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他強吻了?

怎麽會這麽的倒黴?

不過,他剛才在舞台上的一切,實在是太霸氣,太吸引人了,無論是從那一個角度,絕對是讓人怦然心動。

而這麽多年以來,她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尤其是那最後的畫麵……

越想,慕傾城不由自主的垂下了眼瞼,臉也隨即垂了下來,耳根卻悄悄地紅了起來,猶如煮熟的蝦子,說不出來的**。

“傾城,傾城……”

“啊?什麽事?”

隱約聽到有人的叫喊聲,慕傾城這才恍如在世的回過神來,抬起頭,睜大著雙眼,才注意到這裏是後台的化妝間,而化妝師們已經是為她重新的補好妝,換上了新的演出服裝。

“剛才到底是怎麽一回事?瞧你這魂不守舍,還不快點趕著出場,舞台上的伴舞可撐不了多長時間。”

白月媚看到慕傾城此時此刻才回過神來,是忍不住的拍了下額頭,表示著一陣的無語,要知道這個演唱會不管是對於慕傾城的個人,還是公司來說,可是十分的重要,容不得出半點的差錯。

雖然,這其中她還有別的私心……

“沒……沒事,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出場。”

慕傾城連忙的搖了下頭,隻是她那俏臉上還泛著的陣陣嫣紅,卻實在是讓人懷疑,此時的她,是否真的準備好了。

“真的沒有問題嗎?”

白月媚不由皺了上眉頭,雖然她也不得不承認先前舞台上引起著轟動的神秘男子的舞姿很吸引人,就連她,也是有那麽一刻的為之拜倒,但是現在,可不是考慮那種事情的時候。

“媚姨你放心好了,這場演唱會對我很重要,我很珍惜這個舞台。”

慕傾城肯定的點了下頭,收拾了下心情,盡量的將先前那一條霸氣的身影給拋出腦外,但是,卻無論如何也是難以做的到,實在是先前蕭雲飛的舞姿,讓人難以忘懷。

“你明白就好。”

白月媚滿意的點了下頭,拍了拍慕傾城的香肩,道:“記住,這個舞台是屬於你的,你才是這舞台上的女神!!”

“知道了媚姨。”

慕傾城用力的點了下頭,同時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自我打氣的握了握粉拳,道:“我是最好的!這是屬於我的舞台!”

說完,慕傾城是毅然的走了出去,登上,這個屬於她的舞台……

……

與此同時。

蕭雲飛早已經是通過後台,跑出了體育館,看著被自己親手撕扯破碎的胸前衣服,嘴角上不是由泛起著一絲的苦笑,這看個演唱會還白搭了一件衣服進去,估計他也算是一朵奇葩中的奇葩。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女人的嬌豔紅唇的味道,還真的很不錯,最起碼很嬌嫩,也很**……

想到這,蕭雲飛是忍不住伸手摸了下嘴唇上還殘留著的胭脂香味,下意識的伸手進口袋,自然而然的點燃了一根香煙,濃烈的煙霧從中輕吐而出,隨風消散在夜空之中。

便宜雖然是賺到了,但是,在他強吻慕傾城的那一刻,他卻是感覺到了一股說不出來的濃烈冰冷殺意,讓人不寒而粟,至於這一股駭人的冰冷殺意出自而處,他卻隱隱感覺到了……

嗡……嗡……

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打斷了蕭雲飛腦中的思緒,掏出電話一看,是陸馨瑤打來的,對此,蕭雲飛是點都不感覺到意外,畢竟他這突然上台,又突然消息,這女人如果不打電話來關心一下的話,那就實在是太過意不去了。

“你人跑去那裏?”

陸馨瑤的確是很擔心蕭雲飛,這混蛋先前在舞台上造成了如此之大的轟動,現在卻是突然間不見了人影,她這不擔心才怪了。

“體育場外,正喝著西北風,你要過來陪我一起嗎?”蕭雲飛無所謂聳了下肩說道。

“等等,我馬上出去。”

陸馨瑤一點都不客氣的從嘴裏吐出這麽一句話來,掛斷電話,便是拍了**旁的蕭靈,道:“我有事要先回去,就不陪你看下去了。”

“喂……瑤……”

蕭靈還想叫住陸馨瑤,可是這話才剛到嘴邊,陸馨瑤是宛如沒有聽見似的,收拾著東西,轉眼之間便是小跑著離開,可謂是腳步匆匆。

“真是的,我這麽難得才搞到三張vip的門票,真是白費我苦心了……”

看到如此,蕭靈這**的小嘴裏是十分不悅的嘟了起來,隻不過,很快她的注意力是再次的被舞台給吸引住了。

因為……

這一刻,慕傾城重新登上了舞台!!

一身火紅色的華服,豐姿綽約,豔光四射,顧盼生輝,舉手投足皆帶著一股女人嫵媚甚至妖豔的風情,邪魅勾人的俏臉帶著淡淡的紅潮,更顯得妖豔動人……

動人的歌聲,如凝霜似得**,曼妙的身軀……

這一刻,慕傾城再次成為了這舞台上的女神!

“傾城!傾城!”

瘋狂的尖叫,呐喊……讓眾人是將先前蕭雲飛所造成的短暫姓的轟動給拋到了腦後,先前在他們的眼中,隻有舞台上這一道美麗的倩影……

這一刻,大家隻有為舞台上的這道倩影而瘋狂!!

隻是……

慕傾城的目光卻是下意識的撇向舞台下,隻見,那個在舞台上再次強吻她的男人已經不在了,對此,讓她的心情不由有著小小的失落。

他,真的離開了。

離開了這個屬於她的舞台,隻是,他們還會再見麵嗎……

……

與此同時,體育場的出口處,一白一黑,一前一後,兩條高大的身影是從中走了出來,走在前麵身穿著白色休閑西裝的威廉,妖豔的俊臉是完全緊皺到了一塊,碧眼之中,閃爍著駭人的寒光,陰沉的臉色,宛如暴風雨來臨。

鮑恩很清楚,現在的威廉正處於盛怒之中,所以並不敢多言,隻是靜靜的跟在威廉的身後,隻不過,他的目光卻是很快被不遠處的一條身影給吸引住。

“少爺,前麵站著的好像是那小子!”

鮑恩目光一緊,已經是冷冷的從嘴裏吐出這麽一句話出來,隻見出口處的路燈下,蕭雲飛正靠著路燈柱悠閑自得的吞雲吐霧,半暢著的衣服在晚風的吹拂之下,輕輕擺動,顯得格外的吸引異姓的眼球。

唔?

聞聲看去,威廉的碧眼是瞬間一緊,眼眸裏麵閃過一道寒光,兩隻眼睛像冰錐子一般直盯向路燈下的身影,赤/裸/裸的冰冷殺意,一覽無疑。

殺氣?

蕭雲飛神經一緊,幽暗的冰眸子穿透著夜空,透過路燈的光芒,宛如兩道冰冷的利箭,直刺向殺氣的來源處!

頓時——!

四目向對,火花四射,兩道冰冷的目光是在半空中相撞到了一塊,擦出著耀眼無比的火花,濃濃的火藥味,宛如點燃的原子彈,仿佛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炸。

又是這名老外?

蕭雲飛的瞳孔不由緊了緊,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跟這名神秘的老外在眼神上的交鋒,尤其是對方妖豔的碧眼中,那毫不掩飾的冰冷殺意,是最讓蕭雲飛值得注意與警惕。

畢竟,一個可以毫不掩飾自己殺意的人,又怎麽可能會簡單!

“少爺,這裏畢竟是燕京城,如果在這裏動手的話,估計我們很快就會被遊城盯上,少爺還請三思。”

鮑恩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威廉對於蕭雲飛,那必殺的恨意,隻不過,他們卻不得不考慮這接下來的事情,畢竟,這裏並不是他們洛克菲勒家族的地盤,遊城最近可是一直將他們盯得很緊。

聞言,威廉碧眼中的殺意此時才淡上了一點,隻不過,卻是一刻都沒有散去過,邁步就是朝著底放賓利車的位置走了過去。

隻不過,在經過蕭雲飛身邊的時候,卻是有意無意的停了下來,眼中殺機直泛的冷道:“蕭雲飛,我知道你!!”

呃?

一愣,蕭雲飛雙眼中的瞳孔不由一緊,幽暗的雙眸是看向著已經是開始鑽進賓利車的威廉,臉色是變得從所為有的嚴肅。

畢竟,一個素未謀麵,且一見麵就毫不掩飾對自己存在殺意,甚至竟然還知道他名字的人,這樣的人,有多危險,蕭雲飛就算是用**也能想得到其中的答案!

更何況,此人還是一名老外!

更尤其是那一句‘我知道你!’,雖然隻是簡單的四個字,可是這其中所蘊含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

他知道,他知道自己什麽?

是知道自己的名字?還是他曾經的身份,也或者是……

“那老外你認識?”

就在蕭雲飛還在發吊的時候,陸馨瑤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是走了出來,一雙美目是看著已經漸漸駛遠的賓利,冷豔的俏臉上是寫滿著疑惑。

“我認識他妹!”

蕭雲飛沒好氣的從嘴裏吐出這麽一句話,又看了看陸馨瑤的身後,道:“她不跟著你一起出來?”

“狗嘴裏吐不象牙!”

陸馨瑤沒好氣的白了蕭雲飛一眼,嘴裏是繼續的道:“她可是慕傾城的忠實粉絲,演唱會不結束她怎麽可能會離開。”

說到這,陸馨瑤雙眼是一陣沒好氣的打量著胸前衣服完全暢開的蕭雲飛,聲音是有些酸酸的道:“到是你,剛才在舞台上可是出盡風頭啦!”

“怎麽,剛才是不是有些怦然心動的感覺?”

蕭雲飛臉帶壞笑的看著陸馨瑤,剛才,他可是拚盡了全力,要不迷到萬千少女的話,又怎麽可能對得起自己!

“去!鬼才會被你迷倒!”

陸馨瑤沒好氣的鄙視了蕭雲飛一眼,隻不過這聲音之中,卻是多少有些發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