪晴應了一聲,目光是移到一旁的蕭雲飛的身上,他已經是有著一段時間沒來喝過酒了,也不知道今晚怎麽又來了。

“好久不見。”

蕭雲飛看到柳雪晴那看向自己的目光,嘴角上露出一絲似有若無的微笑,跟柳雪晴是打著招呼。

“啊?好……好久不見,我先去忙。”

柳雪晴沒想到蕭雲飛竟然會跟她打招呼,這小臉不由一紅,連忙回應了一聲,便是飛快的轉身就跑回到吧台裏為蕭雲飛準備著威士忌。

“怎麽,是不是對我這酒吧裏的小丫頭有意思?”

依緋紅若有所指的看了看柳雪晴的背影,她可是看得出柳雪晴這丫頭在看到蕭雲飛之後,可是有著一絲異樣的神色。

“打算給我做謀?”

蕭雲飛沒好氣的白了依緋紅一眼,隨手拿起依緋紅那已經是喝了半杯的酒,便是一口氣給灌進了肚子,呼出一口酒汽,道:“這麽久沒來喝酒,還真是怪想念酒這種東西。”

該死!

依緋紅已經是拿著那要殺人的目光盯著蕭雲飛,是恨不得抄起高跟鞋將眼前這混蛋打得連他媽也認不出他來!

“雪晴,給我重新換過一杯酒!”依緋紅對著著已經是走了過來的柳雪晴輕吐道。

“換什麽呀,這不是你的杯子嘛,重新倒過一杯就是了,做老板可別加重了員工的工作量,這可是虐待員工。”

蕭雲飛愣了一下,將手中那依緋紅原先喝過的酒杯是遞了過去說道。

“我不喜歡用別人用過的東西!”

依緋紅這嘴裏是一陣的咬牙切齒,這混蛋到底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著糊塗,就他喝過的杯子,扔了她也絕不會碰!

“不就喝你一杯酒嘛,用得著這麽瞪著我嗎?是你自己說要請我喝酒的,別說現在你又想反悔了?”蕭雲飛還真是不明眼前這女人到底是怎麽了,又說請自己喝酒,現在喝她半杯酒,卻拿著眼睛瞪自己,不想請就直說好了,他又不是付不起酒錢。

“我是說過請你喝酒,可我卻沒有說過讓你喝我杯子裏的酒!”

依緋紅嘴裏沒有好氣的冷聲吐道一句,就已經是讓柳雪晴去給她重新換過一杯酒,也是懶得跟眼前這個混蛋爭這些沒用的東西!

小心眼的女人!

蕭雲飛這心中對於依緋紅這個女人又是多了一條評價,而等到柳雪晴重新為依緋紅換過一杯酒的時候,酒吧裏已經是響起著輕柔的音樂。

“今天你不光是這麽好心的請我來喝酒,還有些什麽事情就直說,別跟我拐彎抹角的。”蕭雲飛喝著酒說道。

“看來,什麽都瞞不過你。”

依緋紅輕輕一笑,抬頭看向蕭雲飛,道:“其實,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麽請到莫漢還跟夜鷹這兩個在國際上鼎鼎有名的高手來當教官?”

“騙來的。”

蕭雲飛聳了聳肩,道:“我隻是跟他們說,我這裏有一批美女等著他人過幫忙,誰知道他們是沒等我把話說完,他們就跑來了。你說怪不怪?”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