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情況怎麽樣?”

威廉一下直升機,是直接劈頭就對著迎上來的餘修群詢問了起來,看得出來,此時他的心情還不錯,也許是因為發現了蕭雲飛與楚軒的蹤影。

“我們的人已經是緊咬著目標不放,隻不過兩個目標都十分的能逃,我們的人已經是不惜一切代價的對其進行攔截,不過,現在還沒有欄下兩人。”

說到這,餘修群是忍不住的抬頭看了威廉一眼,好像是在擔心威廉會不會因此怪他辦事不力。

“很好,這次你總算是沒有再讓我失望!”威廉滿意的點了下頭,繼續的道:“現在目標都在什麽位置?”

“在……”

餘修群一喜,正準備開口說話,誰知道一名手下已經是在他的耳朵細聲的訴說著什麽,這讓餘修群本來一喜的臉上,頓時變得異常的難看。

“怎麽,發生了什麽事情?”

威廉看到如此,是忍不住的皺了下眉頭,他這個人可是最不喜歡有人在他的麵前說著悄悄話,這讓他整張臉是變得十分的不悅起來。

“這個……議長大人,剛剛收到消息,一號……一號目標……打傷我的一名得力手下,搶了車子正朝新竹大道的方向逃竄。”

“唔?”

聽到這裏,威廉整張臉是瞬間就沉了下來,碧眼之中是寒光閃爍的直盯著餘修群,讓餘修群這額頭上是冷汗直冒,臉色是一片的慘白。

餘修群擦了下額頭上的冷汗,是急忙的補充著說道:“不過議長大人請放心,我們的人已經是緊追在其後,絕對不會讓目標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範圍!!”

“你最好說的是實話,要不然……哼!!”

說著,威廉是冷冷的瞪了餘修群一眼,轉身就是重新鑽進了直升機內,道:“立馬前往新竹大道!”

“你們t/m/d一個個還愣在這裏幹什麽,還不快點備車趕往新竹大道攔截目標!”

餘修群看到威廉這坐著直升機又走了,而手底下的人卻還在發呆,當下是沒好氣的朝著最近的兩名手下就是一腳踹了過去。

畢竟,這就連議長大人都前往去攔截目標,他這那裏還敢在呆在別墅裏享受,這任何一個目標要是逃掉了的話,估計,他也得人頭落地了……

與此同時,新竹大道方向,一輛黑色的保時捷宛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在公路上是飛速的疾馳,引來著四周不少司機大佬們的一片叫罵之聲。

隻不過,蕭雲飛對於這些所謂的叫罵之聲是完全聽不見,腦子裏是一直在想著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這‘黑沙’還有孟山都的人怎麽跟瘋了似的,竟然不惜代價的對他展開圍捕。

原本以為上次的殺戮能讓對方感到恐懼,從而做事畏手畏腳,可是現在看來,效果卻是剛剛相反。

唔?

想到這,蕭雲飛突然皺了下眉頭,因為,從倒後鏡上,他看到了幾輛車子是從一邊的路口處竄了出來,正以極快的速度跟在他的**後麵。

“該死,還真是一群煩人的蒼蠅!”

看到如此,蕭雲飛是忍不住的叫罵出聲,原本還以為將追兵給擺脫了,可是現在看來,戰鬥,好像才剛剛開始!

“發現目標,正逃往xxxx!請指示!”身後的一輛寶馬車上,一名黑衣男子是對著通訊器匯報著情況。

“給緊緊咬住目標不放,增援馬上趕到!”

“是!”

……

車子的速度很快,時速更是達到了一百五十公裏的時速,車子的發動機正發出著一陣‘嗷嗷’的咆哮之聲,宛如鋼鐵怪獸的怒吼,穿梭在這車道上,可謂是驚險萬分,稍有不慎,估計就得落個車毀人亡的下場。

“該死,目標到底是什麽人,這麽快的速度,難道他就不怕死嗎?”

身後的追兵看著這車速越來越快,那迎麵而過的車子是快進的錄像帶還要快,身上早已經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被我們抓到,目標估計也是死路一條,現在這個時候目標還有什麽好怕的!”開車的一名黑衣人,那緊握著方向盤的雙手,早已經是滲出了汗水,注意力是高度的集中,根本不敢開任何的小差。

“小心!”

突然,一件雜物是從保時捷的車窗拋出,正麵的衝向著寶馬車的前擋風玻璃處,瞬間就是遮擋住了黑衣人的視線,在加上慌忙之間,方向盤一偏,整輛車子是竄上了一旁的攔竿,車子是瞬間就飛了起來,緊接是重重的砸向地麵。

砰——!

巨大的聲響之下,整輛寶馬車是被砸成了稀巴爛,車子還在馬路上翻滾了十幾米遠,一連撞上七八輛車子,這才消停了下來。

“yes!”

蕭雲飛揚了下拳頭,是一臉的得意無比,就身後那些蝦兵蟹將也想跟他飆車,簡直就是買棺材找不著地方!

轟隆隆……

突然,天空之中傳來著一陣直升機螺旋槳的轟鳴聲,蕭雲飛這不由的抬頭一看,隻見一駕直升機已經是在他的頭頂上盤旋著。

“議長大人,發現目標!”

鮑恩是一眼就看到蕭雲飛所駕駛著的黑色保時捷,而對於公路上那發生的一切,是視若無睹。

“跟上!”

威廉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這一切,就宛如神靈俯視著渺小的人類,嘴角上是泛起著一絲戲虐的笑容。

“該死!”

蕭雲飛看到頭頂上的直升機,而對方完全沒有打算開槍的意思,是打算像貓捉老鼠般的,先玩膩了之後,在一口吃掉嗎?

嗡——!

想到這,蕭雲飛是加大著油門,車子是宛如一道黑色的閃電,直接就衝了出去。

“逃吧,逃吧,拚命的逃吧……我到要看看你這隻小老鼠還能逃得了多久!”

威廉從高空中俯視著在公路上疾她著的黑色保時捷,臉上那戲虐的笑容是越發的沉了起來……

與此同時,另一方麵的楚軒可是苦不堪言,隻見追兵越來越多,而且,這些追兵的瘋狂,更是完全的超出他的想像,隨便的開槍已經是變得在正常不過,這死在流彈之下的無辜生命,已經是高達上百條!

瘋狂!

實在是太瘋狂了!

楚軒躲在牆角後,子彈是宛如狂風暴雨的朝著他所躲著的位置傾泄而來,猛然的火力壓製,根本就是讓他連頭都抬不起來。

“該死,他們到底是發什麽瘋了!!”

咬牙切齒,楚軒還是第一次看到什麽叫瘋狂,身後的追兵簡直就是在不計任何代價都要將他給拿下,就跟瘋子沒有什麽區別!

“如果不想死的話,就出來投降吧!”

江東海朝著躲在牆角後的楚軒是再一次的喊了起來,再一次的勸降著,嘴裏是繼續的道:“你是逃不掉的,我們的人已經將這裏給包圍了起來,現在出來投降,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我投你妹!”

楚軒咒罵一聲,手上那從黑衣人身上所奪來的槍,是朝著聲音的來源處就是猛然的開了一槍。

噗哧——!

子彈直接射在了一名追兵的眉心上,綻放出一朵妖豔的血花。

“開火!!”

江東海看到如此,嘴裏是瞬間的怒吼出聲,刺耳的槍聲是再一次的響了起來,宛如狂風暴雨的子彈是傾泄而出,將楚軒所在牆角是給削落大片。

“該死!在這麽下去的話,小命遲早都得交待在這!”

緊貼著牆角,楚軒的雙眼是在不停四處的尋找著突圍的路線,或者是機會,很快,他的目光是鎖定在了一處消防栓上。

拚了!

緊咬了下牙,楚軒在槍聲停下的瞬間,右腳猛的一發力,整個人是瞬間朝著消防栓所在的位置躍了過去,手中的槍同時朝著追兵所在位置是不停的扣動著扳機。

砰砰砰砰!

連續四槍,四枚子彈同時收割了四條活生生的人命,同時這四槍也是稍微的壓製了一下江東海等人火力。

呼——!

楚軒喘了口氣,人是安全的躲在了柱子後麵,隻不過楚軒可沒有因此而停下,反而是飛快的打開消防栓,將裏麵的水帶給拿了出來,一頭是直接係在了消防水管上,另一條是係在自己的腰間。

“上!一步步的靠近,火力壓製!”

江東海朝著身後招了招手,十幾名追兵是朝著楚軒所躲在了柱子後麵不停的開槍,同時是一步步的靠近著。

“三!二!一!”

楚軒心中默默的數著三個數,當最後的‘一’字出口的時候,整個人是朝著玻璃窗的位置衝了過去。

“開火!”

咣當——!

話音剛落,玻璃窗瞬間碎裂,楚軒整個人是坐五樓的位置墜了下去,當快到達兩樓的時候,水帶是瞬間一緊,將他下墜的身子是硬生生的扯了回來。

唔?

巨大的拉扯力,讓楚軒是忍不住的眉頭緊皺,可是也顧不了這麽多,身子用力一甩,是朝著二樓的玻璃窗甩了過去。

“該死!”

江東海忍不住的叫罵一聲,是立馬對著通訊器叫道:“各單位注意,各單位注意,目標逃竄到二樓,所有人員立馬進行攔截……”

“收到!”

“所有人立馬封/鎖二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