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眾人一時間都沒吭聲,水坑拿起吳長天撂下的請柬,念道:“正月十五,太行一會……大師兄,這是要幹什麽,我們也去嗎?”

嚴爭鳴沉吟著沒出聲。

李筠道:“天衍處馬不停蹄地四處送請帖,非要將此事鬧得天下皆知,我若是韓淵,怎麽也要帶人去露一麵才好,我看這是要約戰吧?”

南疆魔修們不成係統,四處禍害,弄得民不聊生,天衍處又無力號令天下,雙方都是各自為政地打來打去,這樣下去永無寧日,不如約在一起,找個沒人地方,將太行一掀,大家戰個痛快。

“我若是韓淵,就不去湊這個熱鬧,”嚴爭鳴低聲說道,“趁著他們在太行集會,直接殺進京宰了皇帝,掀了天衍處的老巢,豈不方便?”

李筠道:“那個姓吳的長篇大論一番,真假不論,我倒是聽出了一些別的訊息——天衍處現在肯定有內亂,原本天衍派的勢力可能尋思著要脫離朝廷,那他們可未必在意皇帝死活。”

說著,李筠眉宇間染上憂色,歎了口氣道:“韓淵……唉,他弄了這樣大的陣仗,無非是想與天衍處尋仇,可那南疆群魔……這筆賬將來豈不是都要算在他頭上?”

嚴爭鳴臉色有些凝重,轉身道:“給赭石送封信,我要在天衍處之前找到韓淵。”

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程潛忽然開口道:“我總覺得有什麽不對勁。”

李筠:“怎麽?”

“有道是‘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天衍自稱‘替天行道’,可是‘替天行道’本身不就逆了‘大道自然’麽?”程潛皺皺眉,說道,“這與師父當年教過的不合,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麽扶搖先祖會和天衍派簽下這種誓約?老覺得這裏麵還有別的事——對了二師兄,我記得當年我們在青龍島上找到過一本島誌,上麵列了好多大事記,那本書現在還在嗎?”

“應該還在,”李筠道,“當年我們從扶搖山帶走的,還有後來在青龍島抄錄收集的典籍,赭石怕丟,都隨身帶在儲物袋裏,所以從青龍島倉皇逃走的時候才保存下來了,你去找找,應該有,就在竹林後麵的小經樓裏。”

程潛聽了立刻站起來過去了,同時,他腦子裏反複回憶著紀千裏說過的話,總感覺那老瘋子言語中存著不少蛛絲馬跡。

他依著李筠的話,轉到了竹林後麵,找到了傳說中的小經樓。

此地也叫經樓,隻可惜再湊不成收攏天下典籍的九層經樓了,隻是個木質的二層小樓,纖細得搖搖欲墜。

一樓存著這百年來嚴爭鳴他們四下收集的一些功法,從正統道法到旁門左道一應俱全,有些收來的時候隻是殘卷,被嚴爭鳴或者李筠動手修訂過,誤打誤撞就成了某套全新的功法。

二樓放的就是他們扶搖派自己的東西了,有嚴爭鳴默寫的經書,程潛親自修整的扶搖木劍劍譜,還有他們當年離開扶搖山的時候帶出來的雜書,這些書幾經波折,保存至今,雖然上麵各自附著防蛀防潮的符咒,紙頁間卻也不免沾染了歲月磨礪過的滄桑氣。

程潛的手指戀戀不舍地從一排書脊上劃過,這一刻,他忽然前所未有地想念起扶搖山,那就像一個回不去的故鄉,與他們中間隔著打不開的人鎖,還有凶險莫名的混亂世情與除魔印。

青龍島的典籍有特殊的符號,程潛很快就從一堆亂七八糟的經書中將它挑了出來,扶搖派沒收過弟子,統共這幾個人,經書都是能倒背的,因此沒事也不會有人來翻,它們隨便堆放在一起,程潛一抽島誌,頓時有七八本經書都跟著倒塌下來,落了一堆塵土。

程潛“嘖”了一聲,彎下腰正要將它們撿起來,突然發現裏麵居然有兩本《清靜經》。

誰默了一本多餘的?

程潛撿起來將書麵上的塵土彈幹淨,隻見其中一本字跡瀟灑削瘦,應該是李筠寫的,另一本的封麵上的字卻顯得有些稚拙,筆畫吊兒郎當的,橫豎撇捺都不肯待在正地方,正是他大師兄少年時候的字跡。

小時候程潛給他代筆寫過無數卷罰經,字跡模仿得惟妙惟肖,因此一眼就認了出來。

程潛有些納悶,遂將後麵那本清靜經翻開來,結果震驚地發現經書封麵下麵居然還有另一張封麵,上麵花花綠綠地畫著雕欄玉棟,花花草草中有一人像,搔首弄姿地抱著一根玉簫,正衣冠不整地衝著人笑,旁邊一行小字——《風流譜》。

程潛:“……”

不……這是什麽東西!

他原地呆立了半晌,鬼使神差地翻開來看,這假裝自己是本《清靜經》的小冊子裏麵十分熱鬧,有圖有詩文,講的是凡間一處妓院中發生的一幹風流韻事,俊秀書生與癡情妓子花前月下,最後勞燕分飛,中間穿插著幾句雅俗共賞的曲子詞,故事講得完完整整,情真意切,還挺有些市井風流。

……隻是配圖十分不像話,實在是再直白也沒有了,不但將主人公們如此那般的事都畫了個毫無遮攔,連隔壁後間男男女女都描繪得分毫畢現,可謂是“如何尋歡作樂”的高級指導。

讓人不能直視。

程潛粗略一翻,竟沒看見一幅畫雷同重樣,也不知這千姿百態都誰發明的,昭陽城魔窟中吵吵鬧鬧的一幹魔修與這畫中世界一比,簡直就是一幫野蠻的土包子!

程潛沒敢細看,正要將書合上,一想起假清靜經封麵上那大師兄的字跡,頓時臉色古怪了起來。

他還沒古怪完,便有一陣腳步聲傳來,嚴爭鳴三步並兩步地上了經樓樓梯,問道:“查到什麽了?”

程潛當場嚇得手一哆嗦。

那本假清靜經脫手掉在了地上,摔了個四仰八叉,春/光乍現。

嚴爭鳴:“……”

什麽叫做晴天霹靂?

這一瞬間,程潛突然覺得天劫其實已經不算什麽了。

他木然了半晌,當機立斷,裝作什麽都沒發生的樣子,麵色平淡地要將這混在經書裏的邪物撿起來,誰知被一隻手搶了先。

嚴掌門日理萬機,早已經忘了他小時候幹過的那些倒黴事,乍一見此物,沒想起心虛,首先怒不可遏了起來,好像辛苦保護的雪地上被人踩了個黑腳印似的。

他一巴掌拍開程潛的手,怒道:“哪來的邪魔外道?你不是說來找島誌嗎,就找到了這玩意?”

程潛隻好蒼白地解釋道:“……書架上自己掉下來的。”

嚴爭鳴拿著那本小冊子,隻覺上麵圖畫無比刺眼,惡狠狠地問道:“你翻看過了?”

程潛:“……”

嚴爭鳴簡直七竅生煙,氣急敗壞地訓斥道:“我還道你比那兩個東西省心,你可真行!這有什麽好看的,嗯?你自己身上還有內傷自己不知道嗎?不好好凝神清心調息,還看這些不成體統的東西……”

他越說火越大,拿著那本小冊子重重地在程潛胸口上拍了一下,險些把紙頁抖散了:“混賬!”

程潛沒敢躲,同時真不知自己該說什麽好。

嚴爭鳴憤憤道:“要是讓我知道是哪個王八蛋把這玩意放在經樓的,我……”

程潛終於小聲開口道:“師兄,好像是你……”

嚴爭鳴:“……什麽?”

程潛伸出兩根手指,小心翼翼地將那本被嚴爭鳴一巴掌拍爛的書翻了過來,指了指那欲蓋彌彰的“清靜經”三個字。

嚴爭鳴盯著那三個熟悉的字,呆住了。

程潛連忙“善解人意”地說道:“沒事師兄,我知道,你那時候還小不懂事……”

話沒說完,他自己也感覺不對,“還小”的時候就偷偷在經書裏混這種東西,還千裏迢迢地夾帶出門,豈不正說明他是個從裏到外的敗家子麽?

果然,嚴爭鳴的臉更綠了,他耳根緋紅,頂著一腦門紅配綠的官司,搶了那妙趣橫生的小畫本,一聲不吭地轉身就走。

程潛心裏忽然一動,趴在二樓的木頭欄杆上,木頭上防潮防蟲的符咒在他掌中發出幽幽的白光,映得那張總是顯得有些冷淡的臉柔和了許多。

“大師兄,”程潛叫住他,膽大包天地問道,“莊南西跟我說過,有一個散修,他喜歡到哪怕她是個凡人,也癡心不改,你小時候就看過這些……唔,故事,也有過‘哪怕是朝生暮死的凡人也會喜歡’的人麽?”

經樓下光線略暗,嚴爭鳴大半張臉都埋在書架的陰影裏,看不清表情,他半晌沒吭聲,一時間似乎屏住了呼吸,成了一尊僵硬的石像。

好一會,嚴爭鳴才風馬牛不相及地問道:“莊南西是哪個?”

程潛:“白虎山莊那個話很多的弟子。”

嚴爭鳴的聲音驀地冷了下來:“以後少和這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往,你既然知道為了天劫戒除五味,難道不明白什麽叫做‘道心清正’麽?再胡思亂想,你就給我滾去清安居思過!”

程潛的目光忽然就黯淡了下來。

樓下的腳步聲漸漸遠了,經樓的門“吱呀”一聲,打開後又被符咒自動封上,樓中浮起一陣細碎的寒風。

程潛不聲不響地彎下腰,將不小心抖落到地上的書一一拾起,挨個放回架子上,最後,他取出那本青龍島誌,坐在窗邊的小凳上翻開。

牆壁上的小油燈乖巧地自己亮了起來,程潛翻了兩頁,忽然覺得有些索然無味。

他這些年與天地鬥,與同道鬥,與生死鬥,從未走過半步回頭路,從來也不肯相信世上有什麽事是他做不成的。

直到此時,他才知道,世間並不能盡如人意者多也。

不知道是不是他受損的元神還沒有調理好,程潛感覺整個人都被一陣倦怠埋下去了,他漫無目的地看了幾行枯燥無味的島誌,忽然想道:“修成大能有什麽意思?還不是遭人妒恨,平白被構陷麽?飛升成仙又有什麽意思,人世間千萬重真情假意都拋在身後,投入什麽茫茫看不清的大道,以後就隻在旁邊束手看著山河老朽麽?”

還不及朝生暮死的凡人。

程潛心口一滯,他回過神來,真真切切地感覺到了自己心境動蕩。

他可能確實需要閉關清修一陣了,偏偏眼下又是在這個節骨眼上……

程潛一邊念著飛升沒意思,一邊一目十行地掃過青龍島誌,並沒有特意挑和扶搖派有關的看,突然,他目光一凝,發現了什麽。

這青龍島雖然身在海外,卻一直頗有普世之心,除了島上事務之外,島誌還仿照凡人史書,記載了當年天下修士中的大事。

程潛發現一個規律,但凡三百歲以後才修出元神的人,基本上也就隻能止步於此了,後期再有什麽奇遇,活到千八百歲也就壽終正寢了。

還有一種人,或是心誌堅定,或是天賦異稟,早早修出元神,能在青龍島誌上被記上一筆的,想必也都是當年的風雲人物,可是這些人要麽後來銷聲匿跡,要麽走火入魔或是遇到什麽禍事而中途夭折。

整本青龍島誌,沒有一筆關於飛升的記錄。

程潛掐了掐自己的眉心,將有些渙散的心神收攏回來,心裏有了一個疑惑——所以說……究竟這些人是飛升飛得低調,還是自青龍島建島至其覆滅的這許多年間,就沒有人成功飛升過?

程潛將島誌收好,飛快地轉到了一層,在書架旁邊的符咒上掐了個手訣,將真元緩緩地輸了進去,低聲道:“我要看關於‘飛升’的記載。”

木頭書架在他充滿霜意的真元中瑟瑟發抖了片刻,架子上有幾本典籍發出淡淡的光,程潛一一挑出來,帶回了小清安居。

嚴爭鳴那天在經樓中對程潛發了一通邪火後,出門就後悔了,可他沒有辦法。天知道,程潛趴在樓梯上衝他問出那句話的時候,他仿佛被千斤大石頭砸了一下胸口,五髒六腑全都移了位置,又疼又震動,隻好發通脾氣落荒而逃,連著幾天都躲著程潛。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這麽做是多餘的,因為程潛那天之後就再也沒有出小清安居的門,兩人住在隔壁,卻足足有十來天誰也沒看見誰。

而就是在這時,赭石來信了。

跑腿的依然是能隨便化成鳥的水坑,為了掩藏她那越發紮眼的鳥樣,李筠見她妙手改造成了一隻麻雀。

麻雀水坑帶著那與二師兄不共戴天的怨氣,撲騰著細小的翅膀飛走了。不過很快她就發現,這身體實在太方便了,無孔不入的程度幾乎僅次於蒼蠅,隨便什麽地方都能隨著二三小鳥混進去。

這一次,她終於見到了赭石。

“赭石哥說,天衍處層級分明,凡是新入門的,都得在外圍當上幾十乃至上百年的密探,隨後經過扒皮抽筋的一番審核,確認身世清白才能進入內門,不過前一陣子也不知出了什麽事,內門的人好像自己鬥起來了,凶狠得要命,一夜之間一半以上的熟麵孔都見不到了,又趕上四師……唔,魔龍叛亂,天衍處急缺人手,因此在內門之外設了個候補內門,將赭石哥他們這些修為不錯,又暫時沒什麽破綻的外門密探都收攏了進去,近期他們輪班在太陰山附近埋伏,好像等著誰自投羅網的樣子,雖然上麵沒有發話,但赭石哥說,等的應該就是四師兄。”

太陰山……距離扶搖山原址隻有不到五十裏。

嚴爭鳴二話不說,吩咐道:“明日便封鎖山莊,我們立刻出發去太陰山。”

李筠忙追上去,問道:“到了太陰山之後呢?怎麽辦?你是打算幫著天衍處拿韓淵,還是公然破除誓約,不遵除魔印,幫著韓淵報仇呢?”

“除魔印不可不遵。”嚴爭鳴斬釘截鐵地說道。

幾個人聽了,心裏都一沉。

下一刻,嚴爭鳴繼續道:“但是絕不能讓韓淵落到天衍處手裏,此行必須要搶在太行大會之前截住他,將他帶回來,我扶搖派的人,就算他將天捅出個窟窿,是殺是剮,也由不得外人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