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長談

“你豬啊。”我以為我會忍住,出口的話卻如同炸藥一般,“你喜歡他嗎?你喜歡男人嗎?你喜歡躺在男人身下婉轉承歡嗎?

你能接受別人分開你的大腿,把東西插到你菊花裏?你腦子被菊花夾過了嗎?”

印象中流波是個極有主見,行為都有自己思想的男人,我欣賞這女尊的世界裏有他這樣自我的男人,他是特別的,也是極吸引

我的。

但是今天,他這樣的回答,讓我氣不打一處來,感覺自己印象中的流波,徹底變了。

變得束手束腳,變的愚昧,變的固執到不可理喻。

這還是我那個飛揚跳脫,不被世俗禮教束縛的流波嗎?

“我知道你會罵我,也會笑我,可這是我存在的價值,我這麽多年的堅持,我活著的動力。”他平靜的聲音讓我更加的心疼,

“每個人都會有身不由己的時候,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責任,我知道你能懂的。”

一瞬間,身體忽然輕飄飄的,感覺不到半分重量,而心卻沉甸甸的。

他說的沒錯,不是每個人都能真正的做到任性,想怎麽樣就怎麽樣,我身為皇家之女,身為三軍統帥,我抗起了皇家的責任扛

起了百姓的興亡。

身不由己,我懂!

責任,我更懂!

“不要生我的氣,楚燁。”

這是他第一次喊我的名字,不是保持距離的主子,不是放低姿態的王爺,是楚燁。

我以為我還會激動,會怒火衝衝,可我現,在他開口的這瞬間,我居然平靜了。

“如果你願意,告訴我你的故事吧。”我長歎一聲,用笑聲遮掩著自己的失落,“我似乎還沒有和流波長談過,清晨的空氣不

錯,適合輕鬆的聊天。”

“嗯……”他輕應了聲,走到我的身邊,與我一起站在小山坡前,眺望著。

大營就在山腳下,這裏已經能看到隱約跳動的火光,還有不斷巡視走動的士兵,我呼了口氣,在草地上坐了下來,撐著下巴,

輕哼著小調。

風撩動我的衣裙,所有開始紛亂的心在一點一滴的平複,空氣中清新的朝霧在逐漸白的天色中嫋嫋升騰,沁入心脾。

他站在我的身後,手指貼上我的肩頭,溫熱的氣息透過衣衫染上我的肌膚,他的手指擦過我的臉龐,梳攏著我的。

思緒,忽然飛到那一天,他笨拙的梳著我的頭,雖然不會卻盡力做到最好,那個可笑的牛屎頭,他無奈的神情,通紅的臉龐

,是多麽的誘人。

一切,仿佛都還在昨天,那麽的清晰。

分神間,我的已經被輕攏,盤在腦後,被釵輕輕的綰著。

很普通的髻,不出色,卻也不是牛屎坨坨那麽可怕,他手中的力量,也不象那次揪掉我頭般的可怕,溫柔的讓人心醉。

觸碰著手中的髻,我蕩開一個淺笑,腦袋架在胳膊上,輕鬆的歪著頭,回望著他,“是不是上次之後你偷偷的練習了梳頭

?”

他默默的垂下頭,算是無聲的承認。

“好吧,看在我是唯一被你梳過頭的女人份上,暫時原諒你的隱瞞。”我盡量的讓語氣輕鬆,不想看到流波沉重的表情。

他的手一僵,呆愣了半晌,語氣有些不自在,“其實,你不是第一個。”

我的笑容也伴隨著他的語氣僵住了。

流波啊流波,他的心裏,到底都埋了些什麽?一個莫滄溟還不夠,居然還有女人?

“別告訴我那個女人也是你的主子,也是你誓要用生命保護的人,象對我一樣捧的高高在上的。”我隨口嘲弄著,不期然的

現他徹底沒有了聲音。

媽的,這算什麽?烏鴉嘴嗎?

他這個姿態分明在告訴我,老娘猜準了,還準的不能再準。

差別在於,他對我,九分半的假,半分的真,而這個表現,證明那個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九分半的真,半分的假。

他還想怎麽樣?讓我吃完了男人的醋吃女人的醋?

索性不說了,我不知道說什麽,我隻知道我的心很堵,很堵……

他,靜靜的坐在我的身後,雙手一圈,將我整個人抱在他的臂彎間,胸膛靠著我的後背,雙腿分開貼著我的腿,我的空間裏全

是他的氣息。

後背感覺到了他胸膛的震動,流波的聲音在我耳邊緩緩流淌,如水般劃過,“你說要聽我故事的。”

我側回過臉,望見的,是他秀美的下巴曲線,和那雙望著不知明遠方的藍色雙瞳,伸出手,想要一如既往的撫摸他,擁抱他,

調戲他。

可手剛剛觸上他的肌膚,我卻停住了。

我想給的,未必是他想要的,他要的,未必是我給的了的。

就在這猶豫間,他的手抓上我的手腕,偎貼上他的臉,細膩的肌膚在掌心中溫熱,細致的令人驚歎,他引領著我的手,慢慢摩

挲。

這個動作,讓我們兩顆遊離的心再一次慢慢的重新貼近,我沒說話,一點點的靠近他,最終,貼上他的胸膛,嗅著他熟悉的味

道,讓那青草的氣息充斥心間。

“我生活在一個與世隔絕的族群中,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第一句話就讓我的心情不自禁的捏了起來,“如果沒有師傅

,我活不到今天。”

我靠著他的肩頭,看著他自覺的握著我的手,嘴角勾起了一絲甜,“幸好有你師傅,不然今天我的生命中,就不可能有流波這

個人,沒有了你,那該是多麽大的遺憾?”

他低下頭,看著我的眼神有些古怪,隱約閃爍著什麽,又在克製著什麽。

“族中有規矩,凡少主即位成族長時,族中十八歲以上的未婚男子都可以參加比武,從中挑選出容貌身手才華都一流的兩名男

子成為族長的護衛,也是將來的丈夫,輔佐族長,誕下未來的少主。”

護衛……

我沒記錯的話,莫滄溟和他的對話告訴我的其中一個訊息就是,他們兩個人都是護衛,也就是說,他們都是那個神秘少主的未

婚夫?

所以,他才有了那個以命誓要保護的女人一說,可是,為什麽又成了莫滄溟的男人?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十八歲以上?”我一皺眉,捕捉到了什麽,“你告訴我你才十八,你的年紀是騙我的?”

“對不起。”他苦笑,“就當我十八吧。”

這個問題,似乎不是重點,我乖乖的選擇了閉嘴。

“我的師傅,曾經是族中數一數二的高手,更是姿容絕色,文韜武略更是深藏心中,難得的內秀之人。”他的表情,充滿了懷

念和追憶,停留在我臉上的目光,卻更加的深沉了。

“那他一定是上屆神主的護衛啦?”我接著他的話題,反手摟上他的腰,這種兩人傾心的交談,很舒服。

“不是!”他的眼神中露出了難以言喻的痛苦,“師傅未婚先孕,有了孩子,他沒有去參加比試,小時候的我什麽都不懂,以

為師傅要嫁給別人才沒有去參加比武,直到一段日子以後,我看到了神主來探望他,說著要修改族規,多立一人為夫,我才知

道,師傅的孩子,是族長的。當年的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麽師傅既然肯替族長生孩子,卻不願意去參加比試,知道很多年後…

…”

“不去,是怕比武會傷害到那個孩子,他深愛著那個女人,自然也愛著她的孩子,他不在乎自己的地位,隻要孩子平安,是嗎

?”我接著他的話題,輕歎。

他的手顫了下,極輕微,卻被握著他手的我感覺到了。

“可是他忘記了,那個孩子的母親,是族長,他懷著的,是族長的孩子,如果他一旦被立為夫又生下女兒的話,這個被承認身

份的孩子就有可能是族長的長女,未來的少主,你以為族長的兩名正夫會接受這個事實嗎?你以為他們會答應嗎?”

我從他平靜的語調和僵直的身軀裏,感覺到了一股不祥的氣息,爭權奪勢,陰謀詭計是宮闈千古不變的定律,隻要與權錢勾搭

上了,哪裏都是血腥紛爭。

“師傅生了個女兒,很漂亮,很可愛的女兒,粉嘟嘟的臉,櫻花瓣一樣的嫩唇,抱在懷裏很小,很小,生怕不小心就捏壞了,

麵團一樣。”流波的臉上,情不自禁的閃出了笑容,一種疼惜,憐愛,珍重的神情,糅合夾雜在他的臉上,“除了師傅,族長

和我,族中沒有人知道,我看著她一天天的長大,看著她蹣跚的學步摔倒在我的懷抱中,看著她牙牙學語含糊著喊我哥哥,那

時候的日子真的很幸福。”

我能想象,一個無依無靠的男孩子,在懵懂中,有了疼愛自己如同親生骨肉的師傅,有了嬌嫩惹他保護的妹妹,那是他心中的

家的代替,最安靜平和的時光,美好的技藝。

“她是我心目中要永遠護衛的人,所以我努力的練功,要成為那個站在她身邊的兩個人之一,這是我答應師傅的。”他微微的

別開臉,不敢麵對我。

我明白了,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流波已經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了別的女人,他不是不喜歡我,而是我來遲了……

“那她人呢?”

我沒記錯的話,莫滄溟說了要娶他,就是說少主已經不在了,兩名護衛之一的流波放棄的繼承權,所以落在了莫滄溟的頭上,

而那個腦子有問題的人,卻口口聲聲說要沿襲規矩,娶另外一名護衛,才有了這驚天地,如雷劈的男男成親。

“不知道,族裏都說她死了,因為她的氣息消失了,我們都感應不到,也許隻有我堅信,她還活著。”他咬著唇,眼神中有股

深沉的痛,“她是師傅的孩子,我不願意相信她死了,所以我努力的練功,成為雙衛之一,隻為了有一天我能親自找到他。”

他的臉,藏在我的間,呼吸熱熱的,噴在我的頸項,粗重不穩。

“當年我練功回去,屋子裏一片狼藉,師傅,師傅……”他握著我的手忽然用力,聲音哽咽,“師傅倒在血泊中,少主卻不知

道去哪了,我找不到她,感應不到她的氣息,就連族長也找不到她,整個族裏都說少主應該是被丟進了我族的弱水潭中溺死了

,因為傳說隻要是死在弱水潭中的人,永遠都不會再輪回,成為孤魂野鬼,我不願意相信這個,我寧願相信少主是順著水飄走

了,我要尋找到她,當左使和我說,她在人間遇到了一名女子,身上的族中氣息比任何皇族都濃,卻又遠遠不夠如我們一般,

左使愛才,將族中的武功教授給她,可惜她始終不是我們族中的人,修煉不到最高武學;那時候起,我就想見她,想確認她是

不是當年的少主。”

我的心越聽越涼,越聽越冷,在他生聲剛落下的時候,我已經忍不住了,“你說的這個女子,是指我嗎?”

這就是流波來我身邊的原因,這就是他想盡辦法留在我身邊的理由!

他抓著我環抱著他腰的手,顫抖的在他背上遊移,“你對我背上的麒麟,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嗎?少主,少主小時候,最喜歡

趴在我的背上,描繪著麒麟圖案,族中的孩子,不可能遺忘少時記憶,你再想想,再想想……”

我能感覺到他的激動,他的孤注一擲,他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可是……

我抬起頭,苦笑著搖頭,“流波,對不起!我自小的記憶,就是在皇宮中如何的成長,一點一滴都清晰著,我是‘雲夢’皇族,不是你的少主!

要我還是他?

他居然沒有太大的失落,隻是抽了抹難看的笑容,嘴角拉扯著,不再出聲。

我仰望著他,帥氣的麵龐被清冷的氣息圍攏著,麵容潤透,俊秀絕美,輕撫著他的麵龐,一如這空氣般冰涼,“流波,那你

的想法呢?如果找不到你的少主,你會怎麽樣?繼承族長的位置娶莫滄溟,還是他繼承位置你嫁他?”

嫁和娶,有差別嗎?

“我沒想過要當族長,我的努力隻是為了尋找少主,前任族長因為傷心,丟下一切遠去,她的愛人沒有了,她的孩子沒有了,

她覺得自己保護不了身邊的人根本沒有資格當族長,族中才說在我和莫滄溟之中挑選一個繼承族長的位置,我對那個位置一點

興趣都沒有,我不是領導者的料。”說到後麵,他居然搖頭笑了。

那笑容綻放的瞬間,朝露中的花一點頭,花瓣尖掛著重重的水珠,凝結在那細細的一點,啪,落地。

最是這一低頭的溫柔,微笑風中開放。

我湊上唇,親吻著他的麵容,肌膚細膩如玉,被我溫暖著,由寒轉暖,透著幾分紅暈,又是那個略帶羞澀的男子。

我的唇,從他的眉間額頭親過鼻梁,一點點的滑下,停住。

我的鼻尖與他相觸,他的鼻息噴灑在我的臉上,熱熱的,帶著顫抖。

“流波,喜歡我嗎?”如此近的距離,一動唇,就能從他的唇邊擦過,感受到他柔嫩的唇瓣似有若無的擦過,我低聲呢喃,仿

佛是歎息般。

他的手,慢慢的爬上我的臉,珍重的捧著,那雙藍色的雙瞳,燃燒起小小的火苗,簇簇的冒著。

忽然,他的手一用力,我整個人往前一栽,撲入他的懷抱。

他的唇,帶著火熱的溫度,噙上我的唇,不容我猶豫的分開我的齒縫,深入我的口中,探索著我的舌尖,狂暴的吮吸著,咬

著我的舌,重重的齧著我的唇瓣,不斷的摩挲,仿佛要將我的一切都拆開吞下腹中,我剛剛有一點回應,他的舌已深入我的唇

中,與我糾纏著。

他的手,帶著汗意,熱的仿佛要將我融化,捧著我的臉,不讓我逃離,不讓我躲閃。

這才是流波,我記憶中帶著小小霸道而獨立思想的流波。

不矯揉造作,愛就是愛,親就是親,吻就是吻。

我任他吻著,心頭閃過一絲絲甜蜜的感覺,不去計較誰主動,誰更高高在上,兩人之間,無所謂誰高誰低。

低頭,因為愛。

縱容,更是因為愛他。

他盡情的釋放著,直到我的嘴唇都麻了,他才微喘的看著我,臉龐紅,胸膛起伏,卻依然捧著我的臉。

“既然喜歡我,為什麽要被教條羈絆?”這是我好不容易找回舌頭後的第一句話,我了然的望著他,輕柔的撫摸著他的臉,“

如果說做護衛是你報恩的選擇,尋找少主是你為了師傅的傳承,那麽下麵呢?難道嫁給莫滄溟也是你的職責?也是你的使命?

嫁給他就能讓你師傅的仇報了?嫁給他就能讓你的少主回來了?”

他的眼瞳,閃過一絲迷茫,讓我本來一肚子的火都沒處,“那我……”

“你愛莫滄溟?”我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向他的鳥窩,在他還來不及防備的瞬間,握了上去。

手中的小家夥硬硬的,早已經翹起了腦袋,追根溯源應該是剛才那幹柴烈火般的一吻。

我壞笑著,強勢的把他壓倒在地,“就這樣,你要說你愛莫滄溟我就把這個東西揪下來,它隻有看到我才會抬頭,你的嘴巴會

騙人,你的鳥兒也會騙人嗎?”

他不語,隻是臉上的紅暈更濃。

我握著手中的鳥兒,捏了捏,他一聲輕哼,喉結上下滑動,閉上了眼。

我的手指順著鳥兒向下滑,探向他的身後,還沒有觸及那個敏感的地方,他的手已經抓住了我的手腕,堅決而肯定的搖頭,“

不行,那,那裏不行!”

我挑起一邊的唇角,“那邊不行?我才剛剛碰下你就說不行,你能接受莫滄溟分開你的大腿,把他的鳥捅進去?在你的身體裏

他表情一僵,臉色忽然變的蒼白。

我強勢的伸出手指,兩手試圖分開他的腿,他咬著唇,藍瞳幾次閉上又睜開,終於,他一聲低吼,手掌如風,將我的手掃開,

身體一滾,在草地上微微喘息著,雙手死死的護著他的隱秘部位,有些憤憤的盯著我。

“受不了了?”我挑釁的望著他,“不就是把這東西塞進你某個排泄部位,說不定你也會很舒服的,最多清洗起來麻煩點,一

時快樂搞不好會帶出點黃黃綠綠的東西,氣味難聞點,如果你不願意被他插,你可以選擇插他啊,就象我剛才對你那樣,分開

他的腿,掰開他的屁股,把你的東西□去,至於□的時候會沾上什麽就不用想了,反正男人嫁男人,這是你的義務。”

“嘔……”我看到他,別開臉,長遮掩了他的表情,但是那沒憋住的翻湧聲還是被我清晰的收入耳中。

我仰天,無辜的笑容遮掩不住心頭的得意。

莫滄溟,和我鬥?注定你就是輸,隻要流波還愛我,隻要流波隻能接受女人。

我側躺在草地上,絲垂散在耳邊,枕著自己的手臂,雪白的手臂半耷拉著,慵懶的指著他,“我心中的流波,是一個自我到

有些小自負的男人,不以自己是男兒身就低眉順眼在女子麵前,敢於嘲笑世俗,敢於在皇帝麵前爭取自己所要的人,敢於把我

丟在水裏泡著,敢於在床上與我爭奪主動權的豪情男兒,我不勉強你,隻問你一聲,你是真心想要嫁給莫滄溟,還是想要與我

一生一世?”

他看著我,眼神掙紮。

我輕笑,眼神中的堅決卻不容忽視,“我是個占有欲很強的女人,沒有你想象中的大度,我會爭取我要的,但是一旦被背叛,

我不會再給任何挽回的機會,我喜歡你,尊重你,所以我今天讓你做選擇,你選擇莫滄溟,你現在就走,永遠不要再來找我,

你若選擇我,我上官楚燁一世定不負你。”

他的唇動了動,“我的血,不能與普通女子……”

“哈哈哈哈……”我一陣狂笑,“你的血怎麽了?你的血比較高貴是嗎?碰了我我就要死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直沒提及

的那個家族就是傳說中最高貴的神族。”

他眼神一窒,猛的抬起臉。

我老神在在,手指一抬,捂著唇打了個哈哈,“那個左使就是我賭來的師傅吧,她和莫滄溟什麽關係?在看到‘嗜血烈陽掌’

的時候,我就猜到他和我師傅之間必然有聯係,當年師傅不就是看在我比他人都濃的神族氣息時才大吼一聲我必然是未來皇位

的繼承人,順道把武功都傳給了我嗎?隻可惜,比他人強,卻終究不是神族,她的武功我練不到極致,不過好歹算半個,你應

該弄不死我的。”

夜那個克妻克親的命我都沒放在心上,他這個算什麽?

老娘要做那青衫鳥下鬼,夠風流就行!

“真的嗎?”他不確定的問出聲,隻這三個字,徹底出賣了他的心思。

他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是不敢,是害怕。

什麽狗屁神族,我從來就沒相信過那個東西,自以為是的高貴,神經兮兮的說著是皇族身後隱藏著的最神秘的那隻手。

對我來說,天意、宿命、孽債,這都是努力後卻得不到的自我安慰,命運是在自己手中的,錯,不怨天,失,不猶人。

“你若願意,這場仗打完,我帶著子衿,月棲,境池還有你,我們隱居去,我唯一可能比不上莫滄溟的,可能就是一顆完全對

待你的心,我多情,卻絕不會忘情。”撐起身子,我定定的看著他,“我給你承諾,不是唯一的愛,卻是彌久的情,我始亂,

卻不終棄,你決定吧。”

我拍拍屁股站了起來,“我要回營了,你自己考慮吧,想好了給我答案。”回看著那個坐在地上神色複雜的人,“我希望在

回‘雲夢’時,能聽到你的真心話。”

腳下踩著柔軟的草,清晨的露珠打濕了我的裙角,讓它變的有些沉甸甸的,我逶迤而行,腳步平緩。

“等等!”他抬起頭,藍色的目光霍霍,“我現在就回答你。”

“是嗎?”我望著他,慢慢的,笑了。

他站起身,走到我的麵前,張了張唇,“我,答應,你!”

我伸出手指,在他麵前搖了搖,“我從不強迫人跟著我,不愛我,就放開手。”

天邊,太陽跳出山頭,染紅了天空,陽光打在我們身上,我忽然看到流波的臉,就如同朝霞般,緋紅。

臉越來越紅,他的手,顫顫的伸出,猛的抓上我的手,重重的捏住,再也沒有放開。