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程潛剛出穀走了沒兩步,忽然一側頭,伸手憑空一抓,就隻聽“哎喲”一聲,一個虎頭虎腦的年輕人從山穀出口的一棵大樹上滾了下來。

人先落地,後背的行囊卻慢了一步,正好砸在了此人頭上,行囊裏不知裝了什麽重物,撞上人腦殼發出了一聲威猛的悶響,那年輕人當場被砸得翻了白眼,四腳朝天地便往後倒去,好像是未出師,身便先死了。

程潛:“……”

盡管除了穀主,明明穀中人程潛基本一個也不認識——但是這種獨樹一幟的風格錯不了,一看就是出於年穀主門下。

就在他抬腿要走的時候,那暈了片刻的年輕人悠悠轉醒,一眼看見程潛,年輕人臉上幾乎喜形於色,頂著頭上拳頭大的包,猛地撲到程潛腳下,大呼道:“前輩!我在這等了你半宿了,前輩!”

程潛感覺這話說得有點別扭,有點像相約私奔,其中一個人渣還失了約。

他幹咳一聲:“不用客氣……唔,也別叫我前輩。”

那年輕人一愣:“哦,那就程長老,我正想出去遊曆,求長老帶我一程……呃,‘長老’也不愛聽啊?那叫什麽?程師叔!不,我想起來了!程……程……程師父!幹脆我拜你為師吧?”

程潛:“……”

眼看這年輕人就坡下驢地便要跪下,當場打算掬一捧黃土敬茶拜師,程潛連忙一抬手將他托了起來:“別,我暫時沒打算收徒。你在穀中師承於誰?”

年輕人大大咧咧地說道:“沒誰,就一直跟著穀主瞎練,穀主是我爹,他不會介意我拜入別人門下的。”

聽了這不怎麽讓人意外的答案,程潛忍不住不動聲色地挖苦道:“哦,怪不得,那可還真是青出於藍。”

年輕人聽得美滋滋的,還以為這話真是在誇他,忙謙虛道:“哪裏哪裏,晚輩還有很多要學的地方。”

“……”程潛有氣無力地掐了掐眉心,問道,“你叫什麽?”

年輕人一挺胸,鏗鏘有力地答道:“年大大!”

再虛偽的人都沒法違心誇獎這名字,程潛此時終於確定,年穀主的腦子多半是被什麽玩意刨過。

程潛不肯收他當徒弟,年大大也不在乎,死皮賴臉地卷起自己的包裹追上去,當了程潛的跟屁蟲,他邊追邊涎著臉問道:“前……程師叔,咱們這是要去哪啊?”

這明顯屬於沒話找話,程潛懶得理他,權當沒聽見,年大大不以為意,沒等到回答,他就一人分飾兩角地自問自答道:“廢話,自然是去十五城了——師叔,那十五城裏的妖魔鬼怪你猜是個什麽?”

這回他也不指望程潛理他,幹脆又自己回答自己道:“不管是何方神聖,總之為禍鄉裏就是不行,我們要收拾它!”

程潛終於回頭打斷他的獨角戲,問道:“你擅自出穀,你爹點頭了麽?”

“我爹不管,”年大大道,“師叔,你放心吧,我們明明穀中人隻要出師之後,就都是自由身。”

程潛略微有點牙疼,不知什麽樣的“師”能把這貨給放出來。

年大大卻難得看懂了一次他的臉色,有些訥訥地解釋道:“師叔常年閉關,可能不知道,我派的門規一向是‘修為不在高,有點就行,隻要出去不惹事……惹事也不要報師門’。”

程潛頓時十分無言以對。

年大大繼續道:“總而言之,出門遊曆,就是要吃喝玩樂,順便斬妖除魔——哦,當然是隻挑自己打得過的除,打不過的要讓給更厲害的前輩。”

程潛低頭看了一眼穀主相贈的劍,明白了——敢情這是讓他路上當了,當吃喝玩樂的盤纏用的。

忽然,他想到了什麽,忍不住一個人微笑了起來。

年大大頓時成了一隻被掐住脖子地公鴨,呆住了。

平時明明穀中同門們湊在一起,沒事就喜歡拿幽潭長老當談資議論一下——那得是什麽人才能一口氣守著冰潭閉關幾十年啊?出來會不會連話都不會說了?

什麽人才能挨過那麽多次天劫,最後毫發無傷?

他簡直不是人!

年大大雖然在程潛麵前自顧自地說得十分熱鬧,但出於對這位年輕長老說不清的崇拜,他心裏其實一直很緊張,小腿已經在袍子底下哆嗦半天了。

程潛見他麵色呆滯,奇道:“怎麽?”

年大大忙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我我我……哎,那個這個……”

“不用緊張,我就是想起了我們掌門師兄,他跟你爹有點像,”程潛難得起了一點談興,說道,“哦,當然我是說想法差不多,我師兄還是有腰的。”

年大大忙笑嘻嘻地拍馬屁道:“不可能吧?怎麽會跟我爹差不多?那他怎麽能培養出師叔你這麽厲害的人物?”

可惜這回,他的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程潛聽了一怔,隨即臉上微許而起的一點笑容倏地散了,他低下頭,提步往遠處村子的方向走去,良久,才百感交集地低聲說道:“不知道,可能……運氣不好吧。”

程潛雖然沒有明確說過要帶他,但年大大好不容易抱到一條大腿,還是死皮賴臉地跟了來。

離村子不足半裏,程潛就感覺到不對勁了,他不動聲色地將真元集中在眼睛裏,看見周遭一片村鎮都籠罩在一層血光裏。

直通到陰沉沉的天際,卷起大團不祥的烏雲。

程潛眉頭一皺,這很不尋常——他不相信有這種能量的,會是什麽好對付的孤魂野鬼。

要知道,越是高階的修士越是能將一切都春風化雨,至於當麵伸手掏心,掏的還是手無寸鐵的凡人,那行徑便簡直與野獸無二,哪怕是真魔修也不會幹這種丟臉掉麵子的事。

此處的罪魁禍首難道是故意做出某種假象,讓明明穀中一幹人等都認為這所謂“惡鬼”不過是個不成氣候的散修麽?

這樣一來,殺雞自然不必用牛刀,如果不是程潛此次趕著下山正好碰上,穀主大概真會派個修為一般、閱曆也不多的道童來解決。

那麽……然後呢?

程潛心思急轉,突然冒出一個想法——此地這深藏不露的凶手的目標,很可能根本不是這些凡人村民,而是明明穀中的修士!

他當即壓製了自己的氣息,一瞬間,程潛渾身冰霜一般源自元神修士的威壓蕩然無存,他跟年大大走在一起,乍看就像一對水平差不多的師兄弟。

年大大此人,可能是心比長江寬,此時既沒有察覺到籠罩在村子上頭的血氣,也沒有注意程潛有什麽變化,兀自興致勃勃地引路道:“我還是小時候出來玩過一次呢,師叔你看見那邊了嗎?好像是村民來迎著我們啦!”

隻見先他們一步回來的六郎已經恭候多時,見他二人,連忙大步迎了上來,但六郎萬萬沒想到來人竟然是程潛,他當即受寵若驚得幾乎要找不著北,一時間連話都不會說了。

“屍體還在嗎?帶我去看看。”程潛無意客套,徑直讓過他,往村裏走去。

六郎回過神來,忙追上來:“在、在,仙長……那個什麽,您請稍坐,我我叫人給你倒壺茶……”

程潛擺擺手:“不必了,我喝不慣熱水,還是先去看看……”

他的話音戛然而止,被村裏的蕭條震驚了。

這地方實在是太破敗了,聽說有仙人來,村民們幾乎全部出動,夾道圍觀,隻見這些人個個麵有菜色、破衣爛衫,偌大一個村,裏麵竟連一間像樣的瓦房都沒有,有些茅草屋還有推倒後草草重建的痕跡,連偶爾跑過的幾條狗都瘦得皮包骨,目光野得像狼。

它們不敢靠近程潛,就一路用那種警惕又凶狠的目光盯著年大大。

這狗肯定是吃過生食見過血的。

程潛雖然百年沒有入世,但想當年他的出身之地也是個窮鄉僻壤,程家更是家徒四壁,可謂是窮得很有經驗,然而即使這樣,此地依然叫他長了見識。

六郎在旁邊訥訥地解釋道:“仙長大約沒怎麽出過明明穀,前兩年天災連年,之後又有安平王造反,打了三年多,朝廷又是征徭役又是要稅……沒緩上來呢,可能招待不周了,仙長不要見怪……”

程潛搖搖頭,心情多少有點複雜,。

直到此時,他方才有種百年風波過,換了一重人間的感覺,一時間,他覺得手裏那把招搖過市的“盤纏劍”都顯得紮手起來,程潛暗自掐了個手訣,將那劍隱去了。

就在這時,有什麽東西觸動了他無意中外放的神識,程潛驀地一轉頭,身後樹影斑駁,什麽都沒有。

年大大大大咧咧地回頭問道:“師叔,你幹什麽呢?怎麽還不走?”

程潛心道:“被人盯上了,你這蠢貨。”

但他心裏罵歸罵,麵上卻沒露出來,隻收回神識,裝作不知情,沉默著繼續往前走,一路跟著六郎來到了停放屍體之地。

年大大屁顛屁顛地湊上前,說道:“師叔,我聽同門們議論,好像都說此事是鬼道魔修幹的!”

“噬魂燈麽?確實噬魂燈煉鬼影的時候需要童男血,”程潛慢條斯理地說道,“不過我倒是聽說,鬼道祭燈需要的血,得是活人身上剛抽下來的,不多,不至於一次就將人至死,但反複幾次,人也就不行了,這個人身上的血也就不能再用,所以死於噬魂燈的人不會像他們這樣,完全血盡而亡——何況噬魂燈乃是天地至陰之物,哪有那麽多盞?”

年大大一時間心裏更是充滿了崇拜:“師叔,你怎麽什麽都知道?”

程潛對上他那雙無知的大眼睛,突然感覺這貨連解悶的價值都沒有——他實在太煩了。

盛夏酷暑,放了好幾天的屍體已經爛得發臭,掀開裹屍布,裏麵蒼蠅嗡嗡亂飛,飛到了程潛跟前,一窩蜂地又都給凍跑了,在年大大歎服的目光下,程潛不怎麽在意地把手放在了一具小孩屍體身上,頃刻間,隻見一股黑氣從那屍身上躥了起來,直衝雲霄,在半空中化成了一張黑漆漆的鬼臉,一見程潛,立刻要倉皇逃竄。

程潛微微皺眉,身形一晃就追了上去。

年大大可能是反應有點遲鈍,好一會才“哎呀”一聲,再想追,已經不見了程潛的蹤影。

他忙將包裹中一柄重劍取了出來,剩下東西一股腦地塞給六郎,便要禦劍追上去,口中還叫道:“師叔!師叔!等等我啊!”

可哪還有程潛的蹤影,年大大禦劍飛了一圈,又頹然落回原地,抓了抓頭發,沒精打采地對村民說道:“把人跟丟了。”

六郎忙道:“仙長,能帶上我嗎?我從小在本地長大,路都熟,我可以帶你去那白影出沒過的地方。”

年大大為難地看了他一眼,這年輕人學藝不精,能自己禦劍已經不錯了,根本帶不了人。聞言,他又不好意思說實話,隻好裝模作樣地幹咳一聲,收起重劍,找借口道:“也好,不過在天上容易看走眼,萬一錯過我師叔就不好了——要不我們還是走地麵吧?”

說完,他在自己包裹裏翻了翻,翻出了兩張朱砂黃紙符,這東西製作起來雖然不怎麽耗費真元,對材料考究得很,做出來又隻能用一次,一般都是不成器的子弟不在眼前的時候,長輩們給事先備下的。

年大大挑挑揀揀,將一對招子看成了鬥雞眼,這才從中間挑出了兩張疾行符咒,在自己和六郎腿上各貼了一張,叫喚道:“走!”

六郎臉色陡然一白,風馳電掣地被他拽著絕塵而去。

他們倆誰也沒看見,旁邊一棵大榆樹上一隻趴在那裏許久不動的金絲蟬假模假樣地“知了”了一陣,然後悄無聲息地化地從樹上飛了下來,追著年大大和六郎而去,可它追出去不到三四裏地,突然仿佛碰到了什麽,身形一頓。

隻見那金絲蟬在路邊盤旋兩圈,落地化成了一片樹葉,樹葉從中間裂開,一股清氣飄然融入晴空中飛走了,一路飛到了距離此處不到五十裏的一個山坡上。

蜀中十萬大山中,有年輕的一男一女正站在一處山坡上往下望,這兩人正是李筠和已經在九州兜了大半圈的水坑。

水坑道:“大師兄讓我跟你說一聲,他先去拜會明明穀主了——畢竟是別人的地盤,我們來了,總不好不打聲招呼。”

李筠點點頭,剛要問句什麽,忽然聽見一陣細弱的蜂鳴聲,他抬起頭,隻見他那隻通體晶瑩剔透的金絲蟬飛了回來,乖巧地落在了李筠肩頭。

“金絲蟬?”水坑奇道,“難不成它這麽快就找到那魔修了?”

李筠一揮手,金絲蟬倏地化在空中,兩人麵前立刻出現了一個蕭條的村子,一個穿著破爛的少年領著兩個修士往村裏走。

隻見那走在前麵的年輕修士才進入金絲蟬視野,忽然察覺了什麽似的,驀地一回頭,接著,整個影像不見了。

水坑:“啊……”

“沒什麽,”李筠倒是不怎麽稀奇,隻道,“這人想必是元神以上的高手,不知為什麽隱藏了修為,元神修士感覺極其敏銳,多看他一眼都能被發覺,有這種大能在,這一段路金絲蟬可能不敢睜眼了。”

他話音剛落,畫麵又重新出現了——隻見這次是一間茅屋,屋簷下擺著一排屍體,方才那險些發現了金絲蟬的人已經不見了,另一個年輕修士咋咋呼呼地叫喚了半天“師叔”什麽的,又禦劍飛了一圈,隨即被一個村民少年三言兩語說服,帶了那少年,兩人貼著疾行符一起走了,眼前畫麵跟著他們動了片刻,隨即,蟬仿佛是遇到了什麽,忽然不再跟隨,畫麵也消失了。

李筠將蟬收入手心,說道:“那地方讓它感覺危險,不敢再跟了……唔,等大師兄回來,我們去探一探。”

“等等!”水坑一把扒住李筠的肩膀,急道,“二師兄,再看一遍,一開始那一段,我要看一開始出現的那個人!”

“有什麽好看的?一閃就過去了,都看不清楚,”李筠不解道,“方才那咋咋呼呼的小子不是叫‘師叔’麽,想必是他門派裏長輩吧?怎麽了?”

“就是那個模模糊糊的側臉,”水坑說道,“我覺得……他長得有點像三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