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區發現一名士兵屍體……

“確認目標已潛入……”

“搜索範圍擴大,封/鎖所有道路……”

一道道命令,不斷的下達著,同時也使得原本平靜的夜晚是瞬間變得燥動不安,給人一種前所未有的緊張氣息。

而對於居住在這個位置的人來說,也早就是被這樣的情況給嚇壞了,畢竟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的陣勢,各個路口竟然都有重兵把守,好像是有什麽國際上的恐怖份子潛入,正在進行地毯似的搜索。

隻不過,他們又那裏知道,這潛進來的人卻是比恐怖份子還要恐怖!!

淩晨三點二十分。

每一條街道都顯得十分的安靜,更何況現在這每條街道都有士兵把守,別說是人了,就連狗都不見一隻,隻有時不時的巡邏士兵,而他們都在找一個人!

一個剛剛潛入台島的敵人!

上任的血殺之主羅斯金●安德森曾經這樣評價過蕭雲飛:“如果蕭雲飛退出雇傭兵的世界,當殺手的話,估計世上所有人睡覺都不踏實……”

吱……

細微的響聲之下,在一條公路上,十二人的巡邏隊剛剛走過,地麵上一個下水道的井蓋被輕巧的打開,露出著一雙幽暗的冰眸子。

蕭雲飛訊速的從下水道跳了出來,又蓋上井蓋,看了看四周的環境之後,又是飛快的潛入漆黑的夜色之中,就好像一切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老實說,蕭雲飛還真不知道這台島方麵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怎麽會為了他一個人而如此的勞師動眾,又是封/鎖海域,又是封/鎖各個路口,看來,在這背後一切都有人在暗中的推動!

可,到底是什麽人在幕後推動著這一切?

雖然想不通,可是蕭雲飛卻多少有些知道,這一切,估計跟洛克菲勒家族,或者是‘黑沙’脫不了關係!

而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可想而知,洛克菲勒家族,還有‘黑沙’的勢力已經是完全的滲透了整個台島,甚至已經是可以左右台島方麵的各方決策,也難怪楚軒會被死死的困在台島。

“有沒有發現目標?”

祝良俊很鬱悶,畢竟看著蕭雲飛在他們的重重封/鎖之下,竟然還能衝得過去,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絕對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暫時還沒有。”

地麵部隊的負責人是一名大校,可是一步步的從低層爬到現在這個位置,那是一點都不容易,雖然他並不知道眼前這個祝良俊是什麽身份,但卻知道他是上頭所派下來協助這次任務的人。

唔?

聽到這話,祝良俊是忍不住的皺起了眉頭,要知道花費了這麽大的功夫,竟然還找不到人影,可想而知,對方的絕對不是一般的高手。

“不管怎麽樣,那怕掘地三尺,也要將人給我找出來!”

祝良俊冷冷的從嘴裏吐出這麽一句話來,可是這話音才剛落下,口袋裏的電話卻是突然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餘修群打來的,當下便是飛快的接通了電話,放在了耳邊。

“目標解決了嗎?”

餘修群很關心事情的進度,畢竟,他可是在威廉的麵前做過保證,更何況這次還有台島方麵的全力支持,如果這個樣子都還不能將目標個解決的話,他都可以找塊下豆腐撞死得了!

“餘總,目標已經潛入了台島,我們現在還在全力尋找目標的蹤影。”祝良俊苦笑的搖了下頭。

“你說什麽?”

餘修群整個人是一下子就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為了這件事情,他可是到現在都還沒有睡覺,可是沒有想到,最後卻是等來了這麽一個消息。

“對不起餘總,目標的實力很強,明顯不是一般的普通人。”祝良俊是一臉苦澀的對著電話吐道。

“我不管他是普通人也好,超人也好,總知,一定要將目標給解決了!要不然,明天你親自跟議長大人解釋!”

說完,餘修群是直接就掛斷了電話,臉上是青白一陣,氣得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已經是來回的在客廳裏走來走去。

“該死,對方隻不過是一個人,這樣也能讓目標給跑了,t/m/d全都是飯桶!!”

想到著,餘修群這嘴裏是忍不住發出著一陣咬牙切齒的聲音,臉上是有著說不出來的憤怒……

與此同時。

蕭雲飛是穿過著一道道的防守,而台島軍隊方麵的防守對別人來說嚴密無比,可是對於他這個可以坐上雇傭兵世界王者寶座的人來說,卻是如此豆腐渣,根本費不了多大的力氣。

隻不過,意外卻是誰都無法控製的事情……

當蕭雲飛正準備穿過前麵由重兵把守的路口之時,誰知道從對麵的樓上飛下一個酒瓶子,響聲是瞬間吸引住了前麵把守著路口的士兵,隻是一會,一個排的兵力是直接就將蕭雲飛給重重的包圍起來。

“入侵者聽著!你以被包圍,放下武器出來投降!否則五秒後開始射殺!”

蕭雲飛看了看四周,還有那一把把冰冷的槍口,嘴角上是不由泛起著一絲的苦笑,因為,他還真沒有想到會發生如此的意外,隻是一個破酒瓶,就讓他陷入如此的困境,還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你們確定要我放下武器?”

說著,蕭雲飛的手中就好像是變魔術似的,突然多了兩枚手雷,而更恐怖的,還是手雷的拉銷竟然已經被拔掉,隻要他這一鬆手,後果,絕對是不堪設想。

“退後,退後……他手有手雷……快……”

聞言,完本還緊緊包圍著蕭雲飛的士兵們是一個個恐懼無比的朝著身後退去,雙眼卻是死死的盯著蕭雲飛手中那已經是拔掉拉銷的手雷,畢竟這麽近的距離,手雷一但爆炸的話,他們絕對也活不成!

“祝你們好運。”

蕭雲飛突然邪魅一笑,手上一鬆,手雷是朝著地上墜了下去,至於蕭雲飛卻是在鬆手那一瞬間,整個人是瞬間朝著停放在一旁的車子後麵跳了過去。

轟,轟——!

巨大的爆炸聲在這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的耳,衝天的火光足以吸引世界上所有的飛蛾來**。

同時,巨大的爆炸聲是瞬間吸引了其它路口把守人員的注意,這當然也包括祝良俊在內。

“爆炸是從東邊傳來,估計是發現目標,a區,d區的人立馬趕往支援!”負責指揮的大校是立馬說著,是立馬對著通訊器下達著命令。

祝良俊那裏還理會這麽多,在聽到爆炸聲的時候,已經是飛快的朝著發爆炸的方向趕了過去。

“剛好五秒鍾,你們還不快殺我?”

爆炸過後,蕭雲飛是站了起來,嘴角上泛起著一陣邪氣無比的嗜血笑容,讓人感覺到說不出來的恐怖。

被爆炸震驚的長官看著火光前的蕭雲飛,害怕的一**坐在了地上,語無倫次的大叫道,“殺…殺了他!殺了他!!!”

“開槍呀!t/m/d快給我開槍!”跌坐在地上的軍官雙眼充滿著恐懼的看著蕭雲飛,嘴裏是不自覺的大叫起來。

士兵們也是不自覺的集體扣動了扳機,指揮他們的是自己身體對恐懼的天然反應。

嗖嗖嗖嗖……

子彈爭先恐後的從槍膛中射出,宛如狂風暴雨傾泄而出,卻是沒有了任何的準頭,但是現在,他們隻想用這個樣子的方式來**心中的那一份恐懼。

隻不過,更加讓他們感到恐懼的事情還在後頭!

當當當……!

隻見子彈竟然全部都落了個空,隻見原本站在他們麵前的蕭雲飛竟然不見了,就宛如是原地消失,失去了蹤影。

“人呢?”

士兵們像無頭蒼蠅般的搜索著,每一個人的眼中,有的隻是恐懼。

突然——

一個士兵指著天空驚慌的叫道:“他………他在天上!”

噗哧!

話音才剛剛落下,士兵是直接被迎麵疾速飛來的匕首穿腦而亡,睜得老大的雙眼之中,臨死前,還帶著那說不出來的恐懼。

“死!”

刀未落地,蕭雲飛左手接住順勢側旋劃斷了一個正抬頭看天士兵的脖子。

“他在人群裏!”

頓時重重的包圍圈變的雜亂無章,隻見蕭雲飛未用槍,單手反握匕首,所過之處呼喊,痛叫,槍聲述說著蕭雲飛的恐怖。

“火箭筒,快用火箭筒轟爛他!!!”長官的喉嚨已經嘶啞。

蕭雲飛停了一停看著遠方肩扛發射器的士兵,士兵被蕭雲飛那雙冰冷無情的雙眸一看,嚇得還沒鎖定便按下了發射按鈕。

砰——!

清脆的槍聲,隻見蕭雲飛瞬間掏出手槍朝著這士兵肩扛發射器的炮管上直接就開了一槍,脫膛的子彈就好像是點燃導火索的火星,直接就撞擊在炮管的火箭彈上。

轟!!

巨大的爆炸響聲直衝整個夜空,士兵是當場被炸得屍骨無存,爆炸產生濃濃硝煙甚至還夾著一絲的血腥味。

“有沒有搞錯!連火箭也射得爆!殺了他!用機槍!用火箭!用手雷!反正現在就殺了他!誰幹掉他,我立馬給他提幹!!”

坐在地上的長官驚訝的張開嘴,嘴裏是發出著一陣的胡言亂語,因為……現在他麵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個魔鬼!!

“無知!”

蕭雲飛不屑的吐道一聲,一槍在手,**起來的速度,更是快得如同在收割稻草,隻是短短的幾個呼息的時間,場中,是無人能站著呼吸的人。

“別…別殺我……”

砰——!

血紅濺起,整個世界仿佛回歸了平靜,隻是地上那鮮紅的血跡,隨風飄散的濃烈血腥味,卻是讓人忍不住一陣反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